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珍爱生命,远离季尧/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人对视的画画,无疑是尴尬的。

陶笛没想到已经一个星期不回家的大叔,会在凌晨三点回家。

纪绍庭显然也忽略了陶笛已经结婚,她的房子里面会有另外一个男人可以拿着钥匙自由出入的事实了。这几天,他很想陶笛。他躺在家里不吃不活的三天,一点一点的回忆两人相爱的画面。那些生动唯美的爱情画面,折磨的他连呼吸都变成了一种痛。他很后悔,后悔自己轻信了施心雨跟张玲慧那番对话。他怎么也想不到作为陶笛亲妈的张玲慧,会帮着施心雨诋毁自己的亲生女儿。

他想陶笛,疯狂的想她。可惜小区的保安不让他进来,他乔装了一次后,那些保安再面对他的时候总是格外谨慎。他只能苦苦的守在小区门外的马路上,终于等到这样一个机会。没想到,这个季医生却突然回来了。

看着他手中那串钥匙,他胸腔内腾起一簇嫉妒的火苗,他嫉妒的握紧拳头。

季尧冷眼看着站在眼前的两人,她的身上穿着睡衣,纪绍庭刚洗完澡,穿着新拆封的忖衫,西裤……

这个该死的女人,胆子是有多大?深更半夜把前男朋友带回家来?还弄成这幅鬼样子?谁知道发生过什么了?并且他听见纪绍庭说这衣服是她之前就买给他的。该死的,跟他结婚后,她一直保存着之前要送给他的衣服?

这个女人究竟有多贱?

无声的对峙,让气氛再度尴尬到了极点。

出于尊重,对他们婚姻的尊重。陶笛着季的开口解释,“是隔壁的王奶奶把他带上来的,他刚好发烧了,我借一下浴室给他……”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季尧只从唇齿间挤出一个字便转身离去。

“贱!!!”

她这是心虚么?

陶笛愤怒的咬牙,对着他的背影吼道,“没错,我是贱。我贱到没边了,才会热脸贴别人冷屁股,给人家过生日准备生日……”

回应她的是,嘭的关门声。

陶笛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无奈的扶额叹息。

纪绍庭听见她的话,心底像是打翻了醋坛子一样。她给他过生日?给他准备生日礼物?这以前可是他的专属啊,他最喜欢她在他耳畔闹着问他今年想要什么样的生日礼物了?现在她却对别的男人做着这样的事情……

心口窒息般的不舒服,他上前一步,弯下身子按着她的双肩,激动道,“小笛,跟他离婚吧。离婚我们重新开始……”

陶笛只是疲惫的冷笑,起身将纪绍庭推出去,“走,你走!别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

这一夜,纪绍庭一直站在她家的楼道里……

————

医院,病房。

施心雨看着手机里面私家侦探发来的信息,气的牙根都痒痒的。抓着手机的手指用力到指尖一片苍白,恨不得将手机捏碎。

纪绍庭昨夜在陶笛家楼下淋雨淋了半夜,为的就是试图感动陶笛?之后,被好心的邻居带上楼了?

一直到天亮七点半钟才离开?

三点上楼,到七点半才离开?四个半小时他们发生了什么,她不用深想都能猜到。

该死的陶笛,一直理直气壮的说她没有勾引纪绍庭,可是她这不是欲擒故纵的勾引又是什么?她怎么敢表现出一副坦荡荡的模样?还口口声声说跟纪绍庭再也没可能了,简直是无耻到了极点。

绍庭怎么会这么糊涂?怎么能被她的欲擒故纵所迷惑?

脑海中控制不住的想象着陶笛跟绍庭在一起缠绵的画面。她快要疯了。

绍庭自从那天离去后,再也没来看过她。倒是袁珍珍每天都来,看在这个未来婆婆对她还算是细心照顾的份上,她多少有点安慰。袁珍珍安抚她,说绍庭最近工作很忙。她天真的以为绍庭是真的很忙,她每一天都在安慰自己。

可是,事实的真相居然是这样的?

她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

张玲慧也每天都来医院看她,一遍又一遍的跟她道歉,说这一切都怪陶笛。一遍又一遍的哄着她,这会刚把手中的保温盒放下,就看见施心雨那愤怒的能杀人的眸光,她一惊,连忙问,“怎么了?”

施心雨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将手机甩给她,“你自己看,你看看你教育出来的好女儿。”

张玲慧将她的手机拿起来一看,脸色也变了,怒道,“这个陶笛真是不像话,居然敢把绍庭带到家里去。我跟她爸爸的这张脸,可算是被她丢尽了。”

施心雨因为流产,又因为心情不好,所以脸色很苍白。这会更是因为生气,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可吓坏了张玲慧。

她连声安慰她,“心雨,你别激动,别上火。你现在坐着小月子,身体可不能落下病根。女人的小月子跟大月子一样要做好……”

说完,她又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打住,“总之,你别上火。这件事,我会回家找陶笛谈的。我绝对不会允许她做出这么丢人的事情来,这简直是太不像话了。她自己也已经结婚了,你跟绍庭都已经订婚了,她在中间瞎掺和个什么劲?”

施心雨心情本来就烦躁。这会被她说的更加烦躁了,伸手就把她带来的营养汤给打翻在地,“你走,我不想看见你。看见你这张脸,我就想到陶笛那个贱人。我恨不得掐死她,居然敢抢我施心雨的男人!你走啊!!!”

香浓四溢的鸡汤,就这样被打翻在地,汤汁流了一地,还冒着白色的热气。病房里,顿时弥漫了一层淡淡的香气。

张玲慧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刚好这个时候施淮安走了进来。

“你走!!”施心雨还在发脾气。

张玲慧只能道歉,“好,我马上就走。马上就走!不过,我总得把这里收拾干净啊!!!”

施淮安见此情形,忍不住压低声音,“心雨,不准这么没礼貌。不准这样对你慧姨。”

施心雨见到父亲,才稍稍的收敛几分怒气,转而委屈的看着他,“对不起,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我实在是太生气了,陶笛昨晚一直跟绍庭在一起。绍庭现在都不来看我了……爸,我好委屈,也好伤心。”

施淮安恨铁不成钢的呵斥道,“没出息。”

施心雨更加委屈,还落泪了。

张玲慧只能在一边唉声叹气。

施淮安看了她一眼,“心雨脾气差,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张玲慧点头……

————

那一晚上的事情过后,陶笛拉黑了纪绍庭的所有联系方式。也刻意去跟保安那边打过招呼了,以后不管怎么样都不要让纪绍庭进来。

季尧又消失了,再也没跟她联系过。

转眼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陶笛回家的时候虽然会觉得冷清。可是,并没有主动求和的打算。她本身比较也是有些倔强的,她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什么,她心里还有很多委屈没法排解呢。

虽然,她不喜欢冷战。可她有自己的原则和坚持,没错就是没错。

这一天,她坐地铁去上班。

刚走进公司就感觉到大家看她的眼神不对劲,就连前台看她的眼神都是闪烁不定,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她想了想,微笑着走到前台,一如既往的调皮道,“莉莉美美,你为什么这么看我?我今天哪里不对劲?我脸上妆花了?还是我今天巨丑?”她白色的忖衫,黑色的包臀裙,踩着高跟鞋。很标准的白领装扮,也不会丑到哪里去啊?

前台美女看着她精致而纯净的脸颊,心里忍不住打了很多个问号。开启了想象模式……

陶笛伸手在她面前挥了挥,“美女,怎么走神了?我今天跟平时不一样吗?”

前台美女连忙摇头,“没……没……陶小姐,你误会了。真没什么……”

陶笛回到办公室,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后,感觉到大家看她的眼神更加复杂了。

手机有短信提示音响起来,她打开短信,看见上面同事何欣妍给她发来的微信————“快打开邮箱!”

陶笛蹙眉,连忙打开电脑,登录自己的邮箱。点开最上面的那封邮件,视频里面的那些暧昧声音倏然在整个办公室里面炸开了锅。

邮件的内容是一段视频,而视频上面是男女颠鸾倒凤的纠缠画面。只不过,视频上面的男女均没有露脸。只听见男人的粗踹声,还有女人的呻吟声……

重点是,这段视频上面被p上了文字,用很显然的字体标注上了——“陶笛不要脸,勾引别人的未婚夫!”

她握着鼠标的手指在颤抖,这根本就不是她。可是,这样别有居心的视频发到公司来。根本就没有人会去探究里面的女主人到底是不是她,大家只会当成笑话一样看热闹。

视频还在播放,她惊的都忘记关掉了。

大家在这此起彼伏的暧昧声音中,纷纷低头掩唇失笑,还有一些人交头接耳的议论着……

最后还是何欣妍听不下去了,跑过来帮她关掉了视频。

她善良的安慰道,“小笛,赶紧删掉吧。不知道谁这么缺德,咱们公司的网站论坛上也有这段视频。真是太缺德了。”

陶笛感觉胸口很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先去忙吧,我想静一静。”

一上午,她都感觉脑袋轰隆隆的,眼前总是浮现那段视频的内容,还有那低俗的标题……

手指无数次的抓起旁边的手机,想要找个人诉说一下此刻的委屈心情。可是,她发现她好像没什么好闺蜜了。她性格活跃,人缘其实不错的。只是,施心雨有很强的占有欲。她跟施心雨在一起的时候,施心雨不希望她再深交其他的闺蜜。久而久之,她身边可以聊得上天的朋友都疏远了。

一个上午,她明显的感觉到公司同事看她的眼神都夹着一丝鄙夷。果然,没人会在意她是不是被诬蔑的,只会当着看热闹的笑柄。

回想起之前几次,她受到委屈的时候,都是大叔保护了她。她很想给他打个电话,寻求一点安慰。

可是,一想到之前两人闹的那么僵,她又没勇气打电话了。

午餐时间到了,何欣妍来约她一起吃饭。

她想也不想,就起身跟她一起去公司楼下的餐厅了。

何欣妍是总经理秘书,在公司里跟陶笛关系算是最近的了。

她担忧的看着点了很多好吃的,正在埋头大战的陶笛,弱弱的问,“小笛,你不要紧吧?”

陶笛从那堆美食中抬眸,摇头,“不要紧。今天的咕咾肉做的特别棒,你尝尝吧?”

何欣妍暗自汗哒哒,“小笛,你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吃不下去的吗?”她真的好奇,她这心得有多大?被那样的视频毁了人格,她居然还能吃的这么香?

陶笛夹了一筷子咕咾肉到何欣妍的碗里,反问,“你觉得视频上的人真的是我吗?是我抢了别人的未婚夫吗?”

何欣妍不假思索,“不是你。我相信你的人品,你不可能做出那么龌蹉掉分的事情来的。我倒是觉得你跟纪少爷突然分手,你倒是像被抢了未婚夫的那个。”

陶笛点头。“所以啊,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妙的,还是有人愿意相信我的。妍妍,谢谢你哈。由此可见,你对我是真爱。全公司就你对我是真爱,为了你的这份真爱不被辜负,我应该多吃点。”

何欣妍一口汤差点喷出来,“小笛,你这脑回路是不是跟别人不一样啊?”

陶笛不以为然,“或许是有点不一样吧。我的脑回路应该是那种简单,直白,粗暴型的的,换句话来说,我就是不想用别人卑鄙龌蹉的行为来惩罚我自己的胃。再说了,我要是不吃这么香,别人还不得以为我心虚啊。”

何欣妍想了想,点头,“也对哦。那就吃吧,我陪你一起吃。”

楼下这家餐厅是他们公司定点的午餐点。所以这个时候还有很多其他同事也在吃饭。

周围人难免忍不住八卦的对陶笛指指点点,陶笛也不理会。

何欣妍又忍不住了,小声道,“小笛,你要不要跟他们也解释一下啊?要不,我去帮你解释。就说视频上的人根本不是你,是有人刻意恶搞你的。”

陶笛无所谓的摇头,“算了,你省点力气吧。他们信不信都不重要,信了,也改变不了我被诋毁的事情。不信,也影响不了我的生活。”

何欣妍震惊了,突然发现自己有点崇拜小笛了,“你这心态真好。”

陶笛笑了,她性格就这样,简单直白还很乐观。

就在两人快要吃完的时候,餐厅有不速之客进来了。

穿着黑色低胸紧身裙的金绯依鼻梁上架着大大的墨镜,臂弯中挎着时尚的包包,踩着高跟鞋一脸愤怒的走过来。

她的身后还跟着另外两个女孩,一共是三人。

陶笛认识她们三个人,都是上流社会的名媛。不止一次见过面,打过招呼,只是没什么深交而已。

为首的金绯依三人中熟悉度最高的,看金绯依的架势,陶笛就知道来者不善。

金绯依盛气凌人的站在陶笛面前,伸手摘下脸上的大墨镜,顺带着撩了一下金色的大卷发,嘴角勾起嘲弄的弧度,“陶笛,心够大的啊?害的自己的闺蜜流产,自己还在这大吃大喝?真够不要脸的啊!!”

何欣妍看不下去了,想起身说话,却被陶笛按住了。

陶笛还是自顾自的吃着饭后水果,还递一片西瓜给何欣妍,“妍妍,尝尝,今天的西瓜很甜。”

金绯依蓄势待发的所有架势就这样被秒杀在她的无视中,她可是猛足了劲来找茬的,可这个该死的陶笛具体不按套路出牌。此刻的感觉,就像是她已经愤怒的扬起了拳头,可是却不知道往什么地方砸。

该死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从包里将施心雨流产的报告翻出来。将刻意复印了很多份的报告直接往陶笛脸上甩去,“陶笛,你自己看看心雨流产了。流产原因是受到外力作用撞击伤到了子宫,才导致的流产。同样作为女人,我想问问你的心到底是怎么做的?你怎么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就算纪绍庭不爱你了,你也不能去伤害她肚子里无辜的孩子啊。”

陶笛小巧的眉头蹙紧,将被甩乱的发丝整理了一下,捡起其中一张报告认真的看了起来。

在金绯依的眼神示意下,陪她一起来的美女将包包里早就复印出的流产报告分别发给周围的其他人,“你们大家都看看,看看你们绮雯护肤品公司广告部员工陶笛是一个怎么样的恶毒女人。看看她是怎么勾引别人未婚夫,怎么把闺蜜肚子里的孩子弄掉的……”

闲人总是有一份爱看热闹的心,周围的同事也真是拿起流产报告看了起来。

陶笛也在认真的看着那份报告,她面前的何欣妍简直是汗流了一地。

半响后,陶笛居然点头,认真的道,“嗯,我看过了。这份流产报告像真的,上面还有仁爱医院的盖章呢,也有主治医生的签名,八成是真的。”

金绯依嚣张的气焰,像是被浇了冷水,微微张大嘴巴,“陶笛,你脑子没坏吧?”这个时候,她居然说这些?

陶笛优雅的擦拭了一下唇角,拿起手机,站起来。迎着金绯依那愤怒的眸光,冷静的与她对视。

她的身高跟金绯依差不多,也同样穿着高跟鞋。所以,这样的对视,并不显得弱势。

相反,因为她始终保持着一份淡漠的镇定。金绯依那张扭曲的面孔,就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了。

陶笛开口了,嗓音淡然却又透着几分不容小窥的犀利。“金绯依,你口口声声说我害的施心雨流产了?请问证据呢?这份报告上面写了吗?我刚才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就连反面我都看过了,怎么没找到跟我有关的证据?”

金绯依脸色一白,马上又道,“没错,报告上面是没写。那是因为心雨善良,她不想跟你计较那么多。你不但不懂得感恩,不懂得反省,居然还在这里沾沾自喜,你简直是太不要脸了!!我都替你感到羞愧!!!!”

陶笛抓住她的话柄,反问,“施心雨善良,那么你呢?你恶毒?”

金绯依一怔,“我是看不下去了,才来找你算账的。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你的嘴脸……”

陶笛冷笑,上下打量了她一圈,“谢谢。不过我陶笛一点都不心虚,倒是你金绯依为了所谓的闺蜜跑来撕逼。形象全无。你真的值得吗?你拿镜子照照你现在的样子,双眸泛着凶光,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偶尔还蹙眉扭曲,简直是大写的丑。纪绍庭之前是谁的男朋友是全公司众所周知的,到底是谁勾引谁的未婚夫你心底也有数。可是你就是是非不分,施心雨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了?”

她打量了一番后,视线落在她臂弯那个限量款的包包上面。

鄙夷的勾唇,不屑的道,“这个包包是施心雨送你吧?施心雨最喜欢这个牌子的,限量款,东城只有一款对吗?”

金绯依被说的脸色顿时涨红一片,心虚道,“闭嘴!你别胡说,这是我自己买的!!”

陶笛讥笑,“抱歉,你买不到。都说了是东城唯一一款,上市前三个月就被施心雨预定了。金绯依,我真是对你表示无语。为了这么个包包。你就可以给施心雨当牛做马了?不值得哦!!”

金绯依扬手,却被陶笛抓住,“打人是犯法的,餐厅可是有监控的。注意你的行为,别给金家丢脸。”

“你……”金绯依竟无言以对。

她的包包是施心雨送的,她也是故意来找茬的。而且她也不是那些普通人家的女孩子,的确需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动的。这个该死的陶笛,居然句句戳中她的内心。

陶笛狠狠的将她的手臂甩开,拉着何欣妍,“妍妍,我们走!”

走到金绯依面前,她突然顿住脚步,“对了,如果你实在想要满足你的那些虚荣心。我可以给你出个主意,绝对是发财的一个好项目。在东城打狂犬疫苗一个疗程只需要1800,而且两年内不用再打。两年是730天,如果每天出去让狗狗咬两次,上午一次下午一次,可以咬1460次。每次狗狗主人给1800块。两年下来可以赚2628000元。哇哦,好多钱。够你买好多限量版包包呢,不过,友情提醒千万别找藏獒,咬死就完完了。”

她的话,让原本尴尬的现场突然传来一阵阵的哄堂大笑。

大家忍不住被逗乐了……

金绯依尴尬的恨不得掐死陶笛,可是这样的公众场合也不敢贸然失态。

陶笛推了她一把,绕过她离开,“不说了,不耽误你赚钱了。不用谢我,请叫我雷锋。”

就连金绯依带来架势的那两个女孩,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恼羞成怒的金绯依狠狠的瞪着那两个女孩,跺脚离开。

何欣妍一个下午笑到快抽筋了,只要想起金绯依最后那惨白的脸色,她就笑的控制不住。

陶笛最后的毒舌达到了预期效果,下午心情还算不错。

下班的时候,她又接到张玲慧的电话。

她太阳穴一阵阵的突跳起来,现在她最不想接的就是母亲的电话。

没办法,在张玲慧孜孜不倦的打了几次后。她硬着头皮接了起来。

张玲慧的声音很生硬,像是刻意压着怒气,“陶笛,下班回家一趟。”

果然是接到一次母亲的电话,心凉一次。

陶笛不想回家,如果父亲在家,她还没那么抗拒回家。可是,父亲昨天又飞去隔壁城市谈生意了。她更加不想回家,找了个借口拒绝,“我今天加班。”

张玲慧强势道,“你加班到几点我等你到几点,或者我直接给你经理打电话。”

陶笛连忙拒绝,“别,我等一会就回家。”

回到陶家别墅,等着她的果然不是家庭的温暖和母亲的笑脸。

张玲慧沉着脸坐在沙发前,家里的女佣正在帮她按着太阳穴。看的出来,她的气色很差。

见到陶笛后,她蹙眉,一扬手。身后的女佣退了下去。

“坐。我有事情跟你说。”

陶笛忍着心塞,安静的在母亲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张玲慧看着她,忍着脾气,沉声道,“小笛,妈妈现在郑重的警告你。不要再去勾引纪绍庭了,也不要再去害心雨了。我不管你甘不甘心,绍庭跟心雨都已经订婚了。纪家也很中意心雨这个儿媳妇人选,你把心雨的孩子害的流产了,纪家根本不会接受你了。”

陶笛心口那叫一个堵塞啊,深吸了一口气,迎上母亲犀利的眼眸,问,“妈,施心雨的孩子是我害没掉的吗?别人不知道实情,可当时你是在现场的啊。你不知道实情吗?当时明明是纪绍庭他自己甩开施心雨的,怎么能把这个孩子没掉的事情诬赖到我头上?”

张玲慧有些恼怒,“可这件事终究是因为你而起,如果你不勾引绍庭怎么会有后面的事情?”

陶笛有些无语,她的亲妈怎么就这样轻易的认定是她在勾引纪绍庭?她强调,“我没有!!”

“我不信!!!”张玲慧冷冷的道。

陶笛张了张唇,最终只叹息了一声。好吧,对于不相信她的人,她怎么解释都没用。

短暂的沉默后,张玲慧可能也意识到了自己恶劣的态度,竟稍微缓和了一下情绪,“小笛,不要怪妈妈态度不好。妈妈也是为你好,纪家跟施家我们都得罪不起。心雨跟绍庭又是真心相爱,你这么搅合有什么意思?你一意孤行嫁给了穷医生,自己做出的选择,就要自己承担后果,后悔也没用的。”

陶笛听的耳膜都刺痛,也许是今天一天过的太过糟糕了,她一时没能控制好情绪,蹙眉沉声问,“妈,你懂不懂尊重啊?你左一个穷医生。右一个穷医生的,有没有尊重过别人?季尧是医生,我觉得是很高尚的职业。对,他可能是没那么有钱。但是,没钱又不犯罪,你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贬低别人?”  张玲慧顿时火冒三丈,“陶笛,你长本事了?你居然敢教训你妈了?你现在对我是什么态度?”

陶笛寒心到极点,深吸了一口气,“都是相互的。你什么时候尊重过我这个女儿了?我嫁人了,你一直嫌弃我老公。我没有勾引过纪绍庭,也没有破坏过他们,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过我的小日子,为什么你从来都不听我的解释?你只相信施心雨?施心雨是你亲生女儿?”

她也是生气了,所以才会口不择言。

张玲慧所有的情绪都被她这句话给激发了,顺手拿起茶几上的玻璃杯就往她脑门上砸去,“胡说八道!太过分了!!!!我倒是宁愿你不是我女儿!!!”

陶笛没想到母亲动这么大的怒气,所以也没来得及反应,就这么白白的挺直脊背被砸。

玻璃杯滚落到地毯上。最后又滚落到地板上,最后化成了碎片。

而她的额头上有鲜红的血液汩汩的流下来,她懵掉了,竟忘记用手捂着伤口。就那么失望而悲凉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以前她觉得妈妈真的很漂亮。还很自豪自己长的像妈妈,自己也很漂亮。可是,现在她满心失望的幻想自己如果不是母亲的亲生女儿就好了……

张玲慧大概也是气疯了,没注意到自己下手这么重,楞了一下。但也只楞了一下下,就沉声警告道,“以后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你给少说!我今天说的话,你也给我记住了!不准再去招惹纪绍庭!!!”

陶笛任由额头上的血迹流下来,只那么陌生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一言不发。

楼下的动静,惊动了家里的佣人。

佣人看到陶笛流血了,很紧张,小心翼翼的问张玲慧,“夫人,要不要叫家庭医生来给小姐包扎一下?”

原本张玲慧的情绪缓和了点。可一听见家庭医生四个字,火焰又被点燃了,“不用管她!!!”

陶笛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起身往外走去。

这样的母亲,她还能期待她给自己一点点温暖的关爱吗?

她额头上的血液顺着脸颊流下来,模糊了视线,她却咬唇没流一滴眼泪。

走了几步,突然撞上了一个宽厚的胸膛。她抬眸一看,竟是父亲。心底瞬间就流过一丝暖意,惊喜的唤道,“爸爸,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出差四天吗?”

陶德宽看见陶笛满脸是血的狼狈模样,顿时心疼的抓着她的肩膀,“怎么了?怎么受伤了?”

陶笛摇头,“没事。”

陶德宽向客厅里面看去,看到满地的碎片,还有女佣战战兢兢的神色时,瞬间就明白了。的确,在这个家里除了他那个霸道的妻子,谁敢伤害他的宝贝女儿?

他顿时就火大了,将手中的公文包随手就扔了,上前怒吼道,“张玲慧,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张玲慧眉目沉了沉,反驳道,“是你女儿自己太过分了!我宁愿没生过这样的女儿!!!”

陶德宽心里清楚,她对女儿一直都不亲近,这些年一直都是这样的。平时,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只是今天把女儿砸的满脸是血,他实在是怒了。他扬手,“张玲慧,你够了!!!”

张玲慧一看他要打人,眉头一跳,上前仰着脸颊,咬牙,“陶德宽,你还想打我是不是?你今天打我一个试试看?这么多年你都没动过我一根手指头,你今天居然要为了这么不懂事的女儿打我,你打啊!!!”

陶笛也慌了,她知道爸爸一直都很爱妈妈,她实在是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爸爸妈妈吵架。这些年,爸爸一个人打拼着事业,很是不容易,每天已经很累了,如果回来再没有一个温馨的家庭氛围,实在是……

她上前拉着爸爸,“爸,别这样。”

她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血,不断的对爸爸摇头。

陶德宽看着这样懂事的女儿,眼底一抹挣扎闪过后,收手,深吸了一口气。

张玲慧这些年在这个家里地位很高,也很霸道,她已然不依不饶,哭道,“陶德宽,你真是越来越过分了。你的生意越做越大,你就可以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你今天居然想对我动手???你…………”

陶德宽闭上的眼眸,突然睁开,然后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看着她的眸光有一丝复杂,最终道,“张玲慧,你坐下。我们谈谈,我知道你这些年一直不喜欢小笛,是因为你生她的时候受了很多苦,甚至差点丢了命。可这能怪小笛吗?她也只是个孩子,她什么都不懂,你对她这么冷淡真的公平吗?”

张玲慧坐下后,看了一眼满脸狼狈的陶笛,眸光微微躲闪,“我对她哪里冷淡了?作为一个母亲,我能为她做的,都做了。你还要我怎么样?”

陶德宽叹息,陷入了曾经的回忆当中,幽幽的道,“说到当年的事情,你要怪就怪我,别怪小笛。是我忙着工作,在你快要生产的时候都没空陪在你身边。甚至在你不小心摔跤的时候,都没能及时赶回来,这才导致你难产,差点丢了性命。这都是我的错,跟小笛没关系,这些年我也尽力的弥补你了。”

“够了,不要再提了,都过去这么久了,还提那些事情干什么?”张玲慧眸光躲闪着,明显的不想过多的提到当年的事情。

陶笛在一旁默默的听着,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详细的听到母亲当年生她时候难产的经过……

陶德宽却是悲痛的摇头,无奈的看着她,“可是,当年的事情你也不是全部都了解的。我觉得今天我有必要全部告诉你,因为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你对小笛不公平。真的不公平!!”

张玲慧眼底闪过一丝疑惑,当年还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陶德宽沉吟了几秒后,才道,“当年我赶到你身边的时候,小笛已经出生了。小笛躺在你身边,你因为难产而昏睡不醒。后面,你子宫又再一次出血。医生让我同意摘掉你的子宫,只有这样你才能活着,我当时就同意了。我害怕你醒来后接受不了,我刻意让医生瞒着你这件事。我后来自己去做了节育手术,我告诉你,因为我的身体原因,我们不能再要孩子了。我们只有小笛一个孩子就够了,可你一直郁郁寡欢。这些年,我一直宠着你,一直弥补你。可你,一直因此对小笛冷淡,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当年的事情。是我的错,我也在弥补你。跟小笛真的没关系…………”

陶笛震惊了,她第一次了解这样的内情。原本只知道爸爸很爱妈妈,可是具体爱到什么程度,她无法形容。可是此刻知道这样的真相后,她突然觉得爸爸好伟大,爸爸对妈妈的爱应该是超越了一切。

张玲慧自己也震惊了,她在这个家里霸道的可以说有些嚣张。她是仗着陶德宽宠她,还仗着陶德宽不能再生孩子了,仗着陶德宽对她的愧疚。可是,没想到事实的真相居然是这样的?其实,不能再生孩子的那个是她自己?

她颤抖着唇瓣,“不……这不是真的吧?我每年都会做检查的……医生说我很正常的……”

陶德宽叹息,“医生早已被我暗中收买……”

张玲慧喘息,“…………”

陶德宽看着陶笛,起身,“我送小笛去医院,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其实,我们一家三口应该过的很幸福的。小笛这么可爱。这么懂事,我的事业又越来越成功。我们有小笛一个足够了,为什么不能对她好点,不能好好珍惜这种幸福?”

张玲慧沉默,慢慢的收紧拳头……

陶德宽亲自开车送陶笛去医院,到了医院之后,陶笛坚持没让父亲陪着自己去包扎伤口。她很爽朗的说,这是小伤口没事的。她让父亲早点回去陪陪母亲,母亲现在一定也很难过……

陶德宽只好先回去,陶笛一个人去包扎伤口。

她其实挺怕进医院的,每次进医院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这会也是一样的,额头上隐隐疼痛的伤口,让她想起了上次脚面擦破皮的那次,是大叔帮她清理伤口的。

大叔……

唉……

她跟大叔已经快半个月没联系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突然,想给他打电话的冲动更强烈了。

就在她拨出号码的同时,左轮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居然站在不远处,一脸邪魅的坏笑。

“小嫂子?这怎么来医院了?是不是论坛帖子发多了。被揍了?”

陶笛无奈的收起手机,无语的白了他一眼。敢情这家伙还记得上次的事情呢,她可是在接到大叔电话后的一个小时之内就删掉了所有的帖子。

她心情有点不好,也没心情跟他斗嘴,转身就往旁边的外科走去。

左轮意识到不对劲啊,上前一看发现她真的受伤了后,眉宇一沉,“小嫂子,你真受伤了?怎么回事啊?”

陶笛没心情跟他说那么多,轻描淡写道,“没事啦。”

左轮连忙问,“我大哥知道你受伤了吗?”

陶笛坦白的摇头,“应该不知道。”

左轮连忙拿出手机给季尧拨打电话,“我告诉他。”

陶笛想要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左边的轮子动作挺快的。索性,也随他去了。

————

仁爱医院,季尧办公室。

小护士送完了手术报告后,吓的逃跑似得离开了。

本来季医生这个气场就够冷的了。最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季医生全身都像是冰块一样。说是冰块吧,其实又像是隐藏式的地雷。说不准,她们说错了一句话就会爆炸。

所以,最近她们护士站已经统一了口号————“珍爱生命,远离季尧!!”

季尧听到手机铃声响,下意识的抬眸看去。当他看见屏幕上闪烁的左轮两个字,眸光黯淡了几分,楞了很久才接通,语气里夹着是越发严重的韩流,“说。”  左轮倒吸了一口气,“大哥,你能不能有点人气?”

季尧只两个字,“挂了。”

“别,别介。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小嫂子受伤了。她现在就在医院,不过不是你们医院。”左轮交叠着双腿,“大哥,别整天忙着工作。你要多关心小嫂子,小嫂子这么可爱……”

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就被挂了。

他一脸的懵逼,他还没说哪个医院呢,剧情不应该这么发展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