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季太太/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小嘴里面还吃着蛋白,直接被她掐的都吐了出来。

施心雨发丝散乱,双眸通红,眸底迸射初猩红的凶光,恨不得将陶笛分分钟掐死。

季尧幽深的眸底猛然凝聚了一层冰寒冷气,起身大手一扬,就将施心雨给扯了出去。

施心雨撞到病床尾部的护栏,身子因为惯性后退了几步,踉跄的摔在地上。

陶笛的呼吸终于畅快了,一天之内经历了两次被人掐脖子。她实在是火大,吐出一口怒气后,冷声质问,“施心雨,你疯了?你要发疯也请你离我远点好不好……咳咳……”

季尧在看着陶笛的时候,自动融化了几分脸上的坚冰,动作有些轻柔的帮她拍着后背顺着气。

陶笛委屈的抬眸看着大叔,轻轻的咬了咬下唇,小手扯着他的西装下摆,下意识的躲在他的身侧寻求他的庇护。

季尧眸光再次温暖了几分,转而搂着她的肩膀,将她护在怀中。

施心雨看见这样的一幕,心里百般不是滋味。她以为陶笛嫁给穷医生一定不会幸福的,可是现在看起来这个穷医生对陶笛这个贱人挺好的。刚才还喂陶笛吃粥,现在又这么护着陶笛。而她自己呢?她处心积虑的想要跟纪绍庭在一起,可是绍庭对她越来越疏远了。类似于陶笛跟穷医生此刻这样的温馨画面,她跟绍庭已经多久没有过了?

眼下最让她痛心的还是躺在重症监护室里面的绍庭,绍庭为了救陶笛这个贱人,身上中了几刀,到现在都昏迷不醒。

可是这个贱人陶笛,却像是没事人一样躺在病床上。跟这个穷医生有说有笑的,简直是可恶极了。

她情绪崩溃的想要冲过来,把陶笛那张脸都给撕烂。可是,她也只是勉强的想要站起来而已,那个该死的穷医生冷飕飕的眼神就射了过来。

他那凉飕飕阴森森的眼神,实在是太过强大,太有威慑力了。竟让她心口一沉,再次跌坐在地上,双腿也好像软了一样使不出力气。

太可怕了!

这个穷医生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种强悍的气场!

她无法去撕扯,只能指着陶笛怒骂,“该死的贱人!陶笛你怎么就那么贱!!你还敢说你没去勾引绍庭?”

陶笛脖颈间的不适缓和了几分后,她疲惫的看着施心雨,“我说你到底怎么回事?你还真是没完没了是不是?我说了很多次了,我没有勾引纪绍庭。你跟纪绍庭之间出现任何感情问题都跟无关,为什么你就要揪着我不放?你以为这是斗地主,三缺一?你非得拉上我?”她不知情,不知道纪绍庭到现在还没有醒,她以为施心雨又是单纯的来找茬。

施心雨被她这番话气的浑身颤抖,“陶笛你……你简直是丧心病狂。你以为我愿意看见你这幅贱样?要不是绍庭被你害的昏迷不醒,我会来找你拼命?陶笛我警告你,要是我的绍庭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陶笛愣了一下。心口微微的一堵,问,“你什么意思?纪绍庭还没醒吗?”

施心雨痛楚的冷笑,“你瞧你这幅无辜的样子,我看着就呕心。绍庭为了救你现在还躺在里面昏迷不醒,而你却在这有说有笑的。你难道就没有半点愧疚吗?你到底还是不是人?”

陶笛心底瞬间不是滋味,纪绍庭还没醒。刚才她以为大叔沉默,是默认绍庭已经没事了。事实上,纪绍庭还昏迷着。她看向大叔,大叔还是冷沉着一张脸。

她的小手下意识的抓紧大叔的衣袖,清澈的眸底闪过一丝歉意和难过,小声道,“抱歉,我真的不知道纪绍庭会伤的那么重。我很抱歉……”

“够了!”施心雨打断她,“陶笛,你少给我装蒜!如果不是因为你绍庭怎么会受伤?你该死……你真的该死!”

想到纪绍庭昏迷不醒脸色苍白的样子,她难受的哽咽着。苍白的脸颊上满是凄楚的泪水。

有那么一瞬间,陶笛觉得施心雨现在的样子也蛮可怜的。看的出来,她真的很爱纪绍庭。可是,因为爱耍一些卑鄙的手段她是不赞同的。所以,她心下狠了狠,别过脸,冷冷的道,“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当时根本就不知道纪绍庭会冲出来救我。他受伤了,我也不想的。”虽然她对绍庭不再有幻想,可是她尊重生命,她也不想他出事。尤其是,在救她这件事上丧命。

施心雨心底最敏感的那根神经再度被拉了拉,她咬牙怒吼,“你闭嘴,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绍庭他犯贱的放不下你,是他自己不要命的去救你是不是?你是不是想显示你比我魅力大?”

陶笛蹙眉,“我没那个意思。”

随后赶来的张玲慧冲进病房,第一眼看见的就是瘫坐在地上的施心雨,连忙惊叫了一声上前,“心雨,你怎么能坐在地上?地上多凉啊,你这小月子还没满月呢,以后可别落下病根了。”

施心雨见到张玲慧哭的更加不能自已,“慧姨……陶笛太过分了。她如果不勾引绍庭,绍庭怎么会……怎么救她?绍庭不救她……又怎么会昏迷不醒?绍庭要是醒不过来,我怎么办啊?我……以后要怎么办啊?”

她崩溃的歇斯底里……

张玲慧看了陶笛一眼,看见她手上缠着的厚厚的纱布后,眸光微微一怔,随即有些躲闪的将心雨搂在怀中安抚着,“别这样……绍庭会没事的……你别激动,先保重好自己的身体……”

施心雨哭诉,“是陶笛太过分了……是你的女儿小笛太过分了……”

张玲慧安抚着她,“嗯,我知道……我知道……是我们家小笛过分……你别激动……”

看着这里,陶笛微微的低着头,双眸中满是委屈。明明母亲最应该安慰,最应该紧张的是自己才对啊。她还以为经过上次爸爸说出的那件事之后,妈妈对她的态度会转变。可是自那件事之后,母亲连一个电话都没打给她过,她打电话回去,母亲也都找借口不接。

这是距离那天的事情后,母女两第一次见面。没想到,画风如此的尴尬。

她低头,将小脸埋在大叔的胸口位置……

季尧眼底闪过一抹睿智的暗芒,看着张玲慧那躲闪的眸光,直觉的很不正常。再反观张玲慧对施心雨的偏心,他的眉头微微的蹙紧。

陶笛小手紧紧揪着他的西装,因为手心手背都有伤口,用力之下,纱布上面有殷红的血迹渗透出来。

季尧只扫了一眼她的小手,剑眉拧紧,薄唇轻启,“滚!”

这一个字,像是用胸膛深处积压出来的。

莫名的,张玲慧和施心雨心头又是莫名的一颤。

张玲慧本来就瞧不起季尧这个穷医生的身份,她烦躁的道,“季尧,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好歹是你的丈母娘,是陶笛的母亲。你怎么能这么过分?”

季尧的眼帘之中只有陶笛一个人,其他人对他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存在。尤其是对陶笛并不在意的张玲慧,他凉飕飕的扫了她一眼。走到病床前,按了呼叫铃,“护士站,通知科室保安过来!!”

施心雨崩溃的痛哭流泪,“你们……你们简直就是一丘之貉,一样的丧心病狂……你们夫妻两太可怕了!!!”

张玲慧一直隐忍着脾气,这会也是有些忍不住了,“怎么?季医生还要叫保安来轰我们出去?你是不是太目无尊长了?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一个穷实习医生,凭什么这么张狂?这医院是你家开的?”

陶笛被她们吵的脑袋都疼,只能把脑袋深深的埋在季尧的胸口。心底一阵阵的悲凉和无奈闪过,她跟母亲申明过要懂得尊重大叔。可是母亲仍然一意孤行……

她……真的好失望。

科室的保安接到护士站的指令后,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张玲慧将施心雨从地上扶了起来,一边帮她整理衣服,一边暴怒,“都没长眼睛吗?这可是施家的千金小姐,你们得罪的起吗?”

陶笛暗自勾唇,她从来不知道母亲这么势利。居然还会用施家的势利来压人……

保安面面相窥,看向季尧。

季尧只有三个字,“扔出去!!”

保安们在仁爱医院工作,都知道季医生在仁爱医院的地位。连院长都礼让三分的人,他们怎么敢不听令?

再说了,这是他们的职责所在。有人在病房闹事,他们就得管。

就这样,几名保安上前毫不客气的将施心雨和张玲慧拉走……

施心雨愤愤不平的怒骂着,“…………”

张玲慧也指责着,“…………”

陶笛不想听,直接躺到床上。扯过被子,蒙上自己的脑袋。

被施心雨这么一闹,她的心情顿时就变得沉重了起来。

季尧一直沉默的陪在她边上,半响去揭她脸上的被子。

又被她一把扯了过去……

他蹙眉,声线冷沉了几分,“很担心?”

陶笛不想说话,沉默。

季尧又上前揭开她的被子,看她小脸闷的通红,他眉头蹙了蹙。

陶笛叹了一口气,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埋怨的问了一句,“大叔,你刚才是故意的对不对?你故意不告诉我纪绍庭伤的很严重对不对?”

她以为大叔是故意隐瞒了这件事,所以语气有些重。

其实,她对纪绍庭真的没有任何幻想了。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就像是镜子一样,打碎了就会有裂痕,不管怎么修补都没用。她担心他,只是因为他救了她。为她挡了刀子,她出于一种对生命的尊重才会担心他。

季尧看着她那双有些生气的眸子,薄唇紧抿,没说话。

陶笛有些着急,“你干嘛不说话?你承认了是不是?你真狭隘!”

季尧的脸色越发的阴沉,唇角紧抿的弧度也加剧。

恰巧这个时候有小护士推门进来给陶笛换药,还是之前给陶笛打针的那个小护士。

看见季医生后,礼貌的笑了笑,温和的问,“季医生,等一下换药的过程会有些疼。麻烦你让你的女朋友忍着你,或者你在边上哄着点。”

小护士的声音是越来越小,因为她感觉到自己身边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季医生的脸色越来越差。

她恨不得咬唇,她有说错什么吗?没有啊。真没有啊!!

就在她尴尬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的时候,季医生突然转身,丢给她三个字,“不认识。”

就转身离去了。

小护士吓的肝颤啊,难道两个人吵架了?

季尧出去后,陶笛耷拉着小脸,有些委屈。她还没发脾气,他却转身走人了。有他这么狭隘的吗?

小护士战战兢兢的放下医用托盘,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你跟季医生吵架了吗?”

陶笛尴尬的抽了抽嘴角,“没吵。”

换做平时,对着这么温柔可人的小护士,她一定会热情的回应上两句的。可是此刻,她心情很差,也不太想说话了。

小护士也是个识趣的人,明显的感觉到两人之间气氛不对了,也不敢多说什么了。只认真的换纱布。

换纱布消毒的过程,的确是有些痛。

陶笛咬牙忍着,差一点就痛的哭了,不过心情也是更加复杂了。

好不容易换好了之后,小护士收拾好东西后,又有些不放心的恳求了一句,“陶小姐,我能不能拜托你帮我求个情?”

陶笛有些茫然,“怎么了?”

小护士深吸了一口气,压低声音,“那个……我可能刚才说话不小心得罪了季医生。我不知道你们吵架了,所以想请你等会两个人和好之后帮我求个情。不要把我调去别的科室,我在我们科室工作的挺愉快的。可以吗?”

陶笛有些懵,“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有那么夸张吗?”

小护士一脸的认真,“没,没夸张,一点都没夸张。你可能不知道上次我们科室有个小护士一激动上前给了季医生一个拥抱,第二天就被调去急诊科室了。真是惨兮兮的。”

陶笛愣住了,脑海中很自然的联想到上次那个在办公室里面拥抱季尧的小护士。那个小护士被调走了?

————

是夜,医院停车场的车内。

憔悴不堪的施心雨按上车窗,拨通金绯依的电话,愤怒的唇瓣都在颤抖,“你是不是没脑子?我只让你针对陶笛那个贱人,为什么现在我的绍庭受了这么重的伤?你跟我解释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绯依都已经睡着了,听到这番责骂,心里有些不爽。可是心底到底是忌惮着她的,只能睁开惺忪的睡眠,解释道,“心雨,你别这么激动。你听我跟你解释,当时的情况也不是我能控制的。你也知道的,那个女人本来就是个疯子。纪少爷又突然冲出来保护……”

她听见电话里施心雨呼吸急促,连忙换了一种语气,“纪少爷突然冲出来,那个疯女人根本就没有理智,也没有意识,自然不能收敛行为。”

“蠢货!你当时不是躲在暗处吗?你看见情况不对,怎么不上前阻止?”施心雨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金绯依想到那个场面都觉得一阵阵的心惊肉跳,支吾道,“当时场面太混乱了,我……我一个女孩子哪敢上前阻止啊?疯女人真是疯子,她又不会手下留情的……再说了,你不是说了这事要暗中去做。我要是冲出去阻止,岂不是暴露了?我躲在暗处也是为了帮你拍那些视频,你不是说了那些视频可能会有用吗?我哪敢怠慢啊?”

施心雨恨的咬牙切齿,“愚蠢!那也要看情况的,绍庭差点就被捅死了,你就不会见机行事?再说了,这件事本来就没有留下任何证据。你冲出去阻止也最多算是拉架的,那个疯女人自己也都认不出你。你怕什么?”

金绯依暗自吸了一口气。“我……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她当时的确是没想那么多,也没当回事。纪绍庭那么健壮的男人被捅两刀又不会死,她也就没紧张。哪知道现在听心雨口气,纪绍庭伤的还挺重的。

“金绯依,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我警告你,要是绍庭这次醒不过来,你第一个给他陪葬。”施心雨恶狠狠的警告着,她这是作了什么孽?居然会挑中金绯依这个没脑子的女人!

金绯依头顶笼罩一层寒气,有些委屈,“这事不能怪我啊,要怪也是怪陶笛那个贱人啊。纪少爷要不是突然冲出来保护陶笛,也不会受伤的。陪葬也不应该是我陪葬啊……”

施心雨低吼,“我知道,你第一个陪葬,陶笛第二个。”

金绯依敢怒不敢言啊,“…………”

施心雨气的心肝都拧巴在一起疼,狠狠的挂断电话,“蠢货!!!”

金绯依将手机扔到一边的沙发上,怒道,“脾气这么臭,纪少爷就算是醒来估计也会被你气死的!!”

施心雨握着方向盘,深呼吸一次又一次。心底的恐慌和愤怒都无法平息,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设计的这出戏,居然把绍庭也搭上了。要是绍庭真的醒不过来,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想到纪绍庭那苍白的脸色,虚弱的样子,她咬牙狠狠的扇了自己两巴掌……

————

季尧转身离去后,一直都没有再返回病房。

半夜陶笛一个人躺在病床上睡不着,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偏偏她手腕上都缠着纱布,翻身也不方便。就连自己倒杯水喝都很不方便,费力了半天,最后不小心把杯子都打碎了,水都没喝到嘴里。

她有些丧气,也有些想哭。想着大叔还真是狠心,居然真的就不管她了。

她想打电话给爸爸,让爸爸来陪陪自己。可是又不想让爸爸担心,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

也不知道纪绍庭到底醒了没有,晚间小护士来查房的时候她倒是询问过护士,纪绍庭有没有醒?小护士摇头,说不知道。外科有很多病人的,不是她负责的,她一般也不太清楚情况。

陶笛努力了很久还是睡不着,她鬼使神差的拿电话,用没受伤的手指头解锁给季尧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可是通了之后,她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她不说话,季尧自然也沉默。

就这样僵持了大概有十秒的时间,她才挤出几个字,“我睡不着……”

季尧那边很快就挂断了电话。

陶笛对着手机微微的叹息,就知道自己不该这么掉价的先给他打电话,真是的……

不过,很快病房的门就被人推开又关上。

她看清楚来人后,身边的位置也是一沉,有一抹身影躺在她身边。

季尧躺下后就闭上了眼睛,也不跟她说话,也不看她。

陶笛看着这个男人,呼吸着他身上的淡淡气息,唇角就情不自禁的上扬了几分。他就好像是一颗定心丸一样,只安静的躺在她身边,她的情绪就没那么烦躁了。

一张病床上面躺着两个人,将原本不宽的病床填满。拥挤却又不拥堵,看上去还有些和谐。

陶笛情不自禁的靠近他,在他身边蹭了蹭。

突然发现她晚上习惯了男人的怀抱,这会居然很没出息的自动向男人的怀抱中靠拢。

不过,因为白天小别扭了一下,她又觉得自己没什么错。他故意隐瞒就是他狭隘了,所以她忍着自己的没出息行为,故意又离他远了点。

季尧始终是闭着眼睛不说话……

陶笛心想真是木头。不说话拉倒。她费力的起床打算去卫生间,她身子一动,他豁然睁开眼睛看她。

她慢慢的下床,他也跟着起来了。她去洗手间,他也跟着上前帮她推门门。

然后看着陶笛,陶笛尴尬了,“你出去,我要嘘嘘呢。你在这里我会嘘嘘不出来的。”

季尧眸光闪了闪,“可以?”

陶笛懂他的短音节,他是询问她自己可以脱裤子吗?她点头如捣蒜,“我可以。”

他转身走了出去,她开始费力的脱裤子,病号服号码都比较偏大,她脱的还算顺利。上完洗手间回到病床上,面前多了一杯温水。

季尧脸色还是阴沉着,不过却是将水杯喂到她嘴边。

她张嘴喝了一大口,滋润唇瓣。

重新躺下后,那人再也忍不住长臂一伸就将她搂进怀中,让她跟在家里一样习惯性的躺在他的臂弯中,枕着他的肩膀睡觉。

虽然他还是沉着脸,也不跟她说话,可是陶笛却感觉气氛比刚才缓和多了。

枕在他的肩膀上,被他搂在怀中,她踏实的勾唇。

当然,因为有心事,她还是睡不着。想开口询问纪绍庭的情况,又怕惹某个人不开心。只能自己憋着,翻来覆去的憋着。

黑暗中,某个高冷男人睁开眼睛,幽深的眼眸在暗夜中折射出一道鹰芒,压低声音,“他醒了,半小时前。”

陶笛闻言,心底的那些沉重和复杂瞬间烟消云散。纪绍庭没事就好。这样她就不用觉得愧疚了。

想到这,她弯起唇角,往大叔的怀中更加靠近了几分。

某个高冷男人却是嫌弃的远离了她一点,她这是为纪绍庭开心?他也是贱到没边了,居然真的帮她去关心了一下纪绍庭的情况。他扶额,发现他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陶笛感觉到大叔的别扭和傲娇,笑着又往他身上缠了缠,“冷,抱紧我一点。我都已经受伤了,再感冒岂不是很可怜?”

季尧感觉到面前软绵绵的小身子左拱右拱的,最后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伸手将她搂紧几分。

是以,陶笛才得以安眠。

第二天早晨,陶笛还没睡醒的时候,左轮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季尧走出病房,接电话。

“大哥,查出来了。”左轮查清楚情况后。第一时间汇报情况。

“说。”季尧嗓音一贯的淡漠。

“那个疯女人的确是个神经病患者,她是因为老公有外遇然后离婚受了刺激才变成神经病的。她这次要杀小嫂子的事情,看上去是个偶然,可其实越是偶然越是有刻意的嫌疑。我查到最近有人刻意接近她,刻意给她灌输一些信息。这才导致她把小嫂子当成了勾引她老公出轨的那个小三付晶晶,才有了昨天那场厮杀。”左轮如实汇报。

季尧声线低沉的近乎压抑,“是谁?”

左轮蹙眉,一脸的鄙夷,“还是上次那个金绯依,没想到那个女人这么没眼力见。”

季尧眸光黯沉了几分,“证据?”

左轮再次蹙眉,躺在床上优雅的交叠着二郎腿,“没有证据。金绯依那个女人每次找到那个疯女人的时候,都是在监控盲区。她给疯女人的那把刀上面也没有她的指纹,没有留下任何证据。我也是费了好大力气,才查到她的。”

“你想办法。”季尧还是简短的字节。

左轮挑眉,“这事包我身上了。欺负到我小嫂子头上,我怎么可能放过她。她一个女人能逃过法律制裁害我小嫂子,我自然也能绕过法律手段给小嫂子报仇。”

“动作要快!”季尧听到病房那边有动静后,简单四个字后,就挂了电话。

病房内,陶笛醒了,没看见大叔的身影,有点微微的失落。失手不小心打翻了水杯,她汗哒哒,这已经是打碎的第二个水杯了。

可怜的水杯啊!

季尧推开病房的门,就看见某个女人一脸傻乎乎的懵懂看着地上的碎片发呆。

他蹙眉,“乱动什么?”

虽是责备的语气,却不难听出紧张的成分。

陶笛坐在病床边上,只弱弱的道,“我醒了,没看见你有点不踏实。急着起床,然后就不小心打翻了水杯。”

好吧,她娇弱的模样,瞬间融化了大叔。

季尧压制住胸膛内腾起来的莫名紧张,伸手顺了顺她的发丝,“我去买早餐,躺着别动。”

陶笛听话的重新躺回去,幸福的感觉又重新回来了。

转眼,她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了。

季尧除了工作时间,都在病房陪着她。

陶笛越发觉得嫁了一个医生老公挺好的……

这期间陶德宽来了好几次,因为不放心她。

张玲慧也陪着陶德宽来了两次,但是陶笛总感觉母亲对自己的态度还是没有变化,还是很冷淡。

好在,她脑回路简单。不开心的时候,不愿意放在脑子里面盘算。

她这个人性格活泼,人缘超级好,到哪都能跟别人打成一片。

才一个星期功夫,她就跟这里的小护士聊的很投机了,尤其是那个叫画画的小护士。

今天给她换纱布就是画画,就是第一次给她打针的那个小护士,她的伤口也好的差不多了,所以也不疼了。换纱布过程中,她若无其事的跟画画聊天,“画画美女,你平时爱看什么类型的书啊?我在这都快无聊死了,等一下你拿点你闲暇时候看的书给我看看呗。”

画画爽快的点头,“好啊。不过,我看的都是一些言情小说啊,时尚杂志啥的,不知道陶小姐你会不会喜欢?”

陶笛一脸的自来熟,“呀呀,都说了让你叫我小笛,你怎么老是改不了口啊?”

画画不好意思的笑了,“好吧,小笛。杂志,言情小说你喜欢看吗?你要是喜欢,我等会给你送过来。”

陶笛点头,“喜欢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多看看时尚杂志,出院了好打扮自己给自己涨分呢。”

画画真心夸她,“小笛,你真可爱。难怪季医生对你这么好。”

陶笛嘿嘿的笑了,“我觉得他其实可以对我更好一点的。”

画画帮她换好纱布后,就去帮她拿杂志和小说了。

陶笛道谢之后,随手翻了翻,看见杂志封面上面那款钻石挺别致的。她眼眸亮了亮,“哇,好漂亮啊!!”

画画也探着脑子过来看了一眼,惊艳道,“嗯,真的很漂亮呢。”

陶笛笑容妍妍的开起了玩笑,“看来我们女人是没有几个能抵御的了钻戒的魅力的。”

画画提议道,“小笛。季医生应该没跟你求婚了吧?你可以暗示他买这款钻石向你求婚,到时候可要记得通知我们科室的人去喝喜酒吃喜糖哦。”

陶笛注意力没在画画口中的求婚上面,她是被钻戒上面的介绍给吓住了。限量款,私人订制?再细看这个牌子,那真是贵的不要不要的,何况还是私人订制款?

她连忙摇头,“这么贵重的钻戒,我戴着都嫌手指坠的疼。这种钻戒还是看看饱饱眼福就好了。”大叔是医生,工作稳定,工资其实应该没多高。所以,她自动忽略了这种对她来说比较“骚包”的钻戒。

画画不以为然,“这么会为季医生着想啊?”她一直以为陶笛跟季医生并没有结婚,最多是热恋状态,因为季医生才回国没多久,她没听说季医生结婚了。

陶笛歪着脑袋,萌萌的道,“那必须的啊。我可是诚心跟我家大叔过日子呢,可不能那么不切实际。”

画画微微蹙眉,“季医生看上去不像是没钱的样子……”

陶笛可不认为她家大叔很有钱,她只是笑笑,“反正我比较贤惠。”

画画还想说什么,只可惜说曹操曹操到。

季尧穿着白大褂走了进来,他是工作时间路过病房听见陶笛说的话才推门进来的。

幽深的眸光淡淡的扫了一眼陶笛手中那本杂志的封面,陶笛很善解人意的将杂志藏到身后,冲着大叔甜甜一笑,“怎么了?想我了?工作都不能专心了?”

画画忍俊不禁,小笛真是太可爱,太会闹了。她也很识趣,连忙道,“我还有很多工作,你们聊我先走了。对了小笛,记得让你男朋友向你求婚哦。”

陶笛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季尧霸气侧漏的来了一句,“她是我太太,季太太。”

画画吃惊了,“结过婚了?”

季尧依旧霸道,“转告科室其他人,以后叫季太太,不是陶小姐!”

画画倒吸一口气,霸宠的范儿啊。比她看的言情小说上面的霸道总裁还要有范儿!!!

画画离去后,陶笛喃喃的重复着,“季太太……季太太……好像还挺好玩的。”

季尧没说话,只是眸底有一抹精光闪过……

当天下午,陶笛的病房突然来了两名不速之客。

两人一进来,就噗通一声跪在陶笛面前。

陶笛吓坏了,下意识的扯住被子,“你们……你们是谁啊?”

当跪下的女子抬起脸的时候,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惊叫道,“金绯依?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了?你怎么了?”

没错,眼前蓬头垢面瘦的皮肤都变的干巴巴的女人的确是金绯依。是那个一个星期前。还嚣张的跑到她公司餐厅去跟她闹的那个盛气凌人的金绯依。

此时此刻,金绯依跪在地上,哪里还有昔日的半点风采?整个人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一样,其实她也才20出头,短短的几天却变的这么惨不忍睹。昔日非常有气质的大卷发此刻乱糟糟的顶在头上,卷成一团一团的,脸上甚至还有一块擦伤印,上面结痂了,像是摔倒擦伤的。

跟她一起跪下的还有一名年纪比较大的男人,男人脸色同样很憔悴,抬眸的时候,陶笛认出来了,这是金绯依的爸爸。

她真是惊悚了,“你……你们快起来啊。你们跪在我面前干什么啊?金绯依,你带着你爸爸跪在我面前算是怎么回事啊?”

金绯依垂在身侧的手慢慢的握成拳头,那双泛着红血丝的眼眸中,满是愤怒和不甘,还有隐隐的恐慌。

金爸爸不停的对女儿使眼色,可是金绯依出口的语气,还是让他懊恼的闭上眼眸。

“陶笛,我来这里干什么你不知道吗?”金绯依字里行间满是愤怒。

陶笛摇头,往病床里面移动了下,一脸的茫然,“我真不知道啊,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金绯依沉不住气的吼,“你还装?你装什么装?如果不是你,我们会变成这样吗?”

陶笛不解,“你是不是疯了?你变成哪样跟我有什么关系啊?你赶紧给我出去,不要在我面前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你这么跪着,护士和医生还有其他病友看见对我影响都不好。”

金绯依有些口无遮拦,“你居然还知道影响不好?你还要脸吗?”

陶笛生气了,不过她还来得及发脾气,就看见金爸爸比她还要生气的扇了金绯依一个耳光,狠狠的骂道,“你给我闭嘴!!!来之前我怎么教你说话的?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

金绯依委屈的捂着脸蛋,却不敢再放肆了。

金爸爸的态度比金绯依诚恳多了,苦苦的哀求着,“陶小姐,我是金绯依的父亲,俗话说的好养儿不教父之过,是我没把她教育好。她的母亲去世的早,我教育的失败,才导致她做了一些对不起你的事情。在这里我向你道歉,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她一般见识。我们知道错了,金绯依她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陶笛真是一头雾水,“那个……叔叔……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到底做什么了?”

金绯依咬牙道,“陶笛你还装?你找人恐吓我。还搞垮我爸爸的公司,让我们家面临破产。你怎么能这么恶毒?对,没错是我先找事的。可是你好端端的躺在这儿,而我们家人都快要被你逼死了……”

陶笛像是听天方夜谭一样,连连摇头,“有没有搞错?我找人恐吓你?我还搞垮你爸爸的公司?我有那么大本事吗?才短短几天我躺在这里就能搞垮你爸爸公司了?金绯依你是不是脑子被门夹过了?”

金绯依激动的要从地上站起来,被金爸爸一把拉住了,“陶小姐,那些恐吓绯依的人说了她得罪了别人。我们前思后想绯依唯一得罪的就是你,所以……”

陶笛不可思议的摇头,“你们真是想太多了,这些真不是我做的。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再说了我一个弱女子哪有本事搞垮你们家公司?你们家公司实力跟我们家也差不多,我爸爸都没能力搞垮你们公司,何况我这个什么都不管的闲人?你们赶紧起来吧,你们求错人了。”

金爸爸皱着眉头,看样子这个陶笛真的不知情的样子。可是除了她。他们真的想不到还有其他人了。

陶笛看金爸爸憔悴的样子,忍不住善意的提醒道,“金绯依嘴巴很臭,你让她仔细回想回想还有没有得罪过其他人?反正这事不是我做的,不要在我这浪费时间……”

金绯依握紧双拳,气到身子颤抖,“陶笛,你嘴巴别那么损……”

金爸爸叹了一口气,拉扯着金绯依起来,“跟我回去。回去仔细想想还得罪什么人了?”

金绯依其实也不愿意相信是陶笛做的这些事情,因为她瞧不起陶笛,她认定陶笛没这么大本事。而她嫁的穷医生,除了拿手术刀,根本没什么本事了。想到这里,她站起来狠狠的瞪了陶笛一眼,“你少给我幸灾乐祸,我金家不会垮的!!!!!”

第二天早晨,值班护士把最新的报纸放在病床前的床头柜上。

陶笛醒来后大叔已经不在了,大概是去给她买早餐了,她无聊的抓过报纸。

淡淡的扫了一眼后,被金家彻底宣布破产的消息给震惊了下。

当然,这不是最震惊的。

最震惊的是她的手指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