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珍爱生命,远离嫂子/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看着他的手机屏幕,清澈的眸光黯淡了几分。微微的撅嘴,看来大叔还是没有消气。也不知道他是气自己帮她过生日了,还是误会纪绍庭在她家洗澡的事情了。总之,他还在生气。

她心底更加失落了,没来由的失落,还有委屈。她觉得自己一点都没错,他却气的这么认真。

还有些惆怅若失,是她太认真了吗?把他们的婚姻当真了,好像心底真的有把大叔当成自己的老公看待,在今天心情不好的时候,还想着给他打电话寻求一点安慰。

可他呢?

他还是淡漠,冷然……

唉……

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她摇了摇头,转身走进去包扎伤口。

等她处理完了额头上的伤口走出来后,左轮居然还在。

他就坐在诊室外面等候区的椅子上,微微歪着脑袋,眯着眼眸思考着什么。

见她走出来,他转眸打量着她,手指在椅背上一下又一下的点头,最终下结论,“小嫂子,你跟大哥吵架了?”

陶笛没好气的道,“你才看出来啊?”

左轮轻咳了两声,“额……这是什么语气?嫌弃我智商?我这才刚见到你,就可以判断出你们吵架了,我简直太机智了好不好?”

陶笛根本就没心情跟他调侃,有气无力的道,“算了,没心情跟你说话。我回家了,你该干嘛就干嘛去吧。”

左轮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来,挡在她面前,“别介啊,我很想了解案情。”

陶笛看着他那张邪魅不羁的面孔,就连桃花眸中都散发出明亮的光芒,一看就是个浴霸型的公子哥。真的很难想象。他这样类型的男人会跟大叔那么冷的人是好兄弟?

他们平时到底是怎么相处的?

这友谊从何而来啊?

左轮也看着她,微微偏了偏下巴,示意她坐下聊,“跟我说说吧,我大哥这个人冷酷无比,通常会气死人不偿命的。我可以教你怎么跟他相处。”

陶笛微微一怔,他说的还真的像是那么回事。大叔可不就是气死人不偿命吗?就像是她好心好意的给他过生日,反而被他发脾气一样的。她蹙眉,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下来。

左轮坐下来,然后又下意识的往旁边的位置弹了弹,一副好怕怕的样子拍着自己的胸口。

陶笛不解的蹙眉,“怎么的了?我身上有传染病啊?离我那么远?”

左轮嘿嘿的笑了两声,难得的文绉绉上两句,“俗话说的好,珍爱生命,远离嫂子。我可不想被我大哥一记刀眼给杀死,要真是那样我可死的太冤了。我可还没结婚呢,还没小小轮子呢。”

陶笛笑了,有时候觉得这个左轮还真是挺幽默的。她原本那么糟糕的心情,听他在这里磨叽两句,居然能乐出来了?

左轮见她乐了,摸了摸鼻梁,得瑟的道,“怎么样?跟我在一起聊天开心吧?”

陶笛白了他一眼。“自恋!”

左轮赞同点头,“是有点,不过自恋也是要看资本的。我有资本,好了,言归正传吧。小嫂子,快跟我说说你为什么跟大哥吵架吧。我用我的聪明智商,帮你分析分析走势。”

陶笛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为什么。其实她跟左轮也没见过几次面,连饭都没吃过一次,可她见到他居然会有一种亲切感。就像是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一样,她也很愿意把心事跟他说。叹了一口气,将两次两人吵架原委都告诉他了。

左轮听了之后,反应了一会后,才叹息道,“唉…………我大哥其实也蛮可怜的。”

陶笛瞪了他一眼,认真的道,“你不公平。你不能因为他是你大哥,你就偏袒他。明明我才是最无辜,最委屈,最可怜的那个。”

左轮叹息,然后难得的开启一本正经模式,“小嫂子,可能你不太了解大哥的曾经。如果一个人在生日那一天,母亲躺在手术台上面生死未卜,而自己的父亲却因为第三者跟他提出分手,他满世界的去找那个第三者,而置手术台上他可怜的母亲不顾。你说这个人是什么心情?”

陶笛震惊的看着他,“大叔……他还有这样的过去?”

左轮难得的露出苦涩的笑容,“还不止这样。当时的大哥只有八岁,他一个人守在手术室门口,握着手机一遍一遍的拨打亲生父亲的电话。可是一直到母亲手术失败,身上盖上白床单被护士推出来,他也没有打通父亲的电话。你说他当时是什么心情?这一天,是他的生日。他最敬重的母亲也是这一天去世的,他心目中伟大的父亲形象也是这一天轰然倒塌的。你说,他还有心情过生日吗?”

陶笛听到这里,心口突然一阵窒息般的堵塞。她在脑海中一遍一遍的想象着当时的画面,只有八岁的他,一个人守在手术室外,一遍一遍的打不通父亲的电话,那会是一个什么样凄惨的画面?

难怪那一天她会觉得大叔情绪很不对劲,难怪他看见蛋糕会发脾气掀桌子。

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曾经……

原本还觉得自己委屈,可是听到这些事情后,她突然有些心疼。

左轮看着她的反应,叹息,“这下子不觉得自己委屈了吧?开始心疼大哥了?”

陶笛不好意思承认,“哪有啊,我还是有点委屈。就算生日这件事他没错,可我也没错啊。我还想说一句宝宝心里苦呢,我又不知道他曾经的这些事情,他又没跟我提过。而且,后来纪绍庭来家里洗澡,他居然说我贱。我只是一时心软而已,他听都不听我解释。我表示我很冤枉。”

左轮还是叹息,“也对,你也是无辜的。毕竟你也不知道内情,其实要怪就怪大哥的性格。他太压抑自己,习惯了封闭自己。任何的喜怒哀乐都不愿意表露出来,如果他能换一种表达方式,你们也就不会吵架。不会吵架也就不会有后面的误会了。”

陶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看他平时放荡不羁的样子。没想到分析的还真是那么回事……

左轮嫌弃的白了她一眼,“小嫂子能别这么看着我吗?我不但智商高,情商也高。大哥就不一样了,他只是智商高,却没什么情商。”

陶笛表示赞同,可是她还是忍不住问道,“可是,你为什么跟我说这么多?你很看好我跟你大哥?还是单纯的看好我?”

左轮惊悚了,摇头,“小嫂子,我突然发现你跟大哥真是绝配。一样的脸皮厚。”

陶笛不以为然的耸肩。“我只是实话实说,你要是并不看好我,你会坐在这里跟我聊这么久?”

左轮眸底闪过一抹赞赏,这小嫂子不但是可爱,还算是聪明,“好吧,我承认了。我比较看好你。”

“理由?”她问。

“因为,你跟我一样比较讨人喜欢。”他邪魅的挑眉。

陶笛白他,“又自恋。”

“事实嘛。小嫂子,你难道不觉得我们能聊的这么投机是因为我们性格很像吗?我之所以能跟大哥做兄弟,那是因为我阳光,我温暖。我热情。大哥的冷漠,需要我的热情向他靠近。所以,在爱情方便也是一样的。冷漠的他,需要你的热情活泼一点一点的去融化他。”左轮诚挚道。

陶笛想了想点头,“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做起来就有点难了。你刚才也看见了,他生气的根本就不理我。再说了,那个误会我还不知道怎么化解呢。”

左轮打着包票,“那个误会就交给我来解决,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去跟大哥和好。你可以卖萌,撒娇,各种热情,我怕你再不去,大哥一定会把自己憋坏了的。”

陶笛有点小别扭,“为什么不是他主动跟我和好啊?”

左轮安慰她,“有些人性格是不一样的,大哥是一个优秀到无与伦比的好男人。你不能用对待正常男人的套路去对待他,就算是想法也不行。因为行不通,既然行不通我们就换一条能行得通的路。至于,在这条路上谁先迈步又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迈步向同一个方向的。你觉得呢?”

陶笛被说服了……

出了医院,她就直接打车去大叔的医院了。

而左轮直接在医院里面,就开始打电话给天琴湾的物业负责人……

陶笛找到季尧的办公室后,里面没人。问了路过的护士后,才知道他在手术室做手术。

于是,她就耐心的在他的办公室里面等他。

大概等了两个多小时,门口终于传来了脚步声。

陶笛迎上前,在季尧推门的时候,脆脆的叫了一声,“大叔。”

季尧在看见来人后,脊背微微一僵。视线淡漠的在她额头上扫了一眼,绕过她,往办公桌走去。

陶笛脸上笑容满满的,“大叔,你几点下班啊?”

季尧并不理她,只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时间。

陶笛跳到他面前,眨巴着眼睛,萌萌哒的问,“大叔,你要不要哄哄我啊?”

季尧深眸中闪过一抹不屑,哄她?把前男友带回来瞎搞,还要他哄她?这女人脸皮究竟有多厚?

陶笛还是笑,眉眼弯弯的如同小月牙一样,声音也咯嘣脆,“大叔,我看我还是给你一个机会哄哄我吧?你觉得可好?我不能太傲娇了,这样不好。其实,我还是挺好哄的。”

季尧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将她放在自己臂弯上的小手掰开。

正在这时,门口有小护士敲门。

“进!”

大叔始终是高冷范,只有一个字节。

小护士走进来,看见陶笛的时候,微微一怔。脸颊也更红了,像是很害羞的样子。

“说。”季尧冷冷的道。

小护士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忐忑而又有些害羞的指着门口,“那个……是这样的季医生,我们科室今晚聚餐。大家都让我来问问,你要不要去?”

季尧稍微一沉吟,难得的点头。“去!”

小护士瞬间喜上眉梢,本来她是不报什么希望的,也是鼓足了勇气才敢来跟高冷的季医生说这件事的。没想到,对方答应的这么爽快。这真是让她有些受宠若惊,甚至还有些想入非非。

她想季医生对他们科室的所有人都冷漠的掉冰渣,唯独对她这么爽快。是不是足以证明她是那个不一般的存在?其实她早就暗恋季医生,季医生平时工作那么认真,人也难免冷峻,简直是太有魅力了。如果能找季医生这样的做男朋友,一定会很幸福。两人基本上上班时间都能见到,既有革命友谊,也有爱情缠绵。

多好!

光想想都能让人觉得心花怒放。下一秒,她情不自禁的冲上前,给了季尧一个大大的拥抱,“太好了,季医生,你真好!我马上就回去换衣服,你等我一下。我等一下来叫你哦!!”

她或许是太激动了,有些忘乎所以了。整个过程中忽略了陶笛那一脸的别扭,还有季医生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嫌恶……

小护士走后,陶笛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

她双手环胸,微微撅起小嘴。现在女孩都这么不矜持?能不能跟她学着点矜持点?虽然她偶尔也会厚脸皮,可是那是只对亲近的人才会厚脸皮。

等等……

她是什么时候把季尧自动划分为亲近的那一行列了?

有些懊恼的敲了敲自己的天灵盖。她是不是傻啊?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刚才那个小护士把她老公给抱了,反观那人,倒是一如既往的淡然自若。正在脱着白大褂,看来是为等会的聚餐做准备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想到左轮今天说到的他的生日悲惨遭遇。她安抚自己,忍他一次。

只一次!!!!

于是,她凑上前问,“大叔,你聚会的时候可不可以带家属啊?”

季尧一怔,听到家属两个字心底有一瞬间的异样,却还是淡漠摇头,“不可以!”

陶笛撅嘴。“……”

“季医生,我们都准备好了。你可以走了吗?聚餐地点就定在新步行街,你可能对这一片不怎么熟悉。所以,我们一起等你一起走吧。”站在门口的还是刚才那个小护士,她脸上的羞涩的红晕还未褪去,眉宇间满是隐藏不住的兴奋。

季尧看也不看陶笛一眼,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陶笛感觉自己的小宇宙真的要燃烧了,没这么欺负人的吧?她本来脾气就不太好,真的很想发脾气了。可是门口站着的不光是刚才那个小护士,还有其他的医生和护士。不管怎么样,她还是懂得顾全大局的。总不能当着这么多人。跟大叔爆吵吧?

于是,她忍的直咬牙,终于把暴脾气忍下去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先他一步出门,“那我先走了。”

出了电梯,出了医院,走到门口的马路上。她气的直咬牙,挥着小拳头,恨不得拳头砸在季尧身上。

讨厌的男人!

大写的讨厌!!!

她都已经主动卖萌求和了,他不但不懂得珍惜,居然还跟小护士上演暧昧戏码?当她是泥巴捏的吗?她有那么好欺负啊!!要不是她懂事识大体,今天一定不给他面子!

她气的都忘记打车了,大晚上的就一个人愤步暴走。

路灯拉长了她的背影,忖的她的背影,更加的清瘦还有几分的寂寥。

跟在她后面的那辆车里的男人,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却还是放缓速度跟在她身后。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犯贱过,明知道这个女人做错了事情,他居然还不忍心看她失落的样子。不放心她大晚上一个人在马路上暴走……

看她走着走着不小心踢到路边的石子,踢的她脚痛后,他握着方向盘的手臂用力收紧了几分,手背上青筋暴突,脸色越发的阴沉。他的情绪一贯能收敛自如,确切的说他本身并没有什么情绪起伏。可最近遇到陶笛之后。越发的觉得自己不正常了。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情绪经常跟理智背道而驰。

这种感觉很奇怪,很莫名其妙……

陶笛心里想,真是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就连走路都能踢到石子,而且还不止一次。走的累了,她干脆就在路边坐了下来不走了。

一辆车停在她面前,当她看见车里的男人是季尧后。蹙眉,火大的问,“你怎么在这?你不是应该去跟那帮小护士聚餐了吗?你干嘛跟着我?”

季尧脸部线条紧绷着,薄唇紧抿,不看她,只沉声道。“上车。”

陶笛瞪了他一眼,站起来就走,“才不要理你!你以为我好欺负的,刚才我可是给你面子呢!!!”

季尧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弧度,到底是谁给谁面子?做错事情的是她,这半个月只要一想到她有可能跟纪绍庭……他的胸膛就像是燃烧起来一样。

她站起来也顾不得走的脚痛,就这样暴走。而车内的男人,眸光再度沉了沉,发动引擎开车跟在她后面。追上她之后,再次沉声命令,“上车!”

“懒得理你!季医生,你走开!别管我!”陶笛扭头生气的对他吼。

季尧蹙眉。她做错了事情还敢这么对他吼?他是有多贱才这么跟着她?

陶笛倔脾气犯了,当真是倔的很。不管身后的男人怎么按喇叭,她就是不上车。

最后,季尧将车停下。自己下车,一把将她扯回来,“陶笛,上车!”

陶笛蹙眉,冲他吼,“凭什么你要我上车就上车啊?我才不要听你的,我可不是好欺负的!本来我今天都要给你个机会让你哄哄我了,谁知道你那么不识趣?现在我不给你机会了,你别理我,我更加不想理你!”

季尧唇角紧抿,不说话。

陶笛委屈的很,也不怕他,狠狠的瞪着他,“季医生你太过分了!你今天居然还让人家小护士抱你了,你忘记你什么身份了吗?你可是结过婚的老男人了,你这么纵容小护士对你的仰慕之情,你是什么企图啊?我刚才忘记了,我应该拿手机拍下来。然后去法院告你,婚内出轨!或者是企图出轨!反正你就是过分了!!!”

说完,她还不怕死的踢了他一脚。

季尧感觉到小腿一疼,眼前还回荡着她张牙舞爪的愤怒模样。她刚才那是什么反应,是在紧张他?

这个念头,让他脸部线条稍微缓和了几分。

虽然是大晚上,可大街上还是有行人过往的。看见两人吵架,都纷纷侧目看过来。

季尧蹙眉,再一次用力扯住她,一个霸道的公主抱,将她抱到车里。

陶笛挣扎了几下,也挣扎的累了,索性就坐在车里了。反正,这车也是她的车。

季尧开车,一路上还是紧抿着唇角沉默。

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有电话打进来。

他沉目看了一眼屏幕,接通,那边传来左轮嬉闹的声音,“嗨,大哥,想我没?我想你了,想的不要不要的。”

“滚!!”季尧正准备挂电话的时候,那边人又一针见血的道,“我有内幕,你挂了电话我可不说了。热脸贴冷屁股的事情,我可只干一次。”

说完了,左轮心虚的摸自己的鼻梁。热脸贴冷他季尧冷屁股的事情,他好像真的干了很多次了。

季尧动作果然顿住,没说话。

左轮很有默契的继续说下去,“事情是这样的哈,今天下午小嫂子找到我。说自己很冤枉,然后拜托我想想办法能不能帮她证明一下自己的清白。我看小嫂子脸色憔悴,说的那么可怜,我就大发善心了。所以,最后的结果是我给物业打了电话,调取了那天晚上的监控视频。然后经过我的研究和分析得出重要内幕,那就是小嫂子跟她那个前男友绝对是清白的。”

季尧呼吸频率明显的出现了变化,左轮勾唇继续道,“那天晚上,纪绍庭上楼进门到你拿着钥匙开门回家只有4分58秒的时间。在那个4分58之内之内,他还吃了退烧药,还洗澡了。所以,得出结论他跟小嫂子什么都没有发生。”

季尧还是沉默……

左轮一直对他的情商表示堪忧,这会只能更深一层的剖析,“其实这就是个误会,你真是误会小嫂子了。你当时回家的时候看见的是纪绍庭穿着新的忖衫和西裤走出洗手间的,你试想一下如果他真的跟小嫂子有奸情,他洗完澡怎么会急着穿衣服?他根本就恨不得扒掉一层皮才对。你可别乱想,他们在那个4分58秒之内干完了事情。这基本没什么可能性,除非纪绍庭是个秒she男————”

他故意拉长尾音,果然就听见电话里的呼吸又沉了几分。他嗤笑,就知道大哥情商是负数。

他等了几秒。没等到那边的反应。心想,自己挖的坑,还得自己填啊。

他又补充,“当然啦,我也细心的帮你调查过了。纪绍庭不是秒she男,那个施心雨对他满意的不要不要的。内幕基本上就是这样,汇报完毕!!”

季尧意识到他故意的,挤出两个字,“去死!!”

左轮不乐意了,“大哥,有你这么没良心的吗?我可是对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啊……你应该说谢谢……”

还是一如既往的话没有说完,电话就被挂了。

左轮对着手机白眼。闷骚,傲娇,要不是看在你这半个月快憋死的份上,才不贴你冷屁股呢!

他就知道他这个唯我独尊又没情商的大哥,遇到自己想不通的事情,是不会好意思拉下脸向人求助的。还是小嫂子好,亲切,温暖,像阳光。

季尧挂了电话后,车速也明显的平稳了下来,这半个月以来的胸口堵塞,像是突然被疏通了。脸色也没那么阴沉了。看着身边那个撅嘴生气的女人,突然觉得她也没那么可恶,这模样竟还有点可爱。

陶笛生气的扭头看着车窗外,只是有些奇怪的是,身旁的气场好像没那么冷了。感觉到大叔正在看她,她也不理会,看着车窗玻璃上面倒影着的自己的面孔,额头上那块纱布很明显。她微微的叹了口气,身边的男人突然语气很缓和的问了一句,“疼吗?”

她诧异,他这是在关心她的伤口疼不疼?他什么套路?他一直气的很认真的啊!

见她没反应,季尧再次重复。“伤口还疼不疼?”

这下子陶笛更惊悚了,她怎么一点都看不透他了?怎么突然温和了?语气里还有几分关心的气息?

她回想了一下,想明白了。应该是刚才他接的那个电话,让他心情好了?她瞬间猜到那个电话肯定是左轮打来的,汗哒哒,她还真是有点心疼左轮。每次跟大叔打电话,都像是在自说自话。最后,还得被大叔骂去死。

唉……

真心忧伤……

“你不生气了?”她还是忍不住问了。

季尧眸光微微一闪,却是高冷的道,“没气过。”

切!

陶笛瘪嘴,她相信才怪。

“疼吗?”他又问。

陶笛没好气的回答,“你问的是什么地方?额头吗?额头早就不疼了,我现在是胸口疼。被某个婚内企图出轨的混蛋男人气的胸口痛……”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只长臂就横在她胸前位置。

她吃了一惊,“季尧,你干嘛?吓死我了!”

季尧却是淡淡两个字,“揉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