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像别的小妻子那样撒娇/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纪绍庭微微一怔,想不到这个世界真是少。

倒是季尧只淡漠的扫了他一眼,连多一秒的停顿都不曾有,直接转身到洗手台洗手。

纪绍庭眼底闪过一抹鄙夷,也站到洗手台前洗手。

季尧的手机响了,接通,陶笛那甜甜的声音传了过来,“大叔,我可不可以像别的小妻子那样跟你撒娇一次?”

他一怔,心弦像是被一只温柔的小手轻轻拂动了一下。

“可以!”嗓音依旧是冷的,只是语速明显比平时要快。

“那等会回家的路上,你能不能帮我买个提拉米苏?我好想吃甜点,我的脚好疼。吃了甜点马上就可以止痛的……”电话里,她眉飞色舞的说着。语气有些调皮,也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季尧的脑海中轻易的浮现了她那张精致的小脸,甚至还可以幻想着她此刻说出这番时候的表情动作。他薄唇微微上扬,“能。”

纪绍庭清晰的听见他们的对话内容,心口突然狠狠的一抽痛。记忆中曾经的那些画面,像是被锤子砸了一下,砸的支离破碎。碎片哗啦啦的掉下来……

以前的陶笛,爱闹,爱笑,还爱撒娇……

季尧挂了电话,提步准备离去。

自始至终,他都把纪绍庭忽视个彻底。

纪绍庭突然觉得有些嫉妒,嫉妒他刚才接到的陶笛的那个电话。眼眸中迸发出一抹怒火,“等一下!”

季尧眉头蹙紧,冷峻刚毅的五官没有一丝多余表情。并不打算理他,可是纪绍庭很快就猩红着眸光堵在他面前。

“季医生是吧?你现在是不是很在意?很想向我炫耀你娶到了一个富家千金,她那么可爱,那么美好是不是?”纪绍庭阴嗖嗖的说着,眼底满是阴冷。说到后面,他音调一点一点上扬,“可是,你可能不知道其实你那可爱的小妻子只是一只破鞋?”

季尧刚毅五官线条凌厉了几分,幽深的眸底是一片冰沙,“滚!!”

纪绍庭冷笑,“怎么?戳中你痛处了?听不下去了?我知道这天底下就没男人能真的不在意自己的妻子干不干净?你季医生又何必装的这么高尚?”

季尧薄凉的唇角勾起一个不屑的弧度,伸手推他,“滚开!!!”

纪绍庭笑的更冷,“季医生,看来你真的像心雨说的那样,想攀高枝而已。所以陶笛说她是第一次你就相信,你相信她造假的那层膜,你装着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对吗?作为男人,我真心看不起你!!”

季尧眸光倏然冷冽不已,四周的空气中都多了几分致命的寒气,修长的手指用力的戳在纪绍庭的胸口,“作为男人,我对你这种蠢货嗤之以鼻!”

纪绍庭眉峰拧紧,后退了一步,“你什么意思?”

季尧冷笑,眼底全然是那种唯独独尊的霸气。不屑的勾唇,顺手在洗手台边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手指,嫌恶的蹙眉,冷冷的两个字,“洁癖!”

他走了两步后,又淡漠的道,“我是医生,相信事实!”

纪绍庭被他身上这种君临天下的气场给震慑的后退了两步,同时也在心里回味季尧那简短的字节。洁癖?是对他的嫌弃吧?因为刚才他用手指着自己的胸口了?

我是医生,相信事实?

这是什么意思?

他是想说他是医生,所以有自己的判断,他相信事实。事实就是陶笛不是破鞋,她是纯洁的?他不是装着不在乎,而是事实就是陶笛是干净的?

陶笛……真的是干净的?

这个念头闪过脑海的时候,心里一阵窒息的疼痛袭来。

他踉跄的倚在冰凉的墙壁上……

是施心雨骗了他?

是她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