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别闹了/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施心雨感觉到身边纪绍庭的变化,一股阴冷气息从他身上蔓延开来。她的脊背一顿,美眸中闪过一丝轻蔑,“小笛,你别闹了……今天的事情是我跟绍庭对不起你……可你不能因为这样就自暴自弃,这样轻贱自己吧?你拉着的是一个平庸的外科医生,你怎么能找这么普通的男人?还是刚进仁爱医院的实习医生,能有什么前途?小笛,你真别闹……”

仁爱医院是东城著名的私立医院,所以她把刚进医院工作的季尧,自动划分为实习医生那一行列。

一直没有说话的时候,在听到施心雨这番话的时候,微微抬眸。眸底闪过一抹深不可测的情愫,抿紧下巴,仍然没有开口。

纵然是这样他并没有开口,只一个淡漠的眼神就让施心雨舌头打结了。她心虚的往纪绍庭身边闪了闪,寻求庇护。她不懂,为什么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周身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气场?这男人的气场甚至超越了绍庭,这完全是天之骄子才会有那种王者气场。

微微的吸了一口气,宽慰自己想太多了。一个普通医生能有什么气场?

施心雨寻求庇护的动作,再次刺伤了陶笛的眼眸。她梗着脖子,凉凉的掀起唇角,“或许你们觉得季尧很普通,可我觉得他很踏实温暖。让我很有安全感,我觉得很幸福。我……”

“闭嘴!”张玲慧恼怒的打断她的话,“胡闹!简直是胡闹!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你当是儿戏吗?婚姻要有丰厚的物质基础的,一定要门当户对,这些你都想过没有?他一个实习医生有什么前途?你知道现在东城的房价有多贵?就凭他那点工资,能买的起几个平方?这件事赶紧给我打住,以后都不准再提了。我不同意,坚决不同意!!”见陶笛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她立马摆明了自己的态度。

陶笛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母亲很势力,很庸俗。虽然她现在说的这些话都是在赌气,可是她心底有自己的爱情观。她从来不觉得婚姻要有丰厚的物质基础,婚姻中最重要的是爱情。是彼此的心心相惜,是彼此的相濡以沫。对于母亲从小给她灌输的一定要嫁入豪门的概念,她是不赞同的。

她认真的看着母亲,“只要他爱我,只要我们觉得幸福。他就算买不起房子,我们在外面租房子我也心甘情愿。”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不留情面的顶撞母亲,哪怕以前对她很冷淡,她也一直很乖巧很孝顺。

张玲慧更加恼怒了,扬手就要扇她耳光,“反了你?我养你这么大,辛辛苦苦的教育你,不是让你来顶撞我的。”

纪绍庭见此情形,身形微微一动,他身旁的施心雨却是更加用力的挽着他的臂弯,深怕他会像小时候一样冲上前去保护陶笛。

只是,有人动作比他快。

季尧挡在陶笛面前,大手抓着张玲慧的手腕,淡漠如深的眼深扫过去,薄唇微微上扬,“禁止暴力!!”

下意识的,张玲慧打了个寒颤。她踉跄的后退了两步,真是见鬼了。她活了这么久,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怎么会被一个小小医生的眼神给看的寒颤了?

真是活见鬼了!!!

在这一瞬间,陶笛还真是奇迹般的体会到了安全感。她想她大概是被纪绍庭和施心雨给气疯了,居然会觉得一个陌生人给了自己安全感。也有可能是她现在太孤立无援了……

季尧松开张玲慧后,低头看着比他低大半个脑袋的陶笛,语气淡淡的,“休息,明天八点我来接你。”

陶笛是真的觉得自己需要休息了,今晚经历的事情太狗血了,她必须要用睡眠来平息自己的情绪。点头,转身上楼。

身后,纪绍庭眸光幽深无比,看着她的背景,他垂在身侧的大手不由的握拳。

最后,只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看来,我曾经瞎了好多年。你果然是不知廉耻的贱女……”

施心雨连忙阻止了他,着急的道,“绍庭别说了,你答应过我的。”

楼上,陶笛身形微微一怔。他瞎了好多年?那她呢?她岂不是有眼无珠?

第二天,八点季尧准点出现在陶家别墅门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