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勾引我老公/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尖刀在金灿灿的阳光下折射出明晃晃的亮光,亮光在陶笛那张精致白皙的小巧脸颊上一闪而过,惊的她下意识的转身看向身侧。

她慌了,那是一个身高大概160,但是身形很胖的女人。女人身上衣衫褴褛,全身脏兮兮的,还散发出一阵阵令人呕心的酸味。长发早已打结成团,乱糟糟的顶在头顶,脸上满是污垢,此刻正面露凶光的冲她挥刀而来。

陶笛吓的腿软,从来没有见到这样的画面,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就在女人挥刀来的这一瞬间,她慌乱之下,勉强保持着一点镇定从包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防狼喷雾,对着女人一阵乱喷,“你走开!我跟你无冤无仇,你干嘛要杀我!!!走开!!!”

自从前几天在超市里冯宇婷提醒她有人跟踪她后,为了谨慎起见,她就在淘宝上面购买了防狼喷雾以防万一,没想到今天真的排上用场了。也多亏了这个防狼喷雾,蓬头垢面的女人被喷的哇哇叫了两声。捂着眼睛……

陶笛一秒钟不敢停留,连滚带爬的想跑。

可是女人短暂的尖叫后,又追了上来,一把扯出陶笛,脸上满是狰狞之色,癫狂的怒骂,“付晶晶。你这个贱人!你勾引我老公,害的我家破人亡!!我要杀了你,我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杀了你!!!”

陶笛的包带被她扯住,吓的她举起防狼喷雾又是一阵乱喷。可是,这一次慌乱的她并没有对准疯女人的眼睛。

疯女人一怒之下,一脚踹上来,倒是把她手中的喷雾都给踹到地上,滚远了。

“付晶晶!我恨你!你这个贱女人,你去死!你勾引我老公,抢我男人!!!!”疯女人眼底没有焦距,癫狂的大骂着。

陶笛用包包挡在自己面前,慌乱的解释,“我不是付晶晶,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付晶晶!你真的认错人了!!!!!”

疯女人愣了一下子,随即摇头,“没有,我没有认错人!你就是付晶晶,是你!贱货!就是你!你穿白忖衫高跟鞋,就是你!!!”

她挥着尖刀,眼底恨意闪烁,一刀又一刀的刺上来。

陶笛只能拿包包挡,她的拎包瞬间就被刺烂了,手腕上也受伤了,有鲜血流出来。她吓哭了,“大姐,我真不是付晶晶!付晶晶在那边,她刚才走过去了,我看见她了……”

她意识到自己遇到神经病了,也开始故意瞎说转移神经病的注意力。

可是,疯女人仅仅愣了几秒,又挥刀刺上来,“你是付晶晶,你就是!!!”

陶笛吓哭了,“我真不是啊…………”

在两人扭打撕扯的过程中,她两只手腕都受伤了,她拼命的喊救命。可是这个点来这幢办公楼的都是一些女白领,因为这里是化妆品公司,男同志很少。

现在这个社会,大多数人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何况疯女人手上还有尖刀。胆子小的路人都被吓的躲的远远的,根本就没人敢上来帮她。

有一两个热心的,也最多是帮她打电话报警。

可是,报警也没用啊。警察出警需要时间过程的……

陶笛手中的烂包包已经被疯女人扯走了,她的两只手全是血,她哭着哽咽,高跟鞋一崴,人就已经瘫坐到地上,“别……”

疯女人脸上的恨意疯狂的扭曲着。狠狠的挥刀向她腹部砸下去————

陶笛绝望的闭上眼睛,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突然有一抹身影冲了过来。

冲过来的是纪绍庭,他猛然将地上的陶笛扯到怀中,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住她。

疯女人的尖刀刺了下去,周围空气中回荡着血腥的利器刺进皮肉的声音。

纪绍庭痛苦的蹙眉,却只是闷哼了一声。眸光紧紧的打量着怀中的陶笛。看见她手腕上,手背上,手心上,还有大腿上全部是鲜血后,愤怒的转身,不顾自己后背上还插着的尖刀,一脚就踹向疯女人。

疯女人惊叫了一声,被踹下了台阶,在地上滚了两圈,然后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陶笛看见纪绍庭背后插着的尖刀了,插的很深,只能看见刀柄。有鲜血顺着刀柄流出来,他浅蓝色的忖衫已经染红了。

可是这个时候的纪绍庭却顾不得自己,反而是抓着她的肩膀,打量着她,眼眸深处满是担忧和紧张,“小笛,你没事吧?你怎么流了这么多血?你哪里受伤了?快点告诉我,到底哪里受伤了?”

这一瞬间,陶笛竟有些恍惚。以前的纪绍庭的确会这样紧张她……

她喃喃的摇头,“我没……受伤……小心……”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那个倒在地上的疯女人又冲了过来,她那种架势很吓人。直接冲上前,将措不及防的纪绍庭后背上的尖刀拔了出来,再一次狠狠的插进去。她本来就是个疯子,癫狂起来更是可怕至极。

纪绍庭连中了三刀,脸色已经苍白不已了。

疯女人其实只想刺死陶笛,无奈纪绍庭就一直紧紧的抱着陶笛不放。她只能一刀又一刀的挥舞着……

陶笛尖叫,“救命啊!救命…………”

纪绍庭在护她周全的同时,再次踹疯女人。他猛足了劲的踹向女人的腹部,可是毕竟失血过多,这一脚并没有什么力气。疯女人只是被踹的趴下,然后缓解了几秒后,爬起来换了一个方向也顾不得拔刀,就这样直直的掐着陶笛的脖子,“付晶晶,我掐死你!掐死你!!”

大清早,发生这样血腥的一幕,大家都躲在远处吓呆了。

大家判断出行凶的是个神经病女人后,更加不敢多事,现在神经病杀人都不犯法,谁敢不要命的多事。就连公司的保安,也都吓傻了。

陶笛被掐的呼吸都困难,伸出双脚胡乱的踢着。这个时候的纪绍庭连中了四刀后,已经虚弱的眼皮发沉了,他很想保护小笛,可是他出了紧紧的抱着小笛,什么都做不了。眼前的景物已经开始模糊了,小笛痛苦的样子在眼前交叠……

陶笛完全是无意识的乱踢着。就在她以为自己真的会死的时候,头顶上有一抹阴影笼罩住她。

顾楷泽拿着车里的灭火器,狠狠的朝疯女人头上砸去。

疯女人晕了过去,陶笛这才得以呼吸顺畅,她大口的喘息着,“…………”

顾楷泽看着她全身是血,眼底有慌乱闪过,“你没事吧??怎么样了??”

纪绍庭在失去全部的意识之前,两只长臂还紧紧的禁锢着陶笛。他身上的忖衫早已染红了,尖刀还插在后背,很是触目惊心。他虚弱的呼吸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抬起手臂摸着小笛血色全无的小脸,喃喃的道。“没事吧?小笛……你没受伤吧?”

陶笛看着这样子的纪绍庭,心底突然很难受,胸口堵塞的难受。她不想绍庭出事,真的不想,她惊叫着,“绍庭,我没事……你别睡……你别睡过去……我不想你有事啊……你别睡好不好?”

纪绍庭终于还是沉沉的晕睡了过去。直到救护车赶来,两名护士才分开他的手臂,将他抬上担架。

陶笛虚脱了,顾楷泽试图将她扶起来,“陶小姐……你没事吧?你感觉怎么样?”

陶笛虚弱的眼皮都抬不起来,迷糊中看见眼前的男人有些眼熟,却实在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她费力的道,“谢谢……”

说完这两个字,就昏倒了,顾楷泽及时的扶住了她。

因为一时联系不上家属,顾楷泽主动要求陪同去医院……

等到救护车的鸣笛声消失,办公楼前恢复了一贯的平静,徒留下一滩血迹。

而在办公室左侧的花坛后面,有一抹靓丽的身影不动声色的待在原地。她满意的回放了一下刚才拍下来的视频,有几个情深的瞬间被她定格下来,然后发送了出去。

医院。

季尧接到通知的时候,陶笛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处理过了。她手腕,手背,手心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口,万幸的是都是刀尖的刮伤,也就是说伤口并不深。

她之所以会晕倒,是因为失血过多,又惊吓过度。

给陶笛接诊的医生恰好是季尧同一个科室的同事,于是她看见了季尧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在她的印象中,季尧是个难以沟通的冷面男人。平时碰见都不会跟她打招呼的男人,生平第一次向她询问,“伤口怎样?”

她愣了一下,公式化的回答,“伤口不深,已经没事。好好休息一下,等醒来就没事了。”

季尧却是难得开启了重叠模式,再次确认,“确定?”

这下子女同事不得不怀疑患者跟季医生的关系了,可是也仅仅是怀疑而已。却不敢多说一个字。看院长对季医生毕恭毕敬的态度,她一个小小的外科医生,哪里敢得罪好像大有来头的季医生?

她微笑着点头,“确定没事了,一会就可以醒来了。”

左轮接到季尧的电话后,第一时间赶到医院。

见到季尧紧张的问,“小嫂子没事吧?”

季尧冷眉深沉,“没事。”

“到底什么情况?怎么会发生这么血腥的事情?”左轮怒了,看大哥这肃沉的脸色,他也跟着着急上火。

季尧脸色紧绷,没说话,只是向走廊尽头那间病房走去。

左轮跟在他身后,一起去看小嫂子。

病房门口,有警察正在询问顾楷泽一些事情。毕竟,顾楷泽当时也出现在现场。

顾楷泽见到季尧的时候微微一怔,心头像是有什么东西晃了一下。其实,这不是他跟季尧的第一次见面。只是,上一次在订婚宴上见面的时候,灯光太暗,他当时又只顾着怀中不正常的陶笛,没有细看。这一细看,他总觉得眼熟。

“你救了她?”季尧看了一眼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女人。沉声问。

顾楷泽是个温和的男人,乍然听到这种冰冷的好似没有一点人情味的语气,心头微微不舒服。可他又是个很有涵养的男人,不舒服也没有表现出来,温润的回答,“是,事发当时,我刚才在附近处理一点工作。听到异动就过去了,我当时看见那个疯女人掐着陶小姐的脖子,是我用灭火器打晕了那个疯女人!”

了解了之后,没说话,眸光沉沉的盯着病床上的女人。

她的手腕处缠着白色的绷带,昏睡着都轻轻的蹙着眉头,睡的很不安稳。

顾楷泽心底不由的腹议,这还真是一个目空一切的男人。

季尧没说话,倒是左轮像是猜到顾楷泽心中所想一样,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哥们,谢了。这事,算我左家欠你一个人情。”

顾楷泽感觉到了一股狂傲不羁的气场,心中思索了几秒后。有些吃惊,“你是左家的人?”

左轮伸手,“你好,我左轮。”

“你好,顾楷泽!”

顾楷泽瞬间了解,原来这就是左家的少当家左轮,难怪会有这种嚣张的气场。他仍然彬彬有礼的伸出手掌。“左先生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

“理当感谢。”左轮该狂狷的时候,该收敛的时候收敛,该正经的时候又很正经,总是能拿捏的很好,“我送送顾先生。”

顾楷泽看了病床上的陶笛一眼,最终没说什么,只是微微点头。

只是,他走了几步后,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季哥哥,对了我想起来了。是你小雅的……”

闻言,季尧猛然转身,一记犀利的眼神射过来。

顾楷泽下意识的就闭嘴了,“……”

左轮神色也是微微一紧,随即道,“顾先生请吧,我大哥担心我小嫂子,我想给他们多点时间独处。”

顾楷泽点头,走出病房。

左轮突然停下脚步,严肃的看着他,“顾先生,我有件需要提醒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