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缓兵之计/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伸手去扯身边的衣袖,明显的感觉到身边人紧绷的身躯。她心下更加慌乱了,仿佛有马蹄在心尖上践踏。身边那些指责声,像是热浪一般,一波一波的翻滚而来。

击的她五脏六腑里面都是控制不住的慌乱和委屈,当然更多的还是紧张。

她担心身边的男人因此也误会她,这些视频真的不是她播放的。她躲都躲不及,怎么会给自己惹麻烦?

原本喜庆色彩浓郁的婚礼,短短的时间内就变成了一处闹剧。

当然,大家议论的也不仅仅只是陶笛。还有纪绍庭和施心雨……

“施家小姐也是蛮可怜的。在这么隆重的日子里面被爆出这种事。自己的老公跟别的女人这么火热缠绵……”

“纪少爷平时看上去气宇轩扬,一表人才,怎么在男女关系这么乱?”

“这场盛世婚礼可算是毁了,闹出这么大的笑话……”

“这事闹的可怎么收场?”

“…………”

“…………”

陶笛此刻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口水都可以淹死人了,这些所谓的上流社会的人,体内仍然有着庸俗的本质。唯恐天下不乱的本事,真的不低于普通老百姓。她简直是冤枉死了,这些视频跟她根本就没关系。

而站在红毯上的那对新人,脸色也都不自然了。

袁珍珍跟纪海盛愤怒的面面相窥。

陶德宽满脸的不可置信,随后就是心疼。心疼那个陷入舆论中央的女儿……

张玲慧很生气,气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施心雨握紧拳头,肩头微微的抖动,不可置信的摇头,然后冲着陶笛所在的方向失控的吼道,“小笛,是你对不对?这些视频一定是你故意播出来的!是你刻意设计的对不对?你……你为什么要纠缠不休?你知不知道今天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你为什么不能对我宽容一点?你说过不想跟绍庭有半点关系的……可现在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啊?我们曾经是闺蜜啊,关系最好的闺蜜……可你怎么能这么破坏我婚礼?”

她沿着红毯,脚步有些踉跄的向陶笛这边走来。

纪绍庭下意识的跟在她身后,他们所经过之处,大家都纷纷的让开了一条道。

陶笛摇头,为自己辩解,“不是我!我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施心雨流泪了,两行清泪顺着妆容精致的脸颊,缓缓的落下。她的脚步显然有些不稳,她无辜而痛苦的迎着陶笛慌乱无措的眸子,质问变成了咆哮,“小笛,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我的幸福蒙上阴影?你知道我期待这一天期待了多久吗?可你看看,现在我变成什么了?我变成了笑柄,变成了大家眼中的闹剧!!!我的婚礼上,居然爆出闺蜜跟老公缠绵的视频!你真是一个满腹心机的女人!!!”

“我直接怀疑上次你被疯女人捅刀的事情也是你故意安排的,为的就是博得绍庭的关心和同情。绍庭为了挡刀,显得他在乎你。然后你故意找人暗中拍这样的视频目的就是找机会来呕心我,比如说今天就是最好的机会!!!”

陶笛委屈极了,可现在舆论的压力明显已经倾斜向施心雨那边。

毕竟,现在施心雨此刻的质问听上去的确像是煞有其事。人在特定的环境中,有时候也会随波涿流失去本身的判断力。

施心雨走到陶笛面前,勘堪的站住,突然扭头看向纪绍庭,悲戚的摇头,“绍庭,我们感情一直这么好。你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我为你怀孕的时候。你曾经说过会永远对我好的。可你……怎么跟小笛发生那样的关系?如果我们的孩子没有流掉……我现在已经大腹便便了。我那么真心的付出……那么真心的对你………你们……你们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一个是我最爱的男人……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她的声讨,让纪绍庭脸色难堪了几分。

而周围有些名媛们纷纷向施心雨投去同情的眸光,对纪绍庭则是一种怒其不争的愤色。

同样是作为女人,自然是同情比较无辜的那一方。现在她们所看见的事实就是纪绍庭跟陶笛两个人背叛了施心雨,所以施心雨是弱者。她是值得同情的。

而对于出轨这件事,其实成年人大家心里都有数。这种事情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大家鄙夷陶笛的同时,对纪绍庭也是有公众情绪的。如果不是纪绍庭的松动,陶笛怎么会有机可趁?

一时之间,陶笛跟纪绍庭都拉来了漫天的仇恨。

施心雨成了最无辜的那个,她的身子如同风雨中飘摇的小树苗一样颤抖摇晃着,泪如雨下,咬唇,“我真是想不到……我一生最重要的这一天……你们会给我这样的惊喜?我该怎么面对?绍庭……小笛,你们告诉我……我该怎么面对??”

纪绍庭脸色阴沉着,忍不住喝道,“够了!!你闭嘴!!!”

施心雨堪堪的后退了一步,“绍庭……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小笛……为什么?”

陶笛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围观着,指责着。鄙夷着,显然已经乱了方寸,她大声道,“不是我!这件事跟我没关系!!我没想过破坏你们的婚礼!第一段视频上的人也不是我,那段视频是假的!!伪造的!!!”

施心雨又第一时间吼了回来,“不是你是谁?在场的人中只有你跟绍庭曾经谈过恋爱,只有你有这样的嫌疑!不是你,难道还能是我自己吗?是我自己自找难堪?把我闺蜜跟我老公出轨在一起的丑事当众暴露出来吗?我施心雨也是要脸的人啊!!我今天丢脸到家了……我……我该怎么面对啊?”

陶笛一时慌乱不已,“我不知道是谁……我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有什么嫌疑?难道我自己也不要脸了,我曝光这样的视频?”

施心雨冷笑。“你是豁出去了!你根本就还想着绍庭,你想着不管用什么手段一定要把绍庭抢走对吧???”

“你胡说八道!!!我没有!!”陶笛否认,可是她的声音始终盖不住舆论的声音。

施心雨只喃喃的道,“太过分了……你太过分了……”

陶德宽跟张玲慧一起来参加婚礼的,这会看着自己的女儿受欺负。第一时间冲上前,“我女儿不是这样的人!!”

张玲慧连忙跟上来,拉扯了他一把,“你给我闭嘴!你还嫌不够丢人!!!”

说完,她狠狠的刮了陶笛一眼,当众指责道。“我们陶家的脸简直被你丢光了!你说说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婚礼,怎么就被你搅合成这样了??”

陶德宽一把甩开她,呵斥道,“张玲慧,你给我少说两句!!!”

陶笛无助之下。只能紧紧的扯着季尧的衣袖,她急的红了眼眶,委屈的看着他,“老公,我没有……你相信我。这些都不是我做的……”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宴会现场再一次失控。

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冲外面涌进来一大批的记者。

记者将陶笛,施心雨,纪绍庭这些当事人围的水泄不通。

各种犀利的问题也都抛了出来————

“施小姐,请问你之前一点都不知情吗?”

“施小姐。对于今天的婚礼,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没有?”

“纪少爷,请问你现在有什么想说的没有?”

“陶小姐,请问你是不是真的处心积虑…………”

各种刺耳的问题,接踵而来。

陶德宽第一时间想要将女儿护在自己的怀中。可是明显的身边的那抹冷峻的身影动作比他更快。

季尧长臂一揽,就将委屈的瑟瑟发抖的陶笛给揽进怀中,用自己的胸膛支撑着她。

陶笛仿佛在孤独的大海上找到了一片浮萍,她紧紧的扯着他的袖子,缩在他怀中。

施心雨见到这么多记者,恼羞成怒的吼道,“你们都给我出去!保安,保安给我清场!!你们都是从哪里来的?都出去啊!!我不准你们报道这件事!我不准!!!我不要丢人现眼!!你们都给我出去!!!都出去!!!!!!”

纪绍庭整个人僵硬着,脸色很难堪,却也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嘴角只是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他本来就不想结婚。这场婚礼对他来说就是煎熬,这下子好了。随便他们怎么闹,怎么写吧!

而围观的那些上流社会的人,听到陶笛口中的那声老公后,更加唯恐天下不乱。居然更加离谱的指责道,“原来她已经有老公,自己有老公,还跟别的男人上床,然后又处心积虑的来破坏别人的婚礼。这样的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就是…………”附和的人只说了两个字,就被空气中那道直射过来的冰寒眸光给吓的自觉的闭嘴。

季尧的眸光是透过那帮记者。直射向那人的。尽管距离不近,却仍然充满威慑力,气场强大到让人心悸。

正在跟记者周旋的施心雨,在看见季尧袒护陶笛的动作后,眸底闪过一丝鄙夷。同时也感觉到了季尧身上那股气场,她有些心悸的哆嗦了一下,这个穷医生也听可怕的。只是,她百思不得其解,这个穷医生哪来的气场?

当然,她这些想法也只是转瞬即逝,眼下她还是要顾全大局,她大声喊道,“你们快带小笛先走,这件事不要再发酵了!保安,快来清场!!”

左轮本来是闲着无事的,他正在到处寻找那天的高冷姑娘。这一刚发现高冷姑娘的身影,宴会厅里面就出事了。而是事情跟小嫂子有关,他当即就冲了过来,他上前挡住那些记者,压低声音,“大哥,你先带小嫂子撤。左边有应急通道,我在这顶着。”

季尧一记冷眼扫向那些记者,记者们莫名的心口一冷。

下一秒,陶笛就被带离人群。

陶德宽跟左轮,还有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左帆极力拦住那帮记者。

当然,记者群毕竟是人多势众。眼看就拦不住了,左轮突然对着人群大喊了一句,“我有更重要的新闻爆料给你们!!”

记者们纷纷一愣,然后才注意到这是左家大少爷左轮。

大家连忙问,“什么新闻?难道你知道内幕?”

“左家大少爷……你要爆料什么??”

左轮愣住了,他用的是缓兵之计,一时真没编出什么重磅新闻。

酒店的保安也加入了阻拦队伍,可是记者们好不容易捕捉到这样的猛料,怎么能善罢甘休。

再一次涌上前。左轮简直是豁出名的阻拦着。

突然,不远处有一道清冷的嗓音传了过来。

“左家大少爷不敢爆料的新闻,就由我来爆料给你们吧。”

记者们再一次愣住了,然后就听见女人清冷的继续道,“我怀了左家大少爷的孩子,而他要抛弃我。”

这料是够猛的,在东城还没有哪个女人能跟左家大少爷传绯闻,何况是怀上孩子这件事。

大家的注意力瞬间就被边上那个清冷淡漠的女人给吸引住了,就连左轮自己都被震惊了。

他有些蒙圈的看向那个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