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季尧的小妻子/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吓坏了,连忙揪紧忖衫领口,一脸警惕的看着他,“你这分明是袭xiong好不好?”

季尧一怔,深潭般的眼眸中跳跃着一簇纯色的火苗,微微点头,“这个提议好。”

陶笛蹙眉,惊慌不已,“别,大叔你可别无耻。别耍流氓!”

季尧霸气的扫了她一眼,直接不客气的袭xiong。那柔软的触感,瞬间就撩动了压抑了半个月的神经。他的眸光倏然炙热了几分……

陶笛一巴掌就将他的大手拍开,紧紧的抱着胸口位置,捍卫自己的领地,警告道,“季尧,你学坏了。才半个月你就变流氓了,我告诉你。我现在生气呢,你别理我,别靠近我。”

季尧一边开车,一边看她气鼓鼓的小模样。因为生气,小脸有些涨红,穿透车窗玻璃折射下来的路灯,将那浅浅的粉红渲染的有几分诱人的气息。瞬间,他就觉得有些燥热,看着她的眸光情不自禁的多了几分温度。

他从来不知道女人生气的时候……还挺可爱。

或许是误会解除,他的心情没那么阴霾了,所以看东西也多了几分美感。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正常的相处模式是她一直说个不停,他惜字如金的那种。

这会她不说话了,他也不说话。

可是,奇怪的是车内的气氛却不觉得尴尬。

陶笛傲娇的别过小脸看着窗外,不准备说话。

到家之后,她下车,他停车。她等电梯,他走过来一起等电梯。电梯来了,她进去,他也进去。

陶笛撅嘴,真是个没情商的家伙,也不知道说两句话哄哄她。她不说话,他也不说话了。左边那只轮子说的一点都没错,大叔就是那种气死人不偿命的类型。

她气不过,在电梯里故意踩了他一脚。

把他光洁的鞋面都踩脏了,季尧低头看了一眼鞋面,又看向她。只见她。快速的转身对着电梯壁照镜子看额头上的纱布。

他没说话,只是沉默的拿出纸巾优雅的擦了擦鞋面。

陶笛透着光洁的电梯壁看着他的动作,背对着他,翻了一个白眼。

回到家里,她放下包包就回卧室了,然后快速的想要反锁上门。

只不过,某个大叔已经先一步洞察到了她的行为。快一步的撑住门锁,他的台词更是简单粗暴,“我要跟你睡。”

陶笛无语,“不要,我不要跟你睡。你都快把我气死了,我才不要跟你睡。你让开,我要睡觉了。”

“你没洗澡。”他一针见血。

“不洗了,我邋遢还不行吗?”她咬牙切齿。

“不准生气!”他楞了几秒,就憋出这样的四个字。

陶笛深呼吸,还真是傲娇的男人。不准生气?他说不准生气就不生气吗?

“季医生,你注意态度。我们两个人是独立的个体,我有自己的选择权。我喜欢生气就生气,你管的着吗?”

季尧微微蹙眉,才又道,“不要生气!”

陶笛有些绷不住了,她真是没见到过大叔这样的男人。她叫他注意态度,他就把不准生气,变成不要生气。难道他都不知道女人是要哄的吗?像她这样闹点小脾气,其实哄一哄就好了嘛。

他们两个人一个在门内,一个在门外,就这样僵持着。

大叔也不多话,就这么看着她。

陶笛深吸了一口气,她有气无力的问,“大叔。你真是个榆木疙瘩。你能不能换种方式?女人是需要哄的,尤其是我这么可爱的小女生,更加需要哄。”虽然有些自恋了,可是这种时候不给自己涨分,岂不是傻吗?

季尧沉默了几秒,又开口,嗓音磁性而沙哑,“怎么哄?”

陶笛快要哭了,刚好这个时候她肚子不争气的发出了咕噜声,她饿了。

好吧,她是真的饿了。虽然中午吃的比较丰盛,可是下班后就被母亲紧急召回,然后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唯独忘记了吃饭,她这个吃货居然忘记了吃饭。这怎么行?

扬起清纯的小脸,看着他,“你给我煮碗面哄我。”

季尧一怔,煮碗面?难度系数好像比危险手术还难……

陶笛观察着他的表情,“怎么?你不愿意?那就算了,反正我也不稀罕你哄我。”

她话音刚落,僵持在门口的男人突然松手,转身走进厨房。

陶笛眨巴着眼睛,妈妈咪啊,真的要为她下厨煮面吗?他会煮吗?厨艺怎么样?能不能吃?

听着厨房里面发出没节奏的响声,她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小“蜗牛”又多了点人气。

按耐不住心里的各种想法,她悄悄的走到厨房门口,看着厨房里忙碌的那抹俊挺身影怔神。

他背对着她,大概在处理食材。

厨房的灯光在他的头顶流泻下来,晕染出点点迷离的光晕,倒忖的他的身影更加高大了几分。他打开了水龙头,她听见了哗哗的水声。她忍不住笑了,她竟不知道厨房的水声也这么悦耳。

而且,重点是厨房里面忙碌的那个男人好像这么看起来更有魅力了。女人都会觉得为自己做饭的男人很有魅力,她也不例外。

她家的厨房很小,男人的身形很高大,本该突兀的画面。可是,现实是画风很和谐……

季尧感觉到身后有人在盯着她看,转身看了她一眼,“看我?”

陶笛连忙叫道,“哪有?我是来提醒你一下,我要吃西红柿鸡蛋面。”

季尧一句话秒杀了她的心虚气焰,“冰箱里只有西红柿,鸡蛋。”

陶笛,“…………”

季尧其实是不会做饭的,他觉得做饭是一件浪费脑细胞的无聊事情。所以,他从来没对做饭这件事感兴趣过。就连进厨房的次数都很少,可是这会却因为某个女人,他主动走进厨房学着煮面。

想想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当然,他也不觉得他驾驭不住一碗西红柿鸡蛋面。

切西红柿的时候,一个恍神,居然不小心切到了手指头,他微微的蹙眉。

这点小伤口对他这种经常拿手术刀的人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的。

可陶笛还是没出息的走了过来,一把抓起他受伤的手指拿起纸巾帮他止住血。

止住血之后,她又拉着他去了客厅,找出药箱帮他贴上了创口贴。

别看她平时说话有些大大咧咧的,可是处理伤口的时候还是超级细心温柔的。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女人得有多面。活泼,可爱,温柔,善良,细心,体贴,这些都是必杀技。并且,还要能自由的在各个模式中切换。

季尧看着她的动作,眸光里多了一丝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温暖。

贴好了创口贴,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点那个啥了……

她又补上一句,“活该!”

季尧却道,“口是心非!”

陶笛不理他,起身自己走进厨房,娴熟的煮面。

当一碗香喷喷的西红柿鸡蛋面放在餐桌上时,季尧眸底暖意更甚。

陶笛自顾自的吃起来,大概是饿了,吃的津津有味的。

她煮面的时候喜欢放一点姜片在里面提味,当然她是并不吃姜片的,会把姜片挑出来。这次,她故意把挑出来的姜片夹到大叔面前,“帮我吃掉。”

季尧蹙眉,他不爱吃姜片。

陶笛故意,“快点帮我吃掉。”

季尧只能张嘴……

刚开始不习惯姜片的味道,可是咀嚼了两口之后,发现姜片的味道其实没那么怪。

等他吃完了之后,陶笛意识到了一件事。就是眼前这个有洁癖的大叔,居然没嫌弃自己的口水。吃了她的姜片,亲密接触了她的筷子。脸颊微微有些羞涩的红了,“你坐在这干嘛?你去洗澡吧。”

他简单的答,“陪你。”

虽然只有简单的两个字,可是在陶笛心里还是落下了涟漪。一圈一圈的,有些甜蜜的涟漪在心湖上荡漾着。

嘴上却是别扭拒绝,“不要,我才不要你陪。你身上有那个小护士的香水味。我闻着就难受。”

季尧却道,“傻不傻?”

陶笛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什么套路?怎么会说到她傻了?

季尧一本正经的道,“医院有规定,所有医护人员上班期间严禁使用香水。”

陶笛囧了,“…………”

等她吃完,季尧突然上前将她抵在墙角。

陶笛慌了,“干嘛啊你?”

“床上的事。”他回答的很直接,动作更加霸道。直接将她抵在墙壁上,然后为所欲为……

陶笛,“…………”

就这样,陶笛被“床上的事”折腾到深更半夜。大叔似乎想要在她身上狠狠的弥补这半个月来的空虚……

最后,她被某个人在床上逼着承认不生气了。

最后的最后,他们在身体负距离的接触下,和好了。

冷战半个月这件事划上句号!

和好之后。有种小别胜新欢的感觉。

陶笛更加相信爱情是可以后天培养这件事……

一个星期后的早晨,季尧送陶笛去上班。

到公司门口后,陶笛推开车门就要下车。因为昨晚上被男人缠到半夜,今天早晨累的起床比较晚,这会都快迟到了。

可是,手臂一紧,小身子也连带着被大叔扯了回来。

她一脸茫然,“怎么了?”

季尧蹙眉……

陶笛急了,“怎么了啊?我要迟到了,快别拉着我了。”

季尧沉着面孔提醒,“你忘记什么?”

陶笛想了一下,麻蛋,她忘记分别吻了。最近这几天大叔送她上班的时候,她都会强行给他一个分别吻。起初他是拒绝的,嫌弃的,这才几天竟习惯了?

她忘记了,他居然还介意?

陶笛心底流过一丝暖流,红唇凑上前,给了他一个甜甜的吻。他这才松开她的手臂,她欢腾的去上班。

只是,在公司门口被不速之客堵住了。

对于她来说是不速之客,对于纪绍庭来说,他是鼓起勇气出现在她面前的。

快一个月没正面接触了,他看起来消瘦了几分。不过,五官仍然是俊朗迷人的。他一瞬不瞬的盯着陶笛,哑声道,“小笛……”

那沙哑的声音,和沉甸甸的眸光里,流露出的是对她满满的思念。

陶笛却觉得这种眼神看的她浑身不舒服,她是那种错过了就打死不会回头的人。别说纪绍庭接受不了她了,她其实更加接受不了纪绍庭了。只要一想到纪绍庭跟施心雨在一起缠绵的画面,她就觉得呕心。

对于这种错过的感情,她不愿意浪费时间纠缠。

所以,她只是用一种非常陌生的眼神扫了纪绍庭一眼,然后冷冷的问,“对不起,先生。我们认识吗?”

纪绍庭所有的深情和思念,被她这句话敲碎了,他眸底闪过一抹痛楚,上前一步,“小笛,你别这样。这将近一个月你过的好吗?”

陶笛连忙后退一步,始终与他保持着距离,反问,“我过的好与不好,跟你有关系吗?我过的不好,你能为我做什么?我过的好,又不是你功劳。”

纪绍庭被堵的脸色一僵,深吸了一口气,缓和了一下情绪,“小笛,我们一定要用这种方式对话吗?这些天,你不接我电话,小区我也进不去,我真的想看看你。”他的手机号码被拉黑之后,他又换了很多张卡给她打电话。可是,每次只要听见他的声音,她就会果断的挂掉电话。

陶笛蹙眉,“先生,我真不觉得我跟你有什么对话的必要。请你让开好吗?我要去上班了。我都快迟到了。”

纪绍庭却是固执的表明自己的决心,“施心雨已经出院了,今天下午我就会约她见面,我会跟她解除婚约的……”

陶笛打断他,“纪先生,你这些私事不用向我汇报的。我也没兴趣听,我再说一次,请你让开。”

纪绍庭急了,上前一步扯住她的手臂,“小笛,我真的放不下你。我们和好吧?”

陶笛尖叫,“你干嘛?放开我……”

纪绍庭想要给她一个拥抱,像以前一样,给她一个紧致的拥抱。

可惜,身侧有一道冷冽的声线传来。“放开她!!!”

伴随着这道冷冽声线的,还有那如冰凌一样的眼神。

纪绍庭莫名的就感觉到脊背一凉,动作也微微一窒。

陶笛就趁着这个空档狠狠的推了他一把,然后下意识的跑到大叔身边寻求他的庇护。

季尧脸色冷沉的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只是在看见她下意识的动作后,稍稍缓和了几分。伸出长臂,将她护在怀中。颇有威慑力的眸光直射向纪绍庭,深眸中掠过的是鄙夷和不屑,“不要碰我的女人!”

这是警告!

纪绍庭看见这一幕,心口像是撕裂了一样的疼痛。以前他的小笛,遇到任何事情都会寻求他的庇护。他的小笛变了,这种变化让他难以接受,也不甘心接受。他只是误会了她而已,怎么他们之间就回不去了?

陶笛从惊慌中回神,看着纪绍庭。认真的道,“纪先生,以后请你放尊重点。我现在是有老公的人了,别跟我拉拉扯扯的,你这样会影响我家庭和谐的。现在我给你郑重介绍一下,季尧,我老公。他是我老公,他是唯一一个有资格碰我的男人。好了,不跟你浪费时间了,我去上班了。”

看在季尧护驾有功的份上,她踮起脚尖当着纪绍庭的面,旁若无人的在季尧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老公,我去上班了。”

季尧心神微微荡漾,点头。“好。”

陶笛跟他挥手,“老公,再见,路上开车慢点哦。如果我下班你还没忙完,我去医院等你。”

季尧点头,“好。”

直到陶笛的身影消失不见,纪绍庭都没能从嫉妒中回神。他眼底腾起疯狂嫉妒的火焰,曾经这些甜蜜的互动,她的撒娇,她的可爱,她的贴心,都只属于他的。

怎么现在突然给了这个医生了?

他咬牙,像是从胸膛内挤出的音节,“我不会放弃!”

他如是如季尧说。

季尧目送着陶笛进去公司大堂之后,不屑的勾了勾唇。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吝啬给他。转身就上车,发动引擎离去。

纪绍庭被忽视了,彻底的忽视了。他明明不怕这个该死的医生的,可是这个该死的医生却有气场将他忽略。这个该死的医生看他的眼神完全是鄙夷的,不屑的,他怎么敢这么藐视他?

思及此,他眼底闪过一抹愤怒,转身回车里。

————

陶笛下班之前,给季尧发短信问他能不能准时下班。

因为他是外科医生,经常会有临时手术。而今天恰巧他真的有临时手术,便不能按时下班了。

她问,“那我先回家?还是去医院等你一起回家?”

季尧回,“等我。”

于是,陶笛收拾东西坐地铁去仁爱医院。

到了医院,她轻车熟路的来到他的办公室。

上次来的时候。她没什么心情好好欣赏他的办公室。这次他不在,她刚才也闲着,就打量起他的办公室了。他的办公室里面摆设很简单,倒蛮符合他的性格的。

她在他的办公桌前坐下,试着感受一下他平时写手术报告的那种氛围。

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所以当纪绍庭的身影一闪而过的时候,她还是注意到了。

她微微蹙眉,心想纪绍庭怎么会来医院?施心雨不是已经出院了吗?而且他来的是医生的办公区域,并不是住院区域。直觉告诉她,纪绍庭来了准没好事。

她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她看见纪绍庭走进了院长办公室。

她心中那种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轻手轻脚的走上前————

纪绍庭坐在院长的对面,扳着面孔。

院长很有礼貌的跟他打招呼,“纪少爷大驾光临,真是怠慢了。”

纪绍庭冷哼了一声,显然没心情跟他客套。

院长看他脸色不太好,试探性的问,“纪少爷来找我是因为施小姐流产的事情吗?这件事我真的很抱歉,我们医院的妇产科医生已经尽力了。可是孩子还是没保住,不过施小姐还很年轻,只要好好调养身子,很快就可以再怀孕的……”

纪绍庭的脸色沉了沉,院长察言观色的打住了,他以为纪绍庭失去孩子伤心,不愿意提这件事。

“这个你看看。”纪绍庭也没心情跟他兜弯子,直接把一张500万的支票推到院长面前。

院长看了一下数目,有些吃惊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纪少爷……你这是?”

纪绍庭直接开门见山道,“院长,我没心情跟你兜弯子。我直接说了。这笔钱是捐给医院购买医疗设备的。”

院长面上一喜,“那真是太好了,纪少爷还真是有善心。”

“但是————”纪绍庭故意停顿了一下,“但是,我有个条件。”

院长再次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再看那张支票,突然觉得像是烫手山芋。不过,他还是沉着的道,“纪少爷,你说。”

纪绍庭直接提出条件,“我要你开除季尧季医生,或者是把他派去山区医院当义工。”

院长一愣,随即摇头,“纪少爷……这恐怕不太合适吧?季尧季医生的医术在我们医院是公认的,我们医院也有医院的规章制度。总不能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纪绍庭拧起眉头,沉声问,“院长的意思是这件事很难办?是不是数目有问题?没关系我可以追加的,我的条件只有一个。将季尧季医生永远的赶出东城,我不想在东城见到他……”

院长一脸为难的摇头,“对不起,这不是钱的问题。纪少爷,还请能理解一下。季医生在我们医院工作很敬业,我们医者父母心,怎么能滥用职权呢?”

纪绍庭放在支票上的那只手,慢慢的握拳,近乎咬牙切齿,“在仁爱医院医术精湛的医生多到数不胜数,难道院长真的要为了一个小小的季尧,损失这么一笔可观的医疗捐助?”

院长也收敛了几分笑容。板起面孔一本正经的道,“对不起,我们医院有医院的规章制度。我虽然是院长,可是也有自己做人做事的原则。还请纪少爷收回自己的支票,我还有工作要忙,纪少爷请回吧。”

纪绍庭愤怒了,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院长这么不开窍。气的胸口剧烈起伏着,眸光阴沉着。

院长也不惧怕他,还做了一个请他出去的手势。

纪绍庭终是拂袖离去……

院长看着他的背影,微微的摇头。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也不打听打听季医生的底细,就敢这么针对季医生了。让他开除季医生,他可不敢。要是惹怒了季医生,他这个院长位置可能都保不住。

要知道,这家医院可是季尧投资的……

————

纪绍庭重重的甩上院长办公室的门,气的脸色铁青。

走到一旁的垃圾桶边上,狠狠的将那张支票撕成了碎片。

而陶笛只是站在一旁,冷冷的勾唇,嘲弄的看着他。

纪绍庭感觉到后背那道冷芒,回眸一看居然是陶笛,他脸色大变。她怎么也在这?刚才他跟院长的对话她是不是也听见了?

陶笛上前两步,拍着手掌,“精彩!太精彩了!纪先生,你今天的所作所为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纪绍庭脸色一阵清白,尴尬的像是吞了苍蝇一样,却还是不死心的问了一句,“小笛,你都听到了?”

陶笛点头,“没错,我都听到了。我不光是听到了,我还用手机录了下来。我一会还要发到网上,发到纪氏的论坛上,让大家都看看纪大少爷,纪氏未来继承人是怎么样的玩弄职权。迫害普通老百姓的。”

纪绍庭咬牙,“小笛,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我只想你回到我身边。”

陶笛却是扬了扬自己手中的手机,不屑的道,“可是你这些做法,真的让我嗤之以鼻。”

纪绍庭脸色难堪到了极点,“我都是为了你,小笛我只想季尧跟你离婚。你回到我身边,我们重新开始。明明我们很相爱的,之前的甜蜜你真的都忘记了吗?”

陶笛冷笑,“忘记了,我现在只记得你跟施心雨是怎么背叛我的?还记得我是季尧的新婚小妻子,别的我都不记得了。你也知道的,我这个人脑回路就是简单。有些没意义的事情,我不屑记得,也懒得浪费脑细胞。”

纪绍庭眼底闪过痛楚,“小笛……”

陶笛打断他,“够了,你什么都别说了。以后最好都别出现在我面前了,我真的不想再看见你了。我现在是季尧的小妻子,我就不能纵容你这么迫害他。我手上的这段视频我已经发到我邮箱里面了,如果我老公的工作一旦有异常的调动,我就会把这段视频发出来的。纪少爷,你别那么幼稚了。我奉劝你一句,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顾及一下大局。顾全一下纪家的脸面,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丢的可是纪家的人!”

“小笛,你以前从来不会这样对我说话的……”纪绍庭很受伤,心碎了一地。虽然不是今天才碎掉的,可是他想要尽力的粘起来,她却是一点机会都不给。

“过去的都过去了,何必要相互纠缠,彼此伤害?纪绍庭,我现在要捍卫的是我老公的立场。请你自重!!”抛下这句话,陶笛转身。

这一转身,不期然的撞上了一抹坚挺的胸膛。

“对不起……”她慌的想要躲开,可是胸膛的主人却是伸手将她往怀中更用力的抱紧几分。

她呼吸到季尧特有的清冽气息后,刚才一瞬间的紧张全部放松下来。他的身上还有淡淡的消毒水味道,想必是刚从手术室出来。她扬起小脸,唇角弯弯的,眼底清澈的如同清泉,“手术结束了?”

季尧点头,“嗯。”

跟季尧一起出现的还有左轮,这会他举起手掌一下又一下的拍着,那双桃花眼里面满是赞赏。

陶笛猜到他们肯定是听见她刚才的话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对他眨了眨眼睛,“低调,低调,这里可是医院。”

左轮不依,“小嫂子,就你刚才那刚正不阿的精彩表现,低调都是对你的侮辱。高调,咱必须高调。你刚才真是太赞了,给你点赞。”

陶笛羞涩了,往大叔胸口蹭了蹭,“哈哈。没什么啦,随机发挥而已。”

“小嫂子,你太可爱了!”左轮忍不住夸赞了一句,只是感觉到身侧那道凉飕飕的眸光后,他摸了摸鼻子,“这句话我是代替大哥夸你的,完全是站在大哥的立场说的。”

陶笛小手搂着季尧健硕的腰肢,感觉到男人的霸道后,真心心疼左边那个轮子。只能给他一记爱莫能助的眼神,当时慰问了。

季尧从头到尾都没怎么说话,仿佛居高临下的王者,扫了一眼脸色阴沉的纪绍庭,那深沉的眸光好似一起都尽在掌握中一样。

纪绍庭恨透了他这种目空一切的感觉,可是他又无可奈何。本来以为对付这个季医生易如反掌,可是现在看起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最让他失望。寒心的是陶笛的态度……

陶笛不想在这浪费时间,扬起小脸,“大叔,你是不是可以下班了?我们回家吧。”

季尧点头,“好。”

左轮一脸的邪魅,“小嫂子,我能不能去蹭个饭?”

“能!!”

“不能!”

季尧跟陶笛,又是异口同声。

左轮汗哒哒,要不要这么默契啊?

他挑眉,“谁当家?”

季尧沉默,陶笛笑嘻嘻的在他旁边撒娇,“大叔,这种小事让我做主一回呗?左边那个轮子,可是帮了我们很多,他又是你好兄弟。”

季尧还是不说话。不过却是很嫌弃的白了左轮一眼。

左轮摸鼻子,是小嫂子主动夸他的,他是躺着也中枪的好不好?

陶笛又扯了扯他的衣角,“好不好?可不可以啊?”

季尧心融化了几分,“好。”

陶笛喜上眉梢,“完美!!”

说完了,还对左轮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左轮也回了她一个……

陶笛愉悦的在前面拉着季尧的手一起回办公室陪他换衣服,而左轮走在季尧身侧揶揄道,“大哥,原来你是要用哄的?”

季尧不理他,当他空气。

左轮也不介意,继续调侃,“大哥,你堕落了,真的堕落了。遇到被迫害这种事。居然要小嫂子帮你出头。唉……”

季尧一记冷艳扫过来,他自觉闭嘴。

左轮故意放缓脚步走在他们两人身后,看着他们和谐的身影,收敛了几分放荡不羁,突然很认真的点头。这样真好,真的很般配。

纪绍庭失魂落魄的坐在车里,却是久久的不发动车子.

半响,手机有电话打进来,他一看是施心雨的号码.

深吸了一口气,接通了电话,传来施心雨温柔的嗓音,“绍庭,你在哪里?我想见你,好不好?我们已经好久没见过面了,我真是真的想你了。喂,你在听吗?”

良久,纪绍庭哑声道,“好。我去接你。”

施心雨欣喜若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