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因为我爱着她/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纪绍庭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屑给她,他眸光沉甸甸的看着陶笛。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后悔和愧疚淹没了他。

张玲慧急了,上前把施心雨扶起来,“绍庭,你不能这么对心雨,她怀着孕呢。你伤着宝宝了……”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施心雨痛苦不堪都捂着小腹,有鲜血染红了她白色的裙摆,她惊恐的摇头,“不……我的孩子……我的宝宝不能有事……”

张玲慧吓的惊叫起来,“怎么会出血?怎么会这样?”

施心雨抓着她的手臂,哀求道,“快……送我去医院……绍庭……救救我们的孩子……”

陶笛也看见了她裙摆上面的鲜血,心口一惊。不管施心雨多么可恶,可她肚子里的孩子终究是无辜的。

纪绍庭终于转身看向施心雨,他眸光微微一颤,却没有动作的顿在原地。

陶笛急了,“纪绍庭,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送她去医院,孩子是无辜的!快!!!”

纪绍庭这才弯腰将施心雨抱起,施心雨扯着他的衣袖,哀求,“求求你了……绍庭……一定要救救我们的宝宝……”

张玲慧惊慌失色,“快点,送心雨去医院。”

在去医院之前,她一把扯过陶笛,狠狠的道,“你跟我们一起去,绍庭要安抚心雨的情绪不能开车,我不会开车。你会开车,你送我们去医院。”

陶笛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计较母亲对她的态度了,就这样被拉着出门,连家里的门都来不及锁上。

医院。

施心雨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在纪绍庭的怀中失去了意识,她裙摆上的血迹越来越多,很是触目惊心。

他们双方的父母接到张玲慧的通知后,都赶了过来。

施淮安和纪海盛,袁珍珍几乎是同一时间赶到的。

急救室门口,纪绍庭一动不动的站着,宛如雕像一般。

陶笛也站在门口,只不过距离他们有些远。其实很想转身就走人的,只不过那个孩子终究是无辜的。施心雨裙摆上的那些鲜血,让她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很不对劲。

施淮安站在抢救室门口大致的询问了一下张玲慧情况,随即又一种肃杀的眸光瞪向陶笛。

陶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不过她也不紧张。因为她不心虚,这事跟她根本就没关系。

袁珍珍看见儿子一动不动的站着,身子僵硬着,手臂上还沾染着鲜血,以为他担心施心雨。火气顿时不打一处来,冲上前就狠狠的扇了陶笛一巴掌,“陶笛,我本来以为你挺善良的。没想到你这么可恶,你干嘛要跟绍庭纠缠不清?你嫁给穷医生是你的选择,你不能因为嫉妒心雨就来害她肚子里的孩子啊。”

她大致从张玲慧口中了解到了一点事情,瞬间就认定了是陶笛在勾引他们家绍庭。

陶笛被打的头晕目眩,好几秒才缓过神来,白皙的脸颊顿时就有五个清晰的指印,嘴角渗出殷红的血迹。深吸了一口气,擦去嘴角的血迹,一字一句的道,“袁阿姨,我跟你澄清一下。这件事跟我没关系,我有没有勾引你家纪绍庭,你家绍庭心里清楚。我尊重你是我长辈,所以我忍你一次,但是真的没有下一次了。你不能为老不尊!”

袁珍珍见她还狡辩,更火大,扬手又要甩上第二巴掌。只不过,这一次那个雕像一样的纪绍庭突然就冲了过来,挡在陶笛面前。

这一巴掌就这样重重的甩在纪绍庭脸上,空气中都浮动着火药味。

袁珍珍心疼极了,“儿子,你疯了?你护着她干什么?”

纪绍庭仿佛感觉不到脸颊上的疼痛,只沙哑的道,“因为我爱着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