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发展到什么程度了?/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眼前突然陷入的黑暗,陶笛很不习惯,有些慌乱的问道。

季尧沉默,进房间之后,他只跟她说了两个字‘洗澡’。之后,就再也无言。

陶笛今天这一天经历的事情挺多的,这会真的很想找个肩膀靠靠。等她适应了眼前的黑暗后,她挪动着脚步上前,轻轻的摇晃着大叔的手臂,“干嘛关灯?好黑……你还没看我伤口呢。手臂上擦伤的伤口最多了,脚踝那里也有,还好我当时机智,反应比较快不然我美美的小脸可能会毁容……”

她说话后,就等着大叔的反应。左边那个轮子不是说了吗?她要卖萌,不要脸的卖萌。她这也算是带着伤卖萌了,效果应该会变双倍吧?

半响,季尧却是将她缠在他臂弯中的那只小手拿开,像是从胸膛深处挤出的两个字划入空气中,“活该!!”他也不想关灯,只是不关灯就会看见她可怜兮兮的样子。看见她可怜兮兮的小模样,他就会没底线了。

咳咳……

陶笛有一种咬舌头的冲动,男人说完这两个字后,竟转身就去浴室洗澡了。

她只能一个人孤单的躺在床上按着遥控器等着他,大叔洗澡速度倒是不慢,只是他洗完澡后裹着一条浴袍出来后,直接去外间打开电脑工作了。

听着外面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的声音,陶笛委屈的撅嘴。医生工作真的这么忙?平时在医院里忙的不能按时回家也就算了,回到家里也要不停的工作吗?

她在里面等了好久,她家高冷大叔都没有要进来陪她的意思。她越发的委屈,把电视机的声音调小。对着外间痛苦的喊,“好疼……手臂疼……脚踝疼……翻身也疼……嘶嘶……”

外面的人还是没反应,她又反复呻吟,“真的好痛……好像还流血了……不知道酒店有没有消毒水?”

“不知道伤口不处理会不会感染?”

“嘶嘶…………”

季尧是一个工作狂,用左轮的话来说,他简直是一个丧心病狂的工作狂。面对工作的时候,他的注意力可以高度集中到几乎废寝忘食的境界。可是,今晚他明显的心底有些浮躁。

外面雨声很大,可卧室里某个女人呻吟声也很烦人。

在好几次关错了文档后,他终于烦躁的停下手中的工作。起身点燃一根香烟。用力的吸了一口气,吐出袅袅烟雾。

一根香烟抽完了之后,他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侧耳聆听,卧室里面的女人居然安静了下来,她不疼了?不叫唤了?

屋里安静下来之后,他又重新坐回电脑前工作,可是注意力还是不能集中。他发现她吵的时候他烦躁,她安静的时候他更加烦躁。

过了一会,里面传来了女人低低的哭泣声,他眸光一沉。下意识的起身推开门走进去。

柔软的大床上,陶笛裹着一条浴巾躺着,她背对着门口,正低低的哭泣着。

季尧蹙眉,看见她手臂上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后,眸光更沉了几分。心口却莫名的软了软,又折回外间找到酒店备用的药箱。打开后,将她的手臂扯过来,动作娴熟的帮她处理伤口。

他起初动作是粗鲁的,可是在看见她下意识颤抖的动作后,他的动作也不知觉的缓和了几分。

他将她两只手臂上的擦伤都处理好了,又俯身将她的脚踝拉过来继续消毒。

其实,这次她伤的不重,只是一些轻微的擦破皮而已。他了解肯定没有她口中叫唤的那么疼,本不想理她,让她自己反省。可是,看他哭了,他就失控了。

他就变得不像自己了……

等他将她身上的那些伤口都消毒过了之后,陶笛实在是装不下去了,偷偷的从指缝里面看大叔的反应。

这一眼。她就暴露了。

她干脆也就不装了,从床上坐起来,一把将大叔拉过来,“谢谢季医生。”

季尧看她是装的,蹙眉就转身离去。

陶笛贴上去,不要脸的卖萌,“大叔,别这么酷嘛。看嘛,你其实是在乎我的,关心我的。不然我一哭,你怎么立马就来了?”

季尧脸上没表情,半天憋出几个字,“你想多了。”

陶笛缠着他,不让他离开,“大叔,我们谈谈好不好啊?我做错的事情我道歉,你做错的事情你道歉,好不好?”她指的是他手机上面那条暧昧短信,即使是人家小姑娘单相思,他也要道歉。因为,是他泄露了号码。

季尧眉心骨突突的跳了几下,大手一甩就成功甩开她的小手臂。他不屑的勾唇,这个女人真是过分。她做了这么多过分的事情,居然还反过来说他也做错事情了?

他转身就走到外间,继续工作。

陶笛瘪嘴,怎么这么傲娇?可正如左边那个轮子所说的那样,大叔就这种性格,为了他们能够相处的和谐默契一点,还得需要她热情的去融化他。

她起床裹着浴巾,跟到外间去。

季尧的注意力回到了电脑上,关注点又回到了他工作上。

陶笛只好裹着浴巾,一瘸一拐的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的,“雨好大,一个人睡觉好吓人。”

“伤口疼的睡不着……”

“好像还打雷了,好吓人……”

“我裹着浴巾好冷……”

“大叔,你真的变坏了。你居然忍心在这样的夜晚让你的小妻子独守空房……”

“大叔,你就把工作放一放,陪陪小妻子不行吗?”

“季医生,季大叔,季尧你再不理我。我就……我就哭了……我真哭了。”

季尧还是不理她,陶笛果然是眨巴眨巴着眼泪,挤出了两滴眼泪。

终于,季尧有些绷不住了,他下意识的合上电脑。

陶笛就这样趁机挽着他的胳膊,将他拉回到里间的大床上。

她躺下,拉着大叔也躺下。

然后,她很迅速的像平常一样小腿压在他的大腿上,自己主动钻到他的怀里去。蹭了蹭,寻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躺好。

季尧先是无声的叹息。然后怀中熟悉的香软触感,让他有些舍不得推开她。

陶笛躺在他怀中之后,就开启了认真模式,主动道歉忏悔,“大叔,对于上次我去看纪绍庭然后还对你撒谎这件事,我已经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虽然我是被纪绍庭用他母亲手机发短信骗到病房的(备注一下,我手机里面有短信记录为证),但是我去病房是事实,所以我错了就是错了。在你出差这段时间,我深切的反省了自己,觉得自己这种行为对我的家庭和婚姻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我保证以后类似的错误不会再犯了,我要是再犯就罚我一个月不许吃冰淇淋,也不许吃奶油甜点。”

她这简直有几分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感觉,说完了还偷偷的观察着枕边人的反应。

见枕边人又蹙眉了,她又一本正经的加大力度,“不,这力度不够。如果下次我再犯,我就变小狗。还是那种脏兮兮的丑丑狗,好不好?”

纪绍庭用母亲手机发短信骗她去病房的?

季尧差点就被她的样子逗的唇角上扬,只是想到这些天的不爽,他还是沉着脸。

陶笛道完歉了,忏悔过了,小脚丫勾了勾男人,“你呢?你也给我解释一个,承认一下错误呗?”

季尧完全无视她这句话,因为在他的思想里,他根本就没有犯错。想到今天上午她又去医院,他眸光再度深沉几分,幽幽的开口。“早晨又去见前男友了?”

“早晨我去医院,你也看见你?”陶笛眨了眨眼睛,秒懂。连忙解释,“没有,没有,早晨的事情我表示我很冤枉。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

于是,她把自己母亲捐肝救纪绍庭母亲这件事说了出来,她发誓她跟纪绍庭是不得已才见面的。

季尧侧眸扫了她一眼,看她真诚的模样,脸上紧绷的线条松懈了几分。

陶笛解释完了之后,又催促男人,“你给我解释一个,快点。”

季尧不理她,他的逻辑思维里,自己根本就没错。是她在瞎闹。

陶笛磨叽了半天,男人也不打算解释,最后她放狠招了,“老公,你理我一下呗。”

她软绵绵的语调,配合上甜甜的嗓音,是那种娇而不媚的可爱。

在这样的雨夜,听着这样的撒娇,还有她时不时的在他怀中蹭来蹭去,他压抑了一个多星期,自然是受不了了。

他的身躯猛然一紧绷,那双幽深的眸子里也染上了几分炙热。

陶笛住在这里本来就是随性而住的,根本就没带换洗衣服,自然没睡意穿。她身上只松松垮垮的裹着浴巾,这会扭来扭去的,更加有几分若隐若现的感觉。

她也是经历过某些事的人。自然也能感受到男人眼底的炙热。

她又往他的怀中钻了钻,羞涩而又大胆的在他耳畔,轻声道,“老公,你要不要我非礼我一下?”

这句话,季尧瞬间无法抵挡……

在过程中,陶笛还小声的提醒,“老公,我身上有伤,那啥。你懂的……”

是以,季尧在过程中有所收敛……

空气中暧昧和炙热的因子,交织成一片。

最后的最后,陶笛还是累的不要不要的,趴在男人的怀中。当然,她自然还没忘记那条短信,她气喘吁吁,又软绵绵的问,“该你承认错误了,快解释你跟外面的女人怎么回事?”

季尧全身心放松之后。看她的眼神柔和了几分,只是话还是那么少,甚至是不说话的。

在某个女人无数次的磨叽下,他终于抬起眸子,淡淡的道,“瞎闹!!!”

陶笛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已经多少了解了点大叔的套路,他惜字如金。他应该是在说她想多了,是她胡思乱想。他跟外面的女人根本没那回事,那条短信也许就跟上次那个主动上前拥抱他的小护士是一个性质的。

她一想也对,如果他真的跟外面的女人有乱七八糟的关系,他的手机怎么可能连密码都不设置?就那样摆着放着,让她去看?

这样想着想着,她便释然了,还有些不好意思了。觉得自己昨晚上一定是中了心魔,钻了牛角尖了。

她精致的小脸上绽放出浅浅的笑容,如同碧波在湖面上轻轻荡漾,她小手主动伸过去,跟他十指紧扣,枕在他臂弯中,柔柔的道。“老公,以后我们对彼此多点信任吧,这样就不会吵架了。我不想跟你冷战,一点都不好玩,别扭的很。”

季尧听着耳朵里,落在心里。

陶笛又继续道,“还有啊,以后你出差去哪里都要提前告诉我一声。不然,你想想看我多可怜啊。我是你的新婚小妻子,你去哪里了我都不知道。我还傻乎乎的跑去医院等你,人家小护士都笑话我了。还有,以后我们约定一下不管怎么吵架,怎么不开心,都不准不接电话。这几天我天天给你打电话,你都不理我。你个没良心的臭老公,你怎么狠得下这份心啊?”

窗外雨声仍然在啪嗒啪嗒落下,配合上她的喋喋不休,奇怪的是季尧竟然不会觉得讨厌。

听着她清甜的嗓音,还看着她一张一翕的唇瓣,他突然就低头亲吻上她的红唇。

一吻结束。两人的呼吸都乱了节奏。

只不过大叔的自控能力比陶笛要好,大叔只是胸膛明显的起伏,而她却是开启了新一轮的气喘吁吁模式。小脸蛋红的就像是春日枝头绽放的梨花般,透着淡淡的诱人的粉嫩气息。

她的唇间还残留着大叔的男性气息,她小手指轻轻的放在唇瓣上回味了一下,才又撒娇道,“老公,我刚才跟你说的你答应吗?”

季尧把她往胸膛中收紧了几分,用行动回答她。

陶笛却是想要他亲口回答,她又缠他。“大叔,老公,你倒是说话啊。你理我一下又不会掉颜值?”

季尧唇角浅浅的上扬,“好。”

陶笛笑了,笑的甜甜的,“那就说好了,不准不接电话的突然跑去出差。”

“好。”他答。

她又突然心血来潮的趴在他胸膛上,小声的问,“那你告诉我,你有没有想过?这一个星期。你想我没?”

季尧沉默,他想她了吗?想念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她又追问,“你回答我啊,到底想了没?”

季尧点头,“嗯。”

他想了一圈,他应该是想她了。他参加研讨会的时候很忙,可是忙的时候还是会想到她。虽然不接她的电话,但是偶尔开机的时候会关心她到底打了几个电话过来,也会看她发过来的短信。

回到东城之后,他很想快点回家。

所以。应该是想了!

陶笛喜滋滋的,又不要脸的笑道,“我就猜到你会想我,你家小妻子这么可爱你都不牵挂的话,那你一定丧心病狂可恶。”

季尧这一次唇角的弧度,不由的上扬,然后扩大。

陶笛憋了一个星期的话,在今晚得到爆发,所以话那真是一个多啊。

她说着,他听着。她需要他配合的时候,他简单的配合。

他们两的性格截然不同,可是相处模式却不突兀,并且很舒服。

“老公,我手腕这里有点疼,你给我揉揉……”

他情不自禁的伸手去帮她揉细嫩的手腕……

“老公,你弄乱我头发了。”

他会帮她顺顺发丝……

“老公,我冷了……”

他会将她搂紧几分,然后为她拉紧被子……

“老公我困了……”

他点头,“睡吧。”

“大叔,晚安……”她迷迷糊糊的说,只觉得这个怀抱让她很心安,很满足。

“晚安。”他低低的应着,等她睡着了,他看着她的恬静的小脸,忍不住低头亲吻她的额头……

第二天,陶笛在季尧的怀中醒来。

她甜甜的眨眼,满足的伸个懒腰。大雨过后的天气格外的清新,柔柔的山风轻轻的摇曳着米色的窗幔,有暖暖的光线折射进来,橙黄的阳光将床上纠缠在一起的两抹身影笼罩。

陶笛浅浅的笑,看着阳光在他的俊脸上流转出魅惑的弧度,她情不自禁的低头亲吻他的额头。

季尧早就醒了,主动捕捉住她的红唇,很霸气的回吻着她。

这个早晨注定是个浪漫旖旎的早晨……

这次赶来这边,一路上有山路,所以季尧开了自己的那辆路虎。

在回家的路上,陶笛坐在路虎的驾驶座上,感叹,“大叔,这辆车真霸气。是左边那个轮子借给你的吗?”

季尧一怔。没说话。

陶笛当他是默认了,她惊讶,“这辆车应该很贵吧?左边那个只轮子真会烧钱,相比而言,我还是觉得我的小宝马比较实惠。”

季尧沉默,心里却想这辆车在他的那些车中算是比较普通的了。下次他再开一辆别的车出来,她岂不是吓懵了?

途中,季尧的手机有短信进来。

陶笛顺手拿起来划开屏幕一看,居然还是那天给他发短信的那个号码。虽然没有备注姓名,可她清楚的记得那个号码。她的小脸立马就沉了下来,火气也大了,“季尧,你昨晚说我胡闹。其实你真的在外面有女人了,你有小三了。你看看,她昨天发信息说又想你了,今天又发信息问你下一次什么时候过去陪她吃顿饭?你真是太过分了!!!”

她火爆脾气上来了,当即就甩脸色发火了,“停车,我要下车。我不跟你这个混蛋男人一起回家了,你去陪你的小三吃饭去。”

她只要一想到昨晚男人理直气壮的说她胡闹。她就火大,明明他真的有这回事。而且听短信里面女人的口气,他们的关系一定很亲密。她真是脑残,昨晚居然以为自己冤枉他了。

真是可恶!!

季尧蹙眉,将她手中的手机一把抢过来,看见上面的短信后,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她,“发什么疯?”

陶笛无语,“好吧,你就当我发疯吧。你去陪你的小三吃饭吧!!!我要下车!!你快停车!!”

季尧不但是没停车,还将车门落锁,淡淡道,“别闹。”

陶笛真的无法淡定,尤其是他此刻还摆出的这幅淡定的样子,她怒,“我真想咬死你,你这个陈世美,你居然真的在外面有小三!!你跟她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她吵的季尧眉头蹙紧,突然他就调转了车头。

陶笛一看不是回东城的路,她更加愤怒,“季尧你干什么?你带我去哪里?我要回家,我现在就要回家!我不想见到你这个人渣了!!”

季尧一记淡定的眼神扫过来,看着她气的面红耳赤的模样,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唇角竟微微上扬,“陶笛,你吃醋了?”

陶笛否认,“谁吃醋了?为了你这么个陈世美,我犯不着吃醋。我才不会为你吃醋,不值得!!!”

季尧嘴角上扬的弧度慢慢的扩大,甚至还有些愉悦的道,“好了,别吵。我带你去见小三。”

陶笛惊悚,“真的带我去?”

季尧点头,“正在路上。”

陶笛突然就安静了,脑子里面满满的都是各种正式与小三见面的画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