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宝宝心里苦/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同此同时,张玲慧挽着施心雨正在逛男装精品区。

施心雨给纪绍庭挑衣服的时候,幻想着绍庭穿上她选的衣服,英气逼人的模样,脸色才好看了几分。

张玲慧一直小心翼翼的跟在她后面,看她脸色好看了点,才敢跟她聊天,“心雨,这两天绍庭对你态度有没有好转啊?”

施心雨挑选衣服的动作一顿,冷道,“急什么?总要有个过程的,他这两天心情都不太好。在婚礼上出了那么丢人的事情,换谁心情能好啊?”

张玲慧叹息,心疼的看着她,“那你自己呢?你这两天心情怎么样?我看你脸色不太好,人也瘦了。”

施心雨逞强的道,“我很好,我瘦是在减肥。我终于嫁给绍庭了,我能不开心吗?好了,你别跟我说这些,你快帮我看看这两款哪一款更适合绍庭?”

张玲慧连忙认真的当她的参谋,“我觉得浅蓝色的这件忖衫更适合绍庭一点,他穿这种浅蓝色的条纹款应该很好看。”

“浅蓝色哪里好看了?”施心雨本来也觉得浅蓝色的不错,可是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想到去年的时候陶笛也给纪绍庭买过一件浅蓝色的忖衫,顿时就火大的舍弃了浅蓝色的忖衫,“来。帮我把除了浅蓝色忖衫以外的都包起来。”

两人逛完了男装区后,已经是收获满满了。

施心雨几乎是把自己信用卡额度都刷爆了,她两只手里面提的满满的,但是更多的都是张玲慧在帮她提着。

转眼也已经到中午了,两人准备去楼下的餐厅吃饭。

在餐厅门口,刚好遇到前两天去参加她婚礼的王家千金。

王家千金正在隐忍着兴奋,跟身边的闺蜜说着什么。

遇见施心雨跟张玲慧的时候,微微一怔,也立刻打住刚才的话题。随即,对施心雨笑了笑,算是打招呼了。

只是,那笑容在施心雨看来格外的僵硬,还有些尴尬,甚至还有些嘲弄。

施心雨跟张玲慧往里面走的时候,王家千金又低头跟身边的闺蜜眉飞色舞的议论了起来————

“你看,那个就是施心雨。她的盛世婚礼,只一秒就被两段视频给毁了……”

“我跟你们说哈,你们是没在现场。我当晚就在现场。整个人都被雷的外焦里嫩的。施心雨简直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哭了,她怎么可能不哭呢?你们想哈,换做谁的婚礼上传出老公跟闺蜜的激情视频能不崩溃啊?”

“当时的场面啊,简直就是乱成一锅粥了。反正这场婚礼是彻底毁了……估计上流社会的那些名媛淑女们都记住施心雨这个可怜的女人喽……”

施心雨的脊背忍不住僵硬,可碍于这是公众场合,她只能压抑着内心的愤怒,找了一个包厢坐下。

包厢的门刚关上,她就火大的把手中的购物袋都扔到了一边,冷哧道,“长舌妇!!小家子气!就她那样子,哪里配得上名媛淑女这四个字了?我也不知道之前那帮记者是不是瞎了眼了,怎么会把王家那个长舌妇夸成名媛淑女??”

张玲慧坐到她边上,压低声音劝道,“心雨,小声点。别被服务员听见了……”

施心雨怒了,“听见就听见,有她们这么背后议论人的吗?”

张玲慧更加小声的道,“这是公众场合,注意形象。”

服务员推门进来,上了两杯柠檬水,送上菜单。

施心雨咕咚咕咚的喝了大半杯柠檬水,情绪才稍稍的收敛了几分。

张玲慧点了一桌子施心雨爱吃的菜,一边给她夹菜,一边叹息,“心雨啊,你多吃点。你看看你最近这两天瘦成什么样子了?”

施心雨烦躁的挑着米饭粒,“没什么胃口。”

张玲慧一听,马上就问,“是不是不想吃中餐?要不要我们换一家西餐厅?”

施心雨拧眉,“算了,太麻烦了。”

两人沉默的吃了一会后,张玲慧眸底满是心疼的看着她,有些语重心长,“心雨啊,在你跟绍庭的这段感情中,我真心心疼你。我觉得你付出的太多了……”

“那有什么办法?”施心雨不满的打断她,“付出都已经付出了,收也收不回来。而我又不是圣母玛利亚,我的付出就要有收获。虽然暂时没有收获呢,可我得想办法有收获。说来说去,都怪你那个宝贝女儿。如果没有她的存在,我跟绍庭之间也不至于会这么糟糕。”

张玲慧连忙安抚她,“嗯,我知道是小笛不好,很多事情都怪她。可我是真心心疼你的,这世界上比绍庭优秀的男人数不胜数,咱们其实也没必要在一棵树上……”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接受到了对面施心雨那愤怒的眸光,她吓的不敢说下去了,只能尴尬的给她继续夹菜。

施心雨冷道,“我跟你说过好几次了,不要再跟我说这些话了。我自己又不傻,我要是能放下绍庭,我早就放下了。我就是放不下他。你根本就不懂我的感觉。我对绍庭那一份仰慕已经深入骨髓了,要不是因为放不下,我也不可能做这么多事了。我真是搞不懂了,为什么绍庭认识我跟陶笛的时间差不多,他的眼里就只有陶笛,我根本就不比她差好不好?”

张玲慧附和,“别激动,我知道的,我知道你不比小笛差。可你做了这么多。绍庭未必会感动。再说这次婚礼上视频的事情,你这事做的是不是有些过激了?你虽然让陶笛跟纪绍庭难堪了,你报复了他们,可你自己也丢脸了……”

施心雨眸光一沉,压低声音,“你知道是我做的?”

张玲慧声音压的更低了,“小笛是我女儿,我了解。她的性格倔强还有点小骄傲,她是不会给自己抹黑的。而你我也了解……所以你这事做的是不是太偏激了?”

施心雨咬唇,“什么偏激?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我这是战术。我这是一石三鸟,我不但要伪造视频抹黑陶笛跟绍庭,还要贬低绍庭,这样在纪家我才能说的上话。理亏的是绍庭,以后我在纪家的格局才能高。至于我丢人,我丢脸算什么?我要捍卫我的婚姻,我根本就不在乎自己丢不丢脸。外面那个王家千金议论来议论去,还是同情我的,所以追根究底我也不算丢脸。”

张玲慧闻言眼底闪过一抹纵容,点头,“还是你想的周到,我这脑子年纪大了,倒没想那么多。我想经过这一次之后,绍庭跟小笛是怎么都不可能在一起了。路边的口水都能淹死他们,心雨你多吃点。说到底,还是怪我这个当母亲的没有教育好小笛。以后我一定警告她远离绍庭……”

“你真的应该好好教育她,别整天张着一张毒舌嘴巴到处攻击人……”

…………

坐在电脑前的左轮。戴着耳机听到这段对话的时候,嘴角冷冷的勾起。

这个张玲慧还真是比后妈还后妈,都不知道小嫂子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她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对小嫂子这么刻薄?她对小嫂子的闺蜜这样的偏爱,也是为了报复小嫂子?

张玲慧到底经历了什么?

小嫂子又到底是谁的孩子?

看来,这些问题他要花点时间去一一攻破了。

眼下,最重要的是要进行大快人心的环节了。

于是,第二天。

纪家公司跟施家公司里每一个员工的邮箱里面都收到了一封邮件,邮件的内容就是施心雨跟张玲慧聊天的录音内容。

不光是两家公司的员工收到这样的邮件,那一晚上去参加婚礼的所有人也收到了同样的邮件。

大家听了这封邮件后,简直是惊悚了。原本都以为施心雨是最无辜的那个,没想到她却是最阴险的那个。

大家听着录音对话,简直是毛骨悚然啊。

施淮安经过秘书提醒,打开这封邮件。听到里面的对话内容,当即气的脸色大变。他想要申辩都没机会,因为这封邮件里面还附加了一张录音鉴定的证明。

他气的大口喘息,把手中的电脑都摔了出去……

陶笛的邮箱里面也收到了这样的邮件,不过她的邮件里面还附加了一段文字————

“小嫂子。看在我为你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份上。能不能麻烦你跟大哥撒个娇,卖个萌啥的,目的是要大哥同意我去你们的爱巢蹭个饭。你看可以吗?我看可以!!!”

原本陶笛听完了这段录音后,早已心凉一瞬间。可在看见他下面这段话的时候,又忍不住想起他吊儿郎当的不羁样子而上扬起唇角。

她坐在电脑前平息了一会后,拿起手机给大叔发信息,“宝宝心里苦,求安慰。”

过了一会,季尧回了短信过来。只有简单的两个字,很符合他高冷的风格,“晚上。”

陶笛趴在办公桌上,捂着自己的小心肝,又回,“不要晚上,就要现在。现在安慰。”

季尧固执的回复,“晚上,床上安慰!”

陶笛,“老公,你不正经!”

季尧,“乖,手术了。”

陶笛这才收起手机,不跟他闹了。虽然她平时爱闹,可他工作的时候,她从来都不跟他闹。

不过,被亲生妈妈跟别人合伙阴了一把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一上午,她都有些无精打采的。

午餐时间到了。何欣妍等着她满血复活,一起去吃饭。

她的手机却响了,她一看是大叔打来的连忙接通,“喂,大叔,手术结束了?”

季尧却只有简单利落的两个字,“出来!”

她一怔,“什么意思?”

季尧淡淡道,“字面上的意思。”

当然。陶笛也是个有点小聪明的姑娘。所以,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就已经反应过来了。她对何欣妍挥了挥手,就往公司门口跑去。

果然,在公司门口的马路上看见大叔还有她的小宝马车。

大叔高大冷峻的身形斜倚在车门上,白色的小宝马此刻就像是绿叶一样默默的将他的健硕与刚毅,衬托的淋漓尽致。

金灿灿的阳光从蓝天白云上倾泻下来,流转在他的身影上,为他镀上一层魅惑而迷离的光线。

他静静的站着,完美的如同神祗。周身也笼罩着淡淡的王者气场,让人忍不住为之侧眸。

陶笛瞬间就觉得整个世界又明亮了几分,心底的那些小委屈,小雾霾都不算什么了。她调皮的没挂电话,就这样与他面对面,对着手机,清甜的嗓音宛如一股清泉一样静静的流淌,“季先生,请问你是不是从手术室出来就换下白大褂急急忙忙来接你新婚小妻子了?”

季尧应答,“嗯。”

陶笛笑容更加灿烂了几分,“那么,再请问季先生,你是不是赶过来安慰你新婚小妻子的?”

“是。”季尧点头。

陶笛咯咯的笑着,上前,走到他面前的时候。这才挂掉电话,然后踮起脚尖亲吻他的侧脸。

季尧也收线,下意识的就禁锢着她的脑袋,捕捉住她的红唇。

一吻结束。陶笛羞答答,“老公,我突然发现你好高,我好矮。每次我亲你都要踮起脚尖。”

季尧低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下一次,我可以低头亲你。”

陶笛心里都乐开花了,“季先生,你真好。”

季尧看着阳光下的她。笑容妍妍的能够温暖他的眼眸,他的唇角也跟着上扬,“季太太,一起吃饭。”

两人挑选了一家名叫“鱼悦”的餐厅。

这家餐厅装修风格是那种古色古香的原生态基调,随处可见的都是绿叶茂盛的盆景,环境比较清幽。

季尧点了一桌子菜,当然这家的菜肴都是以鱼为主色调的。

陶笛以前是不讨厌吃鱼,现在是超级不讨厌跟大叔一起吃鱼。

因为,她知道大叔喜欢吃鱼。

吃饭的过程中,气氛是相当的愉快。

陶笛是个简单的人,只要一点点开心的事情,就会冲淡掉之前的不开心。

她跟大叔聊天,聊公司的事情,聊何欣妍身上发生的趣事,唯独没提早晨收到的录音。但她也知道,大叔肯定是看过那段录音了。

突然,她看见大叔把剔好的一整碗白白嫩嫩的鱼肉片推到她面前。

她有些受宠若惊,眨巴着眼睛看着他。“老公……你这是干嘛?这么多鱼肉。”

他答,“我喜欢的,给你!”

陶笛愣了一下,懂了,他的意思是把他喜欢的给她。算是安慰她的意思吧?

“安慰。”季尧霸道的继续道,“白天的安慰!”

陶笛噗嗤一下子笑出了声,“老公,你要不要这么酷?要不要这么可爱??”

季尧见她笑了,伸手用纸巾帮她擦拭了一下嘴角的米粒。

陶笛忍不住又问,“老公,你怎么突然就变体贴了?突然知道安慰我了??”

季尧坦白回答,“左轮。”

陶笛忍俊不禁,“又是左轮……”

不过,大叔能做到这个份上,她已经很感动了。一个没有情商的人,学着安慰人,已经是一种进步了。

这一顿饭,她吃的感动又开心。

午餐结束后。季尧的手机响了,他接通了电话,只说,“马上到。”

挂了电话,他起身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医院急事。”

陶笛连忙拿起自己的外套,“好,那你赶紧回医院吧。救人要紧!!”

“你打车。”季尧看了看时间,来不及送她了。

陶笛点头。“好,我自己打车回去。你路上开车慢点。”

她上前,帮他穿外套,一副典型的贤惠小妻子模样。

季尧眸光一暖,低头禁锢着她的后脑勺,在她的额前亲了一口,“走了。”

陶笛看着他的背影,摸着自己的额头傻乐着……

她自己打车回到公司后,接到了施心雨的电话。

她是用家里佣人的电话打过来的。陶笛看是陌生号码就接了,没想到电话一接通,里面又是一顿失控的指责,“陶笛,我求求你了。不要再跟绍庭藕断丝连了好吗?我跟他已经结婚了,我真的想好好跟他过日子。你这样纠缠着不放有什么意思???你这样搅合的我家里鸡飞狗跳的有什么意思?你怎么能这么有心计?????”

陶笛瞬间觉得自己又遇到神经病了,她一句话不说的就挂了电话。

过了几秒,又有陌生号码打进来。

这一次,她猜又是施心雨用家里佣人电话打过来的。所以她直接挂断了,根本就没接。

可是那边又孜孜不倦的打来,她烦躁的关机。

可是关机之后,自己办公桌的座机也响了。这次她不敢不接,万一是客户的电话呢?

她接通了之后,听到电话里面杂声很大,隐约的有施心雨的哭声,还有纪绍庭的咆哮声……

他们家真的鸡飞狗跳了?不过,即使真的鸡飞狗跳也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她正要挂电话的时候,里面传来袁珍珍的怒吼声,“陶笛!!你这个贱人怎么不去死啊?你到底要把我们家折腾成什么样子才罢休?绍庭不可能跟你在一起了,你怎么就不懂?你为什么还要给他打电话?上次婚礼视频的事情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怎么又找事???”

陶笛愣住了,好像现在什么人都能冤枉她两句,什么人都能骂她出气?

听袁珍珍的口音,好像还不知道视频的真相……

她咬牙,“你是不是忘记吃药了?”

袁珍珍被堵的火大,感觉到自己的尊严也受到了藐视。这死丫头简直是出言不逊,“陶笛,你再说一句试试看?你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陶笛心底也火大,她是个暴脾气,越来越觉得自己成了别人出气筒了。心口也憋闷的慌,她干脆起身,“我不信,我马上就去找你。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撕烂我的嘴。”

挂了电话,她把手机开机给冯宇婷打电话,“犀利姐,你想不想报仇?我们联盟一下怎么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