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很虔诚的在放电/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尧微微一怔,淡声问,“在哪里?”

季洁的声音有些低沉,“在家里。”

“是他打电话逼你回来的?”季尧的声线倏然冷沉了几分,剑眉也不悦的蹙紧。

坐在他身侧的陶笛甚至感觉到了车厢内弥漫了一层寒气,她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男人。

季洁叹息了一声,“小尧,等见面了再说吧。晚点姑姑再跟你联系。”

挂了电话,季尧恢复了一贯的冰冷。

陶笛舔了舔嘴唇,小心翼翼的问,“怎么了?姑姑来东城了吗?”

季尧点头,“是。”

“是因为让我们离婚的事情?”她试探性的问。

季尧一记冷眼扫过来,“瞎说!”

陶笛被他训斥的扬唇笑了,眉眼弯弯的,笑的很可爱。小手绕过去扯了扯他的衣袖,笑容妍妍的,“没错,我就是瞎说的。老公,你应该好好训斥训斥我,我们不离婚,才不离婚呢。”

季尧脸部僵硬的线条这才缓和了几分。

陶笛又很细心的提议道,“老公,姑姑现在在哪里啊?我们要不要先回家准备一下,等晚上叫姑姑一起来吃饭。”

季尧淡漠道,“晚点看情况。”

陶笛点头,“也好。不过,我还是有一点紧张的。你说姑姑会不会也因为那两段视频对我改观,然后不喜欢我了?也劝我跟你离婚?”

季尧看了一眼,淡道,“不会,我会解释。”

陶笛甜甜的应道,“嗯,那老公姑姑那边就靠你帮我美言几句啦。我想姑姑那么疼你,也应该会爱屋及乌疼我,再说了她看上去是个宽和的善良女人。对了,我今天早晨还把施心雨跟我妈妈那段录音对话下载下来了。我现在发给你,你等会给咱姑姑看。这段录音一定可以给我涨分的。”

她很快的从包包里面拿出手机,输入密码2431,再利落的将那段录音发送给季尧。

她给季尧备注的是大叔,是属于她心底最亲昵的称呼。

她刚放下手机,张玲慧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她微微一怔,随即又自嘲的勾唇。每次她跟施心雨闹不愉快后,母亲总是会打电话过来责骂一番。她似乎都已经习惯了,但是今天她不想接母亲的电话。

她不接,张玲慧固执的拨打着。

陶笛叹息,想到那段录音中母亲对施心雨的偏爱和对自己的偏见,她心口凉凉的,涩涩的。

旁边的季尧注意到她情绪的变化后,伸手将她的手机拿过来,看见上面闪烁的‘妈妈’两个字后,蹙眉。利落的挂断了电话,然后帮她把手机关机。

陶笛侧眸看向季尧,夕阳洒在车窗上,折射进车厢。车厢内一片明黄的暖色调,忖的他的五官更加立体深邃,也更加的魅惑。她有些欣慰的扬唇,很开心这一刻他懂她的心思。她真的不想接母亲电话……

随后,她沉默了。

很难得的沉默,一只小手撑在车窗边上。披肩发浅浅的洒在肩头,发丝随风清扬。轻舞飞扬间,彰显出几分特有的灵气。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里,很难得的流淌着一抹淡淡的忧伤。

季尧不习惯她的沉默,难得的主动开口,“今天报仇了?”

陶笛偏头过来,小脸上弥漫了一层娇俏的可爱,“其实也不算报仇了,就是去出口气。我实在是受不了施心雨的无中生有了,还有袁珍珍,她们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认定我跟纪绍庭纠缠不清,所以动不动就打电话过来刺激我。我今天可能也是被那段录音刺激到了,所以情绪有点失控。有点控制不住我体内的洪荒之力,所以才想着去出口气的。”

季尧挑眉看她,“结果?”

陶笛又笑,还可爱的握起小拳头,“结果当然是爽歪歪啦。老公,你都没看见当时的场面。当我把手机的那段录音播放出来的时候,施心雨脸色都青了,而袁珍珍脸色白了。她们两的脸色可真是精彩的很,然后我又告诉她们两家公司的人还有所有去参加婚礼的人都收到这段录音了。施心雨当即就吓的腿软,站都站不起来了。我看见她那狼狈的样子,终于觉得胸口不闷了。”

她绘声绘色的说着,偶尔还手舞足蹈。

季尧一边开车,一边淡淡的看着她。

陶笛说道最后,小巧的眉头淡淡的拧起,“不过,这次还是有点对不起犀利姐。”

季尧有些茫然的挑眉,陶笛连忙解释,“犀利姐就是冯宇婷,你刚才看见的那个,左轮站在她边上那个。她的手机被施心雨砸了,她的手臂还被施心雨抓出了几道抓痕。老公,等明天我去帮犀利姐买一部手机,算是赔给她的。”

岂料,身边的男人将霸道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境界,他淡淡的道,“左轮买!!”

陶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左边那个轮子到底是上辈子欠了你什么啊?你这么吃定他?”

季尧沉默。

陶笛想了想,又问,“老公,你是不是不放心我才赶来的啊?还有,你是不是觉得我胡闹了?其实,我现在冷静下来想想我是有些冲动的。可能是自己境界还不够高,不能一笑了之。”

季尧却说,“没受伤就好。”

陶笛点头,“嗯,我不傻。我不会一个人傻傻的过去的,我今天可是有备而去的。但是,下一次我不这么冲动了,不让老公担心了好不好?”

她清甜的声音,软绵绵的,在车厢内化身成优美的旋律。

季尧微微叩首,“可以偶尔胡闹,不要让自己受伤。”

“嗯,我明白。”陶笛感受到了男人霸气的宠爱,虽然表露的不明显,可她心里还是有点小甜蜜的。

车厢内再次陷入沉默后,季尧却突然的放缓了车速,用一只手扶方向盘,一只手将她的小手攥在掌心里。指缝有力的撑开她的指缝,与她十指紧扣……

陶笛感动的看着他……

————

纪家别墅门口。

左轮原本是对于季尧不地道的冷漠行为很是不满的,可是口中喃喃的重复着大哥最后那句你的女人你负责后,他突然灵光一闪就开窍了。

还真别说,大哥这冷漠的行为恰巧是在给他提供机会啊。

可不嘛,他的女人他负责才对!

于是,他用最快的速度挡在冯宇婷的奥迪车门前,“气质姑娘,你这抓伤很严重啊。你看看你这细嫩的皮肤上面都渗出血珠了,你看见没,这呢?看见……”

冯宇婷不耐烦的蹙眉,双臂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他,淡然的问,“左家大少爷,你到底想说什么?”

左轮桃花眼里不断有电流释放过来,也不管对面的姑娘是不是个绝缘体,反正他很虔诚的在放电,桃花眸里一抹关心蹦出来,“哥是想说,这伤口不去医院会感染的。要是感染了可就破相了,所以,咱去医院好不好??”

冯宇婷无语的偏头,深吸了一口气。再度转眸过来很认真的看着他,高冷的一塌糊涂,“不好!左家大少爷,拜托你矜持一点好吗?让一让,我还有事情要忙。”

左轮固执的挡在她面前,“别介啊,什么事这么重要啊?咱还是先去医院,给个机会让你成长一下好不好?”

冯宇婷暗自咬唇,“我不需要成长机会,我觉得我很好!”

左轮邪魅不羁的笑,“低调,姑娘咱做人还是要低调哈。哥给你个机会让你成长一下,让你懂得适当的示弱对女人来说是一件好事。”

冯宇婷冷声拒绝,“不需要!请你让开!!”

左轮妥协,“这样吧姑娘,如果你实在不想去医院。那我们先去商场,哥代替我那不上路子的大哥赔你一部手机好不好?你看你刚才手机都被砸了,现代人哪能离得开手机啊?我们现在去挑手机,你说好吗?我说好的!!!”

他很是期待,很是活跃的看着她。

冯宇婷实在是不耐烦了,黛眉拧紧,冷哧道,“左家大少爷,套路挺深啊。又是要送我去医院,又是赔我手机的,这套路可不一般啊。”

左轮扶了扶鼻梁,“还行还行。”

冯宇婷冷冷的勾唇,“可惜,我对这些套路无感。”

左轮单手撑在车身上,邪魅的问,“不然,哥再换个套路?你将就一下?”

冯宇婷笑了,冷艳的面孔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却有些凉飕飕的感觉。她突然上前一步,单手揪着左轮的衣领,挑眉。“把持点,别太浪了!!”

左轮乐了,“姑娘,这才哪到哪啊?哥都已经决定了等哥死后要把哥的骨灰撒到海里,不是怕有人在哥的坟头蹦跶,也不是为了能拥抱大海,哥只是单纯的想死了以后,仍然能浪起来。懂?”

冯宇婷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一膝盖顶上来,“走开,离我远点!!”

左轮上次吃过一次亏了,这次自然是反应迅速的化险为夷。不过,身子也是下意识的闪了闪,“姑娘,这么凶不太好吧?”

冯宇婷冷笑,趁机将他拽到一边,然后上车发动引擎离去。

在离去之前,还冷冷的抛下一句,“哪凉快去哪呆着去!”

左轮无语问苍天啊,这女人简直不按套路出牌。咱就这么高冷呢?都快高冷的他风中凌乱了!他也是魔怔了,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么有兴趣的上赶着呢?

他上车之后,突然哀嚎了一句,“怎么跟小嫂子一样命苦了?遇到个高冷的鼻祖?”

不过,这样似乎更有意思了……

————

施心雨在陶笛等人走后。反应过来了,她在袁珍珍面前苦苦哀求,“妈,婚礼视频的事情是我错了。我那也是实在太爱绍庭了……所以我才会想尽一切办法稳固自己的婚礼。妈……”

袁珍珍是真的没想到视频是施心雨自己放上去的,那视频给纪家丢人现眼了,她自然是很生气。她拧眉,怒道,“施心雨,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你简直唯恐天下不乱,你做事能不能动点脑子?”

施心雨不停的道歉,“对不起……妈,我也是一时昏了头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妈妈我再也不会有下次了。我真的是想好好跟绍庭过日子的。”

袁珍珍心底的火焰喷了上来,可终究是顾及着自己的肝,不敢彻底跟她翻脸。她蹙眉,烦躁的挥手,“行了,行了,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这才结婚几天,我们家就被你搅合的鸡飞狗跳的。你赶紧让我冷静冷静,我这身子也受不了你这么折腾的。我回房休息去了……”

袁珍珍走后,施心雨又转身看着纪绍庭。

纪绍庭一直站在阳台上,脊背僵直着。

“绍庭……对不起……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纪绍庭就漠然转身上楼回书房去。

施心雨一个人站在偌大的大厅中,手指甲紧紧的掐进皮肤当中,随后开始给张玲慧打电话。

第二天,她回了娘家。

她患有神经病的母亲情绪有些不稳定,正在后院中喊叫。

她一回家,就烦躁的喝道,“吵死了!你们怎么回事?秦妈人呢?”

秦妈连忙从后院跑到大厅里,唯唯诺诺的应道,“小姐,我在这呢。”

施心雨脸色铁青,烦躁的吼道,“你是怎么照顾那个疯婆子的?你怎么回事啊?她在那鬼叫什么?”

秦妈毕恭毕敬的回道,“回小姐。夫人这两天情绪不太稳定。所以一直很烦躁……”

“你不会给她喂安眠药吗?”施心雨冷道。

秦妈心底微微一沉,倒也习惯了,点头,“好,我马上就去给她喂安眠药。不过,因为夫人常年服用安眠药,现在已经产生了抗体。不怎么管用了。”

施心雨将包包扔到沙发上,随口道,“那就找点抹布,把她的嘴巴堵上。总之我不要再听到她喊叫,吵的我头疼。”

秦妈只能点头,“好。我知道了。”

她见秦妈动作有些迟疑,又喝道,“你愣着干嘛啊?你倒是快去啊!!”

秦妈连忙退下。

很快,张玲慧来了。

张玲慧很少来施家,但是每一次来的时候都会给施心雨做她爱吃的美食带过来。

今天的施心雨很显然是没有任何胃口,烦躁的怒道,“以后别给我做这些,我没胃口。我看见你就会想到你那个可恶的女儿,看见你就没胃口了。”

张玲慧有些尴尬,在她边上坐下,看着她红肿的眼眶,实在是心疼的很,“好,好,我以后等你想吃了再给你做。心情怎么样了?”

施心雨怒道,“你说什么笑话呢?我心情能好?那段录音全公司的人都听到了,不光是全公司,来参加我婚礼的人都知道了。大家都知道我是个阴险的女人了,我快成过街老鼠了,你还问我心情怎么样?真是荒谬!!”

张玲慧被吓的又不敢多说什么了,只能心疼的看着她。

施心雨支开了所有的佣人,冲着她抱怨,“你都不知道陶笛那天拿着那段录音到纪家的时候有多嚣张,本来我的格局挺高,现在这事曝光了,我在纪家都快抬不起头来了。真是可恶,我真想撕烂陶笛那张嘴。本来袁珍珍是绝对站在我这边的,现在好了,袁珍珍也烦我了。我简直快要孤立无援了……”

张玲慧其实想说她在婚礼上故意找人放视频的事情有些过激了,可她不敢直接说,只能在心里想想。

施心雨气急了,手指狠狠的揪着怀里的抱枕,“真是见鬼了。本来帮我发视频的婚礼公司的那个员工突然车祸死了,我还以为连老天爷都在帮我。谁知道又突然出这事?那天在电梯上撞我们的那个女孩到底是什么鬼?她怎么会帮陶笛??”

说完,她又疑神疑鬼的看向张玲慧,“这事不会是你故意参与设计我的吧??”

张玲慧连忙摆手。“当然不是,我对小笛有多失望你不是不知道的。我怎么会故意帮她?”

施心雨想想也觉得不可能,她烦躁的扯了扯自己的长发,颓然的一塌糊涂,“现在我爸爸也不理我了,他看了那段视频后,差点没气的犯心脏病……”

张玲慧打断她,“你爸爸心脏病犯了?”

施心雨瞪了她一眼,“这是夸张手法,他身体好着呢。他狠狠的骂了我一顿,说我是在胡闹。现在我给他打电话都不接了,我真是气死了。”

张玲慧拍着她的手背安慰她。“别急,你爸爸再生气也始终是你的爸爸。他心里还是疼你的,等过几天气消了就好了。”

施心雨叹息,“只能等他消气了。我现在都害怕回纪家,我简直都没脸面对他们了。”

张玲慧宽慰她,“你冷静点,咱们再想想别的办法。”

施心雨又叹息,“还能有什么办法?”

不过,她转念一想,“莫非你想到办法了?”

张玲慧深思了一会,然后点头,“办法倒是有,只不过需要你好好配合。”

施心雨来了兴致,“你快说给我听听。”

张玲慧点头,娓娓道来,“心雨,是这样的。我觉得眼下最关键的还是你要怀上绍庭的孩子,男人只要有了孩子,心性就会稳定下来了。人都说孩子是夫妻的感情纽带,这话可是一点不假。我是有亲生体验的……”

施心雨听了直蹙眉,“这我还不知道啊?关键是我怎么才能怀孕啊?我跟绍庭结婚几天了,他连婚房都不愿意回去。我装温柔也装了,哭也哭过了,闹也闹过了。他就是不碰我,我一个人怎么怀孕?”

张玲慧眼底闪过一抹暗色,“我们可以想别的办法啊……”

施心雨眸光亮了亮,“你的意思是?”

张玲慧侧身过来,在她的耳畔低语了几句。

施心雨听了,眉头果真是一点一点的舒展开来。眼下,这个办法最好不过了……

————

陶笛跟季尧顺便在超市买食材回家做饭,在买食材的时候,她细心的问季尧,“姑姑爱吃什么啊?”

季尧平静的道,“她不一定来。”

陶笛坚持,“有备无患嘛。万一姑姑突然来了,我们什么准备都没有岂不是太失礼了。你快想想姑姑到底爱吃什么,我多买点。”

季尧情商很低,虽然跟姑姑感情很好,但是对于这些小细节从来都不关心。所以,他茫然的蹙眉,“不清楚。”

陶笛有些无奈,细想一下又笑了。这个问题对于这个没情商的冷漠男人来说,的确是有些高难度。

最后,她决定买很多食材回去。买的多了,可选择性就大了。总有一两样是姑姑喜欢的。

看着她乐滋滋的挑选食材,季尧默默的跟在后面。她灵动的小身影,时而娇俏。时而可爱。他的唇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果然,回到家里季洁的电话打过来。

说是一会要来他们的家里看看他们,陶笛立马抢过电话说欢迎姑姑。

挂了电话之后,她显摆的打开冰箱,娇俏的笑,“老公,我说的没错吧。有备无患!现在我要认真的下厨了,我要做一桌子菜欢迎姑姑。”

季尧点头,“好。”

不巧的是,季尧突然接到医院的电话,说是有紧急的手术需要他去主刀。

他有些为难的看向厨房里面忙碌的她,“我要回医院。”

陶笛双手沾着面粉。她正在做香炸虾,就连鼻尖上也沾上了面粉,转身看着他,“现在回去吗?”

季尧,“对。”

陶笛走过来,踮起尖叫,笑道,“好吧,准了。早点回来哦!”

季尧被她可爱的举动逗的眸光暖了几分,看着她,又看看手表,“姑姑马上就到了。”

陶笛立马打包票。“没事,我保证接待好。老公,你就放心的去忙你的工作吧。救死扶伤的伟大工作者,一定需要一个像我这样的贤内助。去吧,我支持你。”

季尧低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又将她鼻尖上的面粉擦去,才转身离去。

大约半小时后,季洁找到楼下。

陶笛脱下围裙,下楼去接待姑姑。

她出了电梯就看见姑姑了,她激动的上前给了姑姑一个大大的拥抱,“姑姑,我好想你哦。”

季洁脸色有些苍白。见到她的热情,也微微上扬起唇角,“姑姑也想你了,小尧呢?”

陶笛好半天才舍得松开姑姑,然后将姑姑手中的行李提过来,“他去医院了,紧急手术需要他主刀。没关系,我负责接待你。一定哄的姑姑开开心心的,我在家里做了一桌子菜,试图讨好姑姑呢。不知道姑姑给不给我面子?”

季洁微笑,“给。”

陶笛给电梯刷卡后,才注意到姑姑的脸色有些微微的苍白,她关切的问,“姑姑,你怎么了?我怎么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还是太累了?”

季洁看着她这张纯净的小脸,还有关切的眼神,眸光微微一闪,淡道,“可能是有些累了。”

陶笛看着她,点头,“哦,那你等下好好休息。”

回到家里,季洁看着那一桌子菜肴,微微有些慌神。

陶笛回到厨房继续忙碌。将最后一个蔬菜汤端上来后,笑道,“姑姑,我的厨艺秀总算是大功告成了。你快来尝尝看。”

季洁此刻正在打量他们的家,她心底微微诧异,很难想象季尧会住在这样小的房子里面。这客厅,根本就没有别墅的洗手间面积大。

陶笛走上前,将她拉到餐桌前,笑嘻嘻的道,“姑姑,因为我不知道你爱吃什么。所以做了很多,你将就点哈。”

季洁坐下后,看着她,突然有些心头涩涩的。沉默了几秒后,还是艰难的开口问,“小笛,你愿意跟小尧离婚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