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羞羞的事情/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就这样受伤的看着他换鞋,穿外套,然后出门,关门。等到客厅的门关上后,她有些颓然的瘫坐在沙发上。忍不住的开始胡思乱想,她想大叔肯定也误会她了。她又想今天的事情闹的这么丢人,应该是传到了大叔家里那里了。

大叔刚才接的那个电话里,她隐约的听到了离婚这两个字,她真的不想离婚。

她也不怪大叔的家人,毕竟谁家的儿媳妇传出这么丢人的视频,谁家都不能接受的。自从结婚后,她一直没有见过大叔除了姑姑以外的家人。她心里还筹划着,准备哪天去见见大叔的家人,争取给他的家人一个好印象。

可是,现在事情突然变的好糟糕啊。

她心好乱,就这样无辜而受伤的乱扯着自己的头发。

父亲一直在给她打电话,她深呼吸还是接通了,接通之后她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瞬间恢复正常模式。“爸,我刚才跟老公在吃外面夜市吃麻辣烫呢。没听见电话声音,你们回家了吗?”

陶德宽愣了一下,“小笛,你们没事吧?”

陶笛笑的爽朗的很,“没事,没事,爸你还不了解我嘛。我没做过的事情,别人冤枉不了我。也伤不到我,我老公也很相信我。你就不要担心了,我清者自清。”

陶德宽本来真的很担心,可是听到女儿这样的笑声,面部的紧张和担忧也松懈了几分。

陶笛又故意的冲着空无一人的房子叫嚷道,“爸,要不要我叫我老公跟你说两句。我老公刚才去洗澡了……”

陶德宽连忙摇头,“不了,你们没事就好。爸爸就不打扰你们小夫妻了,你们没事就好。”

挂了电话,陶笛脸颊上有两行委屈的清泪滑落,手中的手机也滑落到沙发上……

事情发生之后,她一直没有跟季尧完整的沟通过,她吃不准他的态度。

也不知道他到底去哪了?

甚至,她连打电话给他的勇气都没有。

她好害怕他不相信自己,因为现在她能依赖的只有他的怀抱了。

可他就这样沉默的离去了……

她就这样环着双膝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软绵绵的靠垫,任由眼泪四溢。

她委屈,真的很委屈。明明很不想跟施心雨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扯上关系,可今天又爆出这样的视频。把她推到风口浪尖上,还让她老公跟着难堪。

她好难过……

大概半小时左右,季尧回来了。

陶笛听到了门锁转动的声音,她慌乱的低头胡乱的抹着泪水,将小脸埋在双掌中。

她现在一定很丑,她都不敢看他了……

季尧身上还裹着一丝秋夜的寒气,在她身边的位置坐下后,陶笛闻到了玫瑰花的芬芳。

她吃惊的抬眸,看见的就是一大束娇嫩欲滴的玫瑰花。

初初绽放的娇嫩玫瑰花散发出一阵阵淡雅的香气,花瓣上面还沾着几滴晶莹剔透的小水珠,甚是美丽诱人。

真的是很大的一束玫瑰花,大到她几乎看不过来。

她那双还泛着水雾的眸子里流淌是满满的震惊,她下意识的捂着唇,有些无措又有些茫然的看着身边的他,她的嗓音也是沙哑的,“老公……”

季尧不说话,只是将那一大束玫瑰花往她面前推了推。他的动作一如既往的透着霸气,但是眼底的眸光却是温暖的。

陶笛激动的抽噎着。“老公,你干嘛突然送我玫瑰花?”

季尧看着她,淡淡的道,“你说过,你想要的。”

陶笛想起来了,在今晚的婚礼上她的确是撒娇着想要玫瑰花的。她还缠着他答应,以后要送她的。

感动之情,就这样溢于言表,她颤抖着眸光看着身边的男人。虽然他还是一贯的高冷的模样,可她明显的感觉到了他高冷的外表那颗包容的心,她情不自禁的伸手搂住他,“老公,你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送我花?”他为什么要让她这么感动啊?

季尧看着她满是泪痕的小脸,幽深的眼谭里闪过一丝疼惜。伸出修长的手指,情不自禁的为她擦拭泪痕,淡淡的道,“你说过抱着玫瑰花会很幸福,不难过。”

陶笛感动的呜咽着,扑在他的怀中,“大叔……我突然发现你情商好像变高了。你这样让我太感动了……”

真的……他怎么可以让她这么感动?

季尧伸出长臂,用霸道的姿势将她圈在怀中,他只是凝视着她的小脸,然后低低的问,“心情好了?”

陶笛坚定的点头,“好多了,能不好吗?老公你对我这么好,我心情要是再不好,那我真的可以去撞豆腐了。”

她从他的怀中钻出来,然后将那一大束玫瑰花抱在怀中。因为花束太多,她抱个满怀,苍白的小脸上绽放出幸福而满足的笑容,低头深呼吸,将玫瑰花的淡雅芬芳吸进鼻子,那种淡淡的香气通过血液蔓延到四肢百骸。她心底的委屈和郁结瞬间就烟消云散了,每一个细胞都像是敞开了一样,沐浴着淡淡的花香。细细的品味着他给予的感动。

她感动着,紧紧的抱着花束。

而他则是沉默的陪在她旁边,她不说话,他亦也不说话。

良久,陶笛突然兴起数了数,发现居然有43朵玫瑰花,她有些不解,“为什么是43朵?”

季尧理所当然的回答,“店里所有的!”

陶笛微微张大嘴巴。忍俊不禁的笑了,“老公,你太浪费了,居然把店里的玫瑰花都买回来了?你怎么想到把店里的玫瑰花都卖回来啊?太奢侈了,以后就给我买九朵就好了。寓意着天长地久就行了。”

季尧看着她开心起来的小模样,唇角上扬,坦白道,“越多,你越开心。”

陶笛澄清的眸底里汇集着感动的溪流,一时竟失声了,就这样凝视着面前这张冷峻的俊脸。正如左轮说的那样,他情商很低。他不懂的说甜言蜜语,也不懂什么九朵,十一朵,这些浪漫的寓意。他固执的认为越多,她就会越开心。

尤其是在她被大家指责了之后,而他家人也给了压力。

他却是一言不发的出去给她买玫瑰花哄她开心……

她……怎么能不感动?

她再一次流泪,这一次流下的都是感动的泪水,她泪眼朦胧的看着他,嗓音也柔软了几分,“老公,你是相信我的对吧?”因为他不善于表达,所以他并没有表达。但是,他的行动已经说明了他的信任。

她的心湖上犹如绽放了无数朵烟花一样,五彩缤纷的色彩纷纷扬扬的落下,激起一大片暖流。

她继续道,“老公。谢谢你的信任。对我来说,你的信任比什么都重要。我已经习惯了被你保护了……”

季尧看她感动的样子,唇角不断的上扬,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溢出三个字,“我不蠢。”

他一直是个不善于表达的男人,但是他的意思,陶笛能瞬间秒懂。他的意思是说,他不蠢,他有自己的判断。

她把手中的玫瑰花放到一边,动作透着小心翼翼,就像是如获至宝一样的珍惜。然后转身面对着大叔,跪在沙发上,手臂攀在他的脖颈处,小巧的额头抵着他的额头,“老公,那些视频都是伪造的。我是纯洁的,我只跟你做过羞羞的事情。”

季尧不由自主的伸手也环住她纤细的腰肢。眸第一抹睿智闪过,淡淡道,“我知道。”

陶笛很好奇,“你是怎么判断出来的?视频上面的声音明明就伪造的很像啊?”

季尧眸底燃起一丝炙热,直白回答,“因为你不喜欢那个姿势。”

陶笛再一次忍不住捂住唇瓣,这一次是害羞的。他还真是个睿智冷静的男人,她自己都没注意到的细节,他居然注意到了。

她害羞起来的样子,实在是可爱的紧。原本苍白的小脸上也展露了些许迷人的红晕,粉嫩嫩的,清澈如同泉水般的眸子眨巴眨巴的,轻易的撩拨着他的心弦。

他将她唇边的小手拿下来,放到唇边亲吻了一口。

陶笛害羞的抵着他的额头,磨蹭着,然后突然热情的亲吻上他的薄唇……

季尧对于她的主动,从来都是毫无抵抗力的。他的脊背一直,随即就化被动为主动。

一吻结束。她气喘吁吁的抬起小脸仰慕的看着他,“老公……”

季尧胸口起伏的频率也失了节奏,应道,“嗯。”

陶笛撒娇,小手紧紧的勾着他的脖子,“老公,为了表达我对你的仰慕之情,还有感动之情,我决定扑倒你。好不好?”

她的话音刚落下。季尧幽深的眸底就燃烧成一片炙热的海洋,随即主动的扑倒她。

…………

…………

瞬间,空气中浮动着旖旎气息。

深夜……

陶笛睡着了,因为之前哭过了,眼眶还有些红肿。不过,趴在他怀中的她睡的还是蛮踏实的。

她的小脚总是习惯性的挂在他的长腿上,以半趴着的姿势跟他的身躯纠缠在一起,这样睡的才舒服。

季尧的长指,下意识的去描绘她精致的五官。有淡淡的月光透过窗幔折射进来。月光如水,淡淡的映在她的脸上。她的五官显得越发的柔美精致,这间卧室本就不大。被她布置的很温馨,空气中四处洋溢着暧昧的气息。

许是做梦了,她下意识的皱了皱眉,然后又往他的怀中钻了钻,感受到他熟悉的气息离她更近了,她又安稳的睡去。

季尧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表,看了看时间。然后动作小心翼翼的将她稍稍的移开一些,然后起床去书房。

手机开机有好几多短信呼跳进来,他看都没看就直接删除了,拨通了左轮的电话。

这次电话刚一拨通,左轮就接了。

很显然,他一直在等他的这个电话。

“大哥,小嫂子还好吧?”左轮难得开启一本正经模式。

季尧沉声应道,“很好。”

左轮一本正经模式瞬间就解除了,大哥这种没情商的人说很好。那小嫂子的状态一定是很好了。他又有几分邪魅的道,“大哥,我突然就觉得自己应该对你刮目相看了。怎么?才结婚两个月,性格也变了?居然会哄女人了?小嫂子在被这一番冤枉后,居然也被你哄好了?你跟我说说看,你怎么哄的?”

“少废话!”季尧冷哧。

左轮邪魅的挑眉,“你总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累不累?有点人情味好不好?今天我为了帮你挡枪,我把自己的清白都给豁出去了。你不会这么残忍吧?连我的这点好奇心都不愿意满足吧?大哥,你太那啥了吧?”

“今晚的事情,查清楚。”季尧从来不跟他八卦,所以直奔主题。

左轮急的牙痒痒,“大哥,我办事你放心。我已经在查这件事了,看在我跟你这么默契的份上,你能不能透露一下你到底是怎么哄小嫂子的?”

“幼稚!”季尧沉声回道。

左轮耸肩,不以为然,“好奇嘛,你跟我说说呗。你看我为你付出那么多,你总不能这么小气吧?明天的头条我肯定帮小嫂子担起来。”

季尧的脑回路显然跟正常人不一样,他只淡漠道,“你小嫂子,你应该做的。”

左轮差一点就爆粗口,“……”

季尧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又追问了一句,“她身世查的怎么样?”

左轮爆粗口的冲动卡在喉咙里,深呼吸,“暂时还没有,但是也不是一点眉目都没有的。毕竟这件事过去24年了,想挖出很深的东西需要点时间……”

“行不行?”季尧打断他。

左轮小宇宙爆发了,“行!当然行!哪有男人说自己不行的?大哥,不带这样伤我男性自尊的……”

“尽快!她醒了……”季尧话没有说完,就挂了电话。

左轮对着被挂掉的手机屏幕,好一阵压抑的嘀咕,季尧你大爷啊!难道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吗?所以,这辈子你这么吃定我?

他实在实在是很好奇大哥是怎么哄小嫂子的?因为在他的认知里,大哥应该是没哄女人的功能的。或者直接点说他体内应该没有安慰人的细胞。

把持不住自己体内那份求解的洪荒之力,他给小嫂子发去了短信————“大哥是怎么哄你的?迫切求解。”

而这一边,季尧听到卧室那边有动静,就挂断了电话回到卧室。

陶笛果然是醒了,在床上翻滚了几下,没找到熟悉的胸膛后,立马睁开眼睛,有些慌乱的叫了一句,“老公?”

季尧很快过来,被子的一角被掀开,长臂将她柔软的小身子搂进胸膛中。

他的胸膛,瞬间抚平了她深夜的不安。她满足的往他怀中贴了贴,一只小手搂着他的健硕的腰肢,懒懒的问,“去哪了?老公……你没睡着吗?”

季尧的嗓音,在黑夜中磁性非常,“洗手间。”

陶笛闭着眼睛,懒懒的点头,“哦,我刚才以为你不在家了……有点小紧张。老公,我好像越来越离不开你了……”

季尧眸底闪过一丝柔情,“嗯,睡吧。”

陶笛很快就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又醒了。觉得喉咙干涩的很,很想喝水。身边的男人已经睡着了,他的呼吸很均匀,他睡着的样子也很迷人。她轻轻的帮他拉好被子,悄悄的远离他的怀抱,想起床去厨房倒水喝。

可是,她稍稍一动,身旁的男人就下意识的将她搂紧了几分。

她有些甜蜜的轻笑,再一次想要悄悄的起床。等她从床上坐起来后,一只大手拉着她的手臂,黑暗中,他磁性的嗓音夹着几分惺忪的沙哑,“干什么?”

陶笛柔柔的回答,“我渴了,想喝水。”

“躺好。”季尧长臂稍稍用力,将她拉回到床上重新躺着,“我去,夜晚冷。”

然后,陶笛笑了,眉眼弯弯的,果然听话的乖乖的躺着。

他起床,去厨房帮她倒了一杯温水递给她。

“谢谢老公。”陶笛小脸上洋溢着甜甜的幸福,喝完水,又重新躺到他怀中,心满意足的睡去。

第二天。

季尧在住院区查房,查房刚结束,就接到了左轮的电话。

左轮电话里面向他汇报,声音有些懊恼,“大哥,我查到昨晚在婚礼上播放视频的那个婚庆公司的员工了。本来婚礼一切程序都没问题,是那个员工中途动了手脚。只是,今早我的人找到那个员工的时候,她却在上班途中出了车祸抢救无效死了。所以,一时之间证据很难掌握……”

“你不行??”季尧却突然开口。

左轮被刺激的像是打了鸡血一样,“行!我行!!!”

“尽快!!!”季尧说完又很淡漠的挂了电话。

其实,虽然他跟左轮是两种不同的性格。可以算的上是两个极端,一个不羁的要死,一个冷漠的吐血,可他们之间却也有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默契。虽然左轮并没有说他怀疑的人选。季尧也没提,但是言语间的默契告诉彼此,他们彼此都是心知肚明。

而陶笛上班之后,心情一点都没被昨晚的事情影响。

她特地去看了报纸,然后看见上面的头条后震惊了。

她拿起手机给大叔发短信,“老公,咱们这次欠人情欠大发了。”

哪知道季尧只回了一句,“你是他小嫂子,应该的。”

陶笛汗哒哒,她家老公思维还真跟正常人不一样,就连思维都是这么的高冷霸气。

她又认真的研究了一下那些头条新闻,然后心底对冯宇婷的感激之情又深了一大截。现在的媒体八卦也太厉害了,差点连冯宇婷小时候用过什么牌子的尿不湿都扒拉出来了。

中午,她没心情吃午餐,趁着午餐的空档去了冯家的公司去找冯宇婷。

冯家公司门口围满了记者,陶笛根本进不去,她也不敢公然在记者面前露面。毕竟现在她也是敏感期,在冯家公司门口待了一会,她想了想又觉得自己冲动了,所以,她又悄悄的撤了。

只是,很巧的是,她在撤退了一小会后,居然遇到了冯宇婷。

冯宇婷虽然戴着宽大的墨镜,可她脸上那清晰的五指印还是很明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