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宠你宠的无法无天了?/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看着这简单的四个字,只觉得胸口像是堵了一团棉花一样难受。大叔的手机没有密码,所以她很轻易的就看见了这四个字。她蹙眉,仔细的看了一圈,发现这是一个没有备注姓名的号码。

没有其他的短信记录,只有这么一条短信。

她拿着他的手机,控制不住的发挥自己的想象力。

没有备注姓名,是这几天刚认识的女人吗?刚认识又发这么含情脉脉的短信?他们是发生了什么关系了吗?

听说出差的男人最容易出现问题了,尤其是季尧这样颜值高又很有魅力的男人。虽然没什么钱,可是现在女孩子多半会被颜值吸引,倒贴的例子也有很多啊。

她越想越觉得胸口堵塞的很,就连办公室的空气都变得稀薄了起来。

果然女人不能有心魔,有心魔就会无限制的扩大蔓延。

她脾气本来就有些暴躁,这会直接起来接了一杯凉水咕咚咕咚的喝下去。

她忍住脾气,然后叹息,将他手机关机后放回原处,自己收拾东西离开……

季尧从手术室出来后,摘掉口罩,路过护士站的时候。

画画连忙提醒他道,“季医生,季太太来了,一直在你的办公室等你。”

季尧疲惫的揉眉心的动作一顿,深潭般的眼眸中跳跃过一丝亮光,但是很快就被隐藏起来。只沉声道,“知道了。”

虽然他的语气是那种低沉的,但是迈向办公室的脚步明显的提速了。

推开办公室的门,里面空无一人。

季尧的脸色倏然阴沉了几分……

画画贴心的给陶笛泡了一杯玫瑰花茶送过来,只是看见空无一人的办公室时,疑惑的问,“季太太人呢?她之前还跟我说很喜欢喝玫瑰花茶呢,我这才刚泡好。她人呢?刚才明明还在的……”

————

晚上,陶笛只做了自己一个人的晚餐。因为没胃口,所以也没怎么吃。

吃完晚餐,洗好澡她就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心里想着不要在意那条短信,不要想着那四个字,可是还是忍不住的会胡思乱想。

她新婚的老公,不会真的出轨了吧?

她不会这么惨吧?接二连三的遭遇出轨?

遥控器拿在手里,不停的换台。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一直到十二点钟,门锁那边传来动静。

季尧回来了,他推开门,看着空荡荡的餐桌,眉头沉了沉。他换鞋的空隙,陶笛已经将电视关了,直接在沙发上躺下闭上眼睛。

季尧蹙眉,脸色宛如三九寒冰天气。

她躺着不说话,他自然也不说话。

气氛就这么尴尬着,僵硬着。

陶笛闭着眼睛,脑子还是乱乱的。她听到男人的脚步声,听见男人走去浴室,还听见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水声停止了,又听见男人的脚步声。不过却不是往沙发的方向,而是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陶笛心口拧巴了一下,他居然还是理都不理她?直接就往卧室去了?

她等了一会。还是没等到男人来沙发这里,她委屈的咬唇。

这个季尧真的是很不正常了……

一开始她觉得自己理亏,因为是自己撒谎在先。她厚着脸皮不停的道歉,不停的哄他。即使他不搭理她,她也不会觉得委屈。

可是,自从看见他手机里面的短信之后感觉就不一样了。她跟纪绍庭是真的没瓜葛了,可他呢?

莫名其妙的出差一个星期,出差回来手机里面就有女人发来这样的短信,他是不是太过分了?

可她心里还是没出息的希望男人能跑来沙发这边,还像以前一样霸道的将她抱到床上。然后跟她解释一下那条短信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看了他的手机,看了他的短信,他应该心里有数的。

可是,他回来完全不理她。把她当空气一样的,这样她真的好委屈啊。

她几乎是压抑着呼吸,听着卧室里面的动静。可是,真的等了好久,男人都没反应。

她咬着唇,委屈的想哭……

最后,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总之是迷迷糊糊的,睡的极不踏实。

早晨起来的时候,她还可怜兮兮的缩在沙发上。

她醒的比较早,大概只有五点钟就醒了。

卧室的门关着,男人大概还没醒。她烦躁的扯了扯自己的发丝,叹息一声后起床。

换做平时,她肯定乐滋滋的忙着去做早餐了。他加班很晚回来的时候,她会给他留饭,第二天早晨还会暖心的问他想吃什么?

今天她的心情灰蒙蒙的,自然也就没心情做饭了。

她简单的梳洗一番,换了一款苹果绿色的粗线毛衣,下面一条浅蓝色的紧身牛仔裤,一双白色内增高的休闲鞋。

这样的装扮显得清新而又青春,还透着几分楚楚可人的气息。

她出面之前。想想还是火大。所以,就拿过一张便利贴在上面留了一段话————

季尧睁开眼睛的时候,听不到客厅里的动静,起身去客厅。

先是客厅沙发,小书房,厨房,洗手间,都没发现那抹小身影。他的眉目沉了沉。便看见冰箱上面留着的便利贴了。上面的笔迹很清秀,一看就出自她的手笔。

只是,上面的内容,让他眉头蹙了蹙。

陶笛是这样留言的————

季尧,你变坏了。你晚上都不愿意抱着我睡觉了,你太过分了。别以为我好欺负,从今以后我都不会等门,不会给你留饭,也不会给你准备早餐了。今天周末我出去了,至于去哪里了,我不会告诉你的!!!

她的笔迹虽然清秀,可是下笔却很用力。有几处勾角的时候,甚至都快把便利贴戳穿了。

他扫了一眼便利贴后,下意识的去阳台寻找楼下的身影。

恰好,她并没有走远。她也是刚下楼,看样子是往小区门口的公交车站台走去的。

他的视力很好,所以即使站在20层楼上,他还是一眼就确定了那抹明媚清新的小身影。果绿色的薄款毛衣,浅蓝色牛仔裤,将她娇小的身形勾勒的灵动而迷人。他是第一次看见她穿这套衣服,挺……清纯漂亮的。

今天是周末?她去哪?

这样想着的时候,他用最快的时间将自己收拾利落,然后情不自禁的拿起车钥匙追上她。

追到小区门口公交车站台边上的时候,陶笛已经打到了一辆出租车。

季尧就这样脸色复杂的跟在她的出租车后面……

这个女人去看前男友。还跟他撒谎,回家还敢给他摆脸色看,他心里真是超级不爽。可又做不到真的无视她。

这种感觉很复杂,很莫名其妙。

倏然,季尧那复杂的眸光突然就冷沉了几分。

因为他看见出租车在仁爱医院门口停下,而纪绍庭等在门口……

————

陶笛看见纪绍庭的时候,火大的很,懒得跟他说一句话。

纪绍庭愧疚的看着她,“小笛,你先别激动。这件事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是慧姨自己不让我们告诉你。”

陶笛只冷冷一句,“哪个病房?”

纪绍庭连忙带路,“在这边。”

陶笛原本是打算去逛逛街,然后再约父亲吃个午餐的,哪知道半路接到纪绍庭用护士手机打来的电话。说是她的爸妈在医院里面吵架,他的父亲很生气。

她一问才知道,母亲居然瞒着父亲和所有人在医院做了捐肝手术。她一听,心里也是一惊。

张玲慧的病房里。

陶德宽脸色僵硬,双手叉腰站在窗口。

张玲慧脸色微微苍白的躺在床上,没错她昨天刚做完了捐肝手术,所以此刻人很虚弱。

病房里的空气有些僵硬,僵硬的一触即发。

陶笛推开病房的门,看见爸爸的背影,还有妈妈苍白的脸色。心里一疼,轻声叫道,“爸,妈……”

陶德宽听见她的声音转身看着她,脸色有些疲惫。

纪绍庭上前一步,诚恳的道歉,“陶叔叔,这件事我真的很抱歉。您别责怪慧姨。慧姨也是看不得我妈妈受病痛折磨。慧姨真的很善良,她得知了我妈妈的病后,主动去做了配型,很巧的是她配型成功了。她怕您担心她的身体,所以才会让我们大家瞒着您的……”

陶笛心头烦躁的很,真的搞不懂了,怎么跟纪家总有扯不清的事情?她推了纪绍庭一把,“行了。你别说,我现在最不想听见你说话。你走吧,我陪陪我爸妈。”

纪绍庭眸底闪过一抹受伤,最终还是沉默的离开了。

病房的门关上后,陶笛叹了一口气上前,心疼的看着母亲的脸色,“妈,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能瞒着我们呢?捐肝可不是闹着玩的。”

张玲慧眉头蹙了蹙,压低声音,很是委屈的回道,“小笛,你也来责怪我?俗话说的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这么做有什么错?袁珍珍是绍庭的母亲,以前我们两家关系也挺好的,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陶笛叹息,“妈,不是让你见死不救。只是,你总得跟我和爸爸商量一下吧。我们是你最亲的亲人。总该有知情权吧。”

张玲慧有些不耐烦,“行了,你就别在这挑拨离间了。我跟你爸爸的关系已经够糟糕的了,他也长本事了,居然敢对我大吼大叫了。你们父女两一个样,都不能理解我。”

陶笛也有些委屈,“我不是不能够理解你,我只是……”

“够了!”张玲慧别过脸去,“我不想听你说话了,你在这吵的我脑袋疼,你先回去吧。”

陶笛尴尬,她这是关心她啊?紧张她啊?虽然她们母女的关系,最近越来越糟糕。可是她心里明白血浓于水,不管怎么样她都是自己的母亲。生她养她,很伟大的母亲。

张玲慧的话,再一次激怒了陶德宽的怒气。指着她怒道,“张玲慧,你现在真是越来越过分了。你不要把我们的女儿当成出气筒,这件事你做的太不合适了。你说说看我们两是什么关系?我们是夫妻啊,我们是这世界上最亲密的两个人。可是你呢?你捐肝,你做这么大的手术,你居然都不通知我?万一你在手术中出现个什么意外,我要怎么办?你想过没有?”

张玲慧声音小了一截。“哪里能有什么意外?你这是诅咒我啊?”

“闭嘴!”陶德宽愤怒的呵斥,“我是诅咒你吗?这些年来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没数吗?你做捐肝手术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通知我跟小笛,你心里还有我们吗?你这不是善良,是自私!是对外人的善良,对亲人的自私!!”

张玲慧有些心虚,“我哪有?我当时已经咨询过好多医生了。说是捐肝对自己身体不会有太大影响,我才同意捐肝的。你怎么能说我自私?”

在她跟袁珍珍配型成功后,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陶德宽不会同意她做这个手术的。经过绍庭背叛这件事之后,陶德宽对纪家就没什么好印象了。而他一直又在在意她的身体状况,他是不会同意让她去冒一点点奉献的。

至于陶笛,她就更加不敢告诉她这件事了。陶笛现在可是恨透了纪绍庭的背叛,她要是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不会同意她捐肝去救袁珍珍的。

所以。她当时就打定了主意瞒着他们父女两。就连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这件大事,她都时让纪绍庭通过医院的关系去通融的。

今天陶德宽出差回来了,她还在医院住着,所以这件事就瞒不住了。

“说是没有影响,难道就真的没有一点影响吗?你看看你现在的脸色,苍白成什么样子了?”陶德宽气的胸口不停的起伏着,“话说到底,张玲慧你这件事做的很过分。是不是我宠你宠的你无法无天了?你真是什么事都敢做了?这么大的事情擅自做主,就像小笛说的,我连知情权都没有了?”

张玲慧暗自瞪了陶笛一眼后,小声解释,“脸色苍白只是暂时的,修养几天就好了。我这是做好事,怎么在你眼里就十恶不赦了?陶德宽,你现在对我的态度真是让我寒心。”

陶德宽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你更让我寒心!!张玲慧你……”

眼看着吵架的烈焰再次露出了苗头,陶笛连忙上前挽着父亲的胳膊,安抚道,“爸,你少说两句好不好?这里是病房,你们这么吵吵影响不好。”

陶德宽看着女儿的小脸,终于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陶笛乖巧的安抚着父亲,“爸,我求求你了,别这么生气了。都说家和万事兴,我最怕你跟妈妈吵架了。这件事已经发生了,你再怎么生气也没办法了。妈妈这么说可能是没顾及你的感受,可她的确是在做好事,她在救人性命。我刚才也拿手机百度了一下,捐肝不同于捐肾。捐肾是将整个肾脏都切除,而捐肝只是切除肝的一部分。而肝脏是有较好的再生能力的,捐出一部分的肝后。剩余的肝脏能够通过再生的方式满足自身的功能需要。所以,正如妈妈说的那样,捐肝对她的身体影响不会太大的,你别担心了好不好?”

陶德宽再度叹息,“……”

陶笛摇晃着爸爸的手臂,软软的道,“我知道爸爸其实也是个大好人,不会见死不救的。我也知道你其实最担心的是妈妈自己的身体,既然捐肝对妈妈的身体不会有影响,那你也别跟妈妈生气了。你看你这么对妈妈发脾气,都不宠她了,她也很伤心的。她一伤心难过,就会影响身体。你肯定不希望她身体不舒服吧?”

陶德宽看着善良可爱的女儿,又看向脸色苍白的张玲慧,最终无奈的道,“不准再有下一次。”

张玲慧露出一丝有些牵强的笑容。“不会的,肯定不会有下一次的。”

陶德宽这辈子很爱张玲慧,所以在她动了手术后,当即决定放下手头上所有的工作亲力亲为的在病房照顾她。

虽然张玲慧一再推辞说不用影响他工作,他却坚持。

他让陶笛下午先在病房里面照顾母亲半天,他去公司安排一下重要事情后,就赶来。

陶笛自然是很愿意照顾自己的母亲,大概是因为手术后的虚弱,所以一个下午张玲慧都在昏昏欲睡。

她就在一边很用心的陪着母亲,一会给母亲用习惯喂水,一会喂果汁,还按摩小腿,按摩脚心。

晚上,陶德宽安排好工作后来医院了,他让陶笛先回家,他留下照顾就好了。

陶笛想留在医院,可是爸爸坚持让她回家好好休息,她只好先回家。

可是,想到回自己那个小“蜗居”她心情又沉重了几分。她出来一整天了,季尧都没给她打一个电话。她早晨给他写的留言他都没看吗?还是他看了之后还是无动于衷的不在乎她有没有不开心?

她神情恍惚的把自己包包都忘记在病房了,都已经走到医院门口了,才想起来包包落在病房了,她又折回去拿。

病房走廊上,她刻意放轻步伐。身怕弄出动静来,惊扰到里面的母亲。母亲手术后,需要静养。

等她再回到病房的时候,爸爸不在,只有妈妈在。她本想问爸爸去哪了,可她听到母亲在接电话,也就没打扰母亲。

可是,她却听见了让她震惊又寒心的电话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