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我在/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纪绍庭一句话,仿佛在空气中按了暂停键一样。

陶笛楞住了,随即凉凉的勾唇。时隔不久,再听见这样的话,心里的感觉也完全不一样了。以前会觉得甜甜的,现在却觉得涩涩的。

纪绍庭自己也楞住了,他完全是脱口而出,没想那么多。话说出来,他心里才了然。原来这一个月来,自己是一直放不下陶笛的。就算是跟施心雨在一起,听着她说话,他还是会想到陶笛。所以他无数次的半夜偷偷开车来到她家楼下,后来小区门禁不放行,他就在小区外面的马路上对着20楼那扇落地窗发呆。

今天的这一出,其实是他故意这么做的。他怀疑到这一切是施心雨在作怪,所以他故意冷落她,故意让秘书透露他给陶笛送花的事情,他自己乔装打扮混进小区,最后果然弄出了真相。

是以,他对施心雨真是失望到了极点。

正在担心女儿的施淮安听到这句话,眸底倏然射出一道凌厉之色,瞪了过来。

袁珍珍连忙打圆场,“儿子,你是不是气糊涂了?你说什么胡话呢?”

纪绍庭甩开母亲的手臂,看了陶笛一眼道,“我没胡说。”

施淮安怒了,“纪绍庭,你够了!我女儿现在躺在里面生死未卜,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纪绍庭脸色沉了沉,没吭声。

袁珍珍把怒火都发泄到了陶笛身上,“亲家,你别上火,别上火。这事跟我们家绍庭肯定没关系,肯定是陶笛勾引绍庭的。陶笛冲动之下嫁了一个穷医生,肯定心有不甘,这才阴魂不散的。”

说着,她将纪绍庭拉倒一边,指着陶笛骂道,“陶笛,你也算知书达理。你能不能要点脸,经过这些事情之后,我们家绍庭跟你是不可能的。我们家已经认定心雨这个儿媳妇了,你别再痴心妄想了。”权衡利弊之下,她坚定的维护施心雨。因为在东城,施家比陶家,根基更深。

陶笛不屑的冷笑,“阿姨,你想太多了。我有没有勾引绍庭,他心里清楚。”

袁珍珍以前见到的陶笛都是一副乐呵呵的活络模样,这会只觉得她这冷笑的样子特别的碍眼。好像在嘲弄她的自以为是,她恼怒的扬手又想扇她耳光。

纪绍庭握住她的手腕,“妈,你够了!”

袁珍珍冲着纪海盛低喝了一句,“还不管你儿子!你看看他胡闹到什么程度了?”

纪海盛上前一把扯过纪绍庭,“绍庭,别没轻没重。”

袁珍珍这下子自由了,当着张玲慧的面怒道,“小慧,你这女儿你舍不得教训,我帮你教训了。简直是无法无天了,你看看她现在的态度,简直是目无尊长了。”

张玲慧眸光闪了闪,最终又移向了急救室的门口,一张脸上满是担忧和紧张。

袁珍珍的手臂再度扬上去的时候,没等纪绍庭冲过来,一只大手就准确的握着了她的手,淡漠的嗓音渗透着冷冽的寒气,“放肆!”

陶笛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季尧另外一只手搂进了怀中。她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呼吸着他胸腔内特有的气息,莫名的心安起来。

季尧的手指慢慢的收紧,用力。

袁珍珍疼的蹙眉尖叫,“你谁啊你?放开我!!”

季尧松开她,剑眉拧紧,淡漠的嗓音满是不容置疑的气息,“再打一次试试?”

袁珍珍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眼前的男人气场强大的让她心虚。她倒是很想再打一次,只是她的手臂好像不听使唤了,根本使不上力气啊。

陶笛抬眸看着身边的男人,低低的叫了一句,“大叔。”

这声音,透着无意识的委屈还有一丝依赖。

季尧沉目,“我在。”

转而又看着纪绍庭,淡淡的扫了一眼他的架势,冷冷的勾唇,“我女人,我会保护!”

纪绍庭看见这一幕,眼底跳跃着嫉妒的火苗。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委屈不再是对他诉说了?他很想上前把陶笛从他的怀抱抢过来,只可惜父亲一直扯着他。

刚好这个时候急救室的门打开了,医生走了出来。

施淮安跟张玲慧冲上前,袁珍珍跟施海盛拉着纪绍庭也上前。

季尧则是搂着陶笛大步离开,在离开之前她好像听见医生说施心雨的孩子没保住,流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