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谈恋爱了?/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挽着季尧的臂弯,找到一处角落坐下后,冲着他调皮的笑道,“老公,你是不是觉得这种场合特无聊?特虚伪啊?”

季尧没说话,只是看了她一眼。

她又笑,有着讨好的迹象,“老公,你真好。我知道你一定觉得很闷,可你为了我还是来了。谢谢你哦,等一会回家我主动点给你奖励。”

她双目亮晶晶的,里面跳动着几丝调皮又暧昧的亮光。

季尧秒懂,看着她那裸露在外的雪白肌肤,眸光底亮起一束光,霸气非常的在她耳畔说道,“不准耍赖!”

陶笛小手轻轻的他的腰际掐了一把,软绵绵的揶揄,“不耍赖!老公,我什么人你不清楚吗?我哪能是那种耍赖的人啊!”

季尧脊背微微一直,下意识的就捉住她的小手,放在薄唇边上,浅浅的啄了一口。

陶笛笑容妍妍的看着他,“老公……”

等季尧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后,只觉得自己越来越不正常了。在这样的场合,他居然会因为她的三言两语就有了生理反应。而且,刚才亲她的举动完全是情不自禁的……

这一幕,恰巧又被正向这边走来的左轮看见了。他蹙眉咬牙,凑上前在季尧耳畔道,“我说,能不能别到处撒狗粮?能不能考虑一下别人的心情?”

季尧不以为然的挑眉,然后直接将陶笛搂在怀中亲吻她的额头。

那动作小心翼翼中,还透着一丝深情。

陶笛有些懵圈了,她了解大叔不是个煽情的人。很少在公众场合。主动亲她。当然,懵了之后第一反应还是甜蜜。大叔亲她的时候,眼神好像有些含情脉脉的。这说明她跟大叔的关系越来越近了吧?

嘻嘻……真好。

她也是情不自禁的踮起脚尖,就去亲吻大叔的侧脸。当然,她心里也顾忌着这是公众场合,所以她也只是浅浅的亲了一下就羞答答的缩回了身子。

“幼稚!”左轮冷哧了两个字,捂着心脏的位置赶紧逃。再在他们身边待下去,他真的会被虐的四肢不健全的。

季尧脑海中回味着幼稚这两个字,他刚才的举动好像真的有点……幼稚。

他最近真是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而不远处的纪绍庭跟施心雨两个人,都明显的心不在焉。

纪绍庭的注意力在陶笛身上,当他看见陶笛跟季尧两人的甜蜜互动。脊背不由的绷紧,深眸中闪过一抹碾压过的痛楚。

施心雨的所有心思和注意力都在纪绍庭身上,当她看着纪绍庭注意着陶笛,还有他绷紧的身躯,她心里滔天的恨意再次翻滚而上。陶笛都已经这样跟别人秀恩爱了,绍庭还放不下她?真是可恶的很!!!

在宴会的另一个角落里,一大群人簇拥着一名脊背笔直的男人。

男人叫季向鸿,是季尧的父亲。

他在季尧一进场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他。大概天底下的父亲对自己的儿子,总是有一份特别的敏感。至于,他身边的那个女人,隔的太远,他没看清楚容貌。

只觉得,她是一个精致又小巧的女孩子。

刚才季尧跟陶笛的甜蜜互动,也落入他的眸底。他深沉的眸子闪过一抹清晰的震惊,他是第一次看见儿子做出这样很“反人类”的举动。他的儿子身边什么时候有女人了?还会做出这样亲密的举动?

他简单的跟身边那帮人客套了一番,就朝儿子走过去。那双深沉又内敛的眸子里,满是岁月的沉淀,周身都透着一股在商场上游刃有余的精锐。

左轮走了两步看见季向鸿向这边走来,连忙又退了回来,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提醒道,“大哥虐我千百遍。我待大哥如初恋。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家老爷子已经注意到你的幼稚行为了。他来了,你自己看着办。我好期待小嫂子知道你真实身份后的反应,期待的不要不要的……”

季尧看向季向鸿走来的方向,眸底闪过一丝冷意,淡漠的扫了一眼左轮。

左轮说完了,就得瑟的闪人了。

当然,所经过之处,有不少美女主动向他跑来橄榄枝。他不满的蹙眉,现在的这些名媛淑女们都太特么不矜持了。没劲……

想到矜持,他很自然的想到上次在超市里面偶遇的那个高冷姑娘。那姑娘上次也来参加施心雨的订婚典礼了。不知道这次来了没有?

他突然好有兴趣再偶遇一次,于是,一双桃花眸四处搜寻着……

与此同时,陶笛的心情还是美美哒,她并没有注意到有人正向他们走过来。

季尧低头淡淡道,“熟人,我过去一下。”

陶笛点头,“好。”

季尧走了一步,又叮嘱了一句,“不要离开我的视线。”

陶笛再点头,“遵命。”

季向鸿这一路走的很慢,因为不断有人上前跟他打招呼,就连新郎新娘的双方父亲都特地上前跟他打了招呼。他都淡淡的点头,客套了两句,算是回应了。

季尧走向他,脚步在一个相对比较昏暗的角落停下。

季向鸿走过来后,深沉的双眸中泛起一丝难得的慈祥,“小尧,谈恋爱了?”

季尧的深眸中始终是一片冰冷之色,他只冷冷的牵动唇角,只有淡淡的两个字,“少管!”

季向鸿眸底闪过一丝无奈,心底默默的叹息,语气也有些颓然,“小尧,我们父子两一定要用这种态度这种方式说话吗?自从你回国后,一次都没回去过。我的电话你也不接,今天在这里遇到你,我还真是挺激动的。”

看得出来,他真的很激动。他这样纵横商场的老江湖,嗓音里竟有些激动的颤音。

不过,他的激动并没有感染到季尧。

季尧眸色一直很冰冷,一如既然淡漠的扫了他一眼,“这样最好!!”

“小尧,你还是没变。”季向鸿伸手想拍拍他的肩膀,却被他闪开了。刚才他看季尧对身边的女孩子有一些温暖的举动,以为他的性格能有所改变,可显然他想错了。他的儿子,还是那个淡漠高冷的模样。甚至,还是跟以前一样连话都不想跟他说。

“不要跟别人介绍我是你儿子。”季尧突然淡漠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季向鸿眼底闪过一丝受伤,嗓音有些哽咽,“小尧,别这样。那件事过去那么多年了……别再记恨爸爸了。我们父子两就是缺乏沟通……”

季尧冷声打断他的话,“我宁愿从来都不是你儿子。”

季向鸿默然。眸底的受伤变成了一丝悲凉。他很想缓和跟儿子之间的关系,所以主动换了一个话题,“你身边的女孩子远远看上去挺不错的,是你女朋友吗?我可以去见见她吗?或者你什么时候把她带回家里来?”

季尧有些不耐烦的蹙眉,冷冷的重复,“少管!”

季向鸿的满腔热情顿时被浇了冷水,可他很快又释然的勾唇。这些年,他也习惯了儿子的态度。若是他这个儿子哪天对他亲近了,他怕是会不习惯。

这时候,恰巧有生意圈的人来讨好季向鸿,“季总。你好。这位是?”

季向鸿想要很自豪的跟别人介绍这是他的儿子,却被季尧淡漠的出声阻止,“我们不熟!”

来人离去后,季尧却是傲气逼人的抛下一句,“我有实力!”

季向鸿看着儿子沉稳笃定又傲气凌然的样子,突然有些欣慰的笑了,压低声音道,“好,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自豪的跟别人介绍。我有一个儿子叫季尧,我是他的父亲。而不是说,你是我季向鸿的儿子。”

季尧没再看他一眼,继续沉默。

陶笛原本是在角落里坐着,给自己拿了点甜点后开始大快朵颐。

可是,后面母亲向她招手。、

她只能央央的跑过去,跟母亲打招呼。

张玲慧见到她的时候,脸色不是太好。

说实话,陶笛已经习惯了母亲对她的这种态度,所以也没当回事了。

张玲慧顺着她的背影搜寻了一圈,没发现季尧的身影,蹙眉问,“季尧呢?”

陶笛指着大叔所在的方向,“在那边呢。”

张玲慧看了一眼后,不屑的勾唇,冷嘲热讽道,“冰块也知道开窍了?他身边站着的可是东城最成功的男人,同样都是姓季,怎么会差别那么大?不过,就他那块冰块疙瘩,去巴结了也没用,人家季总都懒得搭理他。”

陶笛听的心里有些不舒服,却只能极力的忍着,压低声音道,“妈。你能不能别这么说话?怎么说我们都是一家人。”

张玲慧有些刻薄的挑眉,“那是你认为。你跟他一家人,我可不承认我跟他一家人。”

“妈……”陶笛很是无语。

张玲慧不耐烦的打断她,“好了,我找你过来不是跟你扯这个穷医生的事情的。我也懒得管你们,我是想跟你说。今天是心雨跟绍庭的好日子,一辈子就这么一次。你可千万给我收敛点,别再给他们添堵。”

陶笛咬唇,心底一万个委屈。她从来就没有故意去添堵好不好?都是施心雨自己挑事的……

不过,在母亲面前她也懒得为自己辩解了。

张玲慧在跟周围路过的那些富家太太们打招呼的时候,都是笑容满面的。唯有低头看着陶笛的时候,眸光比较严厉,甚至很不耐烦,“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

陶笛敷衍,“我听着呢。”

张玲慧这才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去。不过,走了两步又不放心的回头,压低声音,“不行,我现在都不敢相信你了。你这性子今天不惹事我都不敢相信,快点。你给我发誓一个。”

就这样,陶笛无奈的发誓,“我发誓,我今天晚上见到施心雨跟纪绍庭就躲的远远的,我绝对不去给他们添堵。这样可以了吗?妈妈!”

张玲慧叹了一口气,“行了,行了,我去跟那边太太们聊天了。你没事别躲在角落里吃甜点,你要多跟富家小姐们走动。别整天把自己搞的那么小家子气。”

陶笛继续敷衍,“好,我知道了……”

等到张玲慧离开后,陶笛心底揪着的那团棉花,像是吸了水一样堵的难受。她好像感觉母亲对她的态度一次比一次差了,她真的有这么不讨人喜欢吗?

还是她家大叔好,对她比较稀罕。

她转身的空隙,想去外边吹吹风。

酒店的后花园空气还挺好的,她一边走着,一边深呼吸,释放自己胸口的堵塞。

殊不知,脚下一个不稳,差点崴脚。

幸亏她及时的扶住了罗马柱,然后悄悄的向四周看了看。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安慰自己,喃喃道,“妈妈咪啊,还好没人看见我这么失态。这要是被施心雨看见了,还不得笑掉大牙了?也不能怪我啦,主要是鞋跟太高了,不太习惯哈。”

她就这么喃喃自语,俏皮又可爱。

这一幕,恰巧落在左帆的眸底。他匆匆挂掉电话,眸底闪过一丝笑意,俊朗五官上的线条更加柔和。修长的身躯斜倚在另一边的罗马柱上,清爽的道,“美女,难道我不是人?”

陶笛这会正缩着身子,躲在罗马柱的边上,试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她正蹲着按摩她的脚面,猛然被人叫了一声美女,吓的她双眸睁大,转身就看见了一个很英俊的帅哥在自己后面,“吓死我了……你怎么也在?怎么会这么巧?”

左帆唇角的弧度更加扩大,走过来。绅士的问,“就是这么巧。不过,美女你现在看起来很需要帮助啊。”

陶笛几乎是弹起身来,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的。”她比较虽然爱闹,可是当着陌生人的面还是比较懂分寸的。在这么高档的酒店,这么蹲着真是很失态啊。

左帆看她连连摇头慌乱无措的小模样,眸底有一丝暖意闪过,“你……的脚真的没受伤?”

陶笛摇头,为了证明自己的脚没受伤,她还故意的活动了一下筋骨,“没事,你看我好着呢。”

左帆点头,“那便好。美女,我叫左帆,很高兴认识你。”

陶笛唇角也荡漾起一丝笑容,“你好,我叫陶笛,也很高兴认识你。不过,我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

左帆微微一怔。随即微笑,“可以,陶小姐请说。”

陶笛眨了眨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那个……麻烦你忘记刚才的事情。忘记吧,忘记吧,我没失态,我没崴脚。”

左帆,“…………”

陶笛又问,“忘记了吗?”

左帆反应过来后,忍俊不禁。很配合的点头,“忘记了。”

陶笛笑容浅浅,“那就好,那就好。”

左帆眸光亮了又亮,忍不住道,“陶小姐,你真可爱。”

陶笛有些不好意思了,“一般,一般。”

这时候,季尧发现她的身影不在她的视线范围内后,便找了过来。

陶笛看到他来了之后。立马笑盈盈的招手,“老公,你快来扶我一把。我差点崴脚,差点丢人了。”

季尧走上来,伸手扶住她。

陶笛顺势往他怀中靠了靠,还无意识的说了一句,“还是老公的胸膛有安全感,真好!”

这一幕,让原本脸上还有笑意的左帆愣住了。老公?她结婚了?

再定睛一看,她口中的老公他也认识。

他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叫道,“大哥。”

季尧这才看向他,等看清楚他是左帆后,淡淡的点头算是回应了。

陶笛惊讶,“你们认识啊?”

季尧淡淡的道,“左轮弟弟。”

陶笛笑了,“这个世界还真小,看来大家都是熟人。”

左帆笑意淡了几分,“嗯,这个世界真是小。”

陶笛看了看时间,“我们进去吧,婚礼好像要开始了。”她可是对着妈妈发誓不惹事的,要是施心雨拿她错过婚礼吉时这件事来做文章,又要麻烦了。现在对于施心雨以及跟她有关的事情,她是能避则避。

季尧点头,“好。”

陶笛被大叔搂着离去,离开之前对左帆挥挥手,“再见哦,我们先进去了。”

左帆点头,“嗯。”

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不见,左帆的视线还未收回来……

————

婚礼正式开始了,先是新娘新郎双方父亲致辞,然后就是司仪互动。

然后。新娘新郎相互交换戒指,深情拥吻。

在交换戒指的瞬间,施心雨明显的感觉到了纪绍庭的失神和身躯的僵硬。她面上笑的很灿烂,然后主动把戒指先给绍庭戴上,再伸出手指,“绍庭,你别激动。你看你激动的都走神了,快帮我戴戒指。”

纪绍庭这一瞬间的眸光是看向陶笛所在的那个角落的,在那一瞬间的怔神间。他看见陶笛的注意力完全没在他身上,而是在她身边的男人身上。这会,她更是踮起脚尖在季尧耳畔说着什么悄悄话。

他的心口一痛,微微闭上眸子,然后为施心雨戴上婚戒。

施心雨笑了,笑的幸福而甜蜜,然后主动拥抱他,送上自己的红唇……

在他们拥吻的这一瞬间,陶笛的确是在跟季尧说悄悄话。

她的注意力当然不在纪绍庭跟施心雨身上,现在的她已经完全不会为了纪绍庭伤心了。不值得伤心的事情,她从来都是利落的忘记。她的注意力在施心雨手中的那一束玫瑰花上,她正在跟大叔撒娇,“老公,你看那一束玫瑰花好漂亮。我们结婚这么久了。你都没送过我玫瑰花。”

季尧只是侧眸看了她一眼,一如既往的高冷不说话。

陶笛撅嘴,“老公,我也要玫瑰花,好想要。那个花那么漂亮,我抱着一定会很幸福。”

几秒后,季尧低头压低声音道,“下次买。”

陶笛嘻嘻的笑了,小手在他的掌心里勾了勾,“谢谢老公。”

拥吻结束,现场响起了欢腾的掌声。气氛也推到了最高点……

张玲慧感动的有些热泪盈眶。看着袁珍珍感叹道,“幸福他们永远幸福。”

袁珍珍点头,“是啊。”

婚礼最后一个环节,是新娘扔手捧花环节。

施心雨转身闭上眼睛,用力的扔出手中的手捧花,只是扔出去的一刹那间。

现场沸腾了……

沸腾之后,婚礼上的滚动大屏幕上出现了一段激情视屏。

里面有激动暧昧的男声女声在空气中扩散开来……

现场沸腾的气氛顿时就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大家都面面相窥,然后盯着大屏幕看。

陶笛的注意力也被屏幕上那些暧昧的声音给吸引了,只一眼,她的身体就僵硬的像是被定住了。这视频上的内容她最熟悉不过了。是那天她在公司收到的那段视频。里面的男女主角的面部都被打了马赛克,只不过叫声她很熟悉。

因为里面的叫声根本就是她跟纪绍庭的声音……

这段视频大概播放了三分钟,然后就切换上了另一段视频。

这段视频陶笛也熟悉,是那天她被疯女人捅刀时候纪绍庭救她时候的画面。

画面上的纪绍庭连中了几刀,地上流了一大滩的血,身上的忖衫也早已染红了,尖刀还插在她背后,很是触目惊心。脸色苍白,整个人虚弱的不行,怀里却还是紧紧的抱着陶笛。

而视频上的她,惊慌的摇晃着纪绍庭。惊叫着,“绍庭,我没事……你别睡……你别睡过去……我不想你有事啊……你别睡好不好???”

这样两段视频,让婚礼的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陶笛身边站着的宾客已经眼尖的认出了是她,惊叫道,“视频上的是就是你?你怎么回事?你们这是什么情况?你跟今天的新郎是什么关系啊?你们先是上床,又这么惺惺相惜,你们到底什么关系啊??”

这句话,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了过来。

大家纷纷看向陶笛,眸光复杂的让她脸颊如火烧。

有人也跟着指责道,“怎么回事啊?你到底跟新郎什么关系啊?这些视频是你故意放上去的吧?这是人家的婚礼。你在这里闹什么闹?闹了又有什么用?纪少爷已经娶了别人了……”

“就是啊,我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播出这样的视频,简直是丢人现眼。有能耐你别打码啊,让我们大家好好看看你……”

“看上去她还挺紧张纪少爷的,真是纠缠不清……”

陶笛慌乱了,下意识的寻求身边的庇护,“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