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是你缠我/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尧走后,陶笛突然就感觉自己的小“蜗居”变的空荡荡的。

窗外的大雨还在下,啪啪的落在玻璃上,她盘腿在沙发上看电视。

差不多一个小时就会看一次手机,等着大叔回来。等门的感觉,其实也挺好。期待,而又温暖。

爱情长跑的最终目的地就是婚姻,而她跟大叔冲动的省略了长跑过程,直接奔向婚姻。也许,婚姻的本质就是这样子平平淡淡的温暖勾勒出的幸福痕迹。她想,她可以努力在婚姻中寻找爱情……

季尧回来的时候,陶笛已经缩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脱下西装,换鞋后,走向沙发处。看见那张恬静的睡颜,满脸的倦色突然就消散了几分,心口那处像是有一颗种子破土而出,慢慢的发芽。

俯身将她从沙发上抱起来,陶笛睡的不踏实,被吵醒了。鼻息中呼吸到男人特有的气息后,下意识的伸手主动勾着他的脖子,将脑袋更深的埋入到他的胸膛上,鼻尖在他的胸口蹭了蹭,甚是可爱。

“回来了?”她软糯细语,伴随着她呼出的热气,让男人的胸膛为之震了震。

“嗯。”他答。

“几点了?”她闭着眼睛,享受他的怀抱温暖。

“十一点五十。”他又答。

“哦。”她软软的哦了一声,又往他怀中钻了钻,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猛然睁开眼睛,笑嘻嘻的道,“大叔,原来你说谎。”

季尧有一秒钟的怔忪,盯着她的笑脸。

陶笛一本正经的道,“每次我们早晨在床上醒来的时候,你都说我缠你,非常执着的缠你。事实上,是你偷偷的抱我过来的。是你缠我,你才是非常执着的那个。”

“有区别?”他反问。

陶笛想了想,摇头,“好像没有。”不管是那个比较执着,重点是他们每天晚上都在一起睡。

她微微撅嘴小嘴,想起每个水深火热的夜晚,顿时羞涩不已。

季尧将她放在床上,修长的手指捏着她小巧的五官,看见上面的指印消肿了,“还疼吗?”

陶笛摇头,“没什么感觉了。”

他又问,“想什么?”

陶笛脸一红,“在想羞羞的事情。”

季尧深眸中染上了一层深色的火焰,嗓音也倏然沙哑了几分,“暗示?”

陶笛慌忙摇头,“没,没……真没。今天太晚了,就休战吧?好不好?”

季尧的大手已经轻车熟路的寻找到了最佳场地,指尖仿佛能撩火,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在身下,“不好。”

陶笛脸颊如同熟透的红苹果,缩在男人身下,弱弱的问,“为什么?”

季尧是这么回答的,“浪费资源!”

陶笛竟无言以对……

最后,她被折磨意识都模糊了,只记得最后时刻男人好像看了一眼腕表,然后哑声在她耳畔道,“陶笛,幸福快乐!”

与此同时,客厅的壁钟敲响了十二点的乐章。

陶笛面颊绯红一片,瞬间了然。这是大叔对她的生日祝福?

他还挺有心……

虽然并没有刻意准备的惊喜和浪漫,只短短几个字,她仍然觉得温暖。

第二天,医院。

施心雨终于醒了,她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摸着自己的小腹,沙哑着声音惊恐的问,“宝宝……我的宝宝怎么样了?”

纪绍庭在医院陪了她一夜,见她醒了,眸光微微的抬起看着她。

施心雨看见纪绍庭的一瞬间,有一丝心安,只是细看才发现他的眸光冰凉透彻。她又下意识的问,“绍庭,怎么了?是不是我们的宝宝出意外了?”

纪绍庭的嗓音没有一丝温度,“宝宝流掉了。”

施心雨大惊,“怎么会这样?我的宝宝怎么会没了?绍庭,宝宝怎么会没了?是陶笛,这一切都怪陶笛!!!都是她犯贱,才害的我流掉了孩子!!”

她抓着纪绍庭的手,眼底有疯狂的恨意闪过。

纪绍庭闻言,狠狠的甩开她的手,“施心雨,你够了!!孩子没了也好,省的我们之间纠缠不清。”

施心雨震惊了,“绍庭,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怎么说这样的话?”

“我的意思很清楚,我不会再跟你这样阴险的女人在一起。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点事,就是让你先发退婚申明。就这样。”纪绍庭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病房。

施心雨躺在床上泪如雨下,可是身体虚弱的根本起不来。

金绯依来看她的时候,刚好撞上冷面离去的纪绍庭。她跟纪绍庭打招呼,对方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就走了。

她微微吸了一口气,挺了挺鼻梁上的大墨镜,有些神经兮兮的向四周看了一圈,才推开病房的门走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