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这么称呼?/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坐在泳池边上,月光下的池水荡漾着波光粼粼的涟漪。凉风习习,拂动着她丝柔顺滑的长发。本该是舒爽的夜晚,她却感觉到空气中热浪不断的翻滚。

闷热从胸口处不断的蔓延,口干舌燥的感觉越发强烈。

弯腰鞠水拍打着自己的脸颊,只一秒的凉爽舒畅后,空气又升温了。

这会她已经可以确定是牛奶有问题了,小巧的眉头紧紧的蹙起,手指掐进掌心里。想让自己意识清醒点,可是没用,眼前的景物已经变成了模糊的幻影。

最后一点理智告诉她,宴会厅是不能回去了,这样的她若是出现在宴会厅,将会成为整个东城的笑柄。

想离开也是不可能了,双腿软的没有一点力气。

也许泡在水里可以缓解,等到宴会结束,妈妈自然会让司机来找她回家。

她只要在水里撑过一段时间就好……

噗通……

她栽进水里。

大家都在宴会厅里面热闹,后花园中人并不多。只是,突然激起的水花,还是让人微微侧目。

顾楷泽还未离去,在角落里面发呆。确切的说,是对着泳池边上的那一抹身影发呆。

只是,她怎么突然跳下去了?

在这种场合的空隙里面,去游泳?

显然,不合常理。

他眉目微沉,快步走过去。

左轮还倚在走廊的罗马柱上,这会正对着自己的手机邪魅的勾唇笑。

手机已经响到第三次了——

有意思,他果然没看错。大哥跟小嫂子之间太有意思了。

泳池那边的动静,让他微微蹙眉。当他看见浑身湿透的顾楷泽抱着浑同样身湿透的陶笛从泳池上来时,不羁的眸底闪过一抹慌乱,接通电话,“后花园。”

左轮觉得关键时候,他必须为大哥两肋插刀。比如说,把小嫂子从陌生男人怀中打劫下来。

不过,某个人的动作显然比他要快。

他只感觉到周围一阵冷风袭过,那个熟悉的身影已经越过他,然后强势的把小嫂子从陌生男人怀中给抱了回来。

顾楷泽走到泳池边上立马就看出了陶笛的不正常,他正准备送她去医院。眼前突然冲过来的男人,让他诧异,“先生……你?”

季尧显然不会跟陌生人废话一个字的,将陶笛往胸膛中紧了几分,犀利如飞刀的眸光射向顾楷泽。

顾楷泽蓦然身子一颤,一股凉意从头顶蔓延而下,“先生,你们认识?”

陶笛的小手无意识的揪着他的西装,黛眉紧紧的蹙起,热的难受。

季尧只一眼,眸底就爆发出了山洪一样的气势。抱着她,大步离去。

顾楷泽不放心,追了两步,被左轮一把扯住,“热心雷锋,他们是夫妻。”

“夫妻?”顾楷泽微微一怔,随即绅士的将左轮的手拿开,“那便好。”他没有怀疑,因为他听见意识涣散的陶笛被男人抢到怀中时,叫了一句‘大叔’。

现在夫妻流行这么称呼?

季尧抱着陶笛走几步,发现怀中的女人越发的不正常了,脸颊绯红的如同熟透的苹果。

恰巧这个时候发现陶笛不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活动的张玲慧来这边找女儿,一抬眸就看见两人了。

远远的,她便能看见陶笛身上湿透了,还滴着水。

不过,她在意的不是女儿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而是下意识的蹙眉,瞪着季尧。心底压了一晚上的火焰,都蹭蹭的冒上来。

一晚上她都在那帮太太们夸赞自己的女儿,炫耀自己的女婿,或者是富二代男朋友。唯独她家这个陶笛,提不上的不争气,嫁了个穷医生。她简直没脸在别人面前提起来……

她这个女儿说起来,真是个异类。从来不喜欢沾边豪门,家里给买了一辆宝马,可平时还是喜欢坐公交地跌上班,活脱脱贫民窟的命。

季尧走的很快,将她那恶狠狠的眸光忽视彻底。

“真是丢死人……”近了,张玲慧忍不住数落。

只不过,瞬间就被季尧那狂风暴雨般的阴沉眼神给秒杀。脊背一僵,还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当她看见季尧抱着陶笛上了她熟悉的那辆宝马车后,气的脸色都涨红了。

这车是陶笛生日时,陶德宽送的生日礼物,这才结婚几天?该死的陶笛就把这车也倒贴给穷医生了?

真是气死她了!!!

季尧一路加速,可是副驾驶坐上的人越来越不安分。

看她的反应,他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最后,他没办法只好就近停车,将陶笛抱进酒店。

俯身将她放在柔软的大床上,准备去冰箱拿冰块。可是,身后的女人又反射性的扑了上来,四肢都紧紧的缠在他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