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我动作会很轻/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楷泽眉峰微微的皱了皱,便听见左轮一反常态的郑重道,“顾先生,请不要用过去的事情来惊扰我大哥跟小嫂子的幸福。”

“……”顾楷泽沉默的看着他。

左轮压低声音又道,“我猜到你一定也认识小雅,可是你要明白。过去的已经回不过去了,回忆再美好也只是曾经。有些事情,不该提的还请顾先生控制住。”

虽然他的语气听上去没有那么犀利,但是他桃花眼里面折射出的不容置疑是那么的明显。

顾楷泽明显的感觉到一股压迫气息,他微微叹了一口气,点头,“我明白。”

左轮点头,举手投足间有一丝的警告和霸道,“那便好。”

顾楷泽看了病房方向一眼,终是什么都没说了,转身离去。

他从来不想去惊扰别人的幸福,他只是遇到季尧的时候很激动,想知道小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病房内,陶笛还在昏睡中。

季尧一直站在病床前陪着她,一瞬不瞬的凝着她。她的眉心一直紧紧的蹙着,好似睡的很不安稳。好几次,他都想将她的眉心抚平。

昏睡中的陶笛似乎做噩梦了,小手胡乱的挥舞了两下。

季尧神色一紧,上前握紧她的手臂。不让她乱动。指腹在她的手臂柔嫩的肌肤上,轻轻的摩挲。

陶笛终于安静了下来……

左轮倚在病房门口,看着里面的画面。唇角微微的上扬,这画风很美不是吗?

美的他都不忍上前去惊扰,就在他准备悄无声息撤退的时候。

季尧松开陶笛的手臂,转身走过来。

两人很有默契的退出来,站在病房外的走廊上说话。

短暂的沉默后,季尧沉声开口。“查了吗?”

左轮伸手去摸口袋里面的香烟,想要抽烟,身边的男人提醒道,“医院。”

他收手,回答,“在查。”

“尽快!”季尧压低声音。

左轮点头,“明白。”

他们两个人性格是那种截然不同的两种性格,但是很多时候都很有默契。比如说在面对这件事的时候,都潜移默化的认定这不是一场意外。

————

陶笛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满眼刺目的白色,强烈的光线让她有些不习惯的眨了眨眼睛,适应了几秒后,才再次睁开眼睛。

她想起身,发现手臂沉重,费力的挣扎了一下。身旁有小护士出声提醒她,“陶小姐,你别乱动,我马上要帮你打针了。”

陶笛来不及想其他的,只是下意识的惊叫,“我不要打针,美女,超级大美女我不打针行不行?”

她真的好怕针头的,打一针会让她对这个世界都充满恐惧的。

小护士柔声安抚她,“陶小姐,你不要紧张。我动作会很轻的,你只要稍微忍那么一下下就好了。”

“我拒绝!”

“你受伤了,不打针不行。”

“我真的拒绝!”

“不打针真的不行!!”

陶笛好怕怕,不停的摇头,咬着下唇,紧张不已。

季尧推门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她这副紧张的模样。她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因为害怕都已经邹成了小包子样,小身子也在微微的颤抖着。他心口一抽,走上前。轻拍着她的小脸,给她安抚。

陶笛闭着眼睛,呼吸到了她熟悉的男人气息,猛然睁开眼睛。像是找到了莫大的支撑点,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大叔,我拒绝打针。我一万个拒绝……”

小护士都看傻眼了,她是熟悉季医生的。季医生的淡漠如冰,她们整个护士站可都是深有体会的。上次有个小护士因为激动给了他一个拥抱后,第二天就被调去别的科室了。自此,整个护士站都对他避而远之。

当然,私底下大家也会很好奇。像季医生这么没有人气的男人,有女朋友吗?他的女朋友要怎么样跟他相处?会不会一句话还没说,就被他的冷漠眼神给秒杀?

此时此刻,看见这一幕。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原来这世界上还真有女人敢对季医生撒娇?

这女人还叫季医生大叔?是他侄女?

陶笛紧张的四肢都快要僵硬了,还在苦苦哀求,“大叔,我吃药好不好?我可喜欢吃药了……我吃药好的更快……”

季尧眉峰微微拧紧,下一秒就俯身用自己的薄唇,封住她一张一翕的柔嫩唇瓣……

她的唇是他所熟悉的那种柔软甜嫩的触感,只一秒,他就有些情不自禁。只是,顾及着她受伤了。他一直把持着自己。不敢霸道的用力,只温柔的在她的唇齿间流连忘返。

陶笛突然被吻,惊的她下意识的睁大眼睛,那熟悉的酥麻感倏然从唇间传递到心尖上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这里还有小护士在呢。羞涩的红云在脸颊上浮现,水波荡漾的眸子也无意识的阖上,不敢看他,也不好意思看小护士。

季尧伸出长指。遮住她的眼睛。

另外一只手,对小护士做了一个手势。

小护士简直都快看呆了,在接受到季尧的手势后,开启了工作模式,动作娴熟的帮陶笛打针。

陶笛发誓,这是她这辈子打的最莫名其妙的一针了。前一秒还紧张的想撞墙,下一秒就乘着七彩云朵飞上天空了。至于打针过程中的那点疼痛,完全被那飘飘浮浮的感觉给冲淡了。

“谢谢你……”她想小护士道谢的时候,嗓音里还夹着萌萌的羞涩。

小护士摇头,“不客气。”

本想八卦两句的,可是看见季尧那冰冷的眼神,赶紧撤退。

病房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

陶笛撅着小嘴看着季尧,唇瓣上还沾染着晶莹的液体,足以证明男人刚才的情不自禁。

她想摸摸自己的小嘴,可是手上还缠着纱布,动弹不了。

她蹙眉,感觉自己就像是个木乃伊一样。当然是,小面积的木乃伊。

季尧看着她,“疼了?”

陶笛点头,又摇头。

季尧蹙眉,“……”

陶笛笑了,“本来是有点疼的,但是我看见你来了。突然觉得也没那么疼了。”是啊,她看见他出现的那一瞬间,有种莫名的心安涌上心头。

也许,她习惯了把他当成家人。见到家人了,自然会心安。

季尧没接话,但是唇角却是微微的上扬了下。

陶笛老这么躺着觉得很不舒服,想要坐起来。

季尧将她扶起来,在她身后放了一个软枕头。

陶笛还是觉得不舒服,她撒娇,“大叔,我倚你身上呗?你胸膛给我躺躺,为你的小妻子牺牲一下呗?好不好?”

季尧没说话,她又扭动了一下身子,“这枕头真硬,都没咱家的枕头舒服。咱家枕头上面还有大叔的气息呢。”

某个高冷男人站在她边上,看着她闹腾。

看着她小眉头拧了又拧,他上前一步坐在床头位置,然后将她搂在怀里,让她倚在自己的胸膛上。

陶笛乐了,在他怀中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后,满足的扬唇。深呼吸了一次,美滋滋道,“还是我家大叔的胸膛最有安全感,躺在你怀里我突然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怕了。什么疯女人,什么尖刀都弱爆了,我都不怕了。”

季尧听到这里,心弦瞬间绷紧了几分,手臂也收紧了几分。将她更用力的搂紧在怀中,她单薄的脊背毫无空隙的贴合在他的胸膛上,他能呼吸到她发间的淡淡香气,还能感受到她鼻息间呼出的甜甜热气。

“大叔,以后你都会保护我的是不是?”陶笛躺在他怀中。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感觉到自己跟他的距离真近。近到她的心跳好像已经贴合着他的心跳了,交叠成一曲美妙的旋律。

季尧点头,“嗯。”

陶笛在经受了早晨的惊险之后,这会只想安静的寻找一个可以庇护自己的港湾。无疑,大叔的胸膛就是她最温暖的港湾。两人就这样安静的待了一会,她突然想到了纪绍庭。

纪绍庭今天早晨就是这样用他的胸膛保护着她,对了,他还晕了过去?

想到这里,她连忙扭头问身后的男人,“纪绍庭怎么样了?他怎么样了?”

她突然紧张的语气,让季尧有些不舒服的蹙眉。

陶笛抓着他的手臂,于心不忍的问,“大叔,纪绍庭没事吧?”

季尧看着她抓着自己的手臂的那只小手,还是沉默。其实。他根本不知道纪绍庭怎么样了。原因很简单,他从来不关心跟他无关的人。他这个人一贯很淡漠。

陶笛心里想,自己也晕倒了,现在也醒过来了。能说能动的,纪绍庭一个大男人也应该没问题。所以,她自动将大叔的沉默理解成了纪绍庭没什么大问题。因为大叔这个人平时话就很少,如果绍庭真的有事,他就不会沉默。

“是不是纪绍庭也没事了?他应该没事。他一个大男人身强力壮的。”她松了一口气,如是的宽慰着自己。

当然,自从她紧张的询问了纪绍庭的情况后,她就感觉到了身后男人的变化。

他搂着她的手臂用力的有些僵硬,他的胸膛好像也坚硬了几分,就连病房的氛围也变得有些微妙了。

她咬唇,往男人胸膛舒服的靠去,小声的解释。“今天早晨纪绍庭为我挡了刀子,我关心一下他的死活,应该不过分吧?”

季尧不说话,手臂僵硬着。

陶笛又在他的胸膛上软绵绵的蹭了蹭,“大叔,酷酷的大叔。你是不是吃醋了?你是不是在乎你的小妻子在乎的不行不行的?”

季尧一怔,吃醋?

这是一个从未在他的字典里出现过的词语,他下意识的否认,“没有!”

陶笛撅嘴,“我不信,我不信,你就是吃醋了。大叔,你吃醋了哦!!!我这么可爱,你应该紧张,应该吃醋。”

季尧,“…………”

陶笛又在大叔的怀里闹腾了一会,渐渐的闭上眼睛,又睡着了。

毕竟失血过多,她的身子还是有些虚弱的。

季尧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低头看着她恬静的五官,浓眉的睫毛在光线的折射下落下一排浅浅的光晕,肌肤白皙清透的能看清上面细细的绒毛。

睡着了的陶笛,还无意识的往大叔的脖颈处拱了拱,小脸枕在他的胸膛上,唇角弯弯的上扬着。

他的大手情不自禁的去描绘她精致的五官,她其实很漂亮,很可爱。她爱闹,喜欢撒娇,是他所不习惯的那种性格。可是,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不讨厌她这种爱闹的性格。

她的嘻嘻哈哈,她的调皮,她的可爱。她的撒娇,他都不讨厌。

听着她的呼吸声,他突然也有了一丝的困意。整个世界仿佛在这一刻都安静了,他阖上眼眸,就这样倚在床头,抱着她睡着了。

左轮让家里的厨子煲了一点粥他亲自送到医院来,推开病房的门,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温馨的画面。

这画面太美,他怔然的发呆了两秒后,悄悄的把保温盒放下后,就撤了。

有一种知趣叫做————不打扰大哥小嫂子的幸福!

陶笛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五点钟了,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居然还被大叔抱在怀里。想着自己就这么睡了一下午,心底一阵暖流静静的流淌着。不过,这样一直压着他,他应该会很累吧?

她顿时就有些心疼他了,身子轻轻的动了动,不想惊醒大叔。殊不知在她醒来的那一瞬间,身后的男人就已经发现了。

“醒了?”他问。

她有些不好意思,“嗯,我压了你一下午,你是不是很难受?”

“饿不饿?”他不答,反问。

陶笛突然发现自己还真是饿了,她今天一天只吃了一顿早餐,点头。“真有点饿。”

季尧起身在她身后的位置重新放了一个柔软的枕头,然后打开保温盒。

顿时就有营养粥的香气弥漫在病房中,勾的陶笛饥肠辘辘的,下意识的舔了舔唇角,“好饿。”

季尧帮她盛了一碗粥,又把病床前面的小桌板放下来。

陶笛活动了一下木乃伊一样的手掌,“大叔,你给我一个勺子。”

季尧扫了一眼她的手掌,最终自己在床边坐下,动作不算温柔,却透着一点细心的喂她。

陶笛不好意思张嘴,“……”

“张嘴。”他霸道的命令。

陶笛笑的有些羞涩,但是眉眼间透着一丝丝的幸福,“这不太好吧?我自己可以试着吃的,我手上其实伤口不深的。”

季尧蹙眉,“张嘴。”

陶笛嘻嘻的张嘴,吃了一口后,满足的点头,“大叔,你居然喂我吃饭。我好开心。”

季尧一怔,他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心甘情愿的喂陶笛吃饭。

陶笛是真饿了,吃的真不少,吃了两小碗的营养粥。

左轮还让厨子准备了白水鸡蛋过来,她吃白水鸡蛋。从来不喜欢吃蛋黄。总觉得蛋黄噎人,吃的嗓子都很不舒服。

所以,当季尧喂她吃蛋黄的时候,她蹙眉摇头,“不要,我不能吃蛋黄。吃了蛋黄皮肤会变黄的,我要吃蛋白,吃了蛋白皮肤会白白嫩嫩的。就像剥了壳的鸡蛋一样嫩滑。”

季尧无言以对。“……”

陶笛又笑,“大叔,你吃蛋黄,我吃蛋白呗。以后都这样,好不好?”

季尧鬼使神差,“好。”

后面,果真是他吃蛋黄,她吃蛋白,配合的那叫一个默契。

当失魂落魄的施心雨冲进病房的时候,看见的就陶笛跟季尧两人惺惺相惜,恩爱和谐的画面。她满腹的怒气在这一瞬间,像是被按了暂停键。她敏感到空气中浮动的温馨气息,再反观她的凄惨,嫉妒的火山再一次在她的心湖上爆炸开来。

她冲上前,掐住陶笛的脖子,“我杀了你!我要你偿命!!!去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