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要抱着睡/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正在给季洁夹菜,闻言,她有些受伤的顿住动作。怔怔的看着姑姑,一脸的无措还有小小的委屈。

这样子的她,看的季洁心有不忍。她叹了一口气,又低声问,“小笛,你跟姑姑说说心里话。你愿意跟小尧离婚吗?”

陶笛放下碗筷,认真的看着姑姑,一脸的颓然,语气弱弱的,还有些撒娇,“姑姑,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我最担心你会突然不喜欢我了,你果然就突然不喜欢我了。我记得之前我们去看你的时候,你还挺喜欢我的。你还挺赞同我跟季尧在一起的,你这次回来却要劝我跟季尧离婚。姑姑,你是受到公公的影响吗??”

季洁看着她可怜的样子,心口一软,很不忍心,她伸手覆盖着她的手背,看着她。“姑姑没有劝你离婚的意思,姑姑只是想知道你的真实想法。”

陶笛眨巴着眼睛,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这才认真的回答,“说心里话,我根本就没想过离婚。虽然我们是闪婚,可也更加证明了我们的缘分。我很珍惜缘分,珍惜我跟季尧的婚姻。而且我现在一直在努力的经营着我们的婚姻,我发现了季尧很多的优点,总之我们相处很愉快。我没想过离婚。”

季洁微微的点头,表示了解了。

陶笛转而拉着姑姑的手,诚恳的道,“所以,我想拜托姑姑多帮我们劝劝家里。你千万不要受到那些谣言的影响,婚礼上曝光出的视频是假的。是伪造的,我是清清白白的。”

季洁再次点头,“我知道。”

陶笛抬眸,轻笑,“季尧把那段证明我清白的录音发给你了是吗?大叔,果然想的比我周到一些。”

季洁眼底有一抹担忧迅速压下,正是因为她听了那段录音内容,才会更加心乱。

陶笛看姑姑神色有些不对劲,她以为姑姑只是因为受到家里人的压力才会这样的。她继续给姑姑夹菜,笑眯眯的道,“姑姑,你多吃点。我要好好的讨好你,让你坚定不移的支持我跟季尧在一起。”

季洁被她握紧小拳头,一副斗志激昂的样子给逗笑了,她轻语道,“我尽力。”

陶笛又笑,“谢谢姑姑,就知道姑姑最好了。我听老公说过姑姑跟他感情最好了,所以姑姑一定也会喜欢我的。毕竟。我又没那么讨厌对不对?至于,公公那边我想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他可能一时还不太适应突然有我这个儿媳妇了,我们结婚没知会他是我们的错。我想找个机会见见公公,好好的跟他道歉,然后再解释视频的事情……”

季洁正在喝汤,突然就抬眸看着她,语气有些紧张,“不要!”

陶笛只沉浸在自己的构想中,看姑姑的眸光有些疑惑,“不要什么?姑姑你说什么?”

季洁刚才攥紧的掌心松开,然后微微的吸了一口气。语气尽量淡然的道,“我是说不要去见我大哥。”

陶笛不解,“为什么啊?我很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公公接受我。”

季洁眸光微微的躲闪,然后语重心长的解释,“小笛,你不了解我大哥的性格。小尧的霸道很大程度上是遗传了他,我大哥这个人脾气很暴躁,又很唯我独尊。他这种性格已经很多年了,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所以你不要冒然的去试图让他接受你。”

陶笛犹豫。“可……可他那天给我打电话,看上去真的很坚决的反对。我想现在大家都是一家人了,没必要关系弄那么僵。”

“所以啊。”季洁又继续循循善诱,“所以你更加不能冒然的去见我大哥。这些年小尧跟我大哥的关系一直很僵,他几乎是独来独往。我想说的意思就是即使我大哥反对你们在一起,可那也只能是他个人意见,根本影响不了你们的生活。你也没必要太在意。”

陶笛弱弱的问,“那姑姑的意思是要我不去理会公公的意思?这样会不会不太好?毕竟他是我老公的父亲,我们总要尊重他的。”

季洁看着她皎洁明亮的眼眸中折射出的善良光芒,心口微微一柔,安抚道,“姑姑知道你善良,可小尧跟我大哥之间的隔阂实在是太深了。我曾经也试图缓和他们的关系,可真的一点作用都没有。既然大哥的反对影响不了你的生活,你就不用放在心上了。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经营好自己的婚姻就好。”

“这样真的好吗?”陶笛还是觉得有些不合适。

季洁叹息,“我大哥跟小尧之间的隔阂除非他们当事人自己愿意化解,不然谁都无可奈何。我是担心你私下里去见我大哥,会惹的小尧不开心。再加上我大哥的固执,他一定也不会接受你的。到最后只会适得其反的导致矛盾恶化,倒不如就这样顺其自然。时间是最好的良药,等时间长了,我大哥见到你跟小尧两个人真的过的幸福了,他也就释然了。”

陶笛想了想,点头,“姑姑还是你想的周到,我这急脾气真没想那么多。你这样一说,我意识到了。我还真的不能随随便便去见公公,万一惹的老公不开心了,公公又还是不接受我,我真是得不偿失。”

“嗯,你能听进去就好。姑姑这也是为你好,对于小尧两父子的性格我最了解了。”季洁淡淡的道。

陶笛认真的点头,“嗯,我明白。还是姑姑比较谨慎点。”

季洁挤出一丝笑容,“我年纪比你大,阅历也比你丰富,难免想的比你周全。所以啊,你不要私自去见我大哥,以免矛盾恶化。我想小尧自己都不介意他父亲的反对,你也没必要放在心上。”

陶笛微笑,“谢谢姑姑,你多吃点。”

晚餐过后,两人又坐在一起聊了很久。

到了该休息的时间,陶笛提议要带姑姑去小区楼下住酒店。

季洁却说讨厌酒店冰冰凉凉的感觉。想就在家里住。

陶笛有些抱歉的看着她,“我也很欢迎姑姑,可是家里只有一个卧室,会不会太委屈姑姑了?我真是惭愧。”

季洁却笑道,“我睡沙发就可以了,还是家里比较温暖,你又给我做了那么一大桌子菜,我哪里还有什么可委屈的?”

陶笛还是很不好意思,“哪能让你睡沙发啊?你睡卧室,我跟老公睡沙发。”

季洁坚持,“还是我睡沙发吧。你们两个人怎么睡沙发啊?”

陶笛固执的跑去沙发上躺下。模仿给她看,“可以睡的呢。有时候我们两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然后就睡着了。就这么躺在沙发上睡的,都是我贴在他胸口睡的,可温馨了。”

说完了,意识到姑姑笑了,有些羞涩的红了脸,憨憨的笑道,“我有点害羞了。总之,姑姑你是客人,我答应老公一定要招待好你的。你必须睡卧室,睡大床。”

季洁见她这么坚持,就点头,“那好,我睡卧室。”

陶笛热情的帮姑姑把洗漱用品都准备好,还给她准备了一套新的睡衣,“姑姑,你洗漱吧。这些洗漱用品都是我跟老公今天下班帮你新买的,睡衣也是的。以后,你想我们了就来陪我们住几天。我们会努力赚钱攒钱,然后换一套大点的房子,给你留一间卧室。”

季洁看着手中的淡色睡衣,心里一暖,眸光有些复杂。

陶笛从后面搂住姑姑,撒娇,“姑姑,等我们换了大房子,你一定要经常过来看看我们哦。好不好??”

季洁点头,“好。”

等季洁洗完澡之后,陶笛催她去卧室睡觉。

季洁问她,“你不睡吗?都已经十点了。”

陶笛有些羞羞哒的回道,“姑姑,你先睡。我等老公呢。他刚才回我信息说十二点可以回来。我等他呢。”

季洁眸光有些复杂,“你经常等他吗?”

陶笛点头,“是啊,基本上他只要说回来,不管多晚我都等他。两个人过日子,总要互相牵挂的。”

季洁微笑,“你还真懂事。”

陶笛笑了笑,“姑姑你睡吧,我一边看电视一边等着。”

季洁点头,“那好,我有点累了,先睡了。”

陶笛一个人把电视声音调到最小,然后抱着抱枕坐着看电视。

大约十二点半,季尧回来了。

他回来的时候,陶笛都已经等的睡着了。

她小小的身子蜷缩在沙发上,身上盖着毛毯。扇形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在精致的小脸上落下一排浅浅的光晕,一缕长发滑到脸颊上。

季尧脱下外套就走向沙发,大手轻轻的将她长发顺到后面。

她很敏感,他一碰她,她就习惯性的伸出双臂环着他的脖颈,嘟嚷了一句。“回来啦??”

季尧应道,“嗯。”

他的身上还裹着夜的寒气,有点冻着她了,她又习惯性的往他怀中贴了贴,声音更软了几分,“老公,今晚你跟我挤沙发吧……我刚才骗姑姑说我们经常在沙发上睡,她才安心的睡我们的大床。今晚委屈你一下,跟你小妻子挤挤沙发吧。好不好??”

“好。”

“今晚我可乖了,我哄的姑姑开开心心的。”陶笛有些困,所以这些话都是闭着眼睛跟他说的。

季尧在沙发上坐下。她顺势扑在他的双腿上,“老公……今晚有点冷,我一个人睡觉凉凉的。你终于回来了,真好。”

季尧没说话,只是将她的小手攥在掌心里,用自己的温度温暖着她的小手。

陶笛又闭着眼睛软软的问,“几点了?”

“十二点半。”

“那你陪我睡觉觉吧,我好困了。要抱着睡……”

“好。”

“那你先去洗澡。”

“嗯。”

“快点,我等你。”

季尧果然是用最快的速度去洗澡,洗完澡之后人一靠近沙发,有个软软的小身子就贴了上来。

他在她身旁的位置躺下。她习惯性的张开手臂,她也是第一时间就躺到了他的臂弯当中。被他温热的气息包裹着,她满足的喟叹,“嗯,还是老公的怀里最舒服了。”

季尧侧眸看她,幽深里有一丝暖光。

任由她在怀中蹭了蹭,他只是微微收紧放在她腰间的那只大手,将她往怀中搂紧了沙发。

并不宽敞的沙发上面挤着两抹紧贴在一起的身子,有些拥挤,却不突兀,反倒是满满的温馨。

陶笛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些冷。“脚冷,小腿也冷。”女人总是容易手脚发凉。

季尧的长腿将她的小腿勾到自己的腿上,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她。

很快,她心安的再次甜甜的入睡了。

睡到半夜,她渴了,不舒服的在他怀中蹭了几下,睁开惺忪的睡眼。想要悄悄的起床去给自己倒水,可是她只稍稍偏离他的怀抱,就被他的大手拉回来,他沙哑的嗓音里面充斥着淡淡的磁性,“干嘛?”

“倒水。”她答。

“等着。”他说。

很快。他去厨房帮她倒了一杯温水,她喝了大半杯后,剩下的给他喝,“老公,你喝点。”

他并没有半夜起床喝水的习惯,但是最近却习惯的喝她剩下的半杯水。

喝完了之后,两人又继续纠缠在一起进入梦乡。

这一夜,季洁几乎是一夜未眠。

她故意将卧室的门敞开一道缝隙,夜深人静的时候,周围的一切都万籁俱寂,所以她能听清楚客厅里面的对话。

包括陶笛对他的撒娇,对他的依赖……

还有他对她的包容和细心……

暗夜中,她流下了两行清泪,眸光更加复杂。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回了老宅。

当季向鸿看见她的时候,微微一愣,“你没回去?昨晚留在东城了?”

昨天他们兄妹两爆发了一场严厉的争吵,最后的结果就是季洁生气的离开。

他以为她已经回去了,没先到还留在东城。

季洁眸光有些复杂,态度明显比昨天柔软了,她坐下后轻抿了一口茶水,幽幽的道。“大哥,我们心平气和的说说话吧。”

季向鸿微微一怔,不过还是在她的对面坐下了,他也抿了一口淡水,舌尖甘醇馥郁,他问,“你想跟我说什么?”

季洁看着他,真诚道,“我想说别干涉小尧太多,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别干涉他了。”

季向鸿手里的茶盅不悦的放下。“你一大早跑来就是想跟我说这些?昨天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别的事情我可以不干涉他。但是婚姻大事,我怎么能任由他胡闹?”

“大哥。”季洁语重心长,“我心里明白,你其实一直很偏爱小尧。为什么在这件事上,你要这么固执??”

季向鸿愤怒,“就是因为我的偏爱,才让他这么肆无忌惮。莫名其妙的就结婚了,还找了一个那样的女孩子,简直是给我季家丢人现眼。”

季洁阻止他,“大哥。婚礼爆出的视频根本就是假的。你根本对陶笛并不了解,你现在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你不觉得太偏激了吗?我知道小尧结婚没有知会你是他的不对,可你不能因为这样就一个劲的逼他们离婚啊。说到有错,你和我都有错。我也比你先知道的,可我也没告诉你,所以我也有错。而你自己的错,你心里明白。如果不是曾经那些隔阂,小尧怎么可能不尊重你?”

季向鸿被提及往事,有些难堪的白了脸,“闭嘴!!你给我闭嘴!你知不知道你在胡说什么?这些年都是你在纵容着季尧那个混蛋小子!!”

季洁单手扶着额头,“大哥,你为什么不能冷静点看待这件事?既然婚都已经结了,你为了反对而反对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啊。你不过是因为不被尊重而反对,可这跟他们的幸福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季向鸿不屑的勾唇,“幸福?荒谬!他们幸福吗?”

季洁点头,“他们过的很好。昨晚我就住在他们家里的,那个女孩子跟别的女孩不一样。她带给小尧的是一种平淡而温馨的幸福,是我亲眼所见的。就像是普通夫妻那样,上班,下班,买菜。做饭,加班的时候等门。那女孩就像是一缕阳光,能够温暖小尧。我亲眼看见小尧半夜怕她冻着,起床帮她倒水。他们的房子虽然没有咱家厨房大,可他们很幸福。”

季向鸿怔住了,端着茶盅的手指有些微微的颤抖。在他的印象中,他的儿子淡漠的近乎无情。半夜帮人倒水这种事情,他很难联想到季尧身上。

半响,他又梗声道,“小尧是有婚约的,你不知道吗?我记得你很喜欢小雅的。”

季洁脸色一白。愣了几秒才道,“我知道……可是现在小雅不是失踪了吗?小尧已经31岁了,人是会变的,他突然累了想结婚了更加可以理解。”

季向鸿再次放下茶盅,“可是小雅回来了怎么办???他们的婚约怎么办?”

季洁眸光微微闪烁,“那就等她真的回来再说。婚约……婚约跟小尧的幸福相比,我觉得后者更重要。”

季向鸿火大的道,“胡闹!怎么连你也胡闹???”

季洁心里突然很烦躁,站起身,“大哥,我希望你好好想想我说的话。小尧现在很幸福。你别去打扰他。我也知道你其实最偏爱他,所以别干涉他了。跟他的幸福比起来,什么都不重要了。至于小雅,那就是未知数。”

说完,她大步离去。

季向鸿看着她的背影,陷入沉思中……

季洁当天下午就回去了,是陶笛亲自送她上高铁的。

进入入站口之前,季洁看着她,温暖的道,“祝你跟小尧永远幸福。”

陶笛甜甜的点头,“谢谢姑姑。”

季洁顺了顺她的发丝,“其余的不要多想,交给时间。你只要用心经营你们的幸福就好,人这一辈子说短也短,重要的是活在当下。”

陶笛愉悦的应道,“我懂。”

“我大哥那边你不用理会,他要求跟你见面,你也不用理会。尽量回避,等时间长了,用你们的幸福去打动他。”季洁叮嘱道。

陶笛一一应道,“嗯,我会听话的。”

“你得答应姑姑,不准私底下去见我大哥,你向我保证。”季洁走了两步又不放心。

陶笛连连点头,“好,我答应姑姑。我知道姑姑说的都对,我保证不会偷偷去见公公。即使公公跑来棒打鸳鸯,我也躲的远远的。这样可以吗?”

季洁挤出一丝笑容,“可以。”

等到季洁上车后,她脸上的笑容慢慢的凝滞……

————

施心雨最近很孤立无援,除了张玲慧依然很关心她。其余的人,都在疏远她。

在纪家,袁珍珍虽然不敢公然给她脸色看。可这几天正在慢慢的疏远她。她跟她说话,她也冷着一张脸。

纪海盛回来直接是对她横鼻子竖眼睛的,而纪绍庭回家后直接是连一个眼神都不屑于给她。

她心里真是憋屈死了,但是视频这件事是她理亏了。她的格局急转而下,现在在纪家是一句重话都不敢说。她有牢骚只能回自己家里发,可现在就连她的父亲也对她非常冷淡。

她回到家里之后,父亲不在。

她打电话给父亲也不接,最后她只好找到公司去。

到了父亲办公室,施淮安正在办公司开会。

她随手拿起办公桌上的合同看起来,恰巧这份合同是打算跟陶家合作的。

她当即就很生气的将还未签署的合同就扔进了文件粉碎机里面,施淮安开完会之后。看见她的时候眸光一沉,随即看见办公桌上那份合同不见了。当即就火大的扬手给了她一巴掌,“施心雨,谁让你乱动我东西了?”

施心雨委屈的捂着脸颊,“爸,你打我?现在连你也讨厌我了吗?”

施淮安恨铁不成钢的怒道,“没脑子的东西,谁让你乱动我东西的?整天就知道儿女情长!整天就知道胡闹!”

施心雨咬牙,“我怎么胡闹了?陶笛把我害的这么惨?你还要跟陶家合作?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施淮安冷哧,“你弄出那么大的丑闻,全公司都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了。这个时候取消原计划好的合作。不是让大家戳我脊梁骨?一个公司没有诚信何以立天下?”

施心雨偏激的道,“我不管,我就是不管!!!”

“胡闹!!!”施淮安生气的扶额,“两家公司的合作都是双赢的事情,我单方面的毁约也是要损失公司利益的。好端端的,我为什么要去做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蠢事?施心雨,能不能麻烦你以后多动点脑子!”

施心雨被堵的哑口无言,想起上次陶笛对她的威胁,她叹了口气,委屈的哽咽,“那……那我就白白的被陶笛欺负??我不甘心……”

施淮安恨铁不成钢的怒吼,“这事要从长计议,你现在滚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施心雨只能灰溜溜的出了自家公司。

出来之后,她就接到了张玲慧的电话,说是有东西要给她。

她立马眸光一亮,去见张玲慧。

————

陶笛下班的时候,再一次接到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她接通就听见了季向鸿的声音,虽然没见过面,但是她对这声音记忆犹新。

意外的是,这一次季向鸿态度有些收敛,“我是季尧父亲,我想见见你!!”

陶笛想起自己答应过姑姑的事情,于是婉拒,“那个……我现在在加班。等有时间了,跟季尧一起去拜访您好吗?”

季向鸿一怔,脾气又上来了,“你这是拿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