第九百三十七章 夜战(三)/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九百三十七章

高仙芝出现的时机太巧合了,从过去到现在,这让都乌思力有种处处掣肘的感觉。虽然每次的对手都不一样,但都乌思力总是在每一次事件背后,总隐隐看到同一张脸。

只要想起那个年轻的身影,都乌思力心中就忍不住阵阵烦躁。

武力和智慧,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以一种另类的方式交锋着,而在这场交锋中,都乌思力毫无疑问是处于下风。

“都乌思力,你好歹也是西突厥的俟斤,三弥山的顶级大将之一,这么追杀一个武将不觉得有失身份吗?”

高仙芝站立在黑夜中,一手持剑,嘴角透出阵阵嘲讽。

“高仙芝,我也不和卖弄口舌,既然你都出现了,我也懒得再追,我们战场上再见!”

都乌思力强忍着心中的杀意,狠狠的看了对面一眼,迅速打马而去。

帝国大将之间的战争,往往代价巨大,而且耗时弥久,既然高仙芝出现在这里,都乌思力也明白,这一场已经没有战斗下去的必要。他丝毫不恋战,迅速的消失在夜中。

高仙芝嘴角含笑,静静的站在那里,也没有阻拦,就这么看着都乌思力消失在远处。

“大人,还真的让王冲料中了,大钦若赞那边派出的大将,果然是都乌思力!”

就在都乌思力离开后不久,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安西都护军的副都护程千里全身披甲,手按着腰上的长剑,从后方大步走了上来。

“火树归藏和都松莽布支都是乌斯藏的大将,和大钦若赞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大钦若赞的节制,整个乌斯藏和西突厥的联军之中,能够追出来的,也就只有一个都乌思力了。”

高仙芝微微笑道。高仙芝本身就是极厉害的兵法大将,在兵法和战术上,他和王冲有着很多相似之处,然而也正是如此,高仙芝对王冲也就越发的心心相惜,甚至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大唐有如此人物,对于高仙芝来说简直难以想象,如果他早知此人,以他安西大都护的身份将他招募到西域,两人强强联手,今日西域的格局恐怕远不是现在的样子。

“走吧!我们离开营地,已经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和机会,大食人那边也应该已经发起攻击了。”

高仙芝微微一笑,声音未落,缓缓转过身,朝着怛罗斯城的另一面走去。

欲先与之,必先取之,他出现在这里,绝不仅仅只是阻挡都乌思力而已。想要鱼上钩,必须要先给他诱饵,这是永远不会变的道理。

而另一侧,黑暗深处,火拔桑野和一群金红盔甲的穆赤大铁骑深深的看着高仙芝的背影,虽然满心的不甘,但也不得不压制下来。

“撤!”

一声令下,一群人来得快,去得也快。天

……

噗噗噗!

高仙芝的判断并没有错,时间往前追溯,就在高仙芝前往抵抗都乌思力的时候,一支支长箭从黑暗深处电射而出,每一支长箭都射中了第一道钢铁防线后的炉火和火把。砰砰砰,只听一声声轻微的爆炸声,长箭上一股股罡气陡的爆发出来,光芒一闪,这些火把纷纷熄灭,原本光明璀璨的第一道钢铁防线瞬间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小心!敌袭!”

黑暗乍起,第二道钢铁防线后,一名名大唐士兵立即做出反应。咻,那名警戒的士兵声音刚落,一支长箭有如毒蛇一般,电射而来,一箭射穿了他的脖颈,那名警戒的大唐士兵喉头咕咕作响,圆睁着眼睛,重重的倒下去。

锵锵锵!

刹那间,寒光闪烁,第一道钢铁防线后,一名名大唐士兵如临大敌,纷纷拔出了身上的长刀长剑,全身肌肉贲起,紧张的望向墙外。

“盾兵防守!用大盾堵住豁口!”

黑暗中,一个声音响起,大唐的训练有素在此刻发挥出来,尽管不清楚对方有多少人马,也不清楚对方的兵种构成,但是防线后的大唐武将迅速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刹那间,一名名大唐盾兵迅速扑向豁口,手中一人高的重盾,重重的顿下,挡在豁口处,并且身体前倾,迅速摆出了防御姿态。

不管对方有多少人,也不管对方如何进攻,对于大唐来说,只要堵住了豁口,不管对方有多少能耐,都注定无计可施。

然而大唐的反应快,黑暗深处的对手的反应却更快——

“希聿聿!”

一阵激越的战马嘶鸣声响彻夜空,打破了深夜的宁静。黑暗中,一阵惊天动地的轰鸣声,有如山崩海啸般响起,冥冥中不知道多少敌军向着第一道钢铁防线逼来。他们事先蛰伏在这里,不知道隐藏了多久,直到这个时候才爆发出来,发动猛烈的攻击。

“杀了他们!”

“所有人跟我冲,违令者死!”

“杀光这些唐人!”

……

轰隆隆,狂风浩浩,猛烈的扑打钢铁城墙,只不过眨眼之间,数以千计的大食铁骑目光雪亮,有如凶神恶煞一般,从黑暗中杀来。

噗噗噗!

而远在这些大食铁骑之前,无数的箭雨纷纷射来,有如蝗群一般,密集射来,刹那间,不知道多少大唐士兵被射倒在地上。而配合着这一波箭雨,密密麻麻的大食铁骑的攻击也跟着到来。轰,两只硕大的马蹄从黑暗中浮现,以雷霆万钧之势,重重的撞击在豁口处的一面巨大重盾上,马蹄上沉重的马蹄铁和步兵重盾猛烈的撞击在一起,那种沉重的金铁轰鸣声,响彻在第一道钢铁防线上空,洪亮得仿佛要把人的耳膜震破。

只听一声闷哼,重盾后的大唐盾兵,脸色一白,嘴角流血,但却将这沉重的一击,生生的扛了下来,然而还没等他喘过一口气,轰,一双马蹄重重的撞击在一人高的步兵重盾上,接着是第三双,第四双……

足足五匹最壮硕的大食战马,重重的撞击在大唐步兵重盾上,在这么庞大的撞击力量面前,哪怕这名步兵身经百炼,也完全抵挡不住,轰,一声巨响,那名大唐步兵连人带盾,整个人都被这股巨力撞飞出去。而后方的大食铁骑迅速的汹涌而入。

“杀!”

一阵阵大食语的喊杀声惊天动地,为了这一波的伏击,大食人不知道准备多久,不管是前期的箭雨,还是后期的铁骑,都是迅猛无比,轰轰轰,短短时间内,不知道多少大食铁骑越过第一道钢铁城墙,冲入到了大唐人的阵地之中。

“挡住他们!”

“点火!”

即便面对这种混乱,大唐的将领依旧没有失去镇定。

“噗!”

远处,战斗范围之外的区域,一支支火把迅速扔了过来,临近的援军迅速做出了准备,短短时间内,至少数以百计的火把扔了过来,投掷在战斗的区域。在火把的光芒中,一名名大食铁骑狰狞的身影,迅速勾勒出来。

“上!”

咆哮声中,四周的大唐士兵迅速向着那些大食铁骑冲杀过去,没有慌乱。

然而还没等四周的援军冲过去,另一波令人意想不到的变化发生了——

咻!

刺耳的锐啸声中,一轮白得耀眼的弧光,有如皎洁的明月一般,越过第一道钢铁防线,斩过第一名,第二名大唐步兵的脖颈,迅速在第一道钢铁防线后的大*伍之中飞舞。紧接着,咻的锐啸声中,又是一道弧光电射而来,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短短时间内,不知道多少道弧光从黑暗中射来,在防线后的大唐士兵中肆意飞舞,每一道弧光闪过,都有一名大唐士兵扑倒在血泊之中,这成百上千的弧光,又快又准,迅速的在大唐的军伍之中掀起一片血腥的死亡之舞。

锵,一名大唐战士猛的拔剑,一道凄厉的白色剑光闪过虚空,击中了半空中的弧光,然后叮的一声,弧光一折,速度不但没有减低,反而越发加快,朝着另一名大唐士兵斩去。嗤的一声,白光闪过,血光乍现,那么钢铁防线后的士兵立即仆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怎么会这样?”

“这是怎么回事?”

“大家小心!是大食的弯刀!他们的刀上有古怪!”

第一道钢铁防线后面,原本整齐有序的大唐战士,顿时一片混乱。这些白得耀眼的弧光,来得太快太突然,而且它们的体积太小,太难以防备,以至于短短时间内,毫无防备下的大唐士兵损失惨重。

“呵呵,死吧!在这片大陆地上,还没有人能抵抗得住我的死亡之翼!”

远远的,距离第一道钢铁防线,三十多丈外的地方,一匹雄壮的战马伫立在黑暗之中,战马上,大食悍将努尔曼端坐在战马上面,嘴角露出阵阵狰狞的笑容。那些大唐士兵倒地时发出的惨叫声,对他来说就是世间最美妙的音乐。

“来吧,来吧,你们来的人越多,死的人就越多!”

努尔曼看着远处,眼睛微微眯着,迸射出阵阵野兽般癫狂、兴奋的光芒。

死亡之翼!这是努尔曼麾下最精锐的夜袭部队,在夜色中他们如虎添翼,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在过往的死战斗中,努尔曼带领着这支大食东方最精锐的夜袭部队,不知道斩杀了多少人,他们人数不多,但是杀伤力却惊人,使用一些诱饵战术,努尔曼的死亡之翼战队曾经创造过杀死十倍,甚至二十倍对手的记录,令所有的对手,为之谈虎色变,闻风丧胆。对方来援的军队越多,人数越密集,死亡之翼部队的威力就越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