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二章 隔空交量!/人皇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九百四十二章

“不过,还有一件事情,那个新来的大唐统帅,似乎和万赫裴罗发生了一点冲突。而且葛罗禄人始终没有按照约定,打开怛罗斯的城门,不解决这两件事情,葛罗禄人恐怕还是没有办法信任。”

片刻,齐亚德突然开口道。

战场隔得太远了,再加上大唐十多万兵马密密麻麻,横亘在中间,即便是艾布穆/斯林和齐亚德,也仅仅只能知道,远处的怛罗斯之城口似乎发生了一场冲突,但是具体的却并不知道。

“不可信,到时候就杀光他们!”

艾布穆斯/林挥了挥手,神情冷酷无比:

“对了,陛下说的那两只军团什么时候到达?”

“我已经去信问过了,他们正在赶往这里的路上,距离这里已经不远了,到日出时分应该能够正是抵达战场。”

齐亚德道。

“很好,或许我们根本用不到葛罗禄人,等到那两支军团到达,我们就可以将大唐人连同怛罗斯之城彻底毁灭!”

艾布穆斯/林的目光熠熠,连夜色都无法掩盖。

慢慢的,一切归于平静,但是某种潜伏的危险却在空气中不断的激张。

……

“呜!”

随着一声洪亮的牦牛号角声,东方破晓,成千上万道鲜红的阳光从地平线处喷薄而出,片刻间,一轮朝阳缓缓升起,驱散了所有黑暗,也照耀出了伤痕累累,巍峨壮阔的怛罗斯之城,以及乌斯藏和西突厥人的营地。

随着号角的声音,成千上万的乌斯藏人从营帐中涌出,集结成阵列,一匹匹高原青稞吗雄赳赳,气昂昂,充满了战斗的意志。

昨夜所有战斗的痕迹,在阳光到来的刹那全部被掩去,整个乌斯藏大军杀机如潮,再次充满了战意。

而远处,怛罗斯之城前,两道钢铁防线之间,人头攒动,无数的大唐兵马在钢铁之墙后调动着,做出了防御的姿态。

被黑夜掩盖的杀机和战争气息,在黎明到来的刹那,又重新弥漫虚空。

咚咚咚咚!

一阵阵密集的战鼓声响彻整个怛罗斯之城,城门打开,无数的士兵从里面涌了出来,而两道钢铁防线之间,步兵,弓兵,弩车部队,斧兵,骑兵……,所有的兵种泾渭分明,排列在后面。

“唳!”

就在战场上的气氛慢慢变得紧张的时候,一支长箭破空,从乌斯藏营地的方向飞跃到怛罗斯之城的上空,那刺耳的锐啸,即便隔了十多里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王冲!可敢出来一见!”

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从乌斯藏的营地中传来,声音洪亮无比,字正腔圆,很难相信是一个乌斯藏人的声音。

声音未落,战马蹄哒,烟尘滚滚,三道人影骑着战马从乌斯藏人的营地中策马而出,向着怛罗斯之城的方向驰来。

就在距离怛罗斯之城还有一千多张外的地方,大钦若赞停了下来,昂着头,默默的等待着。他的眼睛微眯,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虚空寂静,尽管两道钢铁防线中气氛越发的紧张,但是整个大唐营地却是静悄悄的,一片死寂,没有任何的声音回应。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大钦若赞身旁的火树归藏和都松莽布支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声音,气息强大,突然远远的传来:

“大钦若赞,别来无恙!”

随着一声激越的马嘶,远远的,就在众人的目光中,一匹洁白如雪,纤尘不染的战马,驮着一道年轻的身影飞跃而出,出现在怛罗斯之城的东北角。

“王冲!”

大钦若赞眼睛一眯,猛地扭过头来,他也没有想到王冲居然会出现在这个位置。不过很快大钦若赞就笑了起来:

“半年不见,想不到都护大人的兵法越来越高明,只听说过畜生学人,从没听说过人学畜生,都护大人真是让在下大开眼界!”

大钦若赞一边说着,还一边拱了拱手,一副“由衷”敬佩的样子。

“哈哈,再高明又哪里比得过大相啊,明知道我早有准备,还派三千多人往我刀尖上撞!”

王冲同样大笑道。

刹那间,大钦若赞,火树归藏和都松莽布支都阴沉下来,王冲分明是在讽刺他们昨晚派出夜袭部队,被王冲阻击,损失惨重的事情。同样是派出军队偷袭,同样是伪装对方的部队,在这场较量中,大钦若赞是彻底的输了。

不过很快,大钦若赞就恢复了正常。

“胜败乃兵家常事,乌斯藏还损失的起,倒是少年侯就不一样了,没了五百架车弩,接下来这场战争,希望少年侯还笑的出来。”

大钦若赞微微笑道,举止之间,气定神闲,自有一种从容过人的气度,即便是王冲见了,也不得不佩服一声。

“哈哈哈……”

王冲居高临下,策马站在高高的怛罗斯城墙上,听到这番话不由大笑起来。上党伐谋,下党伐兵,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大钦若赞这句话一说出口,王冲已然明白他的来意。

“这一点就不劳大相操心了,大唐物华天宝,别说只是区区五百架车弩,就算是再多的车弩,造出来也只是顷刻的事情。”

王冲望着远处,头也不回,右手重重挥下:

“陈彬!”

轰隆,王冲的声音一落,就像某种信号,在朝阳的照射下,怛罗斯之城的城门轰然大开,就在大钦若赞,火树归藏和都松莽布支的目光中,一架架巨大的车弩在运兵车的托运下,浩浩荡荡,从怛罗斯之城中鱼贯而出。一架又一驾巨大的车弩,在为首的陈彬的指挥下,训练有素,以极快的速度分布到第二道钢铁防线的一道道豁口处。

远远看去,那些巨大的车弩密密麻麻,不多不少,正好接近五百架左右。昨天晚上,大唐已经被“毁掉”了五百架大唐车弩,两道钢铁防线上,只剩下两千五百架左右,但是现在,王冲居然又变出了五百架。

“放!”

轧轧的机括声中,随着陈彬的一声令下,五百架车弩调整方向,高高抬起,对准空中,猛的射了出去。轰轰轰,随着一阵惊天的轰鸣,五百根长长的弩箭密集如蝗,全部射入了苍穹深处,片刻后,五百根粗大的弩箭从天而降,伴随着巨大破风之声,重重的插入钢铁之城五六百丈的战场。

“嗡!”

看到这一幕,大钦若赞,火树归藏,都松莽布支,乌斯藏帝国的一相二将就好像被人猛的扇了一巴掌,三个人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

“这是怎么回事?”

“探子回报,不是已经毁了五百架车弩吗?为什么他们还有这么多车弩?”

“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斥候部队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偏差的!”

那怕是大钦若赞,火树归藏这一刹那也怔住了,昨晚的夜袭,派出的斥候都是一再的确认过的,阿布桑吉的部队确确实实是毁掉了接近五百架大唐车弩,这点绝不会有错。乌斯藏的斥候或许没有大唐那么精锐,但是也绝对不会在这种基本的问题上出现错误。

“又被他算计了!阿布桑吉攻击的恐怕根本不是真正的车弩!”

大钦若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中急剧的起伏。

“但是这怎么会?阿布桑吉难道连车弩都分不出来吗?”

火树归藏一脸难以置信道。

阿布桑吉是雅觉隆系的悍将,征战经验极其丰富,不可能犯下这种幼稚的错误,如果不是一再确认过后,阿布桑吉是不会轻易出动的。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毫无疑问,阿布桑吉应该是中了他们的圈套。大唐车弩的具体构造,始终是个秘密,就算是唐人知道的人也不多,更不要说是我们,阿布桑吉最多也就只能分辨一个外形而已。如果没有意外,那家伙就是在这上面动了手脚。”

大钦若赞道。看着远处怛罗斯之城上的白马,还有那道年轻的身影,大钦若赞心中五味陈杂。

大将,是军队的首脑,也是一支大军的灵魂所在,他们的一举一动,只要出现一丝破绽,或者心灵上出现一丝漏洞,都有可能招致大军毁灭性的打击。这也是大钦若赞面见王冲的真正原因。

如果能够在他的心中翘出一丝破绽,打击他的信心,接下来,将会对整个大*队都造成影响。但是毫无疑问,这一轮较量中,王冲再次胜出了。

“大唐有此人在,我们乌斯藏恐怕四十年都无法安生。”

大钦若赞心中深深一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在乌斯藏帝国,大钦若赞的智慧几乎已经冠绝高原,除了藏王身边的帝相大论钦陵,几乎无人可以和他相比肩,但是大钦若赞偏偏遇到了王冲,遇到了一个在兵法智慧和谋略上,都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对手。这让大钦若赞不由想到了曾经读过的中土神州的一本典籍。

既生瑜何生亮,大钦若赞心中深深一叹,说不出话来。

远远的,高高的怛罗斯之城上,王冲骑着雪白的战马,看着城下沉默的三人,笑而不语。

攻心之术!

大钦若赞在他这个中土兵圣面前卖弄中土的兵法,简直是班门弄斧,自取其辱。

“大相!中土文化博大精深,听说大相喜欢收集中土的各种经史子集,兵书战策,等这一战结束,改天有空,王冲再送大相一千书卷,读书百遍,其义自现,大相还要多多读书啊!”

最后一句话,王冲说的特别重,声音一落,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大相,王冲军务繁忙,就不再奉陪了,我们战场上再见!”

希聿聿,战马嘶鸣,王冲一勒缰绳,拨转马头,骑着那匹洁白如雪的战马,迅速消失在了城头。

而远处,饶是大钦若赞城府极深,喜怒不形于色,听说王冲要送自己千册书卷,讥讽自己学艺不精,也忍不住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堂堂乌斯藏智相,敢讥讽他学艺不精的,恐怕也就只有王冲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