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你怎么在?/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懵掉了大概两秒的时间,反应过来后,弯腰将散落了满地的玫瑰花捡起来往她身上砸,“施心雨,你疯了?今早出门没打狂犬疫苗吧?”

施心雨被砸的狼狈不堪,下意识的寻求张玲慧的庇护。

张玲慧也是下意识的护着她,呵斥陶笛,“陶笛,你住手,心雨还怀着孩子呢。弄伤了宝宝,纪家不会放过你的!!”

陶笛悲凉的扯出一抹冷笑,最近她见母亲一次,心口就凉一次。以前她神经大条,没怎么发现母亲对施心雨的偏袒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境界了。

看施心雨这发疯的模样,她挑眉猜测,“怎么?纪绍庭在外面又有女人了?你跑我这来出气来了?你是不是脑子被门夹过了?你自己男人管不好,跑我这来撒什么野?滚!分分钟滚!!”

施心雨深呼吸,尽量压着火气,“陶笛,你到底还要不要脸了?你还在这给我装无辜是吗?纪绍庭最近勾搭上的女人可不就是你吗?你这个贱货居然又去勾引绍庭,你怎么不去死啊?”

陶笛被说楞住了,随即笑了,“施心雨,你这种想象力丰富的人应该去当编剧了。白莲花,绿茶婊,贱人,说的就是你这种人。你家男人有女人,你就跑来跟我闹?我警告你,你跟纪绍庭怎么折腾是你们的事情,别来打扰我。我现在跟大叔可是恩爱的不要不要的。”

施心雨身子都在发抖,指着地上的卡片,“你还狡辩是吗?陶笛你自己看看,那是绍庭让秘书送给你的玫瑰花,祝你生日快乐呢。你自己看看。”

陶笛心口一丝涩涩的气流窜过,她才想起来今天是她的生日。下意识的看向张玲慧,只见她躲闪的将眸光移开。

她苦笑,她长这么大,在陶家从来没有过过一次生日。她的母亲,不但不会给她过生日。每年她过生日的时候,母亲总是会心情不好。只有父亲会偷偷的送她生日礼物,当然是只有礼物,从来没有生日仪式的那种。

见她沉默,施心雨气焰更加嚣张了,“陶笛,你终于默认了是吗?你到底有多贱啊?我现在怀孕了,你听清楚了,我怀孕了。绍庭都要当爸爸了,我跟他马上就要结婚了。你怎么还阴魂不散?”

“臆想症。”陶笛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时刻,突然想到大叔了。如果大叔在,一定会用简单的字节秒杀掉她都气焰。于是,她也摆起面孔,淡淡的蹦出三个字。

施心雨当真是被气坏了,口不择言的吼道,“陶笛,你给我记好了。不管你怎么样勾引,怎么样不要脸,绍庭都不会看上你的。在纪绍庭心里,你就是一个乱搞男女关系流过两次产的破鞋!”  身边的张玲慧想阻止都来不及,她就这么吼了出来。

陶笛小巧的眉头蹙紧,回想起纪绍庭出轨当天眼底的报复快感,还有他一直骂她不知廉耻,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后退了两步,冷笑道,“施心雨,我有没有乱搞男女关系?有没有流过产你不清楚吗?纪绍庭怎么会这么认为我?所以,是你在陷害我?你是用了什么手段陷害我诬蔑我的?”

施心雨哈哈大笑,近乎疯狂的吼着,眉眼间满是得意,“我用了什么手段你别管,重要的是纪绍庭他相信了。他认定了你就是下三滥的破鞋,你别再试图跟他旧情复燃。别没事就给他打电话!”最近她跟绍庭在一起的时候,总有陌生号码打绍庭电话,绍庭接电话也总是眼神闪烁。她笃定,那些电话就是陶笛为了勾引绍庭而打来的。

陶笛心底的悲凉像是迷雾一样笼罩,她清澈的眸子颤了颤。没说话,看见施心雨身后出现的男人后,却是一个劲的冷笑。

施心雨还想得意的刺激她,可是身后却有一双眼眸阴冷的瞪着她。她一转身,当即吓的腿软,“绍庭……你怎么在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