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一千块/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弯腰帮她把书捡起来,关切的问,“怎么了?姑姑?”

季洁嘴角扬起微笑,连忙摇头,“没怎么,一时手滑了。”

陶笛看姑姑的的脸色好像有点苍白了,紧张的问,“姑姑,你是不是不舒服了?要不要我陪你去看医生啊?”

季洁连忙摆手,“不用,我很正常。我这脸色就这样,我真没事。”

陶笛点头,“那就好。是不是我们突然来了,打扰你了?还让你给我们做饭,让你累着了啊?”

季洁将眸中那一瞬间的慌乱隐藏起来,温和道,“没有,这么点小事我怎么会累着呢。你们能来看我,我很高兴。我是看着小尧长大的,跟他关系也最亲。他前两天来这里出差来看我了,陪我吃了一顿饭,我这才给他发了两条短信,没想到让你误会了。还惹的你们小夫妻不开心了,真是抱歉。”

陶笛连忙摇头,“姑姑,你可千万不要这么说。是我胡闹了,主要是季尧他性格太冷,又不愿意跟我解释,我才误会的。”

季洁抬眸看向楼上书房的方向,眸光有些复杂,“是啊,小尧的性格是有些冷漠。但是这也不能怪他,很多环境因素造成的。其实。他是一个很需要温暖和爱的男人。这两点,你都可以给她。所以,姑姑真的很喜欢你。”

陶笛有些小开心,“姑姑,你这么看好我啊?我自己对自己都不是太有信心的,我总感觉自己看不懂他,他其实是个很难相处的人。”

季洁轻拍着她的手背,宽慰她,“慢慢来,人和人之间的相处都需要一个时间过程。既然你们结婚了,也就是一种缘分。缘分不应该被辜负,你们要好好珍惜。可能走近小尧有点困难,但是姑姑相信你可以的。正常的夫妻是彼此靠近的,可能在这一方面小尧不懂,所以就需要你多迈出几步。但是,姑姑真的想告诉你,小尧是一个值得依赖的男人!”

陶笛点头,认真的道,“姑姑,你放心吧。你说的话我都记住了,我这个人没别的优点,就是脸皮厚。我不介意在大叔面前变成一个超级无敌的厚脸皮。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们能结婚,就是缘分。我会珍惜的。”

季洁看着她可爱的样子,忍不住伸手帮她顺了顺发丝。

陶笛被这种亲昵的动作,弄的有点感动。在她的记忆里,妈妈都没这么温和的对她微笑,帮她顺着发丝。她突然心底柔柔的一片,想撒娇,“姑姑,我能不能给你一个久久的拥抱?你让我觉得好温暖。”

季洁看她可爱的抱着自己的手臂撒娇,笑的暖暖的,“当然可以。”

陶笛就这样张开双臂。给姑姑一个大大的拥抱,她感慨的道,“姑姑,你怀抱真温暖。还有熏香的味道,我今晚想跟你睡,可不可以?”

季洁愣了一下,随即坦白道,“如果小尧同意,我没意见的。”

陶笛乐滋滋的跑去跟季尧说这件事,得到的季尧一记白眼,外加两个字。“胡闹!!”

是以,她只能乖乖跟他睡……

不过,知道他没有小三之后,她的心情也舒畅多了。手臂上那些擦伤都不疼了,晚上被他折磨的很久之后。竟还有心情在他怀中闹了很久,才甜甜的睡去……  第二天是周日。

陶笛跟季尧决定下午回东城,星期一都要上班呢。

她一大早起床的时候,就被别墅后面的漫山遍野的美景给美醉了。

季洁早早就起床了,此刻正在自己为自己刻意准备的小佛堂里面念经。

陶笛是个爱闹的性子,她问清了女佣姑姑的位置后,就去了小佛堂。看见姑姑在虔诚的念经,她也学着姑姑的样子跪在蒲团上,虔诚的祷告。

季洁看见她后,眼底的一丝复杂的忧伤散开……

早餐过后,陶笛拉着季洁聊天。她夸姑姑的皮肤好,“姑姑,你的皮肤白皙的没有一丝杂质,而且你脸上也没有皱纹。你到底是怎么保养的?你用洗面奶吗?”

季洁轻笑,笑容宛如清晨的阳光,指着不远处潺潺流动的小溪笑道,“我不用洗面奶,每天都用这后山的溪水洗脸。”

陶笛一听就坐不住了,“真的吗?那我马上就去用溪水洗脸,我好希望变得跟你一样美美的,还有韵味。”

她是个行动派,说到做到,果真拿着毛巾蹦蹦跳跳的去后山了。

季洁看着她的背影,提醒道,“小心点。”

陶笛兴奋的很,“没事,放心吧。”

楼上书房。

季洁站在季尧身边,两人的眸光都聚焦在窗外后山那一抹秀丽的身影上。

良久,季洁轻语道,“她真的很活泼,很可爱。”

季尧沉默,“……”

季洁无声的叹息,低低的说了一句,“小尧,这样挺好。姑姑为你开心……”

季尧还是沉默,“……”

“过去的事情都忘记吧,好好珍惜小笛。”季洁意味深长的道。

季尧微微眯起眸子,掩去眸底的一丝短暂的空洞。

已经在小溪边洗完脸的陶笛,突然看见不远处的青草上停着一只蜻蜓,她跑过来。激动的对着二楼挥手,“老公,快把我手机拿过来,我发现一只蜻蜓,我要给它拍特写。快点!”

看她在底下手舞足蹈,季尧不由分说的转身下楼给她送手机。

陶笛拿到手机后,就悄悄的给蜻蜓拍照,拍各个角度的照片。

蜻蜓姑娘许是发现了她的偷拍,拍打着翅膀飞走了。

陶笛意犹未尽的跟在它后面拍小视频,发朋友圈。

很快,蜻蜓就飞不见了。

她急了。“哪去了?”

季尧一直跟在她后面,这会长臂一伸指着远处的花丛,“那。”

陶笛回眸冲他扬起灿烂的笑容,“老公,你真好!!!”

季尧看着她调皮的身影,唇角微微的上扬……

之后,她不拍蜻蜓了,因为她又看见了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她又开始追着蝴蝶拍照,拍完蝴蝶,又开始拍山间的美景。总之,她玩的不亦乐乎。

季尧只是沉默的跟在她身后,帮她拿着毛巾,深眸一直追随着她轻快的小身影……

二楼,季洁一直默默的看着他们小夫妻两。

良久,她默默的念道,“阿弥陀佛,如果有报应,就让这一切报应在我身上。让他们幸福吧……”

下午,陶笛跟季尧要回东城了。

她临走的时候,拉着姑姑很是不舍,萌萌哒的问,“姑姑,我以后周末可以来你这里蹭溪水洗脸吗?你会不会觉得烦啊?”

季洁摇头,“不会的,姑姑随时欢迎你们。”

陶笛依依不舍的给了姑姑一个大拥抱,然后挥手再见。

在回程的路上,陶笛一直看着季尧傻笑。

季尧侧眸看她傻笑,突然情不自禁的来了一句,“你是不是傻?”

说完之后,自己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这语气怎么那么像她的语气?

陶笛顺势倚在男人身上,一只手挽着男人手臂,撒娇道,“我才不傻。我刚才那是给你一个眼神自己体会呢。算了吧,既然你体会不了。我就给你解释说明一下,我刚才那眼神是夸你呢。我给你这次的行为,打一百分。”

季尧稳稳的开车,看她娇滴滴的小模样,眸底有一缕暖意腾起。

陶笛看着环山公路两侧的风景,突然心血来潮的问了一句,“姑姑这些年都是一个人过吗?”

季尧点头,“是。”

“她没结过婚?”

“没有。”

“她什么时候搬到这里住的啊?”

“很早之前。”

“她很享受一个人的生活吗?”

“也许。”

“姑姑很疼你是吗?”

“是。”

“姑姑夸我可爱了吧?”

“夸了。”

就这样,两人开启奇葩的聊天模式。跟大叔聊着聊着,她在车上睡着了,然后做了一个很甜很美的梦……

时间滴答滴答流逝的很快,一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陶笛这一个月生活的很平静温馨,每天按时上班按时下班。如果大叔不值班,就会准时来接她下班。周末的时候,她无聊也会去等大叔下班,然后一起去菜场买菜回家。然后她在厨房做饭,他在书房工作。

日子真是温馨而惬意,平静而满足。

当然,这种平静是指白天。每一个夜晚对陶笛来说,都是火热火热的折腾。当然,她习惯了这种折腾。也习惯了每天晚上都缠着他。窝在他怀中睡觉。

中秋节小长假,她本来打算长假的最后一天跟大叔两人一起回陶家吃顿饭的。算起来,她结婚这么久。父母还没有跟大叔,在一起吃过一顿饭,所以她把中秋安排跟大叔说了。

季尧只说,“你安排。”

小长假的第一天,她约了何欣妍逛街。

两人手牵手的时候,何欣妍忍不住摸着她的钻戒感叹,“小笛,你家大叔眼光真好。这精仿版的戒指就跟真的似得,你都戴了一个多月了吧?看看这光泽度还是这么好,简直可以亮瞎我的双眼了。”

陶笛美滋滋的抬起手指看着自己的钻戒,乐了,“那是自然,我家大叔眼光肯定好。他就是因为眼光好,才看上我的。”

何欣妍也习惯了陶笛的性格,附和她,“嗯,我也这么觉得。”

两人逛到商场三楼的‘今生有约’婚纱摄影馆的时候,陶笛无意中撞到施心雨跟纪绍庭两人。

施心雨一脸的幸福,她挽着纪绍庭的臂弯,笑的温婉可人。

纪绍庭脸上没什么表情,有些僵硬。

施心雨看见陶笛的时候,笑盈盈的上前拉着她的手,“小笛,这么巧啊?我跟绍庭在这里试婚纱礼服,遇到你正好,你眼光好,能不能帮我参谋参谋。绍庭是男人,很多东西都不懂,我问他什么他都说好。你进来帮我参谋参谋吧?好吗?”

陶笛实在是无语了,她没好气的回道,“施心雨,你还真是阴魂不散了是不是?你怎么就不能放过我?你就当不认识我行不行?你这明明都已经试完婚纱了,怎么看见我又要进去再试一遍?你这是炫耀吗?心理学上认为炫耀其实是一种自卑的表现,越是炫耀什么就越是缺少什么。”

施心雨脸上的笑容有些尴尬,看向纪绍庭,有些委屈的求救。

纪绍庭收敛了自己停留在陶笛身上的复杂眸光,只冷冷的道,“回去。”

施心雨柔柔的道,“绍庭,你知道的,我真的没有炫耀的意思。我就是相信陶笛的眼光。”

陶笛深吸了一口气,心想你自己硬是要撞到我枪口上来那我就只能给你面子了。她一句话彻底秒杀施心雨。“好啊,既然你这么看得起我,那就帮你挑挑?”

施心雨面上一喜,“真的?”

陶笛一本正经的点头,“真的。不过你要想清楚,结婚都要图个吉利。你这两进两出的试穿婚纱,是有二婚的寓意啊。难道你想跟纪绍庭今天结婚明天离婚吗?”

施心雨被她毒舌堵的浑身难受,当着绍庭的面,又不敢发作,只能忍气吞声的解释,“我没那么意思。那就算了吧。我不重新试穿了。”

陶笛冷笑,拉着何欣妍绕过他们,淡定的离开。

何欣妍暗自对她竖起了大拇指,“厉害,厉害!”

陶笛眨眨眼睛,“一般,一般。”

她跟何欣妍一直逛到下午,直到张玲慧给她打电话让她回家去吃饭。

她委婉拒绝,“妈,我跟季尧商量好了。后天回家陪你们吃饭。”

张玲慧态度强势,“不行,今天回来。”

陶笛蹙眉,“妈,今天季尧加班呢。”

张玲慧声音里有些不悦,“他加班正好,反正我也不想看见他那个穷医生。”

陶笛无语,“妈,你能不能……”

“小笛,你是想气死我吗?你不知道我做了手术后,身体不太好嘛。你到底回不回来?我想你陪我吃顿饭都不行吗?”张玲慧打断她,“快点回来,家里有重要事情。”

陶笛无奈,“好吧。”

为了不伤大叔的自尊心,她没跟大叔提这件事,自己就先回陶家了。

等她回到家里,看见一桌子人都在等她的时候,她立马有一种鸿门宴的感觉。

而谎称身体不太好的张玲慧,此刻正精神抖擞的坐在主位上招待着家里的客人。

陶笛有一种心碎成渣的感觉,妈妈特地打电话叫她回家就是陪客人的?而家里的这些客人是纪绍庭一家三口还有施心雨跟她爸爸……

妈妈一直知道她跟施心雨和纪绍庭闹的很僵,为什么还要来呕心她?

施心雨见到她的时候,笑盈盈的,就好像早上在婚纱店那一幕未曾发生过一样,“小笛。快来坐吧。我们大家都在等你呢。”

陶笛蹙眉,好像时光穿越了一样。又穿越到了上一次,纪绍庭跟施心雨假惺惺跟她道歉,硬是把她拉到酒店聚餐一样。唯一不同的上一次父亲在,这一次只有妈妈在。

她哪里还有胃口,“我想起来了,我还有急事,你们慢慢吃。”

她刚要转身,就被张玲慧呵斥住了,“站住,谁教你这么没礼貌的?你还有没有点家教?”

陶笛叹息,施心雨懂事的上前拉着陶笛打圆场,“小笛,你快坐下。我们大家都等你呢,中秋团圆嘛。我们三家在一起过才热闹。”

你妹的!

谁要跟你这样的白莲花团圆?

她心底一万个鄙夷飘过……

袁珍珍身体恢复的很不错,气色很好,不过这会脸色却不是很好,“小笛,你现在越来越不懂事了。我们这么多人等你一个人,你来了还这么不给面子?不是打我们长辈脸嘛。”

陶笛上次就说过只忍她一次的,所以这一次她很不客气的回击,“袁阿姨,你还是少说两句养养身体吧。肝功能衰竭可不是小毛病,还是少说话为好。”

袁珍珍脸色一白,“陶笛,你……”

一直没有开口的纪绍庭突然开口了,“吃饭吧。”

是以,晚餐开始。

陶笛没胃口,大概是看见了不想见到的人,她觉得今天的菜肴一点都不可口。无趣的挑着碗里的米粒,直接把对面谈笑风生的那几人当空气。

施心雨视线一抬看见了她手中的钻戒,装着不经意的问,“小笛,你的钻戒真漂亮。季医生送你的吗?这钻戒应该很贵吧?”

陶笛想到大叔,就拿起手机给大叔发短信。她一边编辑短信,一边无所谓的回答,“不贵,一千块。”

袁珍珍正在喝汤,忍不住嗤笑出声。

张玲慧差点呛住,她嫌弃的蹙眉,呵斥道,“闭嘴。”

袁珍珍现在已经认定了施心雨这个儿媳妇,所以看陶笛很是不顺眼,这会很不客气的讽刺。“小笛,看来你老公真的很穷啊。这年头谁还戴一千块的戒指?简直是丢人现眼啊。”

陶笛不以为然,“我戴啊,我是戴给我自己看的。又不是戴给你们甲乙丙丁看的,有什么关系?”

俗话说的好,人豁出脸皮之后,还真的是刀枪不入。

袁珍珍蹙眉,“你简直小家子气。”

陶笛挤出一丝笑容,“谢谢阿姨夸赞,我这是小家碧玉。”

袁珍珍无言以对,“……”

施心雨这时候。却是温婉的笑道,“小笛,这次我们三家聚餐是有件事要告诉你。我跟绍庭婚期定了,就在下个周末。所以特地邀请你跟季医生一起去参加我们的婚礼。”

又来了,陶笛暗自翻白眼,这个施心雨真像一只讨厌的苍蝇一样。不过,她也是爽快的答应,“好啊,收到请帖我们准时参加。行了吧,你炫耀的目的也达到了,我想回家了。我要回家给我老公做饭呢。”

“医生不是有工作餐吗?在医院食堂吃就得了。省钱。嫁给普通人就要学着节省,家里能少开伙就少开伙。”袁珍珍阴阳怪气的说着。

张玲慧觉得自己这一张脸快要被陶笛丢光了,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怒道,“小笛,你去厨房把张嫂炖的汤给我端进来,快点。”

陶笛乖乖起身去厨房端汤。

施心雨见此情形,也连忙跟上去。

在厨房里,陶笛当她是空气,她却丝毫不介意,“小笛,我终于可以嫁给绍庭了。你知道我有多开心吗?你是不是很不甘心?”

“闪一边去。”陶笛在盛鸡汤,理都不理她这种得了幻想症的人。

然,她料到了开始,却没料到结尾。

突然,施心雨就上前抢过她手中的汤碗,然后往自己胳膊上撞。

咣当一声,汤碗碎了。

施心雨痛苦的尖叫声划破厨房,传递到大厅内。

“你找死啊!你是不是疯了?”

陶笛的话还没有说完,厨房的门就被张玲慧推开了。

当她看见施心雨那只被烫的通红的胳膊时,怒斥道,“陶笛,你怎么回事?你就算是嫉妒心雨,也不能这么恶毒!我平时是怎么教育你的?我怎么会生出你这种女儿?”

陶笛寒心的一塌糊涂,整个人像是被淋了冰雨。她一句话都没说,施心雨一句话也没说,她的亲生母亲就认定是她故意烫施心雨的了。

下一个冲进来的就是袁珍珍,在张玲慧忙着给施心雨的烫伤冲凉水止痛的时候。

袁珍珍已经忍不住冲动起来,她扬手就给了陶笛一巴掌,“贱人,你怎么这么贱?恶毒的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陶笛本来正在心寒张玲慧的反应,猝不及防的就挨打了。而且这不是袁珍珍第一次打她,上次在医院施心雨流产那次,袁珍珍也打她了。

这一次,她忍无可忍,她上前狠狠的回扇了袁珍珍一巴掌,冷冷的道,“是你逼我的,我告诉过你,不会再忍你第二次,你没资格打我!!”

袁珍珍被打的懵了,直到她摸到了嘴角的血迹,立马哀嚎起来,“天啊,陶笛你居然敢对我动手?陶笛,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张玲慧,你怎么不管管你这个没教养的女儿!!”

张玲慧脸色难堪到了极点,冲着外面的管家怒道,“快去拿鞭子来,我倒要看看陶笛是不是翅膀硬了我管不了了!!”

陶笛大惊,家里那种鞭子打人可是会皮开肉绽的。爸爸又不在家,家里这帮人没一个会帮她的。怎么办?

下一秒,她就往门口冲。

眼下,只能跑了。

总不能眼睁睁的吃亏……

她推开袁珍珍,撞到听到动静来厨房的纪绍庭后,她小跑着给季尧打电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