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欢迎咨询/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掌心的温度倏然传递到陶笛的掌心,随后慢慢的传递到心脏那处,心跟着温暖了一点。她笑的眉眼弯弯,一如头顶上那轮皎洁的明月。

调皮的收紧手指,在他的指尖稍稍的用力,又轻轻的晃了晃。指着不远处的喷泉,“大叔,我们去那边吧。”

季尧沉默的看了她一眼,提步跟上她的脚步。

这是一场音乐声中的喷泉舞会,随着音乐的高昂低落,音乐喷泉腾起的水柱时高时低,水花时大时小,一根根水柱此起彼伏,扬扬洒洒。陶笛拉着大叔,站的更近了。不时有调皮的水珠打在脸上,溅在身上,落在两人的头发上。

季尧不喜欢太过喧闹的环境,眉头微微的蹙起。

陶笛倒是喜欢的很,发丝上,脸颊上,满是湿润润的水珠。唇瓣也沾上了几滴,她也毫不在意。对着喷泉,大声的喊出自己心底的憋屈,“施心雨,纪绍庭,你们两个混蛋!我讨厌你们!以后都不要在我面前出现了!!!”

喊声淹没在音乐声中,她却觉得发泄的无比畅快。

白皙的脸颊在月光和灯光的映忖下,更显精致。明亮的眸底,一片透彻的澄清,宛如涓涓细流。

不期然,季尧看的有些痴然……

她的性子很爱闹,看她在喷泉边上嘶喊发泄,没有半点优雅和高贵可言。却是最真实的,真实的扣动心弦。他仿佛听见自己心湖上有一颗石子投入,荡起了一波浅浅的涟漪……

陶笛发泄完了,扭头看着大叔傻笑,“真过瘾!以后我要清空我的记忆,把这两个混蛋都轰出我的记忆!!!”

两人的身上差不多都湿掉了,她看着大叔鼻梁上的水珠,踮起手脚温柔的帮他擦拭。

她浅浅的呼吸,伴随着清甜的气息,在他鼻息间萦绕。一瞬间冲动代替了一贯的理智,捉住她的小手,禁锢着她的后脑勺,霸道的捕捉到她的红唇……

一吻结束,陶笛早已快虚脱了。连自己回到车里的,都浑然不知了。

直到车启动,她才慢慢的回过神来。脸颊弥漫了一层羞涩的云朵,唇瓣水润润的,很是可爱。她害羞的不敢看大叔,倒是季尧忍不住看她。

期间,她接了一个电话是父亲陶德宽打来的。大概是听说了昨晚发生的意外,打过来关心她有没有出事的。

她说了自己没事,安慰了一番后挂掉了电话。

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想到昨晚上金绯依还有被下药的事情,有些无奈。

一旁开车的季尧像是会读心术一般,哑声道,“停电是金绯依做的,下药的不是她。”

陶笛微微一怔,“不是她?那是谁?”她记得当时靠近她的只有金绯依和冯宇婷,不是金绯依难道是冯宇婷,或者两人本来就是一伙的?

“左轮!”

当大叔淡淡的抛出这两个字的时候,陶笛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居然是左轮?

“是他?怎么会是他?”

“是他!”睿智如季尧,今早跟左轮通的那一个电话中他微微的一停顿,就让他洞悉下药的就是他。

陶笛也反应过来了,指着大叔,又指了指自己,“左边那只轮子太坏了吧?”

第二天,早晨。

陶笛在自己家楼下遇到了左轮,那家伙还是一脸的邪魅,“小嫂子,早安。我大哥呢?我找我大哥一起共进早餐。”

“不好意思哈,你大哥昨晚去医院值班了。”她笑的一脸灿烂。

左轮心里一喜,看来他这药是下对了。小嫂子挺开心啊。

“我先去上班了。”陶笛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对了,你跟你大哥关系这么好。不介意给我留个号码吧?以后说不定我有有关你大哥的事情向你咨询呢。”

左轮欣然点头,“没问题啊。欢迎咨询,随时咨询,我一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号码是XXXXX……”

陶笛存下他的号码,试着拨打了一次,打通了以后笑的更灿烂,“那以后就多麻烦了。”

左轮邪魅不羁,“欢迎麻烦!”

“那么,再见了!”陶笛挥手跟他再见,脸上笑容仍然灿烂,只是明亮的眼眸中多了一丝狡黠。

左轮存上小嫂子三个字后,隐隐的感觉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直到,一个小时后,他终于明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