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到底谁脏?/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神色一紧,弓起膝盖就顶了上去。只可惜对面的男人很熟悉她的反击套路,第一时间压住她的膝盖。

随之而来的是刺鼻的酒气,纪绍庭眸光有些迷醉,看着这张精致的面孔,娇嫩的唇瓣,情不自禁的低头亲吻她的红唇……

陶笛想到两个人的关系,偏头躲过他的亲吻,用力推开了他,还扬手给了他一巴掌。

纪绍庭措不及防,也因为醉了,被扇的踉跄着后退了两步,后背撞到墙壁上,被酒精晕染的几分猩红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错愕,随即嘲弄的勾唇,“陶笛,你打我?你有什么资格打我?”

陶笛整理了一下被弄乱的衣衫,冷冷的勾唇,“你敢强吻我,我就敢打你!以后离我远点,我嫌你脏。”

纪绍庭嘴角的弧度又加剧了几分,自嘲的冷笑,“嫌我脏……呵呵……陶笛你真是不要脸,我差一点就被你伪装的假象给迷惑了。”他脏?到底是谁脏?

陶笛真心觉得他莫名其妙,更加不想跟他在这浪费时间。

转身,就上电梯。

只是,刚一转身就被他扯了出来。

纪绍庭的眼底闪烁着一抹痛楚,扯着她,哑声道,“为什么?陶笛,你为什么……??”

陶笛蹙眉,“什么为什么?你莫名其妙!纪绍庭你简直莫名其妙!出轨的是你,跟我闺蜜在我家搞到一张床的也是你。你现在怎么敢出现在我面前?怎么敢?”

纪绍庭像是听不见她愤怒的话语,沉浸在自己的痛楚当中,看着她清澈的眼眸低低的哑声道,“心雨怀孕了,她怀孕了。怀孕了……”

陶笛的心脏像是被什么猛击了一下,钝痛让她的脊背颤了颤,却是不允许自己脆弱,她凉凉的道,“你大半夜跑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好消息?怎么?还想让我对你们说一句恭喜你们?”

纪绍庭看着她倔强的面孔,痛楚的闭上眼眸,再睁开时,眼底有一丝不甘和茫然,重复,“小笛……”

陶笛吼了回去,“别叫我,你不配!!!!”

纪绍庭却是猛然一扯,又将她进怀中,用力的抱紧,眸底有一丝痛楚和不舍,喃喃的唤道,“小笛……别走……”真的好想就这样抱着她,什么都不去想,就这样抱着。仿佛时光回到了曾经……

陶笛只觉得很心酸,这一个拥抱,让记忆的闸门打开了。曾经她以为独属于她的永远的拥抱,转瞬就给了别人了。她用力的挣脱,却是挣脱不开。对于出轨了的男朋友,她就算是再受伤,也不会再允许自己眷恋了。

正在这时,纪绍庭的手机响了。

手机急促的铃声,打断了两个人的博弈。

纪绍庭终于放开了她,看见手机屏幕上闪烁的备注“心心”,眸光暗了暗,看了陶笛一眼,最终接通了电话,“喂……”

施心雨柔柔的撒娇,“绍庭,你在干嘛呢?我睡不着,一直有点不舒服。心里很反胃,一直很想吐……”

陶笛就是趁着这个时机推了纪绍庭一把,按了电梯向上键。

电梯开了,她逃跑一般的上了电梯,关上电梯门。

电话那端的施心雨却在电梯关门的那一瞬间,听见了电梯里面开发商投放的广告。她猛然从病床上坐起来,动作过猛,扯的她肚子有些疼,脸色也白了几分,“绍庭,这么晚了,你在哪呢?”    纪绍庭看着电梯的门合上,落幕的倚在墙壁上,伸手揉了揉眉心,“在公司,刚出电梯。”

施心雨装傻,“那好,你开车慢点。到家给我电话……”

挂了电话,她手指紧紧的揪着洁白的床单。纪绍庭撒谎了,他明明就在天琴湾。只有天琴湾电梯里面投放的是海尔油烟机的广告,因为那边二期正在开发。

该死的,一定是陶笛那个贱人勾引绍庭了!!

陶笛回到家里,情绪明显不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