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这么主动?/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到左轮看清楚不远处那张面孔时,桃花眸中闪过一丝亮色。原来这清清冷冷的声音是出自她的口中,难怪很有气势的感觉。

冯宇婷在爆出这样重磅的猛料后,瞬间就被那帮记者回过头去包围住了。

左轮竟好整以暇的眯着眸子,看着她。

只见冯宇婷不紧不慢,不慌不忙的对着记者各种好奇的眸光,始终维持着自己的优雅和淡然。

左轮不禁在心底赞叹,这女人,好淡定,好魄力啊!!!

记者们兴奋极了,一不小心就抓到了一个更猛的料。对于他们来说,一点点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何况是这种重磅大新闻,怎么可以不加以利用?

“请问你是谁?你刚才爆出的怀孕是真的吗?”

“请问你跟左家大少什么时候认识的?”

“请问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你跟左家大少是怎么闹翻的?能跟我们具体说说吗?”

冯宇婷虽然是上流社会的人,可她很少有机会在媒体面前曝光。所以这些记者都不认识她,大家对她的身份是相当的好奇。

而冯宇婷自从爆料过后,一直维持着本身的优雅和冷淡。就这样淡然的应对着记者的各种问题。哪怕问题再犀利,她仍然能淡然面对。

甚至给人一种当事人不是她的错觉……

那些记者从来没见过这样淡定的当事人,都有些怀疑被耍了。

而冯宇婷又恰到好处的再次爆料,“我是冯家的私生女,我不想我的孩子也成为私生子。”

此言一出,现场又是一片哗然。

大家纷纷在脑海中搜索冯家私生女这个概念,有些人很快想起来,多年之前冯家私生女这件事的确是在东城闹的沸沸扬扬的。没想到,曾经那个小女孩已经出落的这么优雅动人了。而最让人惊讶的是,她又步入了母亲的后尘……

最最让人吃惊的是这次冯家私生女攀上的是左家这支高枝,这可有的写了。左家大少爷平时放荡不羁,桀骜不驯,可唯一的特别之处就是对女人好像没什么兴趣。曾经公开表示,觉得女人是一种麻烦的生物。所以,至今身边也未出现过跟他传出过半点绯闻的女生。

这记猛料,真的值得好好发酵……

明天这则新闻的势头必然盖过今晚婚礼上的这出闹剧。

冯宇婷之所以爆出自己私生女的丑闻,当然也是想着能让这则新闻的势头盖头婚礼丑闻。

左轮虽然不动声色,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看戏。可他心里早已飞快的权衡过了,高冷姑娘这瞎话编的好,简直堪称完美。成功的将他送上了明天的头版头条,反正他放荡不羁已经定型了,所以也不用藏着掖着的试图在媒体面前维持好形象。倒是大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目前不适合被推到风口浪尖上。小嫂子就更加不用说了,那么娇小可爱的小嫂子,他自然是愿意舍已救人喽!

而眼前这个淡定的冯宇婷的确是让他有些刮目相看了,她不惜爆出自己的身世丑闻,目的就是为了扩大事件的影响力。当然,他不会愚蠢到她是拿这件事来炒作的。谁吵架也不至于用黑自己,黑冯氏这种事来炒作,所以她跟他的目的是一样的。为了保护小嫂子跟大哥……

这女人看上去冷冷冰冰的,没想到内心还挺火热的,而且还挺有头脑的。

不错……

当记者新一轮的逼问开始后,冯宇婷始终清冷一片,然后慢条斯理的回答,“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不该说我不会说!就这样!!”

而在她怀孕又要被抛弃这件事发酵的过程中,陶笛早已在季尧的保护下离开了国际大酒店。

左轮看大哥小嫂子顺利撤离,这件事也应该到此为止了。他在过程中联系的酒店大批安保人员已经就位等候在一旁,他一个眼神上去。冯宇婷就被成功的解救出来。

怀孕这件事不同于刚才小嫂子那件事,小嫂子那件事太突然了,而冯宇婷编出怀孕的事情也是为了拖延时间。现在酒店大批的安保人员上来救场后,那帮记者只能悻悻而归。

当然,他们手头上掌握的猛料,已经够他们明早上头条的了。

是以,记者围攻这件事就告一段落了。

而施心雨跟纪绍庭的婚礼,上演了这样的一出闹剧,自然的灰溜溜的落下帷幕。

纪淮安在事发后,就已经提前离场了。今天的事情,给他家绍庭抹黑了,所以他立即赶回公司,联系公关部召开紧急会议。尝试将媒体那边的风头压一压……

但是,真的也是试图压一压而已。现在任何事件传到网络上,都会是无休止的发酵,没有只手遮天的本事是很难压下去的。

陶德宽在陶笛离场后,一直拨打陶笛的电话。可是一直都是无人接听,他担忧的眉头都拧在了一起。

而张玲慧的脸色更加难看,她脸上写满了难堪和愤怒。还有隐隐的心疼,她心疼施心雨的泪水。

纪绍庭身躯僵硬,脸色也僵硬着,一直到散场离去都没什么表情。

在回去的路上,施心雨坐在婚车里面抹着眼泪,小声质问纪绍庭,“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你还是放不下陶笛?现在好了,我们都成了东城的笑柄了。”

袁珍珍跟他们一起坐婚车回家,虽然她对于这件事非常气愤。可是,当母亲的总是心疼儿子的。她连忙安慰着施心雨,“心雨,你别激动,先冷静点。说到底,这件事也不是我们家绍庭的错。这件事是陶笛那个贱人的错。要不是她处心积虑搞出这么多事情出来,我们今天也不会这么丢脸。”

施心雨转过脸来委屈的看着婆婆,哽咽的叫道,“妈,我心里真的很难受。我一生只有一次的婚礼弄成了这样,我心里真的比谁都难受。可你也清楚的,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啊。如果不是绍庭给了陶笛机会,陶笛又怎么能拍下那些不堪的视频?”

袁珍珍一时无言以对。只能叹息,暗自恼怒。

施心雨像是抓住了纪绍庭的把柄一样,气焰也比以前高了几分,扯住他的西装问道,“绍庭,你现在还有没有跟陶笛有联系?是不是你纵容她拍下那些视频?纵容她来大闹我们婚礼的?”

纪绍庭不作一丝停留的掰开她的手指,终于哑声开口,“不是陶笛,视频的事情跟陶笛无关!!!”他了解陶笛,她的性格热络却又简单直白。那天在度假村,她已经把话说清楚了,从他背叛他们感情的那一刻起,她就跟他划清了界限。她现在已经不在乎他了,她又怎么可能处心积虑的来破坏他的婚礼?

他的话音刚落下,施心雨就委屈的抽噎着,“绍庭,你还护着她是不是?不是她还会是谁?谁还会有这样的动机???”

袁珍珍也附和,“是啊,除了陶笛那个贱人我实在是想不出其他的人选了。就是陶笛,她自己胡乱拉个男人闪婚,结果发现自己嫁的是个穷医生。现在她不甘心了,嫉妒了,想要把绍庭抢回去,又发现自己没机会了。所以才会这么卑鄙的!”

施心雨赞同,“妈,你分析的很对。绍庭,小笛她变了,她现在变的的很可怕……”

纪绍庭只是冷冷的勾起唇角,冷笑道,“变的人是你。这件事不是陶笛做的,不可能是她做的,我相信她。你们都想错了,她不爱钱,她不嫉妒,我了解她。”他倒是希望是陶笛做的,那样至少说明陶笛还有一点点的在乎他,她还有一点点的不甘心。可是以他的了解,不可能是她做的。她善良,还有点小骄傲的简单女孩。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的。

他低低的嗓音诉说着自己对她的信任和了解,而坐在他边上的施心雨早已嫉妒的手指都掐进了手掌中。

施心雨尽量的忍着心底的情绪,忍的心底有些千仓百孔,才弱弱的道,“不是她还会是谁?我想不出其他人……我一定会去查这件事的。我一定会查的,我不能容忍别人这么破坏我的婚礼……”

纪绍庭冷笑,沉默。

回到家里,纪绍庭径自回了卧室。

袁珍珍适当的安抚了施心雨几句后,她就迫不及待的回去卧室了。

而国际大酒店这边。

等到保安将所有的记者驱散了之后,左轮跟冯宇婷才自由。

休息室中,当酒店的大堂经理汇报说是外面已经没有记者了后。

左轮起身上前,邪魅的上前单手撑在冯宇婷身侧的墙壁上,挑眉,“高冷姑娘,够机智啊。我们果然是同道中人啊。”

冯宇婷此刻正在淡定的玩着手机,当然。她关注的并不是今晚上发生的事情。刷的也不是论坛帖子,而是关注的微信时装公众号。她喜欢时尚的美衣,所以喜欢关注这一类的时尚公众号。

在左轮没有靠近她之前,她淡定的就好像刚才被记者围攻的不是她一样。左轮的靠近,让她下意识的蹙眉。

左轮在此之前,可是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越来越觉得这高冷姑娘有范儿,而她对于他个人的围观也无动于衷。他不由的讶然,这姑娘得有多强大啊。

近距离的靠近后。他又发现这姑娘不但气质好,皮肤也好。毛孔细细的,身上还有一丝淡雅的香水味,无意识的撩拨着他的心弦。

就是……这微微蹙气的眉头破坏了几分美感。

他不羁的挑眉问,“姑娘,我身上有传染病吗?你这么蹙眉?你知不知道这样的表情容易挨揍?”

冯宇婷终于收起将手机,将手机放回到包里之后,她也挑眉高冷的眯起眸子看着眼前的男人。

左轮笑容邪魅。“当然了……哥从来不揍女人!!”

冯宇婷嫌恶的将他撑在她身侧那只手臂推开,只冷声问,“现在我可以回家了吗?”

左轮看着自己被推开的手臂,又乐了,“可以,不过,高冷姑娘你缺少一个护花使者。哥送你,怎么样?”

冯宇婷眉宇蹙的更紧。“离我远点。”

左轮脸皮厚的那可谓是一个新境界了,“是不是我叫你高冷姑娘不开心了?要不还跟上次一样叫你气质美女?不然综合一下就叫气质姑娘吧?我觉得这四个字跟你真是百搭!”

冯宇婷冷冷的勾唇,回击道,“我觉得流氓这两个字,跟你也百搭!”

左轮吃瘪,又一次吃的彻底,“气质姑娘,咱不带这么伤人自尊的。好不好?”

冯宇婷嫌恶的推了他一把,“我们不熟,我有必要照顾你的自尊?”

左轮后退了一步,笑的更加不羁,“力气还挺大的。不过,你这话说的不对。我们怎么可能不熟,你忘记了,你刚才说怀了我的孩子了。不记得了?”

冯宇婷拿起自己的包包,甩都不甩他一眼,“让开,我回家了!!”

左轮已经完全被她身上这种高冷气质给震惊到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女人挑着眉头,眯着眼睛用嫌恶的表情看他呢?

这让他不得不怀疑自己的魅力值下降了,为了拉升魅力值,他鬼使神差的拉住她的手臂,猛然一个用力,将她抵在墙壁上,自己的身子横在她身前,双臂撑在她的肩头两侧,将她锁在自己的胸膛间。

邪魅的嗓音伴随着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畔,“气质姑娘,要不要咱将缘分升级一下。真的整出个娃娃出来逗一逗?”

冯宇婷的脊背微微僵直,突然咬唇贝齿轻露,然后主动勾上他的脖子。

左轮突然就心跳加速了,眼前的美人美景也有些飘飘然了。只觉得这张面孔更加的精致美丽,他不由自主的揶揄,“气质姑娘,你这么主动?你主动了我们不仅会有故事,还会有事故。事故的产物就是小娃娃……”

正在他心悸之余,突然感觉到小腹一痛,就听见气质姑娘凉飕飕的道。“事故你大爷!!!”

冯宇婷趁着他松懈之际,膝盖顶在他的小腹上,痛的他脸色猛然一苍白。在他来不及吃痛的时候,她又挑眉冷道,“这是第一次警告,再有下一次直接废了你!!”

说完,狠狠的推了他一把,趁着他痛的拧眉之际。优雅的转身,淡漠的离去。

左轮反应过来之后,擦了一把额头。这个姑娘下手还真狠,都疼的他额头有冷汗了。

她还敢威胁他?这真是特么的史上第一次啊!都怪他刚才忘记防守了,这女人太……太有意思了!!

不过,这女人怎么跟大哥那冰块的性格很相似啊?

我靠!

他不会这么倒霉吧?遇上大哥一块冰还不够,好不容易遇到个看上去还挺有意思的女人也是个冰块?

他这是自虐啊!

不……他这是享受人生,体验人生!

————

在国际大酒店里面愤怒离场的不止施心雨,张玲慧,袁珍珍等人,还有季向鸿。

通过现场哗然的惊呼声,他了解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的儿子居然偷偷结婚了,娶的还是一个弄出这么大闹剧的心机女人。

离开酒店后,他就一直给季尧打电话,只不过电话一直都没人接听。

气的他脸色更加铁青一片,自己的儿子结婚这么大的事情都不通过他,他真的有一种很受伤不被尊重的感觉。更何况,他娶的还是那样一个不堪的女人。

婚礼上爆出的视频他都看了,他简直气的五脏六腑都在冒火。

电话一直打,一直打不通。

车厢内的气氛紧张到一触即发,司机连呼吸都压抑着……

终于电话打通了,他对着电话沉声确认道,“你身边的女人跟你到底什么关系?”

那边的季尧冷冷的回道,“我们结婚了。”

季向鸿脸色又阴沉了几分,近乎咆哮道,“季尧,你是不是过分了?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不通过我?你眼里真的就没有我这个父亲的存在吗?”

季尧只是淡漠道,“少管!”

季向鸿觉得自己的血压都要上升了,“季尧,你放肆!!!我命令你立刻跟那个女人断绝关系!离婚!你跟她离婚!!!”

“少管!!”季尧淡淡的两个字后,就挂断了电话。

季向鸿气的咬牙切齿,再打过去那边已经关机了。

最后,他暴躁的摔掉了电话——

————

天琴湾。

陶笛被季尧带回了家,回家后,她无辜的缩在沙发上。

季尧接的那个电话,内容她隐约的能猜到。

她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抬起苍白的小脸,愧疚的看着他,“大叔,是不是你的家人也知道了这件事?你的家人是不是让你跟我离婚???”

季尧面部的五官线条一直紧绷着,从回来后除了接刚才那个电话,就一直沉默着。

这让陶笛的心里更加没底,她光着小脚起身,从身后环抱着他,语气是满满的无助和委屈,“老公,我不想跟你离婚。我做你的新婚小妻子才两个月不到,我不要离婚……”

季尧脊背一僵,还是没说话。

陶笛将小脸贴在他的胸口。喃喃的道,“老公,你是不是也不相信我啊?那些视频真的跟我没关系,我现在好难受,心情好差。反正,我真的心情好差,也好乱……”

季尧突然推开她,然后换鞋出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