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乖/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急救室门口。

施淮安听到这个消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张玲慧双腿一软坐在椅子上,弱弱的问,“孩子已经没了吗?这可怎么办是好?心雨最在意她肚子里的孩子了……唉……”

袁珍珍虽然心疼那个流掉的孙子,不过既然大人没事了,她的心情也没那么压抑。她柔声安慰道,“没事的,心雨还年轻,孩子以后还会有的。这段时间我亲自照顾她坐小月子,等养好了身子,孩子还会有的。”

纪绍庭听到孩子没了,心底倒是松了一口气。

施淮安看见他明显松了一口气的那种表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怒道,“纪绍庭,你这是什么表情?你很开心是不是?心雨怀的可是你的孩子,你孩子没了,你还开心?你是不是太丧心病狂了?”

袁珍珍把儿子拉到一旁,安抚道,“亲家别动怒,你看错了,绍庭哪里开心了?绍庭自然也是担心心雨的,你看来医院的一路上可不都是绍庭把心雨抱在怀里吗?他的衣袖上面还有血迹呢,他心里肯定也不好受。”

施淮安眸光沉了沉,一拂袖,转身去看已经被推出来的施心雨了。

施心雨做完了流产清宫手术,人还昏睡中。脸色苍白的跟洁白的床单混合成一体,睫毛轻轻的颤动着,即使在昏迷中,似乎睡的也很不踏实。

她被推到病房后,纪绍庭只是站在门口看了她一眼,就别过了眸光。

护士离开后,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我先回公司了。”

施淮安对他的态度非常恼火,一记怒眸射了过来。

纪海盛面子上也挂不去了,上前给了儿子一耳光,“胡闹!这个时候去什么公司?你在这里陪着心雨,心雨孩子没了,她醒来后一定会很伤心,你留下来安慰她。”

袁珍珍心疼儿子,暗自刮了纪海盛一眼,然后也附和道,“儿子,你留下来照顾心雨吧。公司的事情,暂时就不要管了。我跟你爸爸等一下先走,有些紧急的事情交给你爸爸去处理吧。”

说完,狠狠的对儿子使眼色。

纪绍庭想拒绝,袁珍珍压低声音道,“儿子,你能不能懂事点?妈妈没了孙子心情已经很不好了,别让我跟着着急上火了。心雨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你推没掉的,你不留下怎么行?”

他想了想,终是留了下来。

等到病房里面的人都离开之后,他给陶笛发了一条短信。

————

“脸还疼不疼?生日快乐。”

当陶笛坐在车里,打开手机看见这条短信后,眸光一阵的复杂。

以前每年她都最期待这一天,因为她的绍庭会记得她的生日,还会给她准备惊喜。可是,时过境迁再看见这样的短信,她只觉得悲凉。一切都过去了,一切也都回不去了。

季尧在开车,淡淡的扫了她手机屏幕一眼后,眸光冷沉了几分。

陶笛对着手机在发呆……

“删掉!”

直到身边的男人冷冷的提醒,她才回神连忙删掉了短信。

将手机放回包里后,想到施心雨那个孩子没了,她有些惆怅。

季尧像是会读心术一样的看穿了她的情绪,半响淡漠道,“不值得!”

陶笛一怔,很快就反应过来。大叔这是在安慰她呢,大概也只有大叔安慰人都安慰的这么霸气。

她突然觉得心情好多了,虽然她真的很同情施心雨那个无辜的孩子,可这一切也是施心雨自找的不是吗?从头到尾,她都没有去招惹过纪绍庭,更加没招惹她施心雨。

所以,这一切都跟她没关系。

况且,她还白白的挨了一巴掌。想到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微微撅起小嘴。

季尧注意到她的表情变化,“很疼?”

陶笛坦白道,“疼是没那么疼了,最疼的就是被打的那一瞬间,这会已经好多了。只是真的挺让我恼火的,我那么勤快的敷面膜,细致保养的小脸蛋被这一巴掌都打了毁容了。讨厌死了。”

季尧再一次微微心神荡漾,身边的女人不做作,真实的很。她热情,善良,处处透着可爱。

不过,看见她脸上那清晰的指印,他的脸色又沉了下来,冷冷的道,“下次,打回去。”

陶笛眨巴着眼睛,点头,“嗯,我跟阿姨说过了,没有下一次了。我又不是泥巴捏的,哪能任由他们欺负?”

不过,她突然想到一点,“只是,我不一定能打得过她。我自认为自己还挺淑女的,打架啥的不太在行。”

谁知道身边的男人还是那简单的两个字,“我在!”

简单,粗暴,霸气!

陶笛心里竟泛起一丝暖意,看着男人的眸光多了一丝崇拜。

“记住了?”他问。

“嗯,执行!”她点头。

回到家里,季尧用冰袋帮她敷脸,动作有些生疏,但是却透着轻柔。

陶笛小手抓着他的大手,调皮的问,“大叔,你这是心疼我的节奏嘛?”

季尧淡淡回答,“不是。”

陶笛笑,一笑就扯动脸部肌肉,疼的蹙眉。

他动作一顿,更加轻柔几分。

敷完脸,陶笛去做饭。

吃完晚餐,季尧去书房加班,陶笛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听着书房里面有节奏的键盘敲击声,她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很踏实。

爸爸在外地出差,给她打了电话过来,歉意的祝她生日快乐,问她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她轻声拒绝,“什么都不用,爸谢谢你对我的疼爱。”

她想到张玲慧对她的态度,越发觉得感激爸爸这些年的疼爱。

陶德宽听出了她言语间的一丝悲凉,问,“怎么了?小笛?是不是家里又出什么事了?是你妈妈她……”

陶笛这些年对待父亲一直是报喜不报忧,她连忙摇头,“没什么,家里挺好的。等你回来,你陪我去逛逛街吧。”

陶德宽点头,“好,早点休息。”

挂了电话,窗外下雨了。豆大的雨点砸在玻璃上,发出淅淅沥沥的声音。听着雨声,看着从书房透出来的灯光,她唇角荡漾着浅浅的笑容,突然觉得这样很温馨。

季尧接了医院一个电话后,要赶回医院。

陶笛从沙发上坐起来,“这么晚了还要出去?”

“紧急手术。”他一边换衣服,一边答。

陶笛一听,连忙起来帮他拿领带,拿鞋子。

他出门的时候,她问,“大叔,你什么时候回来?”

季尧看了一眼手表,“今天回不了。”

陶笛有些失望的撅嘴,“哦。”

季尧突然不忍心看她的小模样,又看了一眼手表后,笃定道,“手术四个小时,我十二点回来。”

陶笛瞬间就笑了,笑的有些小满足,“好,我等你。”

他去等电梯的时候,她又拿起自己的可爱小雨伞追上去。

电梯门口,她小手挽着他的胳膊,柔柔的道,“大叔,路上注意安全,雨伞带着。”

季尧感受着身边的温度,心口倏然一软,点头,“好,回去休息。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