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这么可爱/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施心雨听见开门声,立刻擦了一把眼泪,欣喜道,“绍庭,我知道你是舍不得我的。我知道你对我是有感情的,你刚才说肯定都是气话……”

等到她看清楚来人是金绯依后,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有些无力的白了她一眼,“你怎么来了?”

金绯依楞了一下,回想起刚才遇到纪绍庭时候,他的脸色,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心雨,你不会是跟纪少爷分手了吧?”

施心雨连忙制止道,“哪有,你胡说什么?我跟绍庭都已经订过婚了,怎么可能说分手就分手?我们刚才……只不过吵了两句而已。绍庭也是爱孩子心切,我孩子流掉了,他难免会心情不好。”

她解释的冠冕堂皇,咋一听倒也没什么问题。而且,她还表现出一幅她怎么可能被抛弃的高傲模样。

金绯依想了想,点头,“也是哦,看来是我想多了。你身体好点没?”

她在床头坐下后,还下意识的往门口看了两眼,才摘下墨镜。

施心雨原本心情就糟糕,看见她这副鬼鬼祟祟的样子就火大,“你怎么回事?抽什么疯?在病房里面还戴着这么大墨镜干嘛?”

金绯依这才摘下墨镜,露出憔悴的面孔,眼角处的黑眼圈很明显。

“发生什么事了?”施心雨有气无力的问。

金绯依叹息,压低声音道,“我……我其实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自从我参加过你的订婚典礼后,我总会收到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我还感觉有人跟踪我……”

“有人跟踪你?”施心雨不可思议的问。

金绯依心虚的站起来,惊叫道,“哪里?在哪里?你也看见有人跟踪我了对不对?”

施心雨蹙眉,“依依,你疯了是不是?你发什么疯了?这是我病房,你在这里发什么疯?”

金绯依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控的情绪,手捂着胸口喘息,半响才道歉,“心雨对不起,我可能是太紧张了,有点神经过敏。不过,我真的觉得这段时间很不对劲。我前几天还收到威胁短信,让我不要多管闲事……”

“谁给你发的短信,有查过号码归属地吗?”施心雨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有些疲惫的问。

“查过,可是什么都查不出来。号码是被隐藏的号码,心雨……我最近一直在想我到底得罪了什么人?除了那次在你的订婚典礼上面那件事,我真的想不出我得罪过谁了?”金绯依脸色很差,最近一直都睡不好。

施心雨压低声音,连忙呵斥道,“闭嘴。我订婚典礼上你做什么了?你什么都没做,你胡说什么?”

金绯依也觉得自己说漏嘴了,连忙点头,“对,对,我什么都没做。”

施心雨想了想,安抚道,“你别太神经兮兮的,这件事一定是陶笛做的。她是个毒舌女人,还是个火爆脾气,她这么报复你也正常。当然,她那个贱女人也不敢真的对你怎么样。我帮你分析一下,她顶多是在淘宝上买几个未知号码恐吓恐吓你,出出气罢了。至于你说的有人跟踪你,肯定是你太心虚了,臆想症发作。”      金绯依想了想,“真的是陶笛那个贱人想吓我?”

“肯定是这样,所以你不用放在心上。”施心雨宽慰着她,也蛊惑着她,“陶笛那个贱人掀不起什么大浪,你不用怕她,等我嫁给绍庭之后。你更加不用怕她了,她给我提鞋都不配。这次我孩子被她害的流产了,你是我最好的闺蜜,你一定要帮帮我出了这口恶气。”

金绯依楞了楞,“我……我要怎么做?”

施心雨勾了勾手指头,“来,我教你。”

…………

陶德宽出差回来后,约了陶笛一起吃晚餐。

陶笛很喜欢跟爸爸在一起,所以胃口挺好的。

陶德宽点了一桌子她爱吃的,自己却很少动筷子,只慈爱的看着女儿吃。

陶笛吃的嘴角都沾上米粒了,父亲用纸巾帮她拭去,她笑了,“谢谢爸爸。”

“傻闺女。”陶德宽最喜欢这么叫她了,看着她的眸光中除了有慈爱还有愧疚。

施心雨孩子流掉的事情,他出差回来后,张玲慧已经告诉他了。虽然她并没有那么明显的表现出对自己女儿的责怪,可是他还是听出了张玲慧对施心雨的维护。所以,他猜想小笛肯定又受委屈了。

陶笛看见父亲眼底的愧疚,连忙爽朗的笑道,“爸,你别这么看着我。是不是妈又跟你说什么了,你觉得妈不疼我了?你觉得对不起我了?”

陶德宽仁和的扬唇,“小笛,你这性子就是好。爸爸每次有什么烦心事,看见你的笑容听见你的声音就能缓和了。”

陶笛知道自己猜对了,喂了一口饭后水果给父亲吃了后,笑道,“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前世小情人,我必须得发挥暖心的功效啊。”

陶德宽又笑,“小笛……谢谢你能这么乐观,这么可爱。你妈妈如果有过分的地方,你也别往心里去。”

他的眸底闪过一丝隐忍的艰涩,最终还是按压下心底的冲动。

陶笛点头,“嗯,我知道。我没往心里去,不管怎样我是她生的,我的命都是她给的,我还有什么可计较的?”

陶德宽眸底闪过一丝复杂,半响又道,“那就好。吃饱了吗?吃饱了爸爸陪你去逛街,给你买生日礼物。”

陶笛不在乎什么生日礼物,但是她特稀罕跟爸爸在一起的相处时光,当即开开心心的挽着爸爸手臂去逛街。

爸爸给她挑了两套衣服,走到男装店门口的时候,陶笛停下脚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