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八章 夜战(四)/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九百三十八章

这支部队使用的弯刀,和任何的大食铁骑都不同,他们奇薄无比,只有一半大食弯刀的三分之一厚,但锋利程度却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最重要的是,这种刀没有刀柄,需要使用特殊的方法才能将它们射出去。而且,弯刀在空中盘旋前进,这意味着它的杀伤力极其惊人,根本没有办法硬接。

努尔曼的死亡之翼部队也因此而得名,有他们的地方就有血腥和死亡,还有无数被吓破胆的对手。

不过这样强大的部队,在白天正规作战的时候,感到英雄无用武之地,因为这种特制弯刀的射程很短,远远比不上弓箭、大弩、车弩,努尔曼的死亡之翼部队,根本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扫荡干净。所以,努尔曼的部队一直都是留在最后。

白天的战斗,不知道有多少大食铁骑倒在了唐/军的刀剑下,努尔曼在远处看着这一切,不知道等待多久才等来这复仇的时刻。看着那些大唐的士兵如同稻草般倒下,努尔曼全身每一个细胞都舒张着,有种说不出的喜悦。

欧麦尔死了,阿穆尔战败了,就连哈立德的铁兽军团也损失惨重,最终一切证明,只有他努尔曼和死亡之翼军团才是总督麾下,整个大食东方最精锐的部队!就算那些最厉害的唐人,也只能在他的死亡弯刀下,颤栗哀嚎!

而且这一次,他选择进攻的地段非常特殊,是远离怛罗斯城门,整个第一道钢铁防线上最末尾的地段。就算是大唐人想要支援,也需要一段时间。

“撤!敢紧撤!”

突然之间一个声音从远处想起,面对这种可怕的攻击,终于有人做出了明智的决定。大食人的攻击并不可怕,但是那种无柄的薄薄弯刀,实在太过可怕。根本没有什么兵器可以阻止他们。

越是攻击这些弯刀,它们的速度就会越快,杀伤力越恐怖,死伤的人就越多。

而四周的黑暗为它们提供了绝佳的掩护,使得它们更加的神出鬼没,更加的难防,这种情况下只有撤退才是最好的方式。

“嘿嘿,逃得了吗?”

努尔曼虽然不会大唐的语言,但是只看一些原本冲过来的援兵,开始往外撤,就已经明白。

“想要逃命,也得看看我同不同意!”

努尔曼眼中闪过一丝残忍的神色,呼,右手一挥,下一刻,异变再起,咻咻咻,凄厉的箭啸声中,一支支长箭再次从远处电射而出,向着远处的那些灯火明媚的地方射去。噗噗噗,长箭过去,一处处火焰顿时再次随之熄灭,黑暗也瞬间降临。

咻,一声刺耳锐啸,一道耀眼的弧光以惊人的速度,迅速降临。黑暗之中,不辨东西,只听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刹那间顿时十多名大唐士兵纷纷倒地。

“干掉他们!”

努尔曼狞声大叫。无数的弧光随之飞射而出。就在努尔曼准备如法炮制,再次掀起一片腥风血雨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变故发生了——

“轰!”

突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从头顶上传来,努尔曼心中一惊,只见黑暗深处,一块巨大的岩石,足有半人多高,在空中急剧的翻滚着,有如陨石一般,正朝着自己的方向砸来。

“这是怎么回事!”

努尔曼瞳孔一缩,整个人脸色都变了,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块巨大的岩石已经狠狠砸了下来。轰,剧烈的爆炸声中,三名矗立在黑暗中的死亡之翼铁骑,连躲避都来不及,就凄厉的惨叫一声,连人带马,砸成肉泥。而剧烈的爆炸波动和无数溅射的碎石,更是将十几名周围的死亡之翼铁骑震飞出去。

突然!

太突然了!

努尔曼怎么也没有想到会遭到这种始料不及的攻击,然而这些还远没有结束,轰轰轰,巨大的岩石一块又一块,有如暴雨一般砸落下来,整个死亡之翼部队都在投石雨的攻击之中。

“该死!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这一波攻击,别说是死亡之翼铁骑,就连努尔曼都被砸懵了。

“退!快后退!”

努尔曼凄厉的大食语,在黑暗中传出很远。这一刻发生的事情已经远远超出他的想象,众所周知,投石机最大的缺陷就是精准性太差,偏差能达到数百米,甚至更大。但是现在黑夜降临,什么都看不见,对方却可以控制投石机,精准的攻击自己。

死亡之翼部队的弯刀攻击面对这种方式的攻击,根本毫无用场,只能选择后退。

希聿聿,战马嘶鸣,一片惊慌,原本还处于绝对上风的死亡之翼部队,在从天而降的投石雨攻击下,瞬间一片混乱,一个个不得不勒转马头,连忙往后撤去。

“哼,看你们有多少能耐!”

在努尔曼肉眼看不到的地方,陈不让站在一具高大的钢铁投石机上,发出阵阵冷笑。这些钢铁投石机全部都经过张寿之的改造,加上了三十多米的伸缩钢架,可以让它们投掷得更远,最重要的是,它们的底盘全部加上了巨大的钢轮,使得它们具备了在战场上一定程度的机动性。

“传我命令,砸!给我狠狠的砸!方向调整十刻度!”

“以为后退就可以了吗?真是幼稚!”

陈不让冷笑连连,他是在完成任务,撤回怛罗斯城中的途中,听到远方动静的。陈不让从小在深山中长大,天赋异禀,一双耳朵异于常人,只听声音就可以辨别出对方的具体位置,努尔曼的攻击,瞒得过普通人,却瞒不过他。

一颗半人多高的岩石,经过钢铁投石机的加持,从高空深处抛落下来,哪怕是努尔曼精锐的死亡之翼部队也承受不起。被投石机投掷的岩石砸中,基本上必死无疑。而黑漆漆的夜色,不止为努尔曼提供了掩护,也为陈不让的投石雨提供了掩护。

等到努尔曼的死亡之翼部队发现的时候,这些从天而坠的巨大岩石,基本已经距离自己不远了,即便是想要躲闪,也来不及。

“轰轰轰!”

密集的爆炸声在黑夜中不断响起,努尔曼的死亡之翼部队完全陷入了被动之中。

“方向改变,刻度调整三十!把那些神箭手也给我纳入攻击的范围!”

陈不让手臂一挥,再次下令道。

他的双耳不止听出了努尔曼和他的死亡之翼部队,同样也听出了那些大食弓箭手的方位。虽然那些弓箭手瞄准的并不是唐人,但是他们射灭的那些炉火和火把,给大军造成的伤害,一点也不比努尔曼少。

轰轰轰,远远地,一阵阵爆炸声和凄厉的惨叫声,从大食人的营地传来。陈不让的投石雨攻击,再次将对方的弓箭手部队,逼得仓惶后退。

“唳!”

突然之间,一声刺耳的尖啸从怛罗斯城内传来,那声尖啸并不激烈,也不如何的洪亮,在激烈战场中,很容易就被掩盖下来。但是,陈不让听到这阵尖啸,却露出了一丝笑容。

“够了,给他们一个教训就行了!所有人听令,护送好钢铁投石机,即刻返回城中!”

陈不让道。

“可是大人,那些攻击我们的大食人不用管了吗?”

一名跟随陈不让的士兵道。

“不必了!没听到那声尖啸吗?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至于接下来的事情,侯爷已经安排人手,那些大食人……,死定了!”

陈不让嘿嘿一笑,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

对于侯爷的命令,他从不怀疑,既然侯爷不让他插手,让他撤回,那么大事已定,那些人必死无疑。

“走吧!”

轰隆隆的钢铁声中,一架架巨大的钢铁投石机在滚滚的烟尘里,迅速向着怛罗斯之城而去。在它们周围,是数以千计护卫的战士。

……

“该死!该死!该死……”

努尔曼整个人怒火中烧,肺都要气炸了。他的死亡之翼部队在几轮投石雨的攻击下,阵型大乱,七零八落,已经完全没有威力可言。

“所有人听令,赶紧汇合!”

在整个大陆征战这么久,努尔曼的死亡之翼部队不知道击杀了多少对手,尸山血海的成就,才铸就了今日的凶名,但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憋屈的事情。

“没有人能把我们逼到这种地步,给我杀!我们每死一个人,我要让大唐付出十个,甚至更多人给我们陪葬!”

黑暗中,马蹄阵阵,努尔曼迅速拉拢自己的部队,重新集合。

有仇必报,这是所有大食人心中的原则。

就在努尔曼准备杀个回马枪,再次对唐人下手的时候,异变突起——

咻,光芒一闪,一支燃烧的火箭,划过重重虚空,突然射在努尔曼身前的地面上。那微弱的火光,将一名名死亡之翼战士惊愕的脸庞映照出来。努尔曼更是心脏一缩,陡的升起一股极其不妙的感觉。

然而还没等他来得及张口,呼,火光一闪,一支熊熊燃烧的巨大火把,从第一道钢铁防线后抛了出来,在空中急速旋转翻滚着,砸落在努尔曼身前的地面上。就像是某种信号,刺耳的锐啸声中,成百上千的火把腾空而起,同时从各个方向投落在努尔曼的死亡之翼部队所在的位置周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