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闹/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饭局结束。

施心雨要跟纪绍庭一起送陶笛回家,陶笛拒绝。

陶德宽借口说是太久没见女儿,想跟女儿聊聊天,主动要送女儿回家。

就这样,陶家司机开车。

陶笛跟父母坐在后排,陶德宽心疼的看着她,“小笛,你十多天没回家了。最近还好吗?跟季医生相处的还好吗?”虽说女儿冲动的闪婚了,可他还是希望女儿能在这段闪婚中幸福。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可怜天下父亲心吧!

她点头,微笑,“还好,爸你就放心吧。等过几天他不忙了,我跟他一起回家去看看你跟妈。”

张玲慧提到穷医生就火大,眉目一沉,冷哧道,“他一个实习医生穷忙个什么劲?”

陶德宽就算是脾气再好,这个时候也忍不住怒道,“够了!张玲慧你注意点你自己的态度,陶笛才是你的亲生女儿,施心雨可是施家的女儿。刚才饭局上,我忍了你一晚上,这是你一个母亲对自己女儿该有的态度吗?”

张玲慧这些年一直被他宠着,乍然被这么一吼,顿时觉得委屈的很,“你怎么能这么吼我?我对小笛怎么不好了?我自己的女儿我怎么会不心疼?小笛这次闪婚,完全不听我意见,真是伤透我的心了。我平时对心雨是不错,可我为什么对她好,别人不知道你难道不知道吗?心雨那孩子有个患精神病的母亲本身就挺可怜的,我们陶家很有很多项目要指着施家呢。我在外面作作样子对心雨好点,怎么就大错特错了?”

说完,她委屈的低头开始抹眼泪。

陶德宽叹息了一声,这些年最紧张的就是她的眼泪了,伸手楼着她,“好了,好了,我就说你几句还说不得了?这就哭上了?”

张玲慧委屈的一把挥开他的手,“你别碰我,你刚才凶起来恨不得吃了我。我做错什么了?小笛是我的亲生女儿,我会不记得?我心底还是心疼女儿的,对心雨那只是装装样子……”

陶德宽态度软下来,哄她,“好了,我错了,刚才不该那么凶你。你别哭了,这辈子我最见不得你的眼泪了……”

陶笛看着父母为了自己争吵,心里也不好受。妈妈说她只是装装样子对心雨好,可她演戏怕是演的太投入了。她对心雨是真的很好……

纵然是这样,她也不想父母吵架,家无宁日。这些年爸爸对妈妈的包容和宠爱,她是看在眼里的。她想也许妈妈心底是真的在乎她这个亲生女儿的,只是当年难产的事情让她心里有了阴影。平时对她态度可能差了点……

回到天琴湾。

站在楼下,看见二十楼的客厅亮着灯。她被折腾了一晚上的那颗疲惫的心,感觉到了一点暖意。

现在,她觉得唯一相处不累的就是大叔了。

回到家里,书房里面传来敲击键盘的声音。

她换鞋后,想起今天饭局上施心雨邀请她参加的订婚宴。她连忙倒了一杯水送去书房,轻手轻脚的放在大叔面前。

高冷大叔的注意力都在电脑屏幕上,看也没看她一眼。

过了五分钟,陶笛又端着果盘进书房,放在他边上。

季尧眉头微微的挑了挑,看着某个女人殷勤的样子,眸底闪过一抹深意。

一个小时的时间内,陶笛真是殷勤极了。自己都快被自己感动到了,又是倒水加水,又是果盘慰问,还有贴心的抓蚊子行为。

很显然,书房里面根本就没蚊子。她就是想在大叔面前晃悠,想让大叔主动开口。

果然,在她孜孜不倦的在他身边“闹”了很久之后,高冷大叔开口了,“做饭。”

陶笛一楞,“你晚饭还没吃吗?你等一下,我马上就去给你做饭。等着哈。”

冰箱里有食材,她为了快捷,就直接给大叔煮了一碗青菜鸡蛋面。

当她把香喷喷的鸡蛋青菜面端到大叔面前的时候,大叔嫌弃的刮了她一眼。

陶笛无辜的眨眸,这是嫌磕碜?

她解释,“冰箱食材有限,麻烦大叔将就一点吧。”

季尧真是饿了,埋头吃起来。吃了第一口后,他深眸中跳跃过一丝情绪,微蹙的眉头也慢慢的舒展开来了。

看他吃完了,陶笛眨巴眨巴着眼睛问,“好吃吗?”

大叔傲娇道,“难吃!”

难吃还都吃光了?连面汤都给喝光了?还真是高冷!

季尧吃饱了,就要去洗澡了。

陶笛先一步堵在浴室门口,“那个……大叔……咱聊聊天呗?”

季尧不动声色的勾唇,“有事说事。”

陶笛憨憨的笑着,“是有点小事,就是想请你帮个忙。那个施心雨要订婚了,一定要我们去参加订婚宴。你看你能不能抽时间……”

回答她的是浴室门关上的声音。

陶笛心碎了一地啊,白瞎了自己一晚上的殷勤了,还有那碗香喷喷的青菜鸡蛋面。抡起小拳头,对着浴室的磨砂玻璃就挥上去。

只可惜,小拳头刚伸出来。浴室的门也被拉开了,她只能尴尬的抽了抽嘴角眨巴着眼睛,继续“赶蚊子”。

季尧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去阳台拿了洗干净的浴巾,再次拉上浴室的门。

陶笛撅嘴,怎么会有这么高冷的人?我和小鱼干都惊呆了……

转眼就到了施心雨跟纪绍庭订婚这一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