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一章 令人错愕的真相!/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九百四十一章

“这个混蛋!!”

第一个开口的,不是大钦若赞,也不是火树归藏和都松莽布支,反而是一旁,和这场夜袭关系不大的都乌思力。他就算反应再慢也明白过来了,这一场夜战他们完全被大唐那个叫做王冲的小子算计了。

而且,没有意外,他使用的偷袭方式,还很可能和他们突厥人脱不了关系。

“唉!”

一声长长的叹息,大钦若赞看着地上的狼皮,心中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场战斗进行了大半夜,他一直都是稀里糊涂的,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一刹那,看到地上这些被丢弃的狼皮,大钦若赞突然之间有些明白:

“我输了!这一场行动,我料到了开头,却没有料到结束。想不到,他居然连都乌思力大将军带来的那些畜牲都能够利用得上,这一局,我输的心服口服!”

声音一落,一旁的火树归藏顿时有些不忍。

“大相,事情还没有水落石出。说不定这些狼皮和大唐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偶然也不一定。”

火树归藏安慰道。

“呵!你还不明白吗?”

大钦若赞摇了摇头,制止了火树归藏:

“他成功潜入这里之后,其实是完全可以将这些狼皮带走的。之所以留在这里,就是故意想要我明白他获胜的方式。他就是想用这种方式来打击我!”

事情已经明确无疑,大钦若赞花了那么多功夫,布下那么多的岗哨和巡逻的部位,又提前布下暗号,并且提醒下面,遇到任何方向的“盟友”都要确定无疑然后再让他们靠近……,然而所有的这些手段统统都失效了。

大钦若赞只想到了防人,却没有想到,还要防“狼”!

打死他都没有想到,王冲最后居然会让几千人的大军,伪装成西突厥的青色巨狼,混入自己的军营之中。这一仗,他输的心服口服。

“只是一个无胆的无耻匪类而已,大相又何必把他说得如此厉害?!”

都乌思力咬着牙道。

这个时侯最难堪的莫过于他了,这些青色巨狼是他从草原带过来的。突厥上这种巨狼要多少有多少,死多少他也不会心疼。带这些巨狼过来,本来就是用来牵制大唐的。但是都乌思力从来都没有想过,到了最后,这些巨狼最后会被王冲所利用,成了对付大钦若赞的关键利器!

都乌思力是西突厥汗国的俟斤,最顶级的帝国大将之一,被一个藉藉无名的大唐少年戏弄,这让都乌思力哪里可以忍受?

大钦若赞没有说话,其他人也是沉默不语。

都乌思力的心情他们怎么会不知道,不过这个时候也怪罪不起来。只能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王冲的手段太过诡谲难测了。面对这种人,哪怕是大钦若赞这样的人物,也难以应对。

“云丹贡布,这次夜袭,我们总共损失多少人?”

大钦若赞突然问道。

“接近七千人!”

身后,一名紧跟在大钦若赞左右的魁梧将领,洪声道。

大钦若赞没有说话,但四周围的气氛却突然变得沉重无比。一旁,火树归藏的眉头更是深深的皱了起来,七千人的伤亡一场大型战役的规模来说,根本微不足道。即便是以一场夜袭来说,也不算是太多。

但是对于仅仅只有六七千人马,严重遭遇兵力不足困境的乌斯藏和西突厥联军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重创!

“他是冲着我们的兵力来的!”

火树归藏突然开口道,毕竟是乌斯藏帝国的大将,只是一刹那间,火树归藏就明白了他的战略意图:

“没有意外,以后,他会不断的频繁进攻我们,把我们做为攻击的主要目标。我们兵力越少,就越是受到制肘,越是无法对他们造成太大的威胁,到了最后,恐怕到时候,处于进难维谷局面的,就不是他,而是我们了。”

“而且,不管我们知道还是不知道,甘心是不甘心,都已经无法改变这一点了。事实上,从昨天的那场大战起,我们就已经落入他的节奏了。”

火树归藏说罢,忧心忡忡。

如果说之前的偷袭还是“阴谋”的话,那么现在,“暗谋”、“阴谋”,已经变成阳谋了。大钦若赞说的没错,王冲就是故意丢下狼皮,故意让他们发现的。不止如此,甚至就连现在的一切,都是他想要看到的。

但很无奈的是,尽管明白了对方的意图,但是他们不但不能做出什么有效反击,反而会越发的受到制肘!

这是一种心理上的攻势,也是另一种“阳谋”!

“不对,这场战争还没有落入他的节奏,也还轮不到他来做主。”

大钦若赞突然开口道:

“火树归藏,阿布桑吉还是没有回来吗?”

“没有。”

火树归藏摇了摇头。距离阿布桑吉的夜袭部队出动已经有很久了,这支部队完全被唐人击溃,尽管去的时候人数众多,但回来的人却很少,阿布桑吉本人更是不知所踪。有人说他早就已经回来了,有人说他已经被唐人斩杀,总之整个大军消息一片混乱。

不过大钦若赞对阿布桑吉似乎总是存着一丝希冀,希望能够等到他回来。

“看来阿布桑吉真的是死了。”

大钦若赞说着,眼中流露出一丝伤感。阿布桑吉是雅觉隆王系的悍将,他这次从王都的地牢里出来,阿布桑吉鞍前马后,紧随着周围,给予了他不少帮助,甚至这波远征怛罗斯的军队中,就有不少是阿布桑吉拉来的雅觉隆王系士兵。

阿布桑吉所给予的帮助,是其他人所难比拟的,大钦若赞也将他视为麾下的左膀右臂,内心深处,大钦若赞实在不愿意相信他会战死。

但是事实摆在眼前,现在的阿布桑吉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派去侦查的斥候回来了吗?消息如何?”

大钦若赞再次道。

“正要跟你说这件事情,派出去确认的士兵已经回来了,从他们侦查到的情况来看,阿布桑吉他们虽然战败,但他们也确确实实完成目标。怛罗斯之城第二道钢铁防线后,到处是大唐车弩的碎片和零件。从数量上来看,应该真的有四五百架之多。”

“那些逃回来的士兵,并没有说谎。如果不算上阿布桑吉的战死,这次行动,确实应该算是大获成功。”

火树归藏郑重道。

“很好!”

大钦若赞原本紧皱的眉头终于慢慢舒展。这可以说是这一天来他听到的最好的消息。虽然阿布桑吉已经战死,但他也成功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五百架大唐车弩的损毁,对于仅仅只有两千多具车弩的大唐/军队来说,绝对是个不小的重创。

不管怎么样,大钦若赞之前安排的战略任务已经成功达成。

“五百架车弩被毁,这个任务完成,阿布桑吉就不算白死,这场战争也还远没到盖棺定论的时候。”

大钦若赞望着远处灯火辉煌的怛罗斯之城,眼中掠过一抹凌厉的光芒。

……

夜色中,暗流汹涌的远不止大唐人和乌斯藏人,遥远的西侧,大食人的营地里,同样人头攒动。

“拉赫曼,消息传到了吗?”

营帐中,艾布穆/斯林望着身前一名全身黑甲,身材削瘦,满脸浓密胡须的大食将领道。

“总督大人,消息已经传到。努尔曼将军袭击大唐人防线的时候,我们也成功突破了唐/军的防御,悄悄联系到了城内的葛罗禄部,并没有引起安西都护军的注意。”

拉赫曼低下头,躬身道。

拉赫曼是艾布穆斯/林身边的亲信和副官,他手下统领的兵马并不多,因此看起来并不是很受重视,但很少有人知道,在艾布穆斯/林的身边,拉赫曼其实比很多大食名将都要受重视的多。

这次的夜袭行动,很多人都以为努尔曼和他的死亡之翼部队才是真正的攻击主力,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拉赫曼和他那几十人的潜入部队才是真正的主力。

“嗯,知道了,下去吧。”

艾布穆/斯林眼中闪过一丝满意的光芒,这才挥了挥手。拉赫曼躬身行了一礼,很快离去。

“总督,葛罗禄人真的可信吗?”

等到拉赫曼离开,大食的东方副总督齐亚德突然从后方走出,开口道。

这次夜袭,杀死多少唐人,其实两人并不怎么在意。两人真正在意的,反而是隐藏在怛罗斯之城中,并没有怎么受到重视的葛罗禄部落。

“大食人的财宝从来都不是那么好拿的,即然葛罗禄人收了我们的礼物,不管他们可信还是不可信,即然答应了,就必须得去做!!”

艾布穆/斯林看着远处深沉的黑暗,和一簇簇火光中,如巨兽般巍然的怛罗斯之城,眼中掠过一抹令人心悸的寒芒。

在这片大陆地上,还没有人能够在和大食人达成契约之后还反悔的,所有出尔反尔的人,最后都必将付出最惨重的代价!

身后,齐亚德一语不发,但眼神中流露出的,也是和艾布穆/斯林相同的神情,在这一点的,不只是大食东方的两位正副总督,整个帝国的总督们都抱有相同的信念。在这一方面,大食人从来都不怕对方贪墨自己财货,便却食言而肥,什么都不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