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咬死你算了/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般的正室与小三见面,画风是怎样的?正室应该怎么做?

陶笛开始发挥自己的无限想象力,她甚至还拿出手机百度起来。

当然,正室与小三见面这是个比较热议的话题,所以网上的帖子也是众说纷纭。

她认真的看了一会,突然发现自己还是要走特色路线。这种没有固定答案的话题,主要核心还是要她自己。于是,她收起手机,开始策划自己的特色路线。

最后,她确定了见面方案。

第一,她必须娇俏可爱的站在小三面前,至少不能输气势。要随时提升自己作为正室的格局,网上那一类型的撕逼大战很掉价,在她这里坚定的pass。

第二,她要当面问小三,跟大叔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然后,用她敏锐的观察力去观察小三跟大叔两个人的反应,不能听信一面之词。

第三,如果确定小三跟大叔并没有其他发展,只是停留在见过面,吃过一顿饭,单方面仰慕大叔的阶段。她会坚决捍卫自家大叔,保护自己的婚姻,秀一秀恩爱秒杀掉小三的仰慕之情。

第四,如果确定小三跟大叔已经发展到了出轨的程度,她就要狠狠的吓一吓小三,然后再离婚。反正,经历过纪绍庭的出轨后,她是无比痛恨男人出轨这种龌蹉的行为的。

第五,等会到闹市区。她要去买身漂亮的衣服打扮一下自己,在气势上给自己涨分。

嗯……

挺好……

她觉得以上五点总结的挺好,告诉自己坚决执行。

季尧似乎心情不错,偶尔侧眸过来看她一会拿手机,一会放下手机,一会又蹙眉,一会又咬牙的小模样,他的唇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沿途看见高速公路上面的指示牌,陶笛猜这是要去隔壁城市的方向。

她想了一下子,这个隔壁城市应该就是他出差开研讨会的那个城市。

她蹙眉问。“这女人是南城的?”

他答,“是。”

“认识多久了?”她蹙眉,男人果然是在出差的时候容易惹桃花。

他又答,“见面你自己问她。”

陶笛瞪了他一眼,“你几个意思?你这是坦诚?还是已经无所谓的态度?”

季尧扫了她一眼,不说话了。

陶笛纳闷,这是给她一个眼神自己体会的意思吗?可他这眼神给的太含蓄了,她还真是体会不出来他的意思。算了,还是等会见到小三自己分析判断吧。

到了南城,路过市区的时候。陶笛坚持要下车去逛商场。

并且,还不准大叔陪着的那种。

她让大叔在车里等她,她自己进去逛了一圈。

她猜想南城这女人应该也是个热情的女人,连着发短信过来,而且语气还有些撒娇,应该年纪不大。所以她挑衣服也挑那种嫩嫩的,最后她买了一件粉色粗线蝙蝠针织套头衫,下摆是那种前短后长的不规则设计,下面选了一条黑色紧身的小脚裤,鞋还是那双白色内增高的休闲鞋。因为她觉得这双鞋陪身上这套衣服挺好的……

她还用最快的速度去旁边的高档理发店吹了一个蓬松的披肩卷发,等她再出来的时候,果然是回头率高了不少。她对着自己的化妆镜补了一个淡妆,然后骄傲的回到车里。

她回到车里后,季尧幽深的眼谭里亮起一束惊艳的光芒。粉粉的颜色,将她那精致的脸颊衬托的更加白皙粉嫩,唇瓣也粉嫩嫩的,蓬松的卷发让她多了几分青春的可爱,巴掌大的小脸上那双清澈的眼眸如同夜明珠一样澄澈迷人,让他的心口忍不住多了一丝悸动。

那轻轻的悸动,是他陌生的。却不排斥。

陶笛看着大叔,很满意他的眼神。催促他,“快点开车,我要立刻见到小三。”

季尧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揉她的发顶,却被她一把推开了,“别……别碰我,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请你别碰我,请你尊重你小妻子的心情。”

“好。”他懒得的回答的挺快的。

车很快就开出市区,然后直奔环山公路。经过一个小时的颠簸后,终于来到半山腰的一处单门独院的别墅门口。

陶笛坐在车里看着这幢造型还挺独特的别墅,忍不住感叹了一句,“这女人住在这里?这种半山腰的别墅一定不便宜吧?她还挺有钱的?”

季尧不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俯身过来,帮她把安全带解开,“下车。”

他的嗓音里透着淡淡的磁性,有些迷人,亦是有些醉人。还有他身上的气息,都是那么的怡人。陶笛心里的那种堵塞感突然就强烈了几分,她在想万一大叔真的跟小三已经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了,她离婚时候会不会很难过?

就在她恍惚的时候,季尧已经绕过车头走到副驾驶座边上,帮她把车门打开,微微一偏头,再次重复道,“下车。”

陶笛微微的吸了一口气,在心底给自己打气,该面对的总要面对的,逃避一直不是她的作风。

下车之后,有一条曲折的鹅卵石小道一直延伸到别墅庭院中。

她心神恍惚,脚下不小心崴了一下。

走在前面的季尧停下脚步,主动伸手过来。

陶笛愣了一下,鬼使神差的将小手放到他的掌心当中,让他牵着自己。

走到庭院里面,顿时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袭来。庭院面积倒是不大,但是布局让人很舒适,里面错落有致的种着许多花花草草。

这个季节,桂花开了。庭院里面的两颗桂花树,散发出阵阵淡雅香气,香气馥郁持久。

她忍不住吸了吸鼻子,这女人还真懂得享受生活。天天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那心情真是美的不要不要的。她微微摇头,忍不住在心底鄙夷自己是不是傻了?她这是来跟小三见面的,怎么能跑题了?

庭院当中有个女佣装扮一样的妇人在清扫台阶,在见到季尧跟陶笛一起进来时,微微一怔,随即对两人笑了笑。但是,只是很礼貌的微笑,并没有上前打招呼。

陶笛的第一感觉就是这里的女佣境界也挺高,她下意识的捏了一把汗,里面的女人不会很难对付吧?

季尧一直牵着她的手。走进别墅大厅。

一进来,就有一股淡淡的熏香萦绕出怡人而轻盈的香气。

陶笛吸了吸鼻子,视线一抬就看见坐在左边大阳台边上的摇篮椅上面的女人。女人背对着门口的方向,似乎手里抱着书,正在认真的看书。

她打量着女人的背影,女人穿着米色的针织外套,一头乌黑的发丝随意的披散在脑后。有浅金色的光线,淡淡的笼罩在她的周身,为她镀上一层暖暖的色彩。女人有些偏瘦,但是这样看上去却给人一种很舒心很温暖的感觉。

她有些颓然,她分析失误。她在来的路上以为女人肯定是那种青春洋溢的类型的,没想到是这种舒心安然类型的。这样的女人,很容易给人有一种家的温暖感。

莫名的,她心口的堵塞感更加明显。

女人似乎看书看的很投入,一直没有发现他们的到来。

季尧忍不住单手握拳,轻咳了一声。

女人这才微微一怔,然后声音柔柔的道,“你来了?”

她还是没有转身,似乎书上的内容很吸引她。

陶笛听到这熟悉的招呼声,瞬间又不淡定了。她觉得该自己发挥了,她深吸了一口气,清了清嗓子,“那个……你好。今天不是他一个人来的,还有我,季尧新婚的小妻子。是的,你没听错。季尧结婚了,我们结婚一个多月了。所以,你给他发的那些短信很不合适,然后那些短信又不不小心被我看见了。我心里很不舒服,毕竟季尧是我的新婚老公。”

她停顿了一下。想看看对面女人的背影,可是对面女人很淡定的没有转身。

她又继续放狠招,“但是,请你放心,我今天来找你,不是找你打架的,也不是找你开骂战的。我现在很理智,我只是想问清楚一件事。那就是你跟我老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陶笛一直注意着对面女人的反应,看见女人的脊背微微挺直后,她又道,“你不要紧张,我只是问清楚而已。那么,现在请你回答我,你跟我老公季尧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是你单方面的仰慕?还是你们已经发展到最后一步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女人,半响才淡淡的反问,“如果是后者呢?”

陶笛心口狠狠的一揪,后者?

居然是后者!!!

她刮了身边的男人一眼,狠狠的甩开他的手,然后生气的冲上前,“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我恭喜你成为艾滋病的下一个被传染者。”她知道是后者了,所以这婚是离定了。不过,离婚之前总要出口气的。

她一边说,一边说包里翻出手机划开屏幕,将相册里面的季尧的艾滋病感染报告翻出来。

这张报告,是她在来的路上让何欣妍特地帮她ps的。老公都被抢走了,总要吓一吓这个讨厌的小三!

她愤怒的绕到女人面前,将手机递给她,“你自己看吧。我提醒你一下,别被季尧这酷酷的外表迷惑了。他其实是个很滥情的男人。他自己得了艾滋病,然后他就产生了变态的报复心理。他现在可是到处招惹女人,报复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女人。恭喜你,中标了!你好之为之吧,这个男人我送你了!!!”

坐在摇篮椅上的女人,果然是刚手机轻轻的接过来,低头看。

季尧蹙眉,看着陶笛,这女人的嘴巴真不是一般的毒舌。

陶笛等女人看清楚了之后,一把将手机抢过来。转身就要离开。

既然季尧是真的出轨了,她出口气找点心理平衡也就算了。其余的多说也没用,反正是不可能原谅他们的。

她转身的时候,心里密密麻麻的疼啊。

只是,走到季尧身边的时候,手臂一把被男人扯住,“别胡闹。”

陶笛火大啊,“我胡闹你大爷!季尧,你还要不要脸呢?撒手,松开我!”

这时候。坐在摇篮椅上的纪洁终于站了起来,转身微笑着看着他们两人,“小尧,这就是你前两天跟我提到的陶笛是吗?”

小尧?

陶笛微微一怔,看着对面的女人。刚才生气的都没仔细看,这会仔细看了之后才发现。这是一个温暖的女人,但是年纪却好像比季尧大。女人保养的也很好,只是女人身上有那种很明显的岁月沉淀。

这个时候,季尧发话了,他淡淡两个字,让陶笛后悔的恨不得钻地洞,

他说,“姑姑!”

陶笛崩溃,“…………”

纪洁走过来,身上透着柔柔的暖意。她走过来之后,第一件事是把陶笛的手机拿过来。然后问,“密码多少?小笛。”

陶笛机械的报出自己的手机密码,“2431。”

纪洁随口问了一句,“有什么特殊含义吗?肯定不是谁的生日。”

陶笛直白道,“我24岁。大叔31岁。”

纪洁解锁后,轻语道,“原来是这样?还挺有心的。”

陶笛简直都不敢看她了,只低着头,“…………”

纪洁将刚才那张报告翻出来看了看,又轻笑,“这报告哪来的?网上下载吗?”

陶笛摇头,实话实话,“来的路上,我让我同事帮忙PS的。我同事会一点点设计。”

纪洁点头,“原来是这样,P的不错,跟真的一样。”

陶笛连忙紧张的摆手,“不是的,不是真的。姑姑,你可别相信,是我胡闹的。不是真的,大叔他很健康的。”

她就那么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姑姑,叫完了之后,又不好意思的红了脸。“那个……你允许我叫你姑姑吗?”

“当然,你应该这么叫。我是季尧唯一的姑姑,跟他感情也最好。”纪洁温和的解释着,“快,坐下聊吧。”

陶笛靠近大叔,小手绕到他的后背,在上面掐了一把,小声道,“季尧,你居然给我挖坑。你直接跟我解释一下就行了。我也不至于闹出这种笑话来。”

季尧只是简短道,“我在用行动解释。”

陶笛无言以对,“…………”

纪洁已经率先坐到沙发上了,然后轻拍着身边的位置,“小笛,快过来坐。”

陶笛尴尬的红着脸,小步小步的挪动着,还拉着季尧。小手一直在悄悄的掐他……

纪洁看出她的尴尬,对着季尧夸道,“小笛。挺可爱的。这孩子我喜欢。”

陶笛明显的受宠若惊,她刚才都闹出那样的闹剧了,姑姑居然还说喜欢她?

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姑姑,你说真的吗?你不会是客套话吧?”

纪洁摇头,“当然不是客套话。我真的很喜欢你的性格,你就像是一缕阳光,刚好能温暖我们家小尧。”

陶笛害羞了,“姑姑,你不生气就好。我真不知道那短信是发来的。手机上面根本就没有备注。”

纪洁了然的看了一眼季尧,替他解释,“他的记忆力很好,所以不喜欢存别人的号码,他都是用记得。”

陶笛倒吸一口气,惊悚的看着大叔。智商高也不用这么显摆吧?能不能低调点啊?

季尧只是一直淡然的坐在她身边,没什么反应。

陶笛跟姑姑聊了一会后,发现姑姑真的没对她怎么反感,好像是真的很喜欢她的样子。她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弱弱的抱着纪洁的胳膊撒娇,“姑姑,我饿了。你这有没有吃的?我在来的路上,光顾着伤心难过了,我都忘记吃饭了。我真的好饿。”

纪洁被她逗笑了,轻轻拍着她的手背,“有,姑姑这就给你们做饭去。怪我,姑姑看见你们一起来高兴的忘记问你们有没有吃饭了?”

她去做饭之后,陶笛连忙挪动屁股靠近季尧,抓起他的手臂就狠狠的咬了一口,“季尧,你真过分。明明一句话可以解释的事情,你害的我闹出这么大的乌龙。咬死你算了……”

季尧任由她咬着,他微微蹙眉,“姑姑,为什么要解释?”

陶笛汗哒哒,这人到底情商到底有多低?

“可我不知道那是姑姑啊,我要是知道了就不会生气了。你应该解释啊。”

季尧点头,“下次我懂了。”

他的确是知道陶笛看过他的手机了,他也知道陶笛看见姑姑的短信了。他不知道陶笛会吃姑姑的醋,因为在他心目中那只是姑姑。等到他意识到她吃醋,他就直接把她带到姑姑这里了。

陶笛心里那叫一个尴尬啊,她咬了一口还是生气,又继续咬。

大叔像是不会痛一样的让她咬着,眼眸中闪过一抹自己都浑然不知的纵容。

陶笛咬完了,看着他手臂上的牙齿印,又觉得心疼。小手又轻轻的帮他揉着,口是心非这四个字被她演绎的淋漓尽致。

纪洁给两人煮了两碗青菜面,“你们将就一点吃,我这里只有蔬菜。”

陶笛吸了吸鼻子。“一点都不讲究,姑姑厨艺真好,下次我要像你学习。”

纪洁暖心的看着她,“小笛真会说话。”

两人吃完了面之后,季尧上楼去了书房工作,陶笛就拉着姑姑聊天。

她觉得姑姑的性格很好,温和而安静。就像是一本好书一样,耐人寻味。

让坐在姑姑刚才坐的摇篮椅上,随手拿起姑姑之前看的书,发现竟是一本跟佛学有关的书籍。她笑着问,“姑姑,你信佛吗?”

纪洁点头,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哀伤,“嗯,我信佛。”

陶笛注意到她眼底的哀伤了,但是出于礼貌,她没敢多问,只说,“挺好的,听说信佛的人身上满满的都是正能量。而且信佛的人都很善良。很温和,就像姑姑你这样的。”

纪洁低头,将眸底一瞬间的愧疚隐藏好,抬眸微笑,“小笛,你这性格真的很好。很活泼,很可爱。”

陶笛被夸的不好意思了,咬唇,“也有缺点,比如说比较冲动。就像刚才那样。”

纪洁看着她咬唇的动作,突然觉得她有些眼熟,再看她的眼睛,也觉得有些眼熟。她轻声问,“小笛,你爸妈是做什么工作的?有机会等我回东城的我们见一见。”

陶笛点头,笑容妍妍的,“好啊,我爸爸有自己的生意,我妈妈就是一个家庭主妇。”

纪洁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她脸色微微的变了变,试探性的问,“我能冒昧的问一下你妈妈的名字吗?我是在东城读书的,说不定跟你妈妈是同学。我这会看你,越发觉得你像我一个同学。”

陶笛也没多想,很爽朗的报出自己母亲的名字,“我妈妈叫张玲慧。”

纪洁手中的佛学书籍突然掉到了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