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秀恩爱没下线/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施家别墅。

施心雨挂了电话后,激动的握着手机喜上眉梢。

她跟绍庭已经20多天没见面了,她非常非常的想绍庭。晚上做梦都会梦见绍庭来接她一起去吃烛光晚餐,而刚才绍庭真的说要来接她了。她怎么能不开心?

进来敲门的女佣秦妈看她这么激动,站在门口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开口。

施心雨看见秦妈后,激动的将秦妈拉进来,幸福的道,“秦妈,你知道吗?绍庭刚才同意来接我一起吃饭了,就知道绍庭当时对我说要退婚都是气话。我跟他在一起半年多了,我们的感情那么好,怎么可能说断就断。绍庭肯定也是舍不得我的,就知道他心里有我的位置。”

秦妈笑的有些勉强,“是啊,姑爷肯定是爱小姐的。小姐这么漂亮,这么迷人。”

施心雨整个人都是一种心花怒放的状态,沉浸在喜悦中的她,丝毫没有注意到秦妈的欲言又止,“秦妈,你真会说话。这话我爱听,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要抓紧时间挑衣服,还要画个淡妆,绍庭喜欢看我化淡妆。最近我脸色的确也太好……”

她又把秦妈拉进衣帽间,眉飞色舞的让她帮忙参谋,今天出去约会到底穿哪一件衣服?

秦妈在整个过程中都显得有些心神不宁,几次想开口,又不敢开口。只能一个劲的点头,态度明显的有些敷衍。

施心雨有些不高兴了,将衣服往边上一丢,“秦妈,你能不能认真点给我一点实用的建议啊?怎么我挑哪件,你都说好啊?”

秦妈吓的脸色有些微微的苍白,连忙解释道,“小姐,我说的是实话。你人长的漂亮,穿什么都好看。”

施心雨微微沉着的小脸,总算是露出了一点笑容,“算了,算了,不问你了。问你你也不懂,你平时又不看时装杂志,你又不懂怎么搭配衣服。行了,我自己挑吧。你下去忙你的吧。”

秦妈点头,“是……”

只是,她走了两步又停下了脚步。

施心雨扭头看她有些不耐烦,“怎么了?还有事吗?”

秦妈欲言又止,“……”

施心雨已经很不耐烦了。“秦妈,你到底还有什么事啊?你快点说啊,可别耽误我去约会。”

秦妈微微吸了一口气,压低声音,小心翼翼的道,“小姐……是这样的……你出院也有三天了。你一次都没有去后院看过夫人………”

她还没有说完,施心雨就怒了,“秦妈,你这是在指责我不孝顺吗?你放肆!!”

秦妈吓的战战兢兢,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小姐我不敢。我是看夫人最近情绪越来越不好,你又是夫人唯一的女儿,我想你去看看夫人,可以安抚安抚她的情绪……”

施心雨脸色沉了下来,语气也很差。“秦妈,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你的身份?你只是我们家一个佣人而已,没错,你是照顾了那个女人那么多年。可你还只是一个佣人,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再说了,我是医生吗?我能治好她的病吗?我去看她有什么用?”

秦妈心口微微的有些堵,小姐一口一个那个女人的叫着,如果夫人意识清醒那该有多伤心?都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这么简单的道理小姐怎么不懂呢?她学历那么高……

施心雨提到后院那个女人就火大,“行了,你下去吧。我不想看见你,以后不准这么放肆。你快下去,别影响我约会的心情。”

秦妈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连忙退了下去。

施心雨深吸了一口气,好心情受到了影响。直到她装扮完毕,看着镜子里那个温婉优雅的自己,对着镜子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心情才缓和点。

手机响了,她以为是纪绍庭发来的短信。打开一看是张玲慧发来的,说她煲了营养汤,让她有空去陶家喝汤。

她蹙眉,将手机丢到一边。真是烦死了,她才不要去陶家。只要去陶家,她就会想到陶笛那个贱人。哪里还有心情喝汤?

纪绍庭终于来了,当管家上楼去通知她的时候,她立马从楼下下来。

看见纪绍庭的那一瞬间,笑容浅浅的上前打算挽着绍庭,“你都瘦了,是不是最近工作太累了?”

纪绍庭不着痕迹的避开她,只冷冷的道,“走吧。”

施心雨的笑容顿时就有些尴尬,只是也不介意,微笑着点头,“好,刚好我也饿了。”

走了两步,刚好遇到从后院回来的秦妈。

施心雨又立马温和善良的关照道,“秦妈,最近快要入秋了,早晚温差大。记得帮我妈妈换一条厚点的被子,另外还要记得吩咐厨房帮我妈妈炖点滋补去燥的汤。”

秦妈脊背微微一僵,笑容有些不自然的点头,“是。”

月亮湾西餐厅。

优雅的环境中,流淌着潺潺的小提琴音。

施心雨眉眼含笑,眸底透着崇拜的凝视着对面英俊的男人。

好久不见,她一眼就看出他真的瘦了很多。她心疼的很,所以点菜的时候都点的绍庭爱吃的菜。

精美的菜肴一一的摆在两人面前,施心雨陶醉在这种温情而又点点浪漫的氛围中,眸底倒影的全然是绍庭那张立体的五官,“来,绍庭多吃点,这是你最爱吃的桂花鱼。你真的瘦了很多,不然明天来我家里,我给你做点好吃的补补。”

纪绍庭显然没胃口,他微微拧眉,冷淡的回道,“不用。”

施心雨又笑,“如果你忙没空的话,我可以做好送去公司,权当探班了好不好?”

纪绍庭有些不耐烦的蹙眉,“说了不用了。”

施心雨笑容微微一凝滞,柔柔的点头,“那好吧。”

纪绍庭放下筷子,郑重的看着她,“我今天约你出来,是有话要跟你说。”

施心雨看着他冷淡的语气,冰凉的眼神,原本激情无情的内心突然就像是被浇了一盆凉水。透彻的凉意,让她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颤,显然她也不想听他接下来要说的话,“绍庭,先吃饭吧。这家的菜你很喜欢的,来,你再尝尝这个。”

纪绍庭沉声道,“够了,我不想吃,我没胃口。我今天来是想跟你……”

“绍庭。”施心雨连忙打断他,“绍庭,别说了。有什么话等吃完饭再说吧,我饿了,我想吃东西。”

纪绍庭没好气的看着她,“行了,逃避是没有用的。施心雨,有些话我不说不行。很显然我今天约你出来,不是陪你吃饭的。”

施心雨脸色有些微微苍白,委屈的看着他,“绍庭……”

纪绍庭懒得看她的看见,直接道,“我找你出来是想跟你谈谈退婚的事情,现在你也出院了,我希望你能尽快起草退婚申明。你可以对外界说是你甩了我,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了。”

施心雨激动的摇头,“不,我不要起草什么退婚申明。我们才刚订婚,为什么要退婚啊?我从来没有想过退婚,我想要嫁给你。绍庭,我不想要退婚啊!!”

纪绍庭打断她,语气也重了几分,“可我想退婚,施心雨经过这些事情之后,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我跟你之间已经不可能了,你欺骗了我,你用手段分开了我跟陶笛,我对你只有鄙夷和恨。我怎么可能还跟你在一起?以前我觉得你善良,温和,处处都为小笛着想,可最后才发现那只是你虚伪的外表而已!!你的内心有多么丑陋,你自己清楚!!”最近他把前前后后的事情都想了一遍,越想越觉得施心雨可怕。她把当时在美国工作的他骗回来,然后跟张玲慧设计了那么一出。又反过来安慰他,替小笛辩解,装出一副很善良的样子。最后还要他保证。不去责问小笛,这才导致他不管怎么生气,都没有责问过陶笛。好几次他愤怒的想责问,也被这个施心雨打断了。

现在想想,这一切都是施心雨的心机。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现在看见她,都会觉得毛骨悚然。哪怕她刚才笑意连连的,他都会忍不住在下,她笑容背后隐藏的到底是怎么样丑陋的内心?

施心雨不停的摇头,“绍庭,别这么说我。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爱你啊,我爱你我才会这么做的。你不能因为我深爱着你,还责怪我啊!!!!”

纪绍庭愤怒,“爱是没错,可是你这是打着爱的幌子,干尽了龌蹉事。施心雨。我要说的很明白。我要跟你退婚,我无法跟你在一起。一分钟,一秒钟都不行!!”

施心雨眼角湿润,有泪水流了出来,她顾不得擦去泪水,双手覆盖着他放在桌子上的大手,苦苦的哀求,“绍庭,你别对我说这种重的话,我听了真的很难受的。我们把之前的事情忘记好不好?我们重新开始好吗?我是真的在乎你的啊,我真的好爱你的!!”

纪绍庭将她的两只手掰开,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掰开,冷漠至极,“施心雨,不要再说了,就这么决定了。我给你一个星期发退婚申明,这是我给你留的最后一点颜面。一个星期过后,我会单方面发出退婚申明。到时候,别怪我不给施家留面子。”

施心雨泪如雨下,“绍庭,别这样,求求你别这样。我们之前也很相爱,我们曾经也很幸福的啊,你都忘记了吗?那些甜蜜的回忆,你怎么能说抹杀就抹杀掉了?”

纪绍庭冷冷的摇头,眼底流淌着安静的悲伤,“我现在才知道,我跟你在一起就没有一天真正的开心过。我的心里装着的是陶笛,一直都是陶笛。”

陶笛这两个字,像是一把锋利的宝剑,狠狠的刺进了施心雨的心脏深处。

她甚至能听见清晰的血肉分离的声音,还能感觉到心口在流血。

她痛的身子有些抽搐,只能喃喃的摇头,“陶笛已经结婚了,你跟她回不去了。你们已经回不去了啊!!”

她的声音有些痛心疾首的尖锐,甚至惊动了包厢外的服务员。

服务员过来敲门询问什么情况?

纪绍庭难堪的蹙眉,“够了,施心雨这是公众场合,不要跟我在这里丢人现眼!我跟陶笛一定可以回去的,我还爱着她,我知道她的心里也肯定还爱着我的!!!她为什么结婚你还不知道吗?那是赌气,你知道吗?是赌气结婚!!!他们没感情的!!”

施心雨看着纪绍庭仿佛大雨倾盆一样的脸色,只觉得一阵阵寒气从头顶笼罩下来。眼前这个男人,她真是豁出名的去爱他啊。她爱他爱到了骨子里,费尽心机的想要跟他在一起,可是现在却被他这般嫌弃。她流产住院二十天,他只在当天出现过一次,之后再也没来过医院一次。她一直体谅他,安慰着自己,说他是因为工作忙。

可是,事实上他好冷酷……

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她压低声音,“绍庭,我知道你不是真的想跟我退婚。你是伤心对不对?你伤心我们的孩子没了,才会这么生气的对不对?可是没关系啊,医生也说了。只要我好好调养身子,很快就可以再怀孕的。我们好好的,不要吵架好不好?”

纪绍庭觉得疲惫不堪,从座位上站起来,冷冷的讥笑道,“施心雨,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们再也没可能了。以后不要给我打电话了。”

施心雨情绪崩溃,痛哭出声,不甘心又痛心的责骂道,“纪绍庭,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到底哪点对不起你?你说你还爱着陶笛,你是不是太天真了?陶笛结婚了,你没看见她那满身的缠绵痕迹吗?她脏了,她真的脏了。她现在就是个破鞋!这样的她,你真的不介意吗?纪绍庭,自欺欺人的那个人是你才对!是你在自欺欺人,你觉得跟她能回到过去,就真的能回去了吗?你太可笑了!!!”

纪绍庭额际的青筋暴突起来,双面猩红的冲着她低吼,“闭嘴!我不准你这么说小笛,不准!!!”

施心雨哭的跌坐在地上,喃喃的道,“你的陶笛脏了,她脏了!!”

纪绍庭暴怒的吼,“我不在乎!我不介意!我一点都不介意!!!”

施心雨冷笑,哈哈的冷笑起来,“纪绍庭,你骗的了别人,你骗不了你自己!如果你真的不介意,怎么会有我跟你的那段感情?怎么会有我肚子里曾经的那个可怜的宝宝?你就是在自欺欺人!!!”

纪绍庭突然觉得包厢里的空气窒息的让他难受,胸口堵塞的仿佛透不过气来,伸手松了松自己的领带,一只手将地上的施心雨给扯起来抵在冰冷的墙壁,他厉声警告,“够了,施心雨你真的够了!不管你怎么说,怎么刺激我都没用!我不可能跟你在一起,我看见你就觉得毛骨悚然。我爱着陶笛,我要跟她在一起的。我只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就这样!!!”

言毕,他肃杀的转身离去。

施心雨的身子一点一点的顺着墙壁瘫倒在地上,她哭,哭的流不出眼泪。她笑,笑的发不出任何声音。情绪完全崩溃了,半响,她从地上站起来,整理自己的衣服。嘴角勾起不屑的弧度,眼底满是阴霾。

她不会退婚的!

绝不会的!!!

————

超市。

陶笛挽着季尧在逛超市,购买今晚上的晚餐食材。

季尧的身侧跟着左轮,这家伙脸皮也是厚到一定的境界了。

明明身侧的男人,不断投射过来嫌弃的眼神,他仍然能笑的邪魅无比。

时不时的还跟陶笛聊两句,完全忽视季尧那寒气肆意的脸色。

左轮脸上扬起邪魅的笑容,心里也乐的很。他很少看见大哥生气的样子,平时总是一副冷冰冰面孔。一点人气都没有。这会居然知道生气了嫌他碍事了,好样的。

明知道季尧嫌弃他这只电灯泡,他却还是本着将脸皮厚发挥到极致的原则,继续碍眼。

陶笛拿了一包紫菜后,左轮一脸的委屈,“小嫂子,我不吃紫菜。”

“你这么挑食?”

左轮又摆出一脸的无辜,“冤枉,是我对紫菜过敏。吃一口,痒痒两小时。”

他还做出浑身起疹疹的那种夸张表情,逗的陶笛连忙将紫菜用购物车里面撤走。

陶笛去挑水果的时候,左轮又在一边叫嚷,“小嫂子,我要吃葡萄。夏黑那种,肉质Q嫩滑。”

季尧眉峰拧了又拧,已经忍无可忍了。

他冷眼瞪向左轮,左轮下意识的往他边上闪了闪,嘿嘿的笑着,“大哥,别这么看着我。我是你们家客人,小嫂子诚心邀请我去你们家做客的。我挑点自己爱吃的水果,错哪了啊?”

季尧只冷冷两个字,“去死!”

左轮满脸的放荡不羁,“不去,世界这么美好,我还没小小轮子呢,哪能去死?”

正说话间,他的手机响了。

他一看屏幕上面显示的‘母上大人’四个字后,立刻按了静音。

季尧可是一眼就看见了,他勾唇,“接!相亲,早点造你的小轮子。再去死!!!”

左轮嫌弃的白了他一眼,“大哥,你怎么能这么毒舌呢?我对你的人品有一点点的忧伤,我内心也是有那么一点点崩溃的。”

季尧挑眉,“滚!”

左轮的手机还在响,陶笛忍不住劝道,“接一个呗。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家里人给你安排相亲也正常。我觉得父母对我们的爱,都不应该被辜负。”

“小嫂子,你这口才也真好。我差一点就被你感动了,不过真的还差一点。”左轮说完,就关机了。

陶笛无奈的瞪了他一眼,继续挽着她家大叔,还踮起脚尖在大叔耳畔八卦了一句,“左边那个轮子不上路子,不跟他玩了。等会做酸菜鱼。多放点辣椒,辣的他不要不要的。”

季尧低头看见他家小妻子可爱的冲他眨眼睛的模样,唇角忍不住微微上扬。她今天披着齐肩的发丝,自然的垂下,发间还隐隐的渗透着淡淡的馨香,那一双明眸清澈的如同山间清泉叮咚响。

当真是可爱的让他的心口都跟着一软,她还握着小拳头,很认真的想着到底要放多少辣油呢?

他有些情不自禁的反握着她的小拳头,放在唇间亲了一口。

左轮惊呆了,不,应该是惊悚了。大哥居然旁若无人的亲小嫂子了,这是秀恩爱秀到没下线吗?秀恩爱这种事居然能发生在大哥身上?

他和小鱼干都惊呆了好不好?

陶笛也是微微一怔,可是感觉到手背上有一处软软的湿润后,小脸上绽放出绚烂而有一点点羞涩的笑容。大叔亲她了,还是当着超市这么多的人面亲她了呢。

左轮一时竟反应不过来……

陶笛反应过来之后,踮起脚尖。更好热情的回亲了一下大叔的脸颊。

左轮倒吸了一口气,“你……你们……”

陶笛转过身来,对着他做了一个鬼脸,“羡慕嫉妒恨了?”

左轮表示自己的小心肝受虐了,直摇头,“你们……能不能考虑一下单身狗的心情?我们什么仇什么怨?你们至于这么伤害我吗?”

“去死!”

“虐死活该!”

陶笛跟季尧又是相当默契的开口,连意思都是在一个频道上。

左轮真的很忧伤,“你们欺负我,小嫂子,你也变坏了。我真是被你们虐的不要不要的,我真恨不得立马变出个女朋友来给自己涨涨分。”

陶笛性子本来就爱闹,跟他开着玩笑,“好啊,你现在物色啊。说不定,缘分真的可能在这个超市里。你看,那个穿白色忖衫,黑色阔腿裤的女孩子不错。那背影,一看就很有气质……”

左轮四下扫了一圈,继续开启玩世不恭的模式,“小嫂子啊,你是不知道啊。现在女孩子很多都是咋一看背影让人瞎想,细一看正面让人想瞎。总之,光看背影风险太大。”

正在这时,前面那个超有气质的背影美女侧身去货架上拿了几盒酸奶。

就在这个两秒的空隙内,左轮看见了她的面孔。瞬间确定那是一张让他瞎想,而不是想瞎的面孔。而且,这面孔有些面熟。只是,他一时想不起了……

陶笛也在这空隙,看清前面美女了,她一喜,这不是上次在施心雨订婚宴上帮了她一次的冯宇婷吗?

看见恩人,她自然是很开心,连忙小声的跟大叔说,“我去跟我朋友打个招呼,马上就回来。”

季尧淡淡的眸光扫向冯宇婷,点头。

陶笛愉悦的上前,唇角笑意翩然,激动道,“冯小姐真的是你吗?真的好巧,没想到会在超市遇到你。上次的事情过后,我后悔的很。后悔当时没有要你的联系方式。”

冯宇婷微微一怔,甚至有些迷茫。

陶笛看她迷茫的眼神,连忙提醒道,“你不认识我啦?我是上次施心雨订婚宴上的那个……就是差点被人推倒的,最后是你拉了我一把。我叫陶笛,记得吗?”

经过这么一提醒,冯宇婷终于是想起来了。她微微打量着陶笛,还真是那个活泼的有些过分的陶笛。

“冯小姐,你也来买菜?你这么超有气质的美女,也会做饭?”陶笛看着她购物车里面的几样食材,有些好奇的问。

冯宇婷的性格比较高冷,不太擅长与人交流,当然她平时也不太喜欢说话。这会听陶笛吧啦吧啦的说了这么多,有些反感的蹙眉。

陶笛继续发挥自己的热情,“你买了西红柿?我平时最喜欢做的也是西红柿炒鸡蛋这道菜,酸酸甜甜的,口感好极了……”

冯宇婷微微的吸了一口气,打断她,“陶笛,我再次申明一次,我不喜欢你。所以,请你别摆出一副跟我很熟的样子,其实我们不熟。”

陶笛愣了愣,眨巴着眼睛。也不生气,反而笑,“可是我喜欢你啊,你是我恩人呢。你不喜欢我,又不影响我喜欢你。”

冯宇婷觉得脑袋有点痛,有一种她的热情她无法拒绝的感觉。而且,看她笑的自然明朗的样子,让她都有些怀疑自己拒人千里的态度有些过分了。

陶笛看她购物车里面放着的酸奶,自己也顺手在货架上拿了几喝奶昔,一边拿还一边问,“这种草莓味的,口感比较好?你要不要也来点,我请客行不?高冷美女,给个面子。”

冯宇婷扶额,“不用。”

陶笛还是笑,“好吧,你大概在减肥,我也在减肥。”

冯宇婷看着她怀中抱着的好几盒奶昔,怀疑的看着她。

陶笛憨憨的吐了吐舌头,“不过,通常呢我都是吃饱了再减肥的。”

冯宇婷,“…………”

陶笛看着她今天这身白色衬衫搭黑色阔腿裤,将她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真是迷人极了,夸道,“这身衣服真漂亮,气质真好。”

冯宇婷嘴角抽了抽,“我真不想认识你。”

陶笛看她高冷的模式,下意识的就看向不远处的大叔,突然鬼精灵一样的问了一句,“气质美女,你有没有什么失散的大哥流落在外的?”

冯宇婷反应不过来,愣住了。

陶笛嘻嘻的解释,“是这样的,我突然觉得你跟我家大叔的性格真的超级像。一样都是高冷的调儿,而且你们两颜值也都高,我就在想你们会不会是失散的兄妹之类的?你看,我老公就在你后面你看看你们像不像?”

冯宇婷不喜欢她这个玩笑,冷道,“无聊!”

陶笛自来熟的上前挽着她的胳膊,“玩笑一下喽。”

冯宇婷甩了几次,都没甩开她,真是有些无语。不过,她视线一转,好像看见陶笛的身后有一个身影一闪而过。她微微蹙眉,小声的在陶笛耳畔问了一句,“你这张嘴是不是又得罪人了?好像有人跟着你。”在她看来陶笛话这么多,得罪人,肯定是因为那张嘴话多。

陶笛一愣。下意识的问,“你看见了吗?确定是跟着我的?”

冯宇婷再认真的搜寻了一圈,没看见有什么可疑的人,才淡道,“不确定,或许是我看错了。”

陶笛点头,“也有可能。”毕竟,超市里面这么多人,看错也正常。

站在一边的左轮明显的按耐不住了,他终于想起来这个美女是谁了。他上前打招呼,“美女,我们又见面了。”

冯宇婷看见又上来一个没话找话的,真是烦恼的很,蹙眉,“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左轮俊朗的五官上面勾起邪魅的笑容,“我认识你,我们在施心雨的订婚宴上见过的。你不记得了?”

冯宇婷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抱歉,如果每个出现在订婚宴上的人都这么说。我会累死。”

左轮吃瘪,还吃的这么彻底。

陶笛绷不住笑了,“……”

冯宇婷不得不怀疑今天不适合出门了,连着遇到两个奇葩。很显然,这两个奇葩还是相互认识的。

她将陶笛的小手从臂弯中拉出来,冷冷的道,“让一下,我要回家了。”

左轮冲陶笛使眼色,“别介啊美女,一起去我小嫂子家蹭个饭呗。”

陶笛接受到暗号,本着知恩图报的精神也附和了一句,“气质美女,不如你也一起去我家吃个饭吧。刚好,我很想表达一下对你的感激。”

冯宇婷拒绝,“不用。”

她直接绕开他们两,推着手推车去结账。

走了两步,回头看了一眼陶笛,冷冷道,“我不喜欢话多的女生,所以我真的不喜欢你。你这种吃那么多也不胖的,我怎么都喜欢不起来。”

她又看了一眼左轮,警告道,“我更加不喜欢随便冒出来搭讪的男人,掉价!!”

就这样,她甩下陶笛跟左轮走了。

左轮和陶笛华丽丽的被嫌弃了,两人相互看了一下,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被嫌弃了。”

“人家更嫌弃你!!”

两人相互伤害了几句,东西也买的差不多了,就去结账了。

在停车场的时候。又跟冯宇婷遇上了。

左轮热情的打招呼,“气质美女,我们真是有缘分啊!!”

冯宇婷扫都没扫他一眼,直接按上车窗一踩油门走了。

左轮再一次华丽丽被无视……

他也不恼,还脑抽的来了一句,“这美女,有性格,也有气质!”

陶笛凑上前,“不然我下次遇到帮你牵线?”

左轮傲娇的道,“免了。缘分这东西,随其自然最好。”

天琴湾小区。

左轮蹭一顿饭真心不容易,简直是被虐的不要不要的。

大哥这个人强势又霸道,害的他跟小嫂子都不能愉快聊天,甚至都不允许他说话。

小嫂子厨艺真心不赖,一桌子菜肴都很合他胃口。

嗯……除了酸菜鱼有点辣。

只是过程中,饭菜不虐人。秀恩爱比较虐人。

差点就虐瞎了他的双眼,在吃饭的过程中,他居然看见小嫂子把自己不爱吃的姜片都夹到了大哥碗里。而据他所知,一向最讨厌姜片的大哥,居然连眉头都未曾皱一下,就把姜片吃下去了。

麻蛋!

这是什么情况啊!!

期间,小嫂子撒娇,萌萌哒,大哥全部受用……

最后的最后,刚吃完饭的他,连餐后水果都没吃呢。就被季尧那个霸道的混蛋给推了出来……

在楼下,他坐在车里倒吸一口气。

季尧……你大爷的!

不带这么虐单身狗的!

看他跟小嫂子那么恩爱,小日子过的有滋有味的,他突然有种找个女人来收服自己的冲动。

思及此,他拿出手机开机,回电话给‘母上大人’,“我突然发现相亲这件事也蛮好玩,你看着安排吧。”

————

周一,下班之后。

陶笛走到公司门口,就感觉有人盯着自己看。她回头搜寻了一圈,也没发现可疑的人。

周二,早晨。

因为大叔昨晚上值夜班,今早不能送她上班,所以她是坐公交来上班的。

到了公司门口,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又强烈了几分。她微微蹙眉,加快了脚步。

可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面突然冲出来一个人,是一个女人,手里还拿着一把锋利的泛着白光的尖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