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你女人你负责/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冯宇婷接到她的电话的时候微微一怔,她没存陶笛的号码。她甚至以为这通电话是别人打错的,她正准备挂电话的时候。

陶笛又急急的嚷道,“犀利姐,你没存我号码啊?我是陶笛,陶笛啊。你怎么能不存我号码呢?”

冯宇婷自己也听出来了,她淡然的耸肩,“我为什么要存你的号码?”

陶笛已经能自如应对高冷的人了,她萌萌哒,“因为我们很熟了啊,所以你不存我号码多不方便啊。现在我有紧急的事情需要跟你联盟,我们一起去报仇呗。都怪施心雨那个女人害了我,也害的你挨了一巴掌,我们去报仇吧!!”

冯宇婷蹙眉,淡淡道,“幼稚!!”

陶笛急于找一个帮手给自己助威,在犀利姐这边吃了瘪,她可怜兮兮的道,“那这样吧,你就陪我一起去,帮我助威就好了。到时候,你继续高冷范,我好好发挥一把。行不行?你都不知道,我被施心雨欺负的惨死了。明明是她先抢了我的男朋友,然后又各种冤枉我,嫁祸我,这些都不算什么。最可恶的是,她居然放肆的把我当出气筒了,还有她的婆婆也把我当出气筒。一言不合就打电话给我训斥我……”

冯宇婷淡然挑眉,“这些都跟我没关系,我没那么无聊。”

陶笛继续可怜兮兮,“犀利姐,我也是忍无可忍了。我都被欺负死了。要不是我心胸宽广,我真的会被气到跳楼的。你得帮帮我……反正你都帮我那么多次了,也不在乎多一次了。我现在没什么朋友,就连我亲生妈妈都偏爱施心雨。我好可怜的……”

也许是她最后一句,连我亲生妈妈都偏爱施心雨戳中了冯宇婷心底那跟敏感的神经,她鬼使神差的道,“半小时后,星光大厦门口见。”

“好,你等我。”陶笛挂掉电话,就请假出了公司。

在去星光大厦的路上,她接到了左轮的电话。

那家伙显然不知道她此刻的心情,一如既往邪魅不羁的跟她开玩笑,“小嫂子,今天大哥表现怎么样?你是不是被感动的不要不要的?我可告诉你,那是我的功劳,是我提醒他怎么安慰你的。你要不要感恩图报一下?这个周末去你家蹭饭吧?”

陶笛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笑道,“肯定要知恩图报。我现在给你个机会,就看你会不会把握了?”

左轮挑眉,“什么机会?难道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陶笛又笑,“那是,这机会简直千载难逢!现在有两个美女要去联盟报仇。所以需要聘请一名男保镖,你有空吗?”

左轮喃喃的重复了一句,“两个美女?”

陶笛点头,“对啊,你小嫂子一个,还有一个就是跟你绯闻怀孕的那个。你有空……”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左轮就立刻道,“我有空,非常有空!”

“那就这样说定了,一个小时后纪家别墅门口汇合。对了,你要帮我准备一只录音笔。没问题吧?”

左轮说话间已经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一手拿着风衣外套,一手拿着电话,“没问题,等着我!!!”

陶笛见到冯宇婷的时候,她脸上的五指印已经消了。

她笑容温暖无比,盯着她的脸颊看了看满意的点头,“消肿的毫无痕迹,是不是按照我教你的办法用鸡蛋滚动热敷的?”

那天见面,她不放心的给冯宇婷发过两条短信。当然,这个高冷美女自然是不会给她回复。

她只觉得关心朋友用心,真诚就好,也不介意她不回短信。

冯宇婷只是微微偏头,淡淡的道,“上车,地址。”

陶笛上车后,忍不住开玩笑,“果然脸消肿了就不一样了,瞬间恢复高冷范了。”

冯宇婷不喜欢说废话,淡淡的重复,“地址。”

陶笛报上地址,一边扣安全带,一边美滋滋的道,“谢谢你哈,高冷美女。”

一路上,陶笛难得的没怎么说话,她不说话冯宇婷自然就更没话了。

陶笛不说话是因为在想战术,冯宇婷不说话是她的个性使然。

到了纪家别墅门口,陶笛的战术也想的差不多了。

她们到的时候,左轮早五分钟就到了。

他见到两位美女从车上下来时,连忙从跑车里面跳出来,“小嫂子,气质姑娘,下午好。”

冯宇婷看见他之后,只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当他不存在。

倒是陶笛很热络的揶揄了一句,“又换车了?这车看上去跟你人一样,很得瑟的感觉!一定很贵吧?”

左轮随口报上数字,“一般,300多万吧!”

陶笛惊讶的咋舌,“好多钱哦!!真的好多!!!”

阳光下,她手上的‘精仿’版钻戒散发出璀璨夺目的光彩。她随口道,“土豪我们做朋友,你知不知道你这随口一说的300万够我买好多钻戒的。我这钻戒一千块一个,是不是要买数不清的钻戒?”

左轮摸了摸鼻梁,抽了抽嘴角,“呃呃呃……我们先进去吧。录音笔,我准备好了。”这单纯的小嫂子啊,还真以为她那钻戒一千块呢。明明她那钻戒的价格高于他的跑车好不好?他使劲的憋着,真怕自己不小心憋不住说出来吓坏她。

陶笛点头,开启战斗模式,“那个,左边的轮子录音笔你一会打开,然后就放你身上。犀利姐,你一会看我眼色行事,要适时的配合我。”

冯宇婷突然有些怀疑自己是脑抽了。才会心软的答应陪她一起来。可是,眼下看她小老虎一样的架势,显然她已经是骑虎难下。她只好蹙眉,“你动作快点,我没那么多陪你幼稚。”

陶笛调皮的做了一个敬礼的动作,“得令!!”

就这样,她‘浩浩荡荡’的走进纪家别墅。

身后一左一右的跟着左轮和冯宇婷……

————

纪家别墅。

大厅里的茶几都被掀翻了,施心雨狼狈的瘫坐在地上哭泣。

袁珍珍坐在沙发上叹息,而纪绍庭是僵硬着脊背,站在阳台上抽烟。

显然,他们三个人今天都没有碰电脑。所以他们还不知道那封邮箱的内容。

大约一个小时之前,家里发生了争吵,尺度比较大。

施心雨委屈的哽咽着,向袁珍珍求援,“妈,你看看绍庭现在对我是什么态度?我只不过看了一下他的手机,他就对我大发雷霆。刚才那个电话他不敢当着我的面接……肯定就是陶笛给他打的。还有……你再想想陶笛现在对你是什么态度?她就仗着绍庭放不下她,她才敢这么放肆的。我为了好好过日子,我什么都不计较了。我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可他还是连碰都不愿意碰我。你说他怎么可以这样?”

“妈,你不是也很想抱孙子嘛。可他连碰都不愿意碰我……我要怎么怀上纪家的孙子啊?”

袁珍珍也很无奈,她也想家里过的和和气气的。可自从施心雨嫁进来之后,他们家就没有安顿过一天。这才几天啊,家里闹的鸡飞狗跳的。她也很是头疼,她也知道理亏的是绍庭。不该跟陶笛那个死丫头滚床单,可她也没办法啊。只能疲惫的安抚道,“你先别着急,绍庭是一时鬼迷心窍了。我会好好劝劝他的,你别着急……”

施心雨有些蹬鼻子上脸,“妈,你要为我做主啊。刚才那个电话肯定是陶笛给他打的,他不敢接……”

纪绍庭猛然捻灭手中的烟蒂,转身暴躁的怒道,“施心雨,你够了!!你为什么总要这样胡说八道?你知不知道你越是这样,我越是瞧不起你!你想我碰你是不是?做梦!!!”

他的话,一字一句的冷漠,还透着犀利。

施心雨受伤的颤抖着肩膀,“绍庭,你胡说些什么啊??你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你怎么变了???”

“呵呵…………”陶笛的冷笑声,伴随着三人的脚步声回荡在大厅内,“施心雨,你也会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施心雨。袁珍珍,纪绍庭三人的视线纷纷移过来。

施心雨有些尴尬的蹙眉,抹了一把眼泪,冷声质问,“陶笛,你怎么来了???”

陶笛纤柔的小手顺了顺自己垂落在肩头的发丝,冷冷的勾唇,“我要是不来,怎么能见到这么精彩的画面?真是想不到平时盛气凌人的施心雨,也会有这么狼狈的时刻?此刻应该有照片为证,我应该拍下来!!!”

她拿起包里的手机,假装拍照。

施心雨立刻紧张的想要抢她的手机,“你神经病啊陶笛!!!”

陶笛一个侧身,就躲开了她的‘抢劫’,她上下打量着她,然后冷笑,“施心雨,你知道纪绍庭为什么会变吗?我知道他为什么会变,你想知道答案吗?”

施心雨脸色一白,“你到底想说什么??”

“是你逼的!!”陶笛大声道,“就是你逼的!是你一步一步把他逼成这个样子的,你抢来的东西终究是没有安全感的!!!”

施心雨听了更加恼火。“你闭嘴!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是你让他变了,你这个贱人!!!你滚啊!你怎么有脸来我家?”

袁珍珍看见陶笛,像是找到了出气筒一样,立刻冲上来,“陶笛,你个贱人怎么敢来我家??你还真敢来啊?”

陶笛往左轮边上闪了闪,“袁阿姨,你别太放肆。我这次可是带了保镖的,你别造次啊!!”

袁珍珍心底的火焰蹭蹭的燃烧,“放肆的是你,我这就撕烂你的嘴!!”

她冲上前的时候。却被纪绍庭一把拉住了,“妈,你冷静点,这事跟小笛没关系!!!”

施心雨失控的怒道,“纪绍庭,你不要脸。你居然还护着她这个小三?”

纪绍庭厌恶的看着她,冷冷的出言警告,“你真的够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如果不是母亲的肝部情况很有可能反复,他真的很想背信弃义的跟她离婚。他现在看她一眼都觉得烦躁……

陶笛看了一眼冯宇婷喊道,“犀利姐,快拿手机拍照留证。这次谁敢动我一个手指头,我都要起诉她。现在是法制社会,不是想扇谁就扇谁,想撕谁就撕谁的。”

冯宇婷虽然觉得眼前的撕逼大战,让她很不屑,也很头疼。不过,既然来了,还是要有立场的。她拿出手机,咔咔的拍照,然后清冷的道,“现在开始拍视频。”

袁珍珍表情一僵,“放肆。你是谁?怎么出现在我家??”

冯宇婷一记冷眼扫过去,将她无视的彻底。

左轮差点就要拍手叫好了,气质姑娘真是太赞了。冷静,沉稳,大气,反正hold的住!

陶笛了解的点头,然后打开手机,将自己早晨左轮发给她的那段录音播出来————

“别激动,我知道的,我知道你不比小笛差。可你做了这么多,绍庭未必会感动。再说这次婚礼上视频的事情。你这事做的是不是有些过激了?你虽然让陶笛跟纪绍庭难堪了,你报复了他们,可你自己也丢脸了……”

“你知道是我做的?”

当纪绍庭跟袁珍珍听到这段对白的时候,脸上都有了不同的表情。

袁珍珍是震惊,她是没想到这视频居然是施心雨自己放上去的。

纪绍庭脸上则是表现出了强烈的厌恶,他早就怀疑是施心雨自己放上去的。只是懒得去求证,现在果然证实了。

施心雨自己也惊呆了,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不停的摇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不要听,我不想听。是假的,是伪造的录音。”

陶笛又鄙夷的冷笑,“你真会狡辩,我告诉你可不是我一个人收到这段视频录音的。纪氏跟施氏每一个员工都收到这段录音了,还有所有去参加婚礼的人也都收到了。这段录音上面还附有一份录音鉴定报告呢,你要看吗?我想你的邮箱里面应该也收到这封邮件了。”

施心雨脸色瞬间惨白起来,眉头一颤一颤的,有些扭曲,“不……谁干的?这是谁干的?”

她回想了十几秒,终于想到了,“是……是电梯上撞我的那个女孩子……是她在我身上放了什么东西偷听我跟慧姨的对话?没错,就是她……”

“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终于原形毕露了。”陶笛将录音关掉之后,扭头问脸色同样不好看的袁珍珍,“袁阿姨,你年纪大了,会接受邮件吗?你要是不会,我可以把我手机里面的转发给你。”

袁珍珍脸色更白,“…………”

陶笛看着她,又认真的道,“袁阿姨,这次你应该看清楚了吧?不是我一直想缠着你家绍庭,是你儿媳妇一直抹黑我。她自己对抢来的东西没安全感。她不停的找事,不停的作。我陶笛性格很干脆,背叛过我的男人我是不会再要的。所以,还请你以后不要处处把我当出气筒。我不是你们任何一个人的出气筒,你们家鸡飞狗跳跟我没半毛钱关系。不要你们家一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出气!!!”

纪绍庭的手掌慢慢的握成拳头,最后又松开,眼眸中是一抹悲凉。

陶笛又继续道,“今天不是我故意来找事,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我不是好欺负的。我这个人一直都很利落,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我已经结婚了。我只想跟我老公好好过日子。拜托你们不要再自以为是的以为我放不下纪绍庭,我其实早就放下了。我现在只求你们别来打扰我跟老公的平静生活就行了。”

袁珍珍原本愤怒的气焰,瞬间就被浇灭了,这会被堵的哑口无言。

施心雨犹如被霜打了的茄子,瘫在地上,喃喃的摇头,“录音是假的,就是假的……”

陶笛看着她,叹息,“施心雨,我还是觉得曾经的那个温柔的你比较好。虽然我知道曾经你的温柔善良都是伪装的,可也比我看见你这赤裸裸的丑陋嘴脸要好。抢来的东西,终究没安全感不是么?你好之为之吧,为了我们两家的和气,我最后再忍你一次,再也没有下一次了!!”

施心雨却是疯了一样的吼叫,“陶笛,你这个贱人!绍庭变了,我也变了,都是你害的。没错,视频是我放的,可是如果不是你对绍庭恋恋不忘我怎么可能那样做?我做的一切都只是想要挽回绍庭的心!!!我恨你。你就是一个贱人!!你刚才还给绍庭打电话,你不敢承认而已……”

陶笛深深的蹙眉,摇头,“施心雨,你知不知道这样子的你真的好可怕。你就像是一个疯婆子一样的歇斯底里,毫无半点优雅和温柔可言。这样太可怕了!挽回需要的是真诚,而不是手段!!还有,我没跟纪绍庭打过电话。自从我看见你们滚床单的那一刻,我就没给纪绍庭打过一个电话。我有我自己的傲气,不要再疑神疑鬼的,贬低我,也贬低你自己,何必?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你跟纪绍庭之间的问题你一定要扯上我?你以为这是斗地主呢?三缺一吗?烦人!都不稀罕搭理你!!”

“闭嘴!闭嘴!!!这一切都怪你!!!”施心雨失去了理智,痛苦的咆哮着。

陶笛懒得跟她再耗下去了,看着袁珍珍跟纪绍庭两人一言不发,她知道自己今天来的目的也达到了。说是要报仇,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只不过是想出出气罢了。

现在看着施心雨狼狈的样子,她的气也消的差不多了。

她耸肩,冲着左轮跟冯宇婷道,“咱撤吧。”

岂料。她刚提步,施心雨就扯住她的裤脚,“陶笛,你欺人太甚!!!!”

陶笛瞪她,“你快松开!!立刻马上!别忘了,我姐们可是拿手机拍着呢。你再这么纠缠不休,明天就把你这狼狈的样子曝光出去!”

施心雨抬眸看冯宇婷,然后就失控的冲过来,想要抢她的手机。

冯宇婷虽然早有防备,可是仍然敌不过她的疯狂。

她化身成了泼妇,又抓又挠的抢手机。

最终。手机被她抢走了。她疯狂的将冯宇婷的手机砸了……

陶笛有些目瞪口呆,原来每一个女人都有化成泼妇的潜质啊?她反应过来之后,冲上前,拉着冯宇婷,“没事吧??”

左轮也第一时间上前,只是他虽然平时放荡不羁,可他还是有绅士风度,有自己的原则底线的。他从来不打女人,只能鄙夷的瞪着疯子施心雨。

冯宇婷的手臂上被抓出几道抓痕,她拧眉,冷艳的五官没有一丝多余的慌乱。只是不屑的勾唇冷道,“疯女人,掉价!”

她的意思,跟这样的疯女人抢手机简直掉价!

施心雨一听到疯女人三个字,更加癫狂了,冲上来就想扇冯宇婷。

左轮一个箭步上前,扯住她的手臂,狠狠一甩。

陶笛也像是老鹰护小鸡一样护在冯宇婷前面,“你干什么?施心雨,我警告你真的别放肆。你以为你砸了手机就没事了?我保镖这里还有录音笔,我还有今天跟你对话的录音。你要我帮你曝光吗?”

施心雨身子踉跄一下,最后重新瘫在地上,泪如雨下……

就这样,陶笛扶着冯宇婷,后面跟着左轮,三人再次‘浩浩荡荡’的撤离。

出了别墅,冯宇婷就推开她的手臂,“我没那么矫情,几条抓痕你至于这么紧张吗?”

陶笛笑了笑,“我这不是想跟你套近乎嘛,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总得表现表现吧。”

冯宇婷瞪她,“……”

陶笛连忙嘿嘿道,“你别开口,别开口。你就给我一个眼神我自己体会吧,我知道你想说我无聊。我就喜欢对你无聊,犀利姐,今天谢谢你哈。”

冯宇婷再一次拧眉,不过这次没说话,只是看着前方。

陶笛也跟着她的眸光看过去,这一看,吓一跳。她居然看见她家小宝马了。还有她家正向她走来。

她茫然的看向左轮,“什么情况?”

左轮邪魅的看着她,“是我悄悄通知他的,我想给大叔一个成长的机会,好好担心担心他家小妻子。不用谢,叫我雷锋!”

陶笛眨眼看着他,“吆,你还有这细心?”

左轮点头,“必须的!!”

季尧大步上前,走到陶笛面前,幽深的眸子上下扫着。

陶笛主动卖萌,“放心,你小妻子没受伤。这一次我完胜,我觉得此处应该有掌声。”

她看向左轮,左轮配合的鼓掌,冯宇婷翻白眼。

季尧沉目,牵着她的手离开,“回家。”

左轮在后面喊道,“喂,就这么不地道的走了?连一声谢谢都不说?有你们这样的吗?”

陶笛也觉得不合适,她几乎是被大叔拉着走的。

左轮急了,“我家气质姑娘都受伤了,你们也不带去医院处理一下?”

季尧淡道,“你家女人你负责!”

说完,就将陶笛塞进车里,然后发动车子离去。

车上,姑姑打来了电话,声音有些凝重,“小尧,我现在在东城。想见见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