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章 大钦若赞的困惑!/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九百四十章

“应该至少有六七千人左右!”

李嗣业道。

在乌斯藏营地是没有办法精确计算对方的死伤人数的,这只是一个估算,不过尽管如此,四千多人的夜袭部队能够杀伤对方六七千人,而自己只损伤六七十个人这次行动已经称得上大获成功了。

“不错!这样说来乌斯藏人和西突厥汗人加起来现在应该只剩下六万多人了,大钦若赞能够施展和腾挪的空间就越来越小了。相信从现在开始,他以后的行动会越来越小心。”

高仙芝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次夜袭对付乌斯藏人,王冲和高仙芝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有效的杀伤对方的有生力量,不断的削减大钦若赞麾下的部队数量。

从这点来说,王冲和他的夜袭部队目的已经完全达成。

“高大人那边呢?”

王冲问道。

如同高仙芝不知道王冲这边的具体情况一样,王冲同样不知道高仙芝那边的行动,所有的细节包括伤亡情况,只有高仙芝和程千里两位安西都护军的最高统帅才知道。

“呵呵,这次行动和你预想的一样,艾布*那边果然没有任何的防备,他太自信了,自信到认为自己拥兵二十多万,我们根本不敢袭击他。所以这次行动容易很多。”

高仙芝闻言笑了起来。

“或许不只是太过自信,而是他认为即便让我们得手,对于大局来说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根本无关痛痒。”

王冲淡然一笑道。

“这可不是无关大局,如果艾布*真的这么想的话,那可就真的大错特错了。”

高仙芝扭过头来望向身后的一名副将:

“怀顺,大食人的猎隼都安顿好了吗?这次行动总共得手几只?”

“回大人,都安排好了,总共三只猎隼。已经全部都给军中的训鹰手了。”

名叫康怀顺的安西副将恭敬回道。

“后续的措施都到位了吗?会不会引起怀疑?”

高仙芝道。

“按照大人的吩咐,我们在已经把三只和大食猎隼很像的岩鹰尸体处理后,留在大食人的营地。那些岩鹰只剩下碎肉和羽毛,看起来和猎隼很像。大食人不仔细是分辨不出来的。而且,夜袭部位的人回报,大食人营地的猎隼很多,仅仅丢失三只猎隼,应该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康怀顺诚声道。

康怀顺也是安西都护军的名将,这次的夜袭行动,就是主要由他来执行的。

王冲在一旁听着,暗暗点了点头。这次安西都护军负责大食人方面,最主要的目的并不是杀伤大食人,而是那些凶猛的大食猎隼。大钦若赞和大食人之间通信往来,用的就是这种异常凶猛的大食猎隼,如果能够成功的偷取这些大食猎隼,就能够截断大食人和大钦若赞的通信。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大食人的猎隼性子猛烈,从大食人的营地回来以后就一直锐叫,我们的人使尽了办法也无法让它们安静下来。而且它们也不肯吃我们喂给它们的肉食。”

康怀顺道。

猎隼如果没有办法驯服,就不能为己所用,就算抓回来也一样没有用。

“这个问题倒容易解决。”

王冲洒然一笑,不以为意。

“康将军,我麾下有一名训鹰手叫做张雀,他对大食人的猎隼极有研究,这件事情交给他来处理就可以。”

“怀顺,就按王大人说的办吧。”

高仙芝微笑着道:

“另外,那个叫做努尔曼的,大食夜袭名将也一起交给王都护吧!”

“哦?”

王冲眼睛一亮,心中大为意外。那个努尔曼,他还以为席元应把他给杀了,没想到,居然还把他保留了下来。

“那就多谢了。”

现在大战在即,王冲的大阴阳天地造化功每多吸收一个人,实力就加精深一分。对于眼前的大战,就越发的有帮助。

“是!”

另一侧,康怀顺低头应命,很快转身离去。

“高大人!王大人!”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新任首领骨力突然开口了。

“另外还有件事情……”

骨力神色忐忑,欲言又止。这一番举动迅速吸引了大厅里所有人的注意。就连王冲和他身旁的拔那汗首领费尔干纳也一起看了过去。

“怎么了骨力?”

高仙芝有些讶异道。

“这……大食人夜袭的时候,曾经有一支部队翻墙潜入了城内,偷偷联系我们葛罗禄部落,说起了那件事情。”

骨力期期艾艾,神情间显露出极大的顾忌。大厅里气氛一下子变得微妙起来,骨力虽然没有说那件事情是什么,但众人还是一下子反应过来,万赫裴罗被杀和葛罗禄被识破的事情,显然大食那边还不知情,而且居然还派出了人偷偷联系他们。

“两位都护大人,我们葛罗禄部落真的没有反意,还请两位都护大人明鉴……”

骨力诚声道。

“骨力,你不必慌张,我们相信你。”

高仙芝开口安慰道,只是一句话就令骨力安静下来。

“多谢大人!”

骨力满是感激道。

大食人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表面上用死亡之翼部队夜袭第一道防线后的大唐/军队,实际上却偷偷派出人,联系城内的葛罗禄部落,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

骨力能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就足以证明对大唐的诚意。

“王冲,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高仙芝道。

王冲没有说话,只是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那明亮的火光照耀在他的脸上,让王冲浑身显出一种独特神采。

“既然大食人这么急切,答应他们又何妨?”

王冲微微一笑反问道。大厅内,所有人都是一怔,不由的都笑了起来。

……

这一夜注定的是难以平静的,当怛罗斯之城里灯火辉煌的时候,另一处地方,乌斯藏人和西突厥人的顶级将领同样聚集在一起。

不过,和怛罗斯之城里不同,这里的气氛要沉重得多。所有乌斯藏负责边缘岗哨的武将全部站立着,一个个神情畏惧,噤若寒蝉。

这一天晚上,整个乌斯藏营地,数万人马,被唐人近千人马闹得地覆天翻,设置了那么多的岗哨和巡逻的甲士,居然没有人知道唐人最开始是从哪里进攻的。而且即便现在战斗已经结束了,依然没有人知道。

这简直是一种耻辱!

“你们仔细再回想一下,真的没有任何发现吗?”

大钦若赞坐在一张椅子上,望着眼前的乌斯藏众将开口道。他的声音平平淡淡非常轻柔,根本没有丝毫的火气,但是营帐里乌斯藏武将头颅低垂,越发的不安了。

“混账!”

一声雷霆怒喝,大钦若赞没有发怒,一旁的火树归藏倒是忍不住爆发了。

这个晚上,整个乌斯藏都被王冲玩弄于鼓掌之间,甚至就连一个简简单单的问题,都没人回答出来,这让火树归藏忍不住火冒三丈。

“火树,这件事情也不能怪他们,那个人根本不是他们的能力能够对抗的,他谋划了这么久才动手,一定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不会给我们留下太多的蛛丝马迹的。”

大钦若赞安抚道。

他的性子从来都不是那种急躁的人,但是微微皱起的眉头依旧泄露了他心中的想法,显然在这件事情上,他和火树归藏一样,也难以释怀。

乌斯藏不是不可以失败,但是却不能连怎么失败的都不知道。

“大相!”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从营帐外传来,帘子一掀,一名乌斯藏的传令兵,腰上配着弯刀,从外面闯了进来,刚一见面立即单膝跪在地上:

“我们在外面巡逻,发现一些东西,好像是唐人留下的!”

“什么东西?”

大钦若赞眉毛一挑,开口道。同一时间,其他几人也一起看了过来。

“是一些狼皮!”

传令兵跪在地上道。

“嗡!”

声音一落,火树归藏和其他几人还没什么反应,但大钦若赞却是心中陡然一震,电闪石火间,隐隐有无数的念头掠过脑海。

“快带我去!”

大钦若赞想也不想,霍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

片刻之后,就在距离一处边缘岗哨数百丈的地方,大钦若赞、火树归藏、都松莽布支,都乌思力,以及其他的武将纷纷赶到了“事发地点”。大钦若赞的声望以及严苛的命令和训练发挥了作用,在发现那些东西的第一时间,周围的乌斯藏士兵并没有擅自行动,而是将一切保留了下来,等待大钦若赞来处置。

“东西都在这里吗?”

大钦若赞开口道。他的双眉紧皱,看着眼前地面上,一块一块巨大的青色狼皮,神色很不好看。而在他周围,火树归藏和都松莽布支的神情也不是太好看。甚至就连都乌思力的神色都是如此。

“回大相,其他还有一些狼皮散布在其他地方。但是大部分都在这里了。”

一名乌斯藏的低级士官解释道:

“我们的人开始也没有在意,后来战斗结束,才发现有些不对。地上散布的这些统统都是空狼皮,里面没有骨骼、血肉,甚至连一点血水都没有。全部处理的干干净净,这根本不是正常的现象。”

四周围静悄悄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死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