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甜蜜互动一下/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刚跑到门口,就被管家拦了下来。

管家一脸的为难,“小姐……你别跑了……”虽然他知道自己去拿了鞭子要抽小姐太不应该,可是夫人的命令他不敢不听。他很需要陶家给的这份工作,他也知道这个家里一直都是夫人做主。夫人强势惯了,别说老爷不在了,就算是老爷在有时候也拿夫人没办法。

陶笛想要推开管家,可是管家像是一堵墙壁一样挡在她面前。她火大极了,看着管家手上的长鞭子,脊背一僵打了一个寒颤,“管家,你让开。我好歹是这个家里的大小姐,你这么拦着我合适吗?”

管家也是为难的满头大汗,不忍心拦着她,却又不敢不听命令,“小姐,我真不能让你跑掉……”

“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陶笛看着张玲慧怒气冲冲的扶着施心雨从厨房出来,更加紧张了,正好这个时候手中的电话好像是通了,她连忙对着电话大声呼叫,“大叔,老公。救我!!!你快点来保护我!!!”

张玲慧眼眸中迸发出一抹强烈的愤怒,咬牙喝道,“快把她的手机给我抢过来!!!快点!管家你还愣着干嘛?反了你是不是?”

管家心一狠,为了保住工作只好将陶笛的手机抢过来,挂掉电话。

陶笛小脸皱成了小包子,“管家,你别拎不清。这个家里还是我爸爸说了算的!!”

管家已经把她逼到墙角了,这会回头看了张玲慧一眼,神色也是战战兢兢的。

张玲慧嗤笑着勾唇,“陶笛,别以为搬出你爸爸就管用了!我好歹也是你妈妈,我生你养你这么大,你犯错我还不能教训你?我这辈子最失败的就是有你这么个女儿,你看看心雨的手臂,被烫成什么样子了?你就算是嫉妒,也不能这么丧心病狂!!!”

袁珍珍被陶笛打了一巴掌,这会正捂着脸颊哀嚎,“就是!她这个孩子已经无药可救了!居然敢以下犯上,不但是烫伤心雨,还敢打我!太可恶了!我大病初愈,身体各项指标也才刚正常,怎么能经得起她这一巴掌?”

她的半边脸颊红肿着。嘴角还有没擦干净的血迹。看上去有些狼狈不堪,毫无半点昔日的雍容华贵可言。

纪绍庭扶着她,眸光有些复杂的看着被逼到角落里的陶笛。

袁珍珍这种时候自然不忘挖坑,她拉扯着儿子,哭诉,“儿子,幸亏你当初明智没有把陶笛这样的娶回家来。不然你妈妈会被她活活气死的,真是太过分了。玲慧,今天这一巴掌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们这些年的友情也就白瞎了!!”

张玲慧面色难堪极了,心疼的看着施心雨已经起了水泡的手臂,狠狠的命令,“管家,你还愣着干什么?你是想造反?”

施心雨一直泫然欲泣的低着头,隐隐的抽噎着。在大家看不见的瞬间,她的眸底折射出的是滔天的恨意。她就是要让陶笛不痛快,陶笛已经让她不痛快了这么久了。她总要做点什么为自己出口气的,别人都以为她很幸福。婚期将近,她马上就可以坐上纪家少奶奶的位置了。

可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她最近过的到底是怎么样的不痛快?

起初,她也以为自己从此要过上让人羡慕的幸福生活了。毕竟,连老天爷都在帮她。金绯依根本就不用她伤脑筋。就已经自己摔死了。张玲慧的肝跟袁珍珍的配型成功了,一切的一切都那么顺当。

手术之前袁珍珍答应张玲慧会让绍庭娶她,之后绍庭也很干脆的答应了袁珍珍要娶她。可是真的婚期将近了,她越发感觉到绍庭的心不在焉,还有他的敷衍。

当然,如果仅仅是心不在焉和敷衍,她也可以忍受,也愿意忍受。

只是,后面她又发现纪绍庭根本就没有忘记陶笛。他总是偷偷的去陶笛的公司,远远的看着她。甚至他车里放的歌都是陶笛爱听的……

这让她很生气,也很嫉妒。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已经为了爱他付出了所有,他还是忘不掉陶笛。陶笛有什么好?毒舌,没教养,脾气火爆,小家子气,一身的缺点。她怎么就比不过陶笛了?

此刻,看陶笛吓的脸色惨白的样子,简直是大快人心。

施淮安一直比较深沉,这会忍不住提步上前看了一眼女儿手臂上的烫伤水泡后,脸色沉了沉。

施心雨却连忙柔弱的摇头,“你们大家都别激动,其实也不能怪小笛。要不是我在里面跟她起了点争执,她也不会那么冲动的。管家叔叔,你让开吧。让小笛走吧,我这手臂没什么大碍的。”

管家心想我倒是想,可是不敢啊。

施淮安脸色阴沉的很难看,震怒的低吼了一句,“来人!司机!把大厅门关上!!!”

陶笛冷汗流了一地,不会这么残忍吧?真的这么多人一起针对她?

管家也觉得这似乎有点过分了,他不忍心的看着陶笛。

陶笛却趁机狠狠的跺了管家一脚,趁着他吃痛之际,狠狠的推开他。

只是,她自认为动作挺灵敏的,可还是不及门口一直守着的施家的司机。司机将大厅的门关上,然后上前。

陶笛惊恐的后退着,施家的司机人高马大的,很快她就被他制衡住。

她咬他的手臂,怒道,“你一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女孩子算什么本事?”

施家的司机只听施淮安的,根本就无视她的挣扎和喊叫。

“翻了天了,真是翻了天了!!张玲慧,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交代!!!”袁珍珍捂着自己的脸颊,叫嚷着。

张玲慧今天真是愤怒极了,本来是想把陶笛叫回来,宣布一下心雨跟绍庭的婚期的。哪知道,整出这么多事情来?陶笛这个不识好歹的,给她丢尽了脸。最后,居然还敢打长辈?真是不教训都不行了!

她看管家迟迟不动手,气呼呼的上前抢过管家手中的鞭子,怒斥道,“陶笛,我今天不管你都不行了。你敢打你袁阿姨,是不是明天脸我也要一起打?跪下!!”

她下令。

陶笛倔强而又委屈的看着她,“我不跪。我没错。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妈?就算你恨我差点让你丢了性命,你也不能对我这么不公平啊?你一进来什么情况都不问,就认定是我烫伤了施心雨?我说我没有,你信吗?”

“我不信!你的性格我最了解不过了,倔强,火爆,嫉妒心也强。”张玲慧颤声呵斥,“快让她跪下!!!”

司机一脚踹在陶笛的后腿弯处,她不得已就这么直挺挺的跪下。

该死的司机那一脚重的不得了,整个震动的她两只腿都酸痛发麻。

张玲慧毫不迟疑的扬起鞭子,“我今天就教教你怎么做人!教教你什么是尊重长辈!!!”

陶笛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她现在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完全是任人宰割。

她认命的闭上眼睛,鞭子却没有落下。

然后,她听见施心雨心疼的惊叫道,“绍庭你干什么?”

鞭子落下的那一瞬间,纪绍庭冲上前用身体帮她挡住了。

袁珍珍看见这一幕,气的脑袋都眩晕,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怒道,“儿子,你这是干什么?你是不是疯了?那一鞭子下去得多疼?你干什么要替她去挡鞭子?你傻了吗?”

她狠狠的对一直没有说话的纪海盛使眼色,纪海盛很不耐烦。一般男人最烦的就是家里这些鸡皮蒜毛的事情还有女人间的勾心斗角,真是什么心情都没有了,他上前一把扯过纪绍庭,“没你的事,少管闲事!!!”

纪绍庭的后背被皮鞭抽出了血印子,都渗透到白色忖衫上面了。

施心雨心疼的冲上前,叫道,“绍庭,你后背都流血了。快让我帮你看看你的伤口深不深?”

纪绍庭很不客气的甩开她,眼底有一抹嫌恶闪过,“少管我!!”

施心雨委屈的咬唇,“绍庭,这是慧姨家的家事,你也别管了。小笛一直都很毒舌,你也知道的。今天在婚纱店门口她诅咒我们离婚嗯。”

纪绍庭狠狠的瞪着她,“你给我闭嘴!!!”

张玲慧一听这话,就更加来火了。她为了能让绍庭跟心雨,不惜把自己的肝都捐出去了。陶笛居然诅咒他们离婚?

真是可恶!!

她气的胸口都痛,再次扬鞭。

这一次,陶笛显然没那么幸运了。

纪绍庭被纪海盛和施心雨拉扯着,根本就不能靠近了。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鞭子扬起,又落下。

那火辣辣的疼痛。让陶笛的脊背下意识的僵直。她是第一次被母亲这样不留情面的抽打,这种疼痛不光是有身体上的,还有心理上的。她疼的浑身哆嗦,却硬生生的咬牙,没有叫出声,也没有哭出来。

她倔强的很,她知道自己不能哭。因为在这帮人面前哭了只能让他们更加得意,所以,她不哭。

她只是用一种悲凉,委屈又灰暗的眸光看着张玲慧,看着她本该最亲近的母亲。

此刻,母亲明明站在她面前,可她却觉得她们母女之间的距离很远很远。

远的,她想要伸手,却不知道方向……

张玲慧莫名的被她看的心里一颤,眼前模糊的浮现了一张面孔,握着鞭子的手也跟着颤抖了起来。

下一秒,她又挥起鞭子。

纪绍庭愤怒的额际青筋暴突,怒吼,“别打了!!!”

那鞭子,仿佛落在他身上一样,让他疼的撕心裂肺。他甚至能听见。鞭子落下时那种声音,就像是在拉扯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他相信她是委屈的,无辜的,可他除了下意识的为她挡了一鞭子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因为,他没资格了。

他已经答应她,不再跟她纠缠……

张玲慧打了几下后,又怒吼,“陶笛,你到底知不知道错?你快点跟心雨和袁珍珍道歉!快点!!”

陶笛今天虽然穿的是长袖款的针织衫,可这样几鞭子下去,她的肩膀,手臂,后背都有了鞭伤。那些鞭痕,像是被涂了辣椒油一样火辣辣的疼着。

她想挣扎,可是那个该死的司机,一直按着她的肩膀。

她怀疑这个司机根本不知道疼,因为长鞭无眼,有时候也会落在司机的身上,他竟毫无反应。

她咬牙,倔强道,“我没错,我不道歉!!你要么打死我,要么就让我走!!!”

张玲慧气的牙根都痒痒的,“好,好……那我就抽到你认错为止。”

陶笛依稀可以听见门口有汽车刹车声想起,然后就听见别墅的大门被踹开。她意外的眨眼,直到确定出现的在眼前的真的是她的老公季尧。

一瞬间,她所有的惊恐全部化成了心安。

她有些沙哑的喊了一声,“大叔,救我……”

当季尧看见她无助的被人按跪在地上上,脊背狠狠的一僵,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骇人的戻气。他宛如黑夜的修罗一般。提步向这边走来。

他深潭般的眸子里折射出的是凌厉的杀气,他快步走过来。

司机下意识的身子颤了颤,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神。凌厉,肃杀,霸气,让人不由的心惊胆战。就好像他的步伐是踩在他的心口一样,每一步都踩的他呼吸不顺畅。

张玲慧看见他的时候,微微一愣,随即不屑的勾唇,“你怎么来了?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看看自己配不配来……”

她很想嘲弄这个穷医生,可是当季尧一记肃杀的眼神射过来的时候,她当即就闭嘴了。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她被他身上笼罩的阴冷气场给震惊的踉跄了一下。

该死的,她中邪了?

居然还威慑与穷医生的气场?

季尧上前抬脚,狠狠的踹向司机的腹部。

司机还处于目瞪口呆的惊慌之下,就这样被踹的撞到后面的墙壁上,又被弹的他趴在地上,捂着腹部痛苦的呻吟起来,“啊……痛……”

陶笛看见季尧出现后,就好像在乌云密布的天空中,突然看见了彩虹一样。他刚才踹司机的动作。她觉得好帅。虽然,他一言未发,可是他举手投足间那强大的气场就让她好有安全感。

这一刻,她什么都不怕了。

她抬起眸子,冲他弯了弯唇角,无意识的娇柔,“大叔,抱我回家。我后背疼……”

季尧的眸光一颤,看见她后背的血迹染红了她粉色的针织衫后,眼底的寒气更甚。

张玲慧反应过来后,不怕死的吼了一句,“既然你也来了,我就连你一起教训!!”

她重新扬起鞭子挥上去,却被季尧一只手接住了。他微微眯起眸子,眸子折射出的肃杀气息让空气中的温度都降低了几度。

张玲慧再一次寒颤之时,季尧猛然一用力,就将她的手中的皮鞭给抽了过来,再扔到远处。

这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霸气而威武,浑然天成的王者气息尽显无疑。

陶笛看的都忘记了身上的疼痛,只是乖巧的张开双臂,软软的道,“老公,抱抱。”

季尧那双翻滚着肃杀气息的眸子,在面对陶笛的时候,自动转化成了关心模式。他俯身,一个公主抱将她抱在怀里。

他沙哑的声线里,满是压抑的疼惜,“疼不疼?”

陶笛心安了,每一个细胞都感觉到了来自他身上渗透出的安全感,她将脑袋埋在他的胸口,习惯性的蹭了蹭,“先回家。好不好?”

季尧点头,抱着她大步离去。

等到汽车引擎声响起,然后消失在别墅门口时,别墅大厅内的一干人才反应过来。

张玲慧倒吸了一口气,喃喃的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他就这么把人带走了?”

可怕的是,她竟目瞪口呆的看着,连阻止和呵斥都忘记了。

司机还躺在地上呻吟……

纪绍庭握紧着拳头,眸光复杂无比。

施心雨反应过来之后,心底有种兵荒马乱的感觉。刚才看着季尧那个穷医生,那么关心陶笛。她竟有些嫉妒?对,没错,她嫉妒陶笛。嫉妒她能得到那样的关心和紧张,明明只是一个穷医生,却有那么大的气场,能把在场的人都震慑住?

到底什么情况?

纪海盛和施淮安也明显的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场,他们也微微的错愕。在东城,他们很少遇到这样有强大气场的男人。

袁珍珍在刚才的过程中同样的目瞪口呆的,只是现在反应过来后,还不忘说几句讥讽的话,“居然就这么让穷医生把那个丫头带走了?真是过分。两夫妻都没大没小,简直是绝配!!”

张玲慧苍白的脸色顿时又尴尬了几分,“……”

施心雨手臂上的水泡越发的明显,袁珍珍关心道,“心雨,你没事吧?让我看看,我去给你拿烫伤膏好不好?”

张玲慧连忙道,“我去拿,我马上就去拿……心雨,对不起哈,你忍着点……”

施心雨没说话,心里感觉沉甸甸的难受……

————

回去的车里,陶笛小心翼翼的靠在座椅上。不敢乱动,动一下后背火辣辣的疼痛就犀利几分。

季尧开车,虽然没说话,但是却不时的侧眸看她。

看她蹙眉倒吸气的时候,脸色就会紧绷几分。

陶笛想想婚后这两个月自己还真是没少被迫害,不过,让她欣慰的是,每一次大叔都会从天而降。上一次在度假村的时候他出现了,这一次他又出现了。

她侧眸,有些崇拜的看着他问。“老公,你怎么会来的这么及时?我电话打出去最多五分钟而已。”

季尧还是一贯的惜字如金的回答,“短信。”

陶笛秒懂,他的意思是她给他发短信告诉他在娘家吃饭的时候,他就赶过来了。所以,才会如同及时雨一样出现。

她笑容甜甜的看着他,费力的挪动了一下身子想要给他一个萌萌吻。

只不过,后背的鞭痕动一下就疼的她蹙眉。

季尧听见她的倒吸气声,沉声命令道,“安分点,别乱动。”

陶笛不以为然,“我只是想亲你一下,就一下而已。”

季尧蹙眉,视线扫到她肩膀上的血迹后,突然呵斥了一句,“陶笛,以后不准回陶家!!”

陶笛愣了一下,看男人的脸色,她猜到男人是心疼她在陶家的遭遇了。她低低的叹息了一声,“其实,我爸爸对我还是挺好的。只是我妈妈偶尔有些过分……如果不能回陶家,我岂不是见不到我爸爸了。那我就成没爸没妈的孩子了。多可怜啊。”

季尧扶着方向盘的双臂,微微的绷紧。眼底闪过一抹复杂,随即收敛。

陶笛小手勾着他的衣袖,撒娇,“不要这么霸道嘛。我可以答应你以后少回陶家,但是不可能一次也不回去啊。你要是一直不让我回家看爸爸,我真的好可怜的……好不好?”

季尧看了她一眼,心里一软,终是妥协了,“陶笛,我陪着。”

陶笛懂他的意思,“你意思是以后回娘家都要你陪着是吗?成交,我没意见。”

这是大叔对她的一种保护,她欣然接受。

不过,别人家大叔都会给自己取个小名,爱称之类的,她家大叔怎么张嘴就是陶笛陶笛的叫着?

这么不浪漫?

这么不甜蜜?

还很不可爱!!!

她又伸手去勾大叔的衣袖,撒娇问,“老公,你能不能跟你小妻子甜蜜的互动一下啊?”

季尧蹙眉,看着她眼底闪过一抹茫然。他在想她后背的鞭痕,她要甜蜜的互动?

陶笛柔柔的解释,“就是我叫你大叔的时候,你能不能别一口一个陶笛的叫着?”

“你叫陶笛。”季尧淡淡的陈述。他叫的是她的名字,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合适。

陶笛抽了抽嘴角,对于他这种情商低的人,她只能一步一步的循循善诱了,“比如说,你可以叫我亲爱的,宝贝啊,小妻子啊之类的。”

季尧蹙眉看她一眼,沉默。

陶笛自己也撅嘴,“好像有点肉麻了。不然你叫我宝宝吧?或者萌萌吧?”

季尧继续不理她。

到家之后,季尧抱她下车,她故意赖着不下车,“不行,你叫我萌萌,或者宝宝。跟我甜蜜互动一下,我才下车。”

季尧蹙眉,“……”

陶笛萌萌哒的撒娇,“叫我一个听听。不然我在车上疼死算了,我不回家上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