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公筷/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琴湾小区。

16幢2单元左边那个电梯内,电梯光洁如镜的内壁倒影着的男人完美的如同神祗。

季尧手中拿着那个蓝色的圆环刷卡,没什么反应。脑海中自动浮现某个人摇晃着他手臂告诉他,感应区有时候会失灵的动作。回想起那双澄澈的眼眸,他坚硬的心口位置微微的一软,像是有水流划过。

大手重复在上面刷了两次,滴的一声,数字键20亮了。

出了电梯,站在2006门口。他有些恍惚,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的来这里了?

从猫眼中依稀看见客厅里面还亮着灯,打开门就看见客厅的沙发上鼓着一抹小身影。而客厅的餐桌上摆着满满一桌子的菜肴,门口的玄关处工整的摆着一双男士拖鞋。

季尧的眸色闪了闪,换鞋走上前。看见的是陶笛睡着恬静的面容,她的手里还拿着遥控器。

蝶翼型的睫毛在灯光的照射下,流转出淡淡的阴影,柔顺的发丝无意识的散落在抱枕上,一只藕臂似乎没安全感的抱紧抱枕……

陶笛其实睡的很浅眠,她本不想睡的,想等他回来的。无奈,十二点以后她实在是熬不住了拿着遥控器就睡着了。

这会感觉到面前的异样,连忙睁开眼睛。

轻轻的眨了眨眼睫,看见面前俊立的男人,嘴角弯了弯,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你回来了?现在几点了?”

面前的男人并没有回答她,她也不介意,自己随手抓起茶几上的手机看了看,“已经两点半了?这么晚了,你一定饿了吧?我今天大厨上身做饭了,我去帮你热一下。”

季尧这些年淡漠惯了,其实是不习惯别人的亲近的。尤其是对一个只知道名字的“陌生女人”,他眸色沉沉,唇角紧抿,伸手拉住她的藕臂,简短的两个字,“不饿!”

陶笛转身看他,看见他眉宇间的疲惫,弯着唇角不以为然,“不饿也要陪我一起吃点,宝宝为了等你,可是一直饿到现在。”

说完,也不看男人直接跑去厨房了。

厨房里,陶笛热闹的忙着热菜。过程中,她唇角的笑容微微的凝滞,伸手按住自己心口的位置。指尖的温度用来熨烫着心口处,努力让那里不再空落落的。她是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蜗居大的有些空落落的,好不容易有一个人来了,她终于不用一个人了。

她现在真的很怕一个人待着……

菜很快就热好了,整齐的摆在餐桌上。

顿时,有饭菜的香气萦绕在空气中。

陶笛坐在餐桌前,招手,“季医生,可以开饭了!!”

季尧眉头微微的蹙了蹙,身形未动。

陶笛又起身,拉着他的长臂摇晃了几下,把他拉到餐桌前坐下,弯着唇角笑道,“季医生,别那么高冷嘛。好歹我们也结婚了,在法律上可是一家人。一起吃饭,这是我们新婚后的第一顿饭。我希望我们能愉快的共进第一顿晚餐,可以不?这些菜都是我自己做的,你尝尝看。”

她给他夹菜,他嫌弃的蹙眉。

陶笛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连忙摇晃着筷子解释道,“这是公筷,公筷!!!”

季尧本没有这么晚吃饭的习惯,只可惜今天也不知道怎么的。竟被这些家常菜的香气勾的有些饿了……

陶笛看对面的男人优雅的吃饭,她笑着低头吃自己的。

一顿饭下来,季尧是完全沉默的,陶笛话也不是太多。

陶笛原本以为这顿饭会很尴尬,可事实上整个过程中季尧一直优雅的低头咀嚼着食物,连看都没有看她,倒是避免了尴尬。第一次发现原来男人太高冷,也是有好处的。

吃饱了之后,她眨巴着眼睛看着男人,“那个……你先去洗澡。洗完澡,我有话跟你说。”

季尧淡漠的抽出一张纸巾,优雅的擦拭了一下唇角,“说!”

“你还是先去洗澡吧。”她今天百度了一下医生这个工作,大致的了解到做医生其实蛮辛苦的。像他这么晚回来,很可能是刚做完大手术。救死扶伤,神经高度紧张一定很累了。

“洗过!”季尧只有两个字。

陶笛汗哒哒,他什么时候能多说几个字?

“好吧,那我就说事了。你等我一下,我去拿协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