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天干物燥,小心她闹/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尧站在车门边上,看着她闹腾。

这女人还真是什么时候都不能安分,明明身上都有血迹了,还在闹腾。

不过,他真是不讨厌她的闹腾。

甚至,还有些习惯了。

以前他很喜欢安静,喜欢一个人。现在,他一个人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想到她。想起她那些调皮的话语,想起她那夸张又可爱的表情,还有那些手舞足蹈的小动作……

意识到自己又恍神了,他收敛眸光,压低声音,“别闹。”

陶笛不依,“别介啊,闹一闹嘛。闹一闹更活跃,闹一闹更可爱。你快点叫我爱称,不然我真不下车。就不下车,我后背疼的不要不要的我也不下车。哎呦呦,我不光是后背疼,还有手臂也疼,肩膀也疼,老公,你给我吹吹吧?”

季尧沉默。“……”

她又可怜兮兮的道,“来,你吹一下。看看吹吹能不能止痛?反正我不会下车的,就吹吹止痛吧。”

季尧的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的挠了一下,他最终还是忍不住上扬起唇角,试着叫道,“萌萌?宝宝?萌宝宝?”

陶笛乐了,伸手主动攀着大叔的脖子,搂的紧紧的,“好听,老公,你以后就叫我萌宝宝吧。好听,还很可爱。”

季尧抱着她,任由她在怀中闹着。他的动作不知觉的温柔,眼神也温柔了几分。

回到家里,他将陶笛放到床上,然后开始来解她的衣服。

陶笛还是会有点害羞的,下意识的就扯住衣服,扭捏着,“……”

季尧蹙眉,淡道,“干嘛?”

“害羞。”她咬唇,脸颊通红。

“又不是没看过。”他理所当然的道。

陶笛,“……”

“松手。”他霸气的命令。

陶笛犹豫了一秒后。终于松手,“好吧,我就当自己是一条美人鱼。美人鱼是不穿衣服的,所以也就没那么害羞了。”

季尧唇角又上扬,好像她这个女人总有本事,让他失控。他小心翼翼的将她的衣服解开,直到她倒吸了一口气,露出后背那触目惊心的鞭痕。他的眸光倏然冷沉了几分,动作却仍然温柔的帮她消毒……

过程中,他看她脊背一颤一颤的,忍不住问,“疼吗?”

陶笛趴在床上,咬着被子,小脸皱成了一团,坦白道,“疼,但是……”

季尧手上的动作一顿,便又听她软绵绵的道,“但是更多的是幸福,还有满满的安全感。”

等他将她的伤口处理好,她又觉得身上黏黏的不舒服,想去洗澡。

季尧按住她,“别动,不能碰水。”

陶笛难受的哼唧哼唧的。“可我不洗澡真的很难受的,怎么办怎么办?”

季尧命令她趴好,然后给出了两个字,“等着。”

陶笛眨巴眨巴着眼睛,果真等着。

很快,季尧从浴室里面出来,手上多了一盆温水和一条毛巾。

陶笛嘴角沐浴着幸福而满足的笑容,主动伸出小手,“先擦手,我今天都没来得及洗手就遭殃了。”

季尧接过她白皙的小手,帮她擦了擦。

先是擦手,然后是后背。再是肩膀,最后是手臂,双腿,他自认为不是个温柔的男人。可他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动作总是不自觉的细致柔和。

等他终于搞定了之后,他的鬓角居然有几滴晶莹的汗珠。

许是刚才太小心翼翼了,怕弄疼她。

他搞定了她之后,她就催促他,“老公,你快去洗澡。洗完了,抱抱我,安慰安慰我。”

季尧洗完早回来后,刚一坐下。陶笛就起身,身上简单的裹着自己的睡袍,很有默契的接过他手里的毛巾,帮他擦拭着发丝。

等他头发干的差不多了,她放下毛巾,主动从后面环住男人的脖子,发出满足的喟叹。

“大叔,以后我每次遇到困难你都要保护我好不好?”

她清甜的嗓音,在他耳畔柔柔的回荡。

季尧点头,捉住她的小手,将两人换了一个位置。就是将她从他的后背转移到他面前,然后躺下。这样,就刚好变成她趴在他胸膛的姿势了。

陶笛满足的在他怀里蹭了蹭,小手轻轻的描绘着他立体的五官,清澈的水眸中倒影着一丝崇拜,“大叔,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出现的时候真是酷毙了。简直是我的男神,分分钟秒杀所有人。你可能没注意,你出现之后,施心雨整个人眼里都快喷火了。她一定是嫉妒我找到你这么优秀的男人了!!嗯,她一定是嫉妒了!!”

她说的兴致勃勃的,最后还来了一句总结性的自我肯定。

季尧却注意到了她话里的重点,问了一句,“我比纪绍庭优秀?”

陶笛不假思索的点头,“那是肯定啊。你肯定比纪绍庭优秀,纪绍庭除了比你有钱其余的都不及你。你简直是完胜他!你颜值比他高,你智商比他高,你情商比他低。这里的情商低是褒义的,因为你情商低所以你不花心,不滥情,在我需要你的时候,总是能及时的出现。虽然赚的不多,可是每个月都及时的给我家用。而且给的数目完全超出了家里的开支……”

“所以,你就偷着给我钱包里面塞钱?”他挑眉问她。

陶笛有些不好意思的眨了眨眼睛,“原来你知道啊?我还以为自己做的很隐秘呢。我猜到你一定把很大一部分的工资都交给我了,所以我不忍心了。想着你如果需要用钱的时候怎么办?就偷偷的给你塞了一点钱。”

她坦诚的说着,一字一句落在季尧的心口,激起一丝的温暖。

越发的觉得她是一个特别的女人,她有时候很笨,比如说她从来不怀疑他是有钱人。她有时候又很聪明,比如说她惹了他生气后总给安抚他。她有时候又很细心,比如说她会分析出他给了家用后会没钱。当然,只是她自认为而已。

还有,她有时候又很吵,但是他却不讨厌。

她有时候又很楚楚可怜,总是能恰到好处的让他有些心疼。

陶笛看着大叔失神,她轻轻的戳了戳他的胸膛。突然说道,“老公,我可能失忆了。”

季尧对于她这种跳跃性的思维,有些愣住了。

便听到她又道,“我真的失忆了,所以我不记得我的生命中出现过纪绍庭跟施心雨两个人了。我只记得我有一个老公叫季尧,我还记得我现在好像很幸福的样子……”

季尧心弦一颤,低头看着她可爱的眨巴着眼睛,那双澄清的眸底仿佛流动着潺潺的流水,不由的将她搂紧了几分。

陶笛笑容妍妍的,偎依在他的胸膛里,“老公,你有没有感觉到一点点的幸福啊?就像这样普通的夜晚,我们平静的躺在床上,相互偎依着,温暖而满足。对不对?”

季尧在想她说的这件事,幸福?幸福的感觉?

幸福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在他的世界里,好像从来没有被定义过。

陶笛又软软的笑道,“老公,你能不能试着爱上我啊?你爱上我,我爱上你,然后我们生一个可爱的宝宝。如果是男生就像你一样酷酷的,如果是小女生就像我一样萌萌哒。然后我们母女两就可以一起出现在你面前,天天逗你开心了。”

她自顾自的幻想着,又说,“对了,我想起来了。现在国家开放了二胎政策,我们可以生两个宝宝呢。万一是两个小公主,那你就美的不要不要的了。三个美女天天围着你转呢。”

季尧的眼前也无意识的勾勒出一家三口,或是一家四口在一起的相处画面。有了宝宝,宝宝在沙发上牙牙学语,他在书房工作,她在厨房做饭。生活平淡,但是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温馨。

这样勾勒出的画面……感觉还不错。

陶笛又追问了一句,“老公,我跟你说话呢。你能不能试着爱上我啊?”

季尧点头。

陶笛的小手却在他的腰际掐了一把。“你不要光是点头,你得说话。你难道不知道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沟通吗?有很多事情都是需要沟通的,你得回答我。”

季尧答,“好。”

陶笛汗哒哒,“好吧,有一个字总比没说的好。”

“我试试。”大叔又开口。

陶笛忍俊不禁,“好吧,三个字了,有很大的进步了。”

她窝在他的怀中,渐渐的有了困意,可是又很喜欢这样跟他聊天的感觉。所以,闭着眼睛软软的道,“老公,你情商真的很低。左边那个轮子情商就很高,我建议你没事多跟他聊聊,能学到不少。一定有益于我们的婚姻……”

季尧不屑的勾唇,“……”

陶笛又小脚丫勾了勾他的腰肢,“好不好?”

季尧又忍不住退步,“好。”

等到陶笛睡着了之后,季尧起身去了外面的阳台给左轮打电话。

左轮接到电话的时候,明显的有些不满意,“大哥,咱不带这么半夜折磨人好不好?以后麻烦你跟小嫂子尽量白天吵架,Areyouok?”

季尧一怔。随即沉声道,“你大爷!”他们明明关系很和谐,他却诅咒他们吵架。

左轮一听这三个字,立刻乐了,“啊哟哟,大哥最近有进步啊。居然会骂人了?看来小嫂子把你调教的越来越有人情味了啊?”

季尧不喜欢跟他贫嘴,直奔主题,“帮我查一下张玲慧跟陶笛的母女关系。”

左轮收敛了几分不羁,“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她们不是……”

“去查。”季尧淡淡的两个字。

左轮挑眉,“大哥,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

“保密。”季尧又交代了两个字后,就挂了电话。

左轮对着电话,无语的摇头,自言自语,“季尧你大爷的!我上辈子肯定是暗恋你暗恋到不行的那种,不然这辈子怎么就被你当牛做马的使唤?”

陶德宽出差回来后,隐约的从家里的佣人口中得知了陶笛被抽皮鞭的事情。纵然是他的脾气再好,也忍不住对张玲慧发火了。

张玲慧自然也是据理力争,觉得自己是正当的教育女儿。

最后的结果就是两人爆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争吵,陶德宽在受不了她的蛮不讲理后拂袖而去。

他在车里给陶笛打电话,关切而愧疚的询问她的伤怎么样了?

陶笛听见父亲愧疚的声音,突然就觉得在母亲那边遭遇的委屈都不算什么了。她反过来善良的宽慰父亲,“爸爸,你别担心了。我早就没事了,第二天早晨就活蹦乱跳的了。你可别忘了你的女婿是外科医生,治疗我这种皮外伤简直是小菜一碟。”

殊不知,她越是这样懂事,陶德宽心里就越是愧疚,他声音有些沙哑,“小笛,我代替你妈妈跟你道歉。真的对不起……”

陶笛爽朗的笑了,“不用,不用,谁家孩子没被爸妈揍过那么一两次啊。没什么的,我不会记仇的。你也别因为这件事跟妈妈吵架,妈妈的身体做过手术。你让着她一点。”

陶德宽叹息,重重的叹息,“小笛,爸爸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就是生了你这样懂事的女儿。你让爸爸很欣慰。”

陶笛嘻嘻的笑了,“爸爸,我也以你为傲。等过两天你忙过这段时间,我跟老公一起回家去看你。”

她完全是不自觉的喊出老公两个字,陶德宽听了之后,难得的心情好点了,“听上去你们小两口感情不错,管家也跟我说了,那天是季医生来把你带走的。你们能相处好,爸爸最欣慰了。不管你妈妈怎么想,也不管别人怎么想,只要你觉得幸福爸爸就会义无反顾的支持你。”

陶笛点头,“嗯,谢谢爸爸。我这边还在工作呢,我就先挂了。等下班我再打电话给你聊天哈。”

陶德宽欲言又止,“等一下……”

陶笛又问,“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陶德宽愧疚的叹息,艰难的开口,“爸爸想跟你说的是施心雨的婚礼,我知道要你去参加婚礼很过分。可是,正如你妈妈说的那样施家和纪家我们都得罪不起。我手上的几个项目都在施家手里攥着。所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陶笛就懂了,她连忙善良的宽慰道,“爸,你不用因为这件事产生愧疚。我早就打算好了,施心雨的婚礼我是一定会去参加的。她存心想要炫耀,我就成全她吧。反正幸福在自己的心里,又不是在别人的眼里。我去参加她的婚礼,她得意了,她跟纪绍庭就能更幸福了吗?她太幼稚了,我才不跟幼稚的人一般见识呢。”

陶德宽心里的愧疚平复了点,“小笛,你能这样想就好。”

陶笛笑道,“嗯,放心吧。再说了你女儿也不是那种随便给人欺负的人,到时候还不一定谁虐谁呢。你就放宽心吧。”

陶德宽温和的道,“好。”

挂了电话,陶笛想到了大叔。

她看了看手表,刚好十点钟。不知道大叔这个点在干嘛呢?

是在查房?还是在手术?

又或是在写手术报告?

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调皮的笑着,给大叔编辑短信————

季尧从手术室出来后,摘下口罩,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准备去病房区看病患。

而画画自从跟陶笛关系好了之后,也无时无刻的对季医生多了一份关心。

她将季医生的手机递过来,“季医生,你手机有短信进来。你先看一下手机,再去看病患吧。”

季尧蹙眉,他烦别人乱动他手机。

只是,打开手机看见那条活跃的短信后,他脸上的烦躁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陶笛的短信内容如下————

“尊敬的中国移动全球通客户,您好,宠妻小贴士温馨提醒您:‘您今早离开家之后,已经超过两小时没有给您家亲爱的萌宝宝发信息或者是打电话了。请您及时跟她联系,注意维护夫妻感情,积极经营幸福婚姻。另外……天干物燥。小心她闹!’”

看完了,他的嘴角不由的上扬。

他竟回了她一条,“萌宝宝爱胡闹!”

当季尧唇角上扬着路过护士站时,惊呆了一片美女。

就连跟在他后面的画画也惊呆了,喃喃的道,“看来,我这次拍马屁拍对了。我乱动了季医生的手机,他没生气,还笑了?”

陶笛收到这条短信回复的时候,也忍不住笑了,继续给他回,“要不要给你个机会讨好一下你家萌宝宝?经营经营婚姻。培养培养浪费?”

季尧回了一个问号过来,“?”

陶笛又回,“周末陪萌宝宝去参加施心雨婚礼,他们虐我们一遍,我们反过来虐他们千百遍。秀恩爱这件事,我相信我们可以做的更好。”

季尧回了一个字过来,“好。”

陶笛对着手机做了一个可爱的鬼脸,“就知道你会答应的,我这么可爱你怎么忍心拒绝呢?嘎嘎……”

下午,季尧接到左轮电话。

一贯放荡不羁的左轮有些吞吞吐吐了,“大哥,你让我查的事情有点眉目了。”

“说。”季尧一贯的冷沉。

左轮叹息了一声。“正如你猜测的那样,小嫂子跟张玲慧不是母女关系。”

季尧微微的眯了眯眸子,“过程。”

左轮摇头,“因为这件事过去24年了,所以查起来有点困难。目前我只能确定张玲慧不是小嫂子的亲生母亲,至于过程,我需要一点时间。”

“尽快。”季尧习惯性的惜字如金。

左轮在挂电话之前,又忍不住多了一句嘴,“大哥,在这件事没有具体查清楚之前。你还是暂时保密,我不确定这件事的背后到底隐藏了些什么,到底对小嫂子会有什么样的伤害?”

季尧沉目,“我有分寸。”

————

转眼到了施心雨跟纪绍庭婚礼这一天。

张玲慧精心打扮了一番,可谓是盛装出席。

她在去参加婚礼之前,特地打电话提醒陶笛不要迟到,不要影响别人婚礼的吉时。

陶笛嘴角勾起悲凉的弧度,这是她被抽鞭子之后,母亲第一次给她打电话。为的还是施心雨的事情,要不是她长的跟母亲有些相似,她就更加怀疑自己不是母亲生的。

她也不懂自己跟母亲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难产又不是她的错!!

张玲慧没有等到她的回答,很不耐烦的问,“我跟你说话呢,陶笛,你听见没有?”

陶笛看了一眼身边正在开车的季尧。闷闷的回答,“听见了。我们正在来的路上。”

张玲慧一怔,“我们?季尧也来?”

陶笛点头,“当然啊,施心雨邀请我们两夫妻一起参加的。我肯定要给她面子,我们家很有生意还得跟他们家合作呢。妈,你说对吗?”

张玲慧对她堵的没话说,想到那个穷医生也来参加婚礼,她的好心情瞬间就打了折扣。她硬生生的道,“随便你们吧。不过,我警告你。今晚给我安分点,别出什么幺蛾子,别跟我丢人现眼。”

陶笛咬唇,母亲已经很干脆的挂断了电话。

她将手机放下,看着身边的大叔,只觉得很抱歉,为母亲的态度抱歉。不过,她没说出来。

她只是在季尧看过来的时候,笑盈盈的问,“大叔,我们现在是去国际大酒店吗?好像离婚礼开始还有段时间,现在就去会不会太早了点?”

季尧却答,“不是酒店,是另一个地方。”

陶笛疑惑。“哪里啊?你要带我去哪里啊?”

季尧,“到了就知道了。”

陶笛一路猜测,一路疑惑,等到了某时尚工作室的时候,怔住了,“你带我来美美的?”

季尧点头,然后就看见左轮鬼魅一样的现身了。

他一如既往的放荡不羁,见到陶笛就热情的张开了双臂,“小嫂子,好久不见哈。”

正在陶笛犹豫着要不要给他给面子拥抱一下的时候,左轮自己转移目标,上前拥抱了一下季尧,然后揶揄道,“我可不敢真的拥抱你,我大哥很凶的。”

陶笛笑了,“你还真爱闹。”

“彼此彼此!”左轮耸肩,在接受到季尧很有威慑力的眼神后,轻咳了一声,“好了,言归正传。小嫂子跟我进来吧,托我大哥的福,我把我自己的专用造型师借给你用用。”

陶笛看了一眼季尧,接受到对方默许的眼神后,她才挽着季尧跟左轮一起进去。

大概两个小时后,重新装扮过的陶笛出现在镜子里。

她自己看了都微微张大嘴巴,“天啊,这还是我吗?我怎么变这么漂亮了?”

旁边的造型师被她逗笑了,“是你,季太太,你本来就很美。”

陶笛迫不及待的想出去找季尧,想让他惊艳一番。

只不过,她提着长裙跑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她连忙道歉,“对不起啊。”

来人的嗓音很有磁性,身上透着一股阳光气息,很爽朗利落的笑道。“小妹妹,没关系。”

陶笛提起眸子,看见的就是一张英气逼人的俊脸。她显然没心情欣赏帅哥,她有些可爱的笑道,“没关系,那就让一让吧。别耽误我去展示我的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