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绿帽子/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尧看着那条短信有一秒钟的怔神,但也仅仅一秒钟而已。

胸口上的小女人,被他折腾的累了,此刻正在酣睡。小巧的五官勾勒出精致的面容,她的五官很柔美,是属于那种组合在一起很精致,拆开看还是很精致的那一类型。入秋的天气,早晚是有些凉意的。所以,手脚有些冰凉的她,习惯性的往他怀里钻,小脚还会缠在他长腿上……

他唇角微微上扬,大手也是下意识的揉了揉她的发顶。视线转过来看着手机的时候,微微眯起了眸子,唇角也抿紧了几分。这条短信署名是施心雨,短信内容如下————“季医生,我是施心雨。我知道你收到我这条短信会很意外,可有些事情我不忍心不告诉你。是有关于陶笛跟纪绍庭旧情复燃的,想知道吗?”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弧度,手上的动作也不含糊,果断的删掉了。

————

第二天,上午。

仁爱医院。

季尧刚查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就被不速之客推开了。

他坐下,视线一抬看见来人后,声线里都凝聚着一层寒气,“出去!”

施心雨脸色有些微微的苍白,眼圈也很严重,看上去就是一夜未眠的样子。她听到季尧阴嗖嗖的声音心底一怵,不过很快又自我安慰。眼前这个男人气场再强大也只是虚晃的,他只不过是个穷医生,能翻出什么样的大浪?她又何必忌惮他?

她在心底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呼吸,“季医生,早上好。我来找你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本来我昨天晚上是有发短信给你的。可你大概是忙着值班没顾上看,所以我今天又特地过来一趟……”

“出去!”季尧沉声打断她的话,顾自翻开办公桌上面的手术报告,眼皮也未曾抬起一下,直接将她忽略成空气。

施心雨暗自咬牙。垂在身侧的手掌也慢慢的握成了拳头。这个该死的穷医生,居然也敢对她这种态度?不过,她知道这会可不是她发脾气的时候,她强忍着脾气,握成拳头的手指又慢慢的松开,语气显得有些无奈,“季医生,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可以吗?其实,我们现在是同一个类型的人,我们之间没必要这么敌对。你可能不知道吧?陶笛跟纪绍庭已经旧情复燃,他们已经和好了。而我这个纪绍庭的未婚妻和你这个陶笛的老公,是不是身份一样的尴尬?”

季尧正在手术报告上面签字,握着签字笔的手指微微一顿,眉峰拧紧了几分,却没说话。

施心雨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反应,直觉到他可能信了之后,眼眸中闪过一抹得意,连忙又继续道,“季医生,我不管你之前因为什么才跟小笛结婚的。但是现在的事实是陶笛是你新婚小妻子,而你的小妻子现在正在给你戴绿帽子,你真的一点也不介意吗?”

季尧闻言抬眸,鹰眸中迸发出一抹凌厉之色,唇角抿紧了几分。

施心雨被他这么看着,莫名的就打了一个寒颤。那种战战兢兢的慌乱感又来了,她暗自咬牙。真是见鬼,她怎么会这么害怕这个穷医生?

她的语气也不知觉的变了,“季医生,我的意思是没有哪个男人能不介意自己头上的那顶绿帽子的。所以,这才是我今天一大早过来找你的目的。我实在是不忍心你被蒙在鼓里,我们两个其实都是被背叛的那个,我们应该同仇敌忾才对……”

“同仇敌忾?”季尧冷冷的勾起唇角,那嗓音像是从外天空飘过来的,一点温度都没有。

施心雨感觉到一股冷气从正前方一点一点的弥漫过来,冻的她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其实,也不能说是同仇敌忾了。可能是我的语气太激动了,其实我心里也清楚如果他们两个真的旧情复燃了,我们其实也没办法。总不能去做一些犯法的事情吧?我来的目的,只是不忍心你被陶笛骗了。”

季尧一直就这么冷冷的看着她,直到看的施心雨浑身就快起鸡皮疙瘩的时候,他才幽然开口,“你这么好心?”

施心雨舌头都不自觉的有些打结,“我……本性也不坏啊。我只是善意的提醒你一下而已,对了,你是不是认定我在胡说八道啊?我不是……胡说八道,我是有证据的。我这里有我跟纪绍庭发短信的记录,是纪绍庭自己承认他跟陶笛和好的。我不怕承认我是真的很爱绍庭,可如果他跟小笛真的和好了,我就算是难过也会祝福他们的。我这就给看证据……”

她从包包里面拿手机的空隙,季尧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他约了病人家属谈手术方案,没工夫听这个女人惺惺作态。

他起身,直接越过她出了办公室。

施心雨慌了,连忙追上去,“季医生,你等一下。我这里有证据的。我真的有证据……”

她一直追到走廊上,挡在季尧面前。

季尧顿下脚步,用那种犀利无比的寒眸扫向她。

施心雨倒吸一口气,有一种咬舌头的冲动,不过最后她还是说服了自己镇定几分,她巴巴的将自己的手机解锁打开短信界面送到季尧面前,“季医生,你看。纪绍庭很坚定的要跟我分手……他说他最爱的还是陶笛,他跟陶笛之间是有很深厚的感情的。他还说陶笛已经回心转意了,已经慢慢的被他感动了,并且今天还会来病房看他。他还求我祝福他跟陶笛……”

季尧眯起眼眸,面上还是看不出一丝的喜怒哀乐。

施心雨心慌如鼓啊,她突然觉得这个季尧太可怕了。哪怕她阅人无数,哪怕她一直在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可硬是看不明白这男人的内心。他到底是生气?还是不相信?

她居然完全看不透………

她只能巴巴的将手机塞到他掌心里面,“你看吧,季医生。我短信记录都保存着,你看一下就会相信的。”

他们站在走廊上僵持着,她挡在他面前。他们的面前是透明的落地窗,透过落地窗她那双慌乱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明亮,因为她看见了她恨之入骨的那抹身影。

陶笛?

没错,就是陶笛!

看陶笛走进外科住院部,然后身影被墙壁挡住,等了一会她真的出现在纪绍庭的病房内了。

混蛋!

纪绍庭短信里说的没错,陶笛真的来医院看他了。

他的病房窗帘拉开了,所以即使隔着一幢办公楼,她仍然能确定那抹熟悉的身影就是陶笛。

她愤怒,却又激动,指着对面的大楼道,“季医生你快看,我没骗你,陶笛真的来看纪绍庭了。看来,他们真的和好了。”

季尧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果然是看见了那抹小巧的身影,墨色的瞳仁微微一收缩,脸色有些冷峻。

施心雨自己也很生气,不过这会看见季尧终于有点生气的样子,她又觉得自己这一趟果然是没白来。老天爷都在帮她,都在给她加分。

陶笛好死不死的,真的在这个时候来找纪绍庭了。

这个贱人不是一直装的跟穷医生很恩爱的样子吗?那么,今天她就是要捅破这一切,让她的穷医生也看清楚她的嘴脸。然后,她再想办法跟纪绍庭结婚。总之,她一定不会让陶笛这个贱人好过的。

她的手机还在季尧的手中,是她塞进去的,季尧垂眸扫了一眼屏蔽,脊背微微僵硬了几分。

施心雨看了看手表,估算着这个点袁珍珍快要来医院了。她可不能放过袁珍珍这张好牌,她这才将自己的手机拿回来放到包中,装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好了,季医生。我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我这是善意的提醒。至于你怎么想,我没权利管,我走了。”

她走后,季尧对着前面那幢大楼里面的那个身影怔神。

两分钟后,他给陶笛发短信,“工作忙?”

他看见对面那幢楼里,纪绍庭那个病房里面的那个小身影从包里拿了手机,然后他看见手机屏幕上有她回过来的信息,“有点忙。”

他心口一沉,唇角紧抿,“忙什么?”

她,“写软文。”

“中午一起吃饭!”

“不了,我约了同事。就是上次跟你提过的何欣妍。”

季尧握着手机,沉默——

纪绍庭的病房内。

陶笛将手机放回包里后,将手中的水果放下,看着还躺在床上的纪绍庭有些尴尬。

纪绍庭看见陶笛后,就像是瞬间打了鸡血一样激动。激动的坐了起来,灰暗了几天的眼眸中也终于出现了光亮。他想要拉陶笛的小手,可是被她躲开了,他微微一怔,也不生气,反而是扬起唇角,像以前一样跟她开玩笑,“小没良心的,终于知道来看我了?”

陶笛更加尴尬了,抽了抽唇角,最终只是小声的问,“你……身体好点了吗?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纪绍庭喜上眉梢,“小笛,你关心我。你还是很关心我的对不对?”

陶笛汗哒哒,最后只能尴尬的回答,“别想太多了,这是普通熟人间的关心。”看他瘦了很多,脸色也不太好看,她心底是有些愧疚的。他终究是因为救她才伤的这么重的,可她心里也只有愧疚,并没有心疼了。

要是以前看见纪绍庭这样躺着,她怕是会心疼的哭起来。

显然,她此刻并没有。

其实,她真的是一个干脆的人。明知道回不去的过去,她不愿意去纠结。

现在的她,只想好好的经营跟大叔的婚姻。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光是想想也觉得美好。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的坐过去一点,离纪绍庭的距离有些远。为了缓解尴尬,她环视病房小声的问,“阿姨呢?就你一个人在吗?”

纪绍庭眸底彰显着隐藏不住的思念和神情,眸光一直锁着她,“她回家去换衣服了,晚上她有在这里陪我。其实,我最想你陪我。”

陶笛感觉到这炙热的眸光,突然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不该心软,不该来这里看他。

她叹息,迎着纪绍庭的眸光,眸底是一片冰凉的坚定,“你能不能不这样?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跟你之前不可能了。其实,我虽然没办法跟你做朋友。但是,我也不想跟你相互伤害。所以,我们就做那种普通的熟人好了。如果你还这样说,我们连熟人都做不成了。”

纪绍庭面色一慌,连忙道。“好,我不说这样的话了。”对他来说,陶笛能来看他,他真的很开心。他也因此认定陶笛对他还是有感情的,只是一时还不能原谅他。所以,他不能操之过急。他可以给她时间,让她慢慢原谅他,重新接受他。

陶笛无声的叹息,善意的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好好生活,如果实在是跟施心雨走不到一起,那就分开吧。你还年轻,总会有余力去爱别人的。”

她这是实话,她认为爱情不是捆绑,没有固定模式。所以,她善意的劝纪绍庭。

这话恰巧被从对面外科办公楼赶过来的施心雨听见了,她愤怒的推开病房的门,沉声质问道,“陶笛。我不管你对我是什么态度,我心里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好闺蜜。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处心积虑的拆散我跟绍庭?你怎么能劝绍庭跟我分开?你都已经结婚了,你还想把绍庭抢回去吗?”

陶笛看见施心雨突然出现,只觉得脑袋都大了。怎么会这么巧?她说了一句实话,居然也被她听见了?

她叹息,无奈的看着施心雨。知道她肯定又要拿这话做文章了,她能做的只能是见招拆招了。

施心雨看见纪绍庭深情款款的看着陶笛,瞬间就委屈的红了眼眶,开始借题发挥,“陶笛,你一直说你没勾引绍庭。可是,今天你还敢抵赖吗?我都亲眼看见了,我都亲耳听见了。”

陶笛起身,冷静的反问,“请问你都亲眼看见什么了?亲耳听见什么了?”

施心雨愤怒的咬牙,“我亲眼看见你跟绍庭坐的这么近,这么暧昧。我也听见你劝绍庭跟我分手,你这还不是破坏我们感情吗?”

陶笛不以为然的反击,“有病吧?施心雨?在你来之前,还有护士跟纪绍庭靠的更近呢。是不是所有跟纪绍庭靠的近的人你都要怀疑?你这样不累吗?我早就劝过你了,抢来的东西拿着不踏实,要小心了。没想到,你现在已经走火入魔了。真是报应。”

施心雨当着纪绍庭的面,装着可怜,眼泪啪嗒啪嗒的流下来,“陶笛,你别太过分。我是爱绍庭,很爱很爱这有错吗?”

陶笛无语的反问,“没错,你没错。我也没错啊,我就说了一句大实话有错吗?你爱纪绍庭没错,可是纪绍庭如果不爱你也没错啊。不爱你又不犯法,不是么?”

“陶笛……你……你这是挑拨离间。陶笛,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施心雨装着很委屈的抱怨,“你已经结婚了,你到底还想哪样啊?”

陶笛扶额,“我不想哪样,就像你说的,我已经结婚了,我自己家男人宠我宠的人神共愤的,我干嘛还要惦记纪绍庭?你自己可能心理出了问题了,你怎么一直觉得你爱的男人会被别人惦记啊?我帮你鉴定一下,你心理一定是出现了强烈的自卑感,要不就是心理扭曲了。我大叔刚好在这家医院工作,要不要我请他推荐一个熟悉的心理医生给你?”

在她们两个人争吵的时候,纪绍庭一直没有说话。他眼底的焦距一直定格在陶笛身上,看着她伶牙俐齿,看着她小毒舌,他竟满足的上扬起唇角。他心里的那个率真可爱聪明偶尔还小毒舌的陶笛又回来了……

施心雨看见纪绍庭明显陶醉的样子,心底恨不得上前撕碎陶笛。表面上却还是要装出一副委屈无辜的样子,“小笛,你能不能别这么毒舌?以前的你挺善良的,你已经你这样就能把绍庭抢走吗?”

一直没有说话的纪绍庭突然开口说话,却是嫌恶的瞪了一眼施心雨,“陶笛不用抢,我的心本来就在她那里。倒是你,真的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你走吧。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

施心雨感觉五雷轰顶一样的绝望,悲戚的后退了两步,“绍庭,我为了你做了这么多?你怎么可以对我怎么无情?我还为你怀过孕啊……”

陶笛不想跟施心雨有交集,更加不想跟纪绍庭扯上关系,她想撤退。或者,这一趟根本就不该来。为了来这一趟,她还跟大叔撒谎了,想想小心肝愧疚的都拧巴了。

“你们聊,我闪人!”

她转身的时候,纪绍庭一把扯出她的胳膊,神情的眸子里折射出一抹恳切,“小笛,你别走。该走的应该是施心雨,我跟她说清楚了,我跟她没关系了。”

施心雨听不下去了,失控的尖叫,“啊……纪绍庭!!!!”

纪绍庭冷眼瞪她,“你闭嘴!!”

陶笛叹息,甩开纪绍庭,“行了,真的够了。纪绍庭,以后我不会心软了。你怎么样都跟我没关系了,你们两怎么样也跟我没关系。重点,我想说的重点是请你们不要打扰我跟大叔的幸福。好了,就这样。三个人的游戏真不好玩,又不是斗地主三缺一不可的。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她才走了没两步,还没出病房,就撞上了刚从家里换好衣服赶来的袁珍珍。

袁珍珍见到陶笛先是一愣,再细看病房里的施心雨哭的那么伤心,她脸色很难看的呵斥道,“陶笛,你还真是阴魂不散了,你怎么来这里了?谁让你来这里的?”

她这段时间身体一直不舒服,大概是累的。脸色本来就蜡黄蜡黄的,这会沉着脸,颇有几分渗人的感觉。

陶笛本不想多说一句,只是袁珍珍这话让她委屈了,也火大了,“袁阿姨,你是不是健忘症啊?你忘了你是叫我过来的?”她真心觉得这个袁珍珍大概也是被施心雨传染的不太正常了,明明是她袁珍珍发短信给她,哀求她过来看看绍庭。还说什么即使分手了,也应该好聚好散。说纪绍庭最近难过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让她来看看绍庭的……

袁珍珍荒谬的摇头,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冷笑,“陶笛,你是不是傻了?我叫你过来的?你也太会为自己找台阶下了吧?”

纪绍庭脸色有些难看……

陶笛更加火大,她本来就个急脾气,这会直接把自己的手机翻出来,解锁之后把上面的短信号码报给她听,“袁阿姨,xxxxxxx这是你的号码吧?没错吧?”

袁珍珍一听这熟悉的十一位数字,脸色更加难看了,“号码是我的,可我根本就没发短信给你!这上面的短信根本就不是我发的。我连你号码都删掉了!!”

陶笛只愣了一秒,瞬间就明白了。

袁珍珍也反应了过来,她无奈又痛心的看向纪绍庭。

陶笛转身看着纪绍庭,一字一句道,“纪大少爷,这短信是你发的吧?这样骗我过来有意思吗?”

纪绍庭脸色微微一白,着急的解释道,“小笛,你别生气。我是太想见你了,我受伤后最想见到的人就是你。可你一直没来看我……”

陶笛无奈,心口堵塞,“纪绍庭,以后可别这么干了。”

施心雨震惊又痛心,纪绍庭居然不惜把陶笛骗过来,他很过分,陶笛也过分,她如果铁了心不想跟绍庭在一起,就不会出现了。

陶笛深深的疲惫啊,如果不是“袁珍珍”在短信里面对她苦苦哀求,她真的不会来的。没想到,这短信居然是纪绍庭发的。

袁珍珍看着儿子眼底的恳求,还有那一丝的卑微,她火大的呵斥,“儿子,我真是搞不懂了。这个陶笛到底哪里好?她的家世条件,还有个人条件,哪里比得过心雨?心雨对你这么上心,你怎么就放不下这个该死的陶笛?这个陶笛从头到尾都透着一股小家子气,根本就不配进我们纪家门。现在她都结过婚了,跟你在一起也是二婚了,这样的她我打死都不会接受的。”

陶笛也不是示弱的主,她白了袁珍珍一眼,毒舌道,“求求你别自作多情了,我要是真有你这样势利的婆婆,我恨不得就跳黄浦江呢。”

袁珍珍想扬手打她耳光,却被纪绍庭猛然冲出来拦住了,她更气了。“儿子,你太不争气了。”

陶笛看了看手表,“都已经中午了,我要去约我家大叔吃午餐了。你们慢慢闹,我没空陪你们!”

袁珍珍恨的牙痒痒的,“陶笛,你个贱人!!!我真应该撕烂你的嘴!!!”

陶笛不屑道,“为老不尊的人,我只会忍一次。你再敢动我一下,试试看?”

袁珍珍当即被气的眩晕,施心雨连忙讨好的上前扶住她,“阿姨,你没事吧?你快别生气了,快坐下休息会。你别理小笛,她就是毒舌,她说什么你都别放在心上。”

陶笛听着她的话,鄙夷的勾唇,“这么好的演戏,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当初你怎么没往这条路上发展啊?真是可惜!”

施心雨握拳,“你……”

陶笛说完,也不打算理他们了。转身,大步离去。

袁珍珍被气的心跳都加速,坐下来也难受,站起来也难受,突然眼前一黑就这么晕倒了过去。

纪绍庭不顾自己后背的刀伤,狠狠的一把推开施心雨,将母亲抱起抢救室。

施心雨也跟着直奔抢救室……

陶笛出了病房后,打算去找大叔承认错误。人都说了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坦诚,她得为今天做出的愚蠢事情道歉。她当时真的就是一时心软,心想着纪绍庭是为了救她才这样的,她要是真的狠心不顾“袁珍珍”的请求,她会良心不安的。

这会事情都整明白了,她得给大叔去负荆请罪去。

只是,她刚走到电梯的时候,就看见不远处走廊尽头站着一抹她所熟悉的高大身影。

她一怔,连忙上前,“大叔,你怎么会在这?”查房吗?可是他身上没穿工作服?

她的太阳穴突突的跳了起来,大叔不会是提前知道她撒谎了。跑来纪绍庭病房这边堵她的吧?

貌似,真的是这样的!!

她小心肝又是一阵噗通噗通狂跳,看着大叔那紧绷的脸色,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嘿嘿的上前,“大叔,季叔叔,你怎么在这?不会是跑来捉jian来了吧?”

她秉着卖萌能解决一切的原则,尽情的卖萌,还对大叔眨巴着眼睛。心想我这么可爱了,你总不能忍心对我生气吧?

季尧身姿坚硬,犹如一尊雕像一样站在窗口。那刚毅的五官上,连线条都是紧绷着的,透着几分冷毅。

陶笛紧张的冷汗流了一地,面上恨不得自己的小脸能笑出一朵花来秒杀大叔,她上前小手臂缠在大叔的臂弯当中,轻轻的摇晃了下,

“大叔,你知道我刚才撒谎了?你怎么知道的?你不会是会神机妙算吧?”

季尧没有说话,只是将她的手臂从他的臂弯中拎了出来。

陶笛脸皮厚啊,谁让她自己理亏呢。他拎出去,她又贴上去。“大叔,其实这件事我正想去找你好好给你一个解释呢。事情的这样的……”

可是,某个人根本就没有给她机会。再一次很干脆的将她的手臂拎出来之后,自己转身走了。

陶笛追了上去,可是某个人是直接去办公室换工作服去了手术室。

唉……

陶笛只能无奈的叹息,看了看时间,自己下午还要上班呢,她只请了半天假。

她只能先回公司,下午她给大叔打了几个电话都没人接,给他发短信也没人回。

她都没心思工作了,一下午光坐在位置上唉声叹气了。

快要下班的时候,她想到左轮这个救兵。幸好上次她有存左轮电话,她赶紧把电话给左轮打过去。

电话那边的左轮一接电话,还是那种欠揍的语调,“小嫂子,咋的了?想我去你们家蹭饭了?就知道你想我夸你厨艺好了。”其实,是他馋小嫂子做的家常菜了。

陶笛没心情听他闹,“行了,打住。我有重要事情向你求救。”

“求救?”左轮瞬间就猜到肯定是又跟大哥闹别扭了。他心想这两人闹别扭大哥自己心里肯定也不好受,他那么闷骚的人只会可劲的折磨自己。就冲大哥平时对他那个冷漠无情的样子,折磨折磨也好。所以,他淡定的交叠着二郎腿揶揄道,“我咋没接受到求救信号呢?”

陶笛无奈啊,“SOS!!!!紧急求救!紧急求救!!”

左轮乐了,“得了,小嫂子就冲你这么可爱劲儿。说说吧,怎么回事?”

陶笛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左轮叹息,“小嫂子,你这事做的真……真棒!”

她微微张大嘴巴,愣住了,“啥?左边轮子,你是专业拆台的吗?”

左轮邪魅的扬唇,“棒极了!就该这么绰绰我大哥那股闷骚劲。”

陶笛突然很后悔打这个电话,就在她要挂电话的时候,那边又说,“好了,不逗你了。来,我教教你怎么办吧。”

“快快,快,洗耳恭听。”

“哄!卖萌!”

“貌似没用啊!”

“那是力度不够!你继续哄,使劲卖萌!不要脸的哄,不要脸的卖萌!!”

陶笛,“…………”

在她无计可施的时候,她最终还是采用了左轮教他的那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晚上下班后,她就直接打车去了医院。

她在车上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还是没人接,最后竟关机了。她干脆就跑到他办公室里面去等,只是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后,大叔还是没出现。

最后,没办法她只好去护士站问护士季医生在哪个手术室做手术?

护士站里面是画画在值班,她看见陶笛的时候愣住了,“季太太,你怎么在这里?季医生下午就离开医院了,他没告诉你吗?”

陶笛一脸的懵逼,“什么?他下午就不在医院了?他下午休班吗?”

画画也是一脸的震惊。“不是啊,季医生下午去别的城市参加一个医学研讨会了,你不知道吗?”

陶笛的心凉了大半截啊,她尴尬的抽了抽嘴角,给自己找台阶,“哦……对,我想起来了。他是这么跟我说的,可是我给忘记了。不好意思哈。”

画画摇头,“没事……你好好休息,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最近累着了记性也不太好了?”

陶笛点头,“是,是,我太累了。”

她就这么一脸懵逼的回家了,打开衣橱,果然大叔的衣服少了两套。她无语问苍天,大叔要不要这么小气啊?就这么走了?说都不跟她这个小妻子说一声?还关机?

唉……

她今晚注定失眠了……

医院。

袁珍珍的病房里,气氛压抑到一触即发。

纪绍庭脸色苍白的坐在她边上,不停的给她擦眼泪。

施心雨不敢上前。只能远远的站着。

就在刚才,检查结果出来了。袁珍珍居然生病了,还是很难医治的肝功能衰竭。

纪绍庭拿到化验单的时候,感觉到头顶上一片黑压压的乌云。他的母亲才五十出头,怎么会得这种可怕的疾病?

医生找了家属谈话,简单的说了一下这种疾病的治愈方式,无疑就是肝移植。

可是,配型是很难成功的,及时是直系亲属也很难成功。

他当即决定要给母亲配型,约了医生明天做一系列的配型检查。

施心雨自然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她也约了医生去做配型。

原本是想瞒着袁珍珍的,可是她很精明的去偷听了纪绍庭跟医生的谈话,还是知道了自己的病情。

知道自己的病情后,她整个人就呆住了,连怎么回病房的都不知道。

难怪她这段时间感觉到身体状态很差,原来是生病了。

她才五十出头,她的豪门生活还没有享受够,她怎么能生这么严重的病?

回过神来后,她激动的摇晃着纪绍庭的胳膊。“儿子,妈妈不想死。妈妈真的不想死,妈妈才五十出头啊。妈妈还没看着你结婚,还没抱上孙子呢。妈妈还想多陪陪你跟你爸爸呢……”

纪绍庭很难过,深眸中满是痛楚和担忧,只能安抚母亲的情绪,“别这样,你会没事的。妈妈,你会没事的。医生都说了,只要配型成功,找到合适的肝源,你就会没事的……”

袁珍珍哭的很凄惨,“你别安慰我……我在电视上见到过这种病……没那么容易治愈的。即使我们家有再多的钱,也没那么容易治愈的。我陪着你爸爸一路走过来,好不容易走上巅峰……我怎么能这么早的死去?我死了,你爸爸肯定会给你找小妈的,还会生孩子跟你争遗产的……”

她情绪崩溃,所以说出的话也口不择言。

纪绍庭将她一把搂在怀中,哑声安慰,“妈,我不准你胡思乱想。不准你这么胡说八道,你一定会没事的。我已经约了医生明天做配型了,我是你儿子,我的肝一定可以捐给你的。你不准胡说!!”

袁珍珍扑在儿子怀中泣不成声,“儿子,妈妈真的不想死。你现在就联系你美国的同学,给妈妈找美国最好的医生来好不好?”

纪绍庭连连点头,“好,好,你别激动,你现在要好好休息。”

袁珍珍整个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病给击垮了,憔悴的不行,眼神也呆滞着。

施心雨也哭了,她的眼泪是真的,她也是真的好伤心。袁珍珍是她手里的一张好牌,因为她知道绍庭一向都很孝顺。可是,这张好牌居然生病了,还病的这么严重。万一这张好牌要是死了。那她可就少了一个法宝了。她怎么能不伤心?不难过?

可是这种事情,她也帮不上忙,也不敢去惹纪绍庭,只能远远的看着,抹着眼泪,小声的安慰,“阿姨,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

施心雨很晚才回家,在路上接到张玲慧的电话,天气冷了,提醒她加衣服。

她有些疲惫的敷衍了两句,就要挂电话。

张玲慧听出她声音的不对劲,连忙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施心雨声音哽咽着,“我上辈子是不是作孽了?老天爷一定要对我这么残忍吗?袁珍珍是我的法宝,可她现在居然生病了。”

张玲慧怔住了,“她生病了?什么病啊?”

施心雨自嘲的勾唇,“很严重的肝功能衰竭,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张玲慧啊了一声,“好端端的怎么会得这种病啊?唉,心雨你也不要太伤心了,什么人什么命,也许袁珍珍就算命硬,她不会有事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她会没事的。”

她无力的安慰着,除了安慰她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了。

施心雨叹息,“哪有那么容易挺过来啊?唉,但愿她真的没事吧。她那么喜欢我,她不能有事。我已经约了医生做了配型检查了,但愿我能救她,我要是能救她,她儿子就必须得娶我了。”

张玲慧有些紧张,“什么?你约了医生了?心雨啊,你别那么冲动,你还那么年轻呢。你有没有咨询过医生,如果捐肝会不会对你自身有影响啊?这些你都问清楚了没有?还有啊,这件事你跟你爸爸商量过没有?你可不能一个人做主啊。”

施心雨觉得有些烦,直接开了免提,一只手扶方向盘,一只手揉着眉心,“我哪顾得了那么多?当时纪绍庭那么做了,我也必须那么做。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如果我的肝真的能救袁珍珍,我求之不得呢,就算少活几年,我也心甘情愿。”

张玲慧蹙眉,着急的道,“胡闹!你还年轻着呢,不能那么冲动。这事你不要冲动,捐肝可不是闹着玩的。”

施心雨烦躁的蹙眉,“行了,我的事情我心里有数,你别管了。”

“唉……你别冲动听见没?你明天想吃什么?我给你做,给你补补身子……”张玲慧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就被挂了,她只能无奈的叹息。

挂了电话,她越想越不对劲,开始自己百度捐肝的危害。看到最后。她拨通了医院的电话,给自己也预约了配型检查。

————

一个星期过去了,陶笛还是联系不上季尧。

给他打电话都是关机状态,发短信根本就没反应。

她也有点小脾气了,直接去医院找到画画。让画画帮她留意,季医生什么时候回来。

画画这段时间跟陶笛相处的挺好的,彼此也熟悉了,自然也愿意帮忙。

星期一这一天,画画打电话来说是季医生研讨会结束了,回到医院了。

陶笛中午直接没吃饭,就去医院了。

她直接到他办公室去,他办公室没人,不过他的行李箱在,他的手机也放在桌子上。

陶笛拿起他手机看了看,居然还关机,她蹙眉,这男人怎么气性这么大?可以气这么久吗?

她叹息了一声,帮他把手机开机。

开机后,有一连串的短信呼进来。她看了一下,都是她给他打的电话。还有她发的短信……

不过,很快屏幕上又跳进来一条短信。

她手抽的打开看了一下,里面的内容让她心跟着一沉————

“又想你了。”

很简单的四个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