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九章 战后/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九百三十九章

黑暗瞬间褪去,这支大食神秘的夜袭大军,第一次在众人的眼中显露出来。战马嘶鸣,火光的照射中,一名满脸大胡子的死亡之翼士兵,下意识的用手臂遮住眼睛往后退去。死亡之翼部队已经习惯了长久的隐蔽在黑暗之中,去偷袭、攻击自己的对手,对于这种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火光,已经显得极不适应。

事实上,不只是这名满脸大胡子的大食士兵,所有的死亡之翼士兵都在火光出现的刹那,隐隐露出了一丝慌乱的神色。

“该死!快灭掉那些火把!”

努尔曼心中一窒,几乎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情况已经变得不妙,对方的统领似乎已经找到了对付他的办法。而他长久的征战经验,也让他感觉到了一股即将到来的可怕危险。

“撤!”

努尔曼高高举起手臂,刚要下达撤退的命令,但是已经迟了。对方的将领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得多。

轰!

弓弦震颤,空气爆鸣,一支粗大的弩箭,足有一丈多长,刹那间,从第一道钢铁防线后激射而出,一箭刺透了一名死亡之翼战士。那名死亡之翼战士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被长箭射穿,连人带马,被射出一个巨大的血洞,瞬间一命呜呼。

而那巨大的弩箭,余势不歇,接着射穿六名死亡之翼战士的身体,消失在黑夜的深处。

大唐车弩!

看到这一幕,电光石火间,努尔曼脑海中猛地闪过一道念头,整个人的脸色顿时苍白如纸。白天的战斗,他已经见识过这种弩箭发射的场面,每一次这种弩箭的声音响起,都是死神的咆哮。

这一次夜袭,他已经特意避过了大唐车弩的防御地段,没想到对方的车弩还是及时赶过来了。

“快走!”

努尔曼现在的心情已经不只是紧张了,简直是仓惶。大唐车弩的射程,远比他的死亡之翼控制的弯刀射程远得多,威力也要强大得多。正面对上,他的死亡之翼部队在这种大唐镇国重器面前,根本没有半点胜算。

简单来说,这种大唐的车弩,简直就是死亡之翼的克星!

“撤!撤!撤!”

努尔曼接连说了三个撤字,想也不想,紧张的往外逃去。而他的身后,无数死亡之翼的战士也纷纷紧跟着逃跑。然而为了这一刻,大唐不知道准备了多久,又哪里会让他们轻易的逃跑。如果不干掉他们,以后努尔曼和他的死亡之翼,还不知道要掀起多少腥风血雨,杀死多少唐人。

轰轰轰,一根又一根粗长的弩箭,有如暴雨一般,从四面八方攒射而至,集中射向那些逃跑的死亡之翼战士。战马的速度再快,又怎么快得过弩箭,只听一阵阵惊天的机括声,伴随着雷霆般的空气轰鸣,这些之前所向披靡,神挡杀神佛挡*的死亡之翼部队,还没逃出多远,顿时纷纷如同败草般倒下。

砰砰砰,电光石火间,不知道多少死亡之翼的铁骑,横七竖八,重重的倒在地上。马嘶声、惨叫声、重物坠落的声音和弩箭的轰鸣,在夜空中响成一片,浓烈的血腥气味,在虚空中迅速弥漫。

这场战争,原本一面倒的情况,迅速出现了逆转。原本由努尔曼死亡之翼主宰的战场,在大唐车弩出现后,迅速交替,变成了由大唐彻底碾压、主宰的局面。

“放!放!放!”

远处,陈彬一身甲胄,一只手臂重重挥下,一波又一波的弩箭,密集如雨,不断的追了上去,收割着远处逃跑的大食人。

“我看你们到底能逃多远!”

陈彬神色坚毅,冰冷如铁。这些大食人太狡猾了,他们攻击的方式也太过可怕,只是短短时间内,钢铁防线后的军队,立即损失惨重。毫无疑问,这是一支精锐,而且极其擅长夜袭,他们所有的手段,不管是前期的弓箭雨射灭火焰,还是特意将其他人引过来,然后用弯刀密集收割,全部都是经过精心的计算,有计划有步骤的进行。

能做到这一点的,绝不是普通的精锐。不过也正因为如此,陈彬才更加不能让他们逃跑。

“放!放!放!”

陈彬神色冰冷,眼神之中没有半点波澜。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远处一名名死亡之翼的铁骑,手臂一次又一次,不断的挥下。

整个车弩部队,陈彬才是真正的指挥官。一万多人的车弩部队也是他从无到有,真正一手建立起来的。在他的手中,车弩部队发挥出来的才是最大的威力。这一点,哪怕许科仪都比拟不了。

轰轰轰,一根又一根的弩箭追魂夺命,不断的电射而出。每一根弩箭射出,都有大量的死亡之翼铁骑倒下。不过陈彬的目光却死死的紧盯着一个人。车弩的射程极远,虽然还没有投石机那么夸张,但是在陈彬的手中,要对付一个人,实在太容易不过了。

“现在才想到逃跑,晚了!”

陈彬站在运兵车上,目光死死的盯着远处努尔曼急速逃逸的背影,瞳孔之中掠过一抹凌厉的杀机。杀了这么多唐人,还想全身而退,简直是痴心妄想。

十步,九步,八步,七步……

就在心中默数到一的时候,陈彬的右臂突然在虚空中重重挥下,

“第二小组,射!!”

最后一道命令,石破天惊,随着陈彬的命令,轰,就在陈彬的身后,足足六七十架车弩全部对准了远处的努尔曼,六七十架车弩同时发出沉重的机括声,装填的弩箭如同蛟龙般,同时激射出去。

“不好!”

努尔曼脸色一变,虽然背对着第一道钢铁防线,眼中什么也看不到,便是弩箭射出的刹那,努尔曼本能的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危险。他的全身皮肤猛然崩起,头皮发炸,周身的毛孔个个都渗出浓烈的寒气。

在大陆上征战这么久,参加了这么多的战斗,面对过这么多的劲敌,努尔曼还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感受到如此恐怖的危险感。

轰,一阵阵的雷霆般的轰鸣声从身后传来,并且以惊人的速度从身后向着自己疾速接近。

“走!”

来不及多想,电光石火间,努尔曼身躯一纵,猛的从马背上斜纵而出。大食是骑兵的国度,哪怕是武将,没有坐骑也是难以想像,但是努尔曼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轰,只听一声巨响,战马嘶鸣,就在努尔曼斜纵而出的刹那,二十多根粗大的黑色弩箭从四面八方电射而至,纵横交错,将努尔曼的那匹战马射出一个个血洞,牢牢的钉死在地上。

那一刹那,努尔曼后心寒气直冒,然而即便如此,努尔曼也依旧没能躲过危险。

这一次,陈彬亲自领队出击,车弩射击的时候已经考虑到了他逃跑的每一个路径。七八十根弩箭已经完全封死了他躲闪的每个空间,不管他往哪个方向逃跑,都根本不可能逃得出去。

轰轰轰轰,就在努尔曼斜纵而出的刹那,至少十七八枚弩箭从后面疾追而至,狠狠的轰射在他的后心。努尔曼根本来不及多想,只来得及将全身的罡气全部炸出,就被这些弩箭全部射中。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努尔曼身上的罡气接连明灭数次,虽然成功的将所有弩箭全部挡下,但却也被弩箭上巨大的力量撞飞出去。

“聿!——”

就在努尔曼被撞飞的刹那,黑暗深处战马长嘶,一道壮硕的身影骑着战马从远处疾驰而来。

“大唐席元庆在此,拿命来!”

轰!

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随后一切归于平静。

而几乎是在席元庆镇压努尔曼的同时,远远地,大食人的营地中,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喊杀声不绝于耳,熊熊的火光中,不知道多少大食人追了出来。

……

这一场夜袭只持续到接近天亮才归于平静,当安西都护军负责夜袭大食人的精锐归来,这场骚动了大半夜的夜袭战争才真正结束。

怛罗斯之城城主大厅里,火锅熊熊,一支支火把在墙壁上剧烈的燃烧着。那明黄的光芒映照在大厅内众人的脸上,摇曳不定,火光里,王冲、高仙芝、程千里、李嗣业、陈彬、席元庆、黄搏天等所有参与夜袭的部队全部聚集在再此,就连拔那汗的首领费尔干纳,以及葛罗禄的新任首领骨力也都在场。

所有人聚集一堂,气氛一片严肃。

“怎么样?”

高仙芝首先望向站在王冲身旁的李嗣业。这一次行动,王冲和高仙芝分别负责乌斯藏人和大食人,双方的行动各自不干涉,不过现在战争结束,终于到了总结得失。

“孙知命、程三元全部被大钦若赞提前发现,三队人马都没有什么伤亡,不过我们在乌斯藏营地里还是遇到了一点麻烦,有几支小队遇到了阻击大概损失了六七十人左右。”

李嗣业沉声道。

这次夜袭行动,众人已经做足了万全的准备,并且还穿上了乌斯藏人的铠甲,来混淆对手,但依然损失了六七十个人手。战争就是这样,不论如何的小心谨慎依然免不了伤亡。

高仙芝点了点头。

“那乌斯藏方面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