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你缠我,非常执着/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尧眸色幽深,深不见底。只是在看见瘫坐在地上的女人光着脚时,眸光有一丝波动。

陶笛脸颊上还挂着泪痕,又喃喃的重复了一句,“怎么是你?”

季尧的脸色阴沉了几分,冷声反问,“为什么不能是我?”

陶笛眨巴着眼睛,深怕自己见到的是幻境。她现在的心情就好像是在坐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

而现在无疑是起伏到了云端,知道昨晚跟自己发生关系的不是“暴发户”,而是大叔时。她心里那些阴云,瞬间就烟消云散了。甚至还有种庆幸,幸好是大叔。

颜值高……

看着顺眼……

最最重要的,是她的老公。是她在法律上合法丈夫,跟自己的丈夫发生关系,天经地义啊!

虽然,她跟大叔还没什么爱情火花,可是已经闪婚体验人生了,不如再闪爱体验一下婚姻!

想到这里,她心情好多了。伸手抹了抹眼泪,吸了吸鼻子,坦白道,“大叔,吓死我了。你都不知道,刚才真的吓死我了。我以为我昨晚失身了,婚内出轨了,还是被那种肥头大耳的暴发户那个……我快吓疯了。”

看着她的表情,季尧的眉头舒展了几分。不过,嗓音还是淡淡的,“所以,你很高兴?”

陶笛点头,“当然,因为我不用自杀了。我刚才想好了,我准备跟暴发户同归于尽的。现在好了,不用了。”

季尧立体深邃的五官面孔染上了几许从窗帘缝隙里面穿透进来的阳光,浅浅的光晕仿佛温暖了他的俊脸。他起身,凝着她那张爽朗的面孔,还有那双染着晶莹水雾的眸子,心里蓦地柔软了一秒。

上前将她抱起来,抱回到柔软的大床上。

陶笛在他的怀抱中,竟然有种心跳如同擂鼓般的感觉。鼻息间呼吸着他身上特有的清冽气息,想着昨晚她跟他做了这世间最亲密的事情,心底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这种感觉她形容不好,有点害羞,有点茫然,还有些小慌乱……

季尧把她放到床上后,就转身离去。

陶笛却是下意识的又弹了起来,双腿一软,差点又站不稳。幸亏大叔扶了她一把,她才勉强站住。她扯住他的衣袖,问,“大叔,你怎么会跟我发生关系?我记得我们之前有过闪婚协议……”

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问,反正当下脑子里闪过的就是这个问题。

可是,大叔高冷的并没有回答她。而是拉开她的小手,转身走了。

留下一脸懵懂的陶笛,挥着小拳头,“要不要这么高冷?”

季尧一分钟会就回来了,手上多了一双拖鞋。放在她面前,冷冷的命令,“穿上!”

陶笛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过还是乖乖穿上拖鞋。

季尧这才淡淡的回答她的问题,“你缠我,非常执着。”

这话好耳熟……

简直是熟到不能再熟了……

因为,大叔几乎每天都会说这么一句话。

最近,她每天晚上都跟大叔在一张床上睡的。很多时候,她明明是在沙发上面睡的。可是睡醒了之后,却发现自己还是躺在床上。并且双手双脚会缠着大叔,问及原由,大叔都会这么回答,“你缠我,非常执着。包括梦游的时候!”

当然,她也会怀疑。只是,每次大叔要么加班手术很晚才回来。要么就是在书房里面工作到很晚,她总是熬不住自己先睡着了。

季尧回答完她问题就走了,陶笛连忙问,“你去哪啊?”

他答,“工作,休息!”

他工作,她休息的意思。

陶笛懂了,不过,她有点饿了,“我饿。”

无意识的低喃,倒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季尧的脚步微微一顿,没搭理她就出去了。

正在陶笛躺在床上,有些郁闷的时候,酒店的房间响起了彬彬有礼的敲门声。

季尧去开门,陶笛听见了酒店工作人员礼貌的声音,“季先生,这是您叫的午餐。”

陶笛笑了……

两人一起吃完午餐后,季尧回书房继续工作。

陶笛回床上继续躺着,有些无聊的她,找了一圈没发现自己的手机。想来,昨晚跳进游泳池的时候手机放在手包里面一定忘在泳池边上了。不知道会不会被别人捡走了?算了,反正她的手包里面只有一部手机和家里的钥匙。

看见床头柜上的iPad,她随手拿了过来打开百度,输入问题。

只是她有点累,浑身酸痛不已,看了一会就睡着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季尧去了房间。看见她睡着了,恬静的睡容让他怔神了几秒,随即将她手中的iPad抽走。无意中看见她百度的问题————“个人可以去酒店调取监控视频吗?”

陶笛没睡着之前,心里是惦记着这件事的,毕竟想想也觉得后怕。金绯依想趁乱推她出丑的事情,她可以不计较。可在牛奶里面下药的手段太卑鄙了,幸亏是大叔,换着别的男人她根本承受不了。所以,她想去查查酒店监控。虽然下药的时候电闸被关了,可她想看看在恢复供电前后的视频,说不定能有什么蛛丝马迹?

季尧微微蹙眉,放下iPad,拨打电话,“查清楚了?”

那边答,“查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