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季尧的挚爱/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被季向鸿吼的小心肝砰砰跳,手机下意识的偏离耳畔,小手也捂着自己的心脏处,实诚的说道,“我不是拿乔,是因为您不喜欢我。我不敢贸贸然去让您讨厌,所以我还是找时间跟季尧一起去拜访您吧。”

她还记得自己答应过姑姑的事情,现在听见公公的暴躁脾气,越发觉得姑姑说的很对。她要是真的私自去见公公,说不定会让他们父子的关系更加糟糕,也会让公公更加讨厌自己。

“陶笛……是吧?我这是在命令你,而不是商量,请你搞清楚!”季向鸿暴躁的怒道,难得他退步让要亲自见见这个季洁口中的特别女孩子,没想到对方居然拒绝她。这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威严收到了威胁,所以恼火的很。

陶笛厚着脸皮笑嘻嘻的安抚他,“我明白的,我哪有资格跟您商量啊。对于您提出的要求,我只有严格执行的份。只是,最近这段时间我工作上的事情太忙了,季尧医院也很忙,所以等缓过这段时间的,我们一定去。”

季向鸿感觉自己的拳头打在了棉花上,第一次有人敢在他恼火的时候,笑嘻嘻的跟他说话。在季家他是唯我独尊的,经常是他一声吼下来,没人敢吭声。当然了,季尧是个例外。

他心里膨胀的怒火,就那么燃烧着,最终憋出几个字,“你明白就好,尽快安排时间来见我!!”

这阴沉沉的声音,让陶笛紧张的肝颤。不过,她也是彻底将脸皮豁出去了,继续笑嘻嘻的解释道,“那个……不是我不想安排时间去见您。我实在是不敢去见你,你那么讨厌我,我要是突然出现在你面前一不小心说错什么做错什么惹您不开心,那我就更愧疚了。所以,我就更加不敢去见你了。我必须要你儿子陪着我才敢出现在你面前,眼下季尧工作医院工作很忙,他还没有带我去见您的打算。所以的所以。您再耐心等等好吗?”

季向鸿冷哧了一声,她倒是喜欢说实话。挺有自知自明的,还清楚他很讨厌她。不过,提到季尧医院的那份工作,他更加火大,“他工作忙什么?天天握着那把手术刀有什么前途?”

陶笛不由的为老公申辩道,“您可千万别这么说,这么说季尧会不开心了。他喜欢这份工作,所以他会觉得很有意义。虽然医生这份工作有时候很辛苦,没日没夜的站在手术台上,但是只要他觉得有意义的事情,我都挺支持他的。我们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人贵在活的开心,他很享受医生这份职业带给他的荣誉感。”

季向鸿不屑的勾唇。突然间愣住了。很久以前,在季尧一意孤行去学医的时候,季洁跟她说过意思差不多的话。他当时也是很不屑一顾,可也无可奈何。

他的儿子他了解,虽然不善于表达。可他能看出他冷漠的外表下,隐藏的那颗热衷于医术的心。他喜欢当医生,没想到这个陶笛倒是挺懂他的。

陶笛一只手把玩着包包上面的拉链,突然鼓起勇气问了一句,“那个……我能不能叫您爸爸?我感觉我一口一个您的叫着,很疏离,也有些失礼。我叫您爸爸,您能试着给我一个机会适应一下吗?”

季向鸿沉声回绝,“不能!!”

陶笛微微的咬着粉嫩的唇瓣,萌萌的道。“哦,那好吧。我就再等等,等您愿意适应的时候再叫您爸爸。我晚点时间,再问您一次哈。”

季向鸿的生活圈子里面从来没有出现过她这样的人,不管他怎么暴躁,怎么火大。她仍然有她自己的说法方式,也不惧怕他的怒气,就连声音都是柔柔的,萌萌的,让他不由的在心底更加好奇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

见他没有说话,陶笛又咯嘣脆的叫了一句,“爸爸。”

季向鸿刚想火大的拒绝时,又听见她清甜的笑道,“我只是叫叫。您不用搭理我的。我知道,您也不稀罕搭理我。所以,我真的就是叫叫。我叫我的,您拒绝您的。”

季向鸿突然就有些接不上话,“…………”

这样特别可爱的对话方式,在他的世界里从来没有过。

他愣了几秒,才终于憋出几个字,霸气而威严,“陶笛,你必须尽快来见我!!”

陶笛连连点头,态度诚恳的一塌糊涂,“嗯,我知道,我听见了。我也觉得必须尽快去见您。尽快博得您的欢心。所以,我准备今晚回家就跟季尧商量什么时候去见您。好吗”

“你单独来见我!!”季向鸿声音更沉了,想到季尧对他的态度,他就蹙眉。季洁前两天说的话,他一直在回想。季洁也把那段录音对话给他听了,他想自己大概是真的误会陶笛了。他又在想,季洁说的也许是对的,儿孙自有儿孙福。他跟季尧之间的隔阂很深,可他对季尧的偏爱也很沉。他心底对季尧这个儿子是愧疚的,所以这些年对他一直很纵容。他想也许小雅真的回不来了,只要季尧生活的开心就好。

所以,他退让了,他想单独见见这个陶笛。

但是,只能是单独见面。这样才能避免他跟季尧之间的硝烟,而且只有单独见面他才能更好的判断这个女孩到底能不能让他儿子幸福?

陶笛又连连摇头,“不行,这可不行。爸爸,我只能很抱歉的告诉你。我们家大事小事都是季尧当家做主,我可不敢擅自做一点点的决定。见家长这种大事,我是万万不敢自己做主的。再说了,您这么不喜欢我,没有我老公陪着,在旁边保护我,我也不敢去见您啊。”

季向鸿暴躁的吼道,“我还能吃了你?”

陶笛眨巴着清澈的水眸,“嘿嘿……爸爸,你刚才叫你爸爸了。你没拒绝,看吧,你也慢慢习惯了。”

季向鸿一怔,伸手揉着太阳穴,好像他刚才真的默认了。

他突然不知道说什么,怒火卡在喉咙口,“…………”

“爸爸,爸爸!”陶笛又适时的多叫了几次,“爸爸,爸爸!!爸!爸!!”

“闭嘴!!!”季向鸿受不了的蹙眉。

“哦!”陶笛乖乖闭嘴,“那我挂了哈,我要回家给我老公做饭了。再见哦!!”

她挂了电话,猛拍着自己的小心肝。刚才她可是豁出去的不要脸啊,她不要脸之余还卖萌了几句,心里其实是被公公吓的砰砰乱跳。听公公的语气,好像还是超级反感她,讨厌她的那种。

她还是能躲则躲,这事就交给时间去缓和吧!

当然了,回到家里公公给她打电话这件事,她也没告诉季尧。上次公公打了一个电话过来被季尧发现后,随即就拉黑了。这次她快速的删除了通话记录,就当啥事都没发生过。继续用心,诚心的经营自己的婚姻。

季向鸿挂了电话,蹙眉,他很想发脾气,可是对着那么个陶笛,他好像很多火都没发出来。最后还让她顺杆爬的挂了电话,他冷哼了一声,将电话扔到一边。

家里的苏红看见他脸色很难看,眸底闪过一抹幸灾乐祸。然后上前柔软的安慰道,“老公,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季尧的妻子惹你生气了?”

季向鸿对着那个不按套路出牌的陶笛发不出来火,可是对着家里这个苏红,脾气简直暴躁到了极点。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后,怒斥道,“多嘴!有空管管好你那个宝贝儿子季诚,一天到晚就知道给我惹是生非!!!”

说完,就转身去了书房。

苏红在他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的时候,才敢露出不满的愤怒神情。嘀咕道,“一天到晚就知道冲我发火,整个就是莫名其妙!明明是季尧那个混蛋的错,也冲我发火。我招你惹你了?我们家季诚又招你惹你了?说我季诚惹是生非,我看我儿子比你那个冰山儿子好一百倍!!那个季尧整天拉着一张脸。跟你那个前妻一样,像是谁欠他几个亿似得!!!烦人!!”

————

半个月后。

纪家别墅,晚上十二点。

偌大的大厅,只有莹白色的灯光折射在墙壁上,电视里播放着无聊的足球赛。

施心雨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电视遥控器,一个不小心的眯眼,手里的遥控器差点掉下地。

门口有汽车引擎声响起,她下意识的从沙发上弹起来。

是绍庭回来了……

这半个月,她每天都在等门。

她收敛了自己的脾气,一改之前的心烦气躁。

白天,她下厨不断的尝试做出各种精美的膳食营养汤,帮助袁珍珍调理身体。袁珍珍贴身内衣,都是她亲自手洗的。她在袁珍珍面前不停的忏悔,发誓要改变自己,努力做纪家的好儿媳妇,每一天都在讨好袁珍珍。

夜晚,她不再抱怨纪绍庭喝的烂醉的晚归。而是像个小媳妇一样乖巧的等着他回家,即使等到凌晨两三点也毫无怨言。

而纪绍庭对她的态度一直是那种冷漠的漠视,每次他回家的时候,看见她等在门口。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屑给她,转身就去楼上书房了。

她也不介意,每一天都甘之如饴的等着他。

就像今晚,她听见门口的动静。就光着脚跑上前,为他开门。

门打开,扑面而来的是秋夜的寒气,还有绍庭身上的酒气。

她伸手扶住纪绍庭,关切的问,“绍庭,你回来啦?”

纪绍庭微醺的眼眸里,闪过一抹厌恶,不留情面的将她甩到一边。自己烂醉的扶着玄关换鞋……

施心雨被甩出去后,脸上的笑容还在,她又体贴的上前,“绍庭,你今天又喝了不少酒啊。你现在饿不饿啊?要不要我去帮你准备点宵夜?”

纪绍庭蹙眉,嘟嚷道,“不用!”

施心雨还是微笑,“那我扶你去书房休息吧?”

纪绍庭很想再次甩开她,无奈醉的厉害,根本就甩不动,只能任由她扶着去书房。

施心雨很安静的将纪绍庭扶到书房。然后帮他躺到床上,帮他拖鞋。

整个过程中,她乖巧的就像是个体贴的小媳妇。半点怨言都没有,甚至在他吐了她一身的时候,也没有发脾气。而是立刻把床单换了,然后去打水让他擦洗身子,将他清理干净后,为他拉上丝被。在醉的迷糊不清的绍庭耳畔叮嘱了一句,“绍庭,你好好休息,我不打扰你了。”

然后,就转身退出了房间。

回到自己的卧室后,她嘴角勾起一抹算计的弧度。坐在床边,拿起手机打开里面的排卵期软件。确定这几天是她的排卵期后。她去卧室洗澡,换上一款水粉色的睡衣。然后到自己的包包里面拿出张玲慧交给她的那包东西,转身去厨房倒水————

————

纪绍庭睡的迷迷糊糊间,只觉得渴的厉害,随手端起床头柜上的水杯仰头喝了一大杯水。

重下躺下后,不知道睡了多久。书房的门被推开,他闻到空气中有一股熟悉的香气,迷糊的睁开眼睛后。看见面前那张放大的精致的面孔,黑眸倏然睁大,他惊喜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小笛……你怎么在这里?”

施心雨不说话,只微笑着坐在他边上,小手轻轻的扯着他的衣领。

纪绍庭捧着她的小脸,含情脉脉的看着她,眸底满是后悔和疼惜,“小笛,真的是你吗?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施心雨点头,主动捕捉他的薄唇……

纪绍庭内心所有的思念和牵挂瞬间就爆发了,只两秒后化被动为主动。

爱火连绵不绝……

缠绵抵死不休……

第二天,纪绍庭醒来的时候看见自己赤裸的胸膛,眸底闪过一抹慌乱,看向身侧的位置。

当他看见同样赤裸着身子的施心雨躺在他的臂弯当中,他的神经像是被倏然拉断了一般,巨大的回弹力弹的他胸口疼的窒息了一下子。

他猛然的将怀中的她推开,“你怎么会睡在这里?”

施心雨被惊醒后,睁开惺忪的睡眼,半起身,一脸茫然的看着身边的男人,“绍庭,你怎么了?”

纪绍庭眼神嫌恶的看着她,暴躁的怒道,“说,你怎么会在这里?施心雨,你到底还要不要脸?”

施心雨眼眸中的茫然变成了委屈,随着她起身的动作,身上盖着的丝被都滑落了下来。她身上那些青青紫紫的足以证明昨晚上的疯狂,而地板上还躺着她的水粉色睡衣。她微微的吸了一口气,抓住绍庭的胳膊,着急的问,“绍庭,你到底怎么了?难道昨晚上的事情你都忘记了吗?你一点印象都没有吗?”

纪绍庭努力的想到回想起昨晚上发生的时候,他只记得自己喝的很醉,然后司机送他回来,再然后就是施心雨扶着他回书房休息,再然后他就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他的脑海中好像是一片空白,他很努力的回想,反而是越努力,脑袋越疼。最后,他摇头,暴躁的道,“昨晚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在我床上??施心雨,你能不能要点脸??”

施心雨委屈的落泪了,两行清泪挂在脸颊上,小声的抽噎着,“绍庭,昨晚上你喝醉了。你把我当成了小笛,你把我拉到床上,你不让我回卧室,你一定要我好好陪着你……这些你难道都没有意识了吗?”

纪绍庭双眸迸发出猩红色的光芒,摇晃着她的肩膀,“你说什么?你说我把你当成小笛??你胡说!!!”

施心雨连连摇头,“我没胡说,绍庭,你喝醉了。你真的把我当成陶笛了……你一整个晚上都把我紧紧的搂在怀里。我虽然心里很委屈,可我们是夫妻。我不能拒绝你……我也拒绝不了你……绍庭……”

纪绍庭喃喃的重复着小笛这两个字,然后脑海中好像是对这两个字有了印象。好像他一整个晚上都在叫着小笛小笛,他还以为是做梦。没想到却是真的,该死的,他居然把施心雨当成了陶笛!!!

这个发现,让他非常愤怒。也很恼火!

猛然掀开被子,就起床。

施心雨的身子暴露在空气中,身上那些痕迹更加明显的曝光。

纪绍庭扫了一眼,更加烦躁,又扯过丝被,将她身上那些痕迹遮起来。

施心雨还在抹着眼泪,“绍庭……”

“闭嘴!”纪绍庭烦躁的低喝,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洗漱,他都是直接去楼下的洗手间洗漱的。

书房的门关上后,施心雨擦干自己的眼泪,脸颊上浮现一抹得逞的笑容。掀开被子一角,露出自己的肌肤,看着上面的痕迹,她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她看着自己破碎的睡衣。眉眼间满是得意。

手掌伸向自己的小腹,在上面轻轻的徘徊着。她可是算准了日期才跟绍庭同房的,这样才能怀孕。只要怀孕了,有了孩子这根纽带,绍庭的心迟早会收回来了。

看着放在床头柜的那只空杯子,她嘴角的弧度有些得瑟。慧姨给的东西果然是好东西,本来她还对这东西有点小怀疑。真的是无色无味?起效时间也短?最重要的是可以让人产生强烈的幻觉,然后过了五小时那段时间的记忆又可以完全消失他根本不记得自己喝过那杯水?

经过今天早晨之后,她信了!

好神奇的东西!!

————

又过了半个月后,施心雨早晨起床用试纸测试的时候测出两道红线,她激动的眼眶都湿润了。她害怕有失误,一连测了五次,终于确定自己怀孕了。

天!

她终于怀孕了,终于又怀上了绍庭的孩子。

自从上次发生过关系之后。绍庭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他借口去美国出差了,而她每天给他打电话都是秘书接的。她一直忍辱负重的忍着脾气,现在她终于怀孕了。她感觉这一个月的憋闷心情,随着肚子里宝宝的到来全部都烟消云散了。

就连呼吸都畅快多了,走路的脚步声都大了几个分贝。

这一天,她故意躺在床上睡懒觉一直睡到很晚。

袁珍珍这一个月已经习惯了她做的营养早餐,今天一直没有等到她的早餐,不免有些恼火。于是,就让家里的佣人去催她起床。

施心雨躺在床上,故意装出一幅有气无力的样子,说是不舒服,很呕心,四肢泛力。

当佣人下来如实汇报给袁珍珍的时候,她起初是很生气。但是作为过来人的她转念一想,就想到了怀孕的征兆。连忙让司机备车,送施心雨去医院检查身体。

————

仁爱医院。

妇产科。

因为她们来的很早,还没到门诊上班时间。

袁珍珍心切的直接挂了急诊,当值班妇产科女医生微笑着对袁珍珍和施心雨宣布这个好消息的时候,施心雨装出一副懵懵然的样子。

袁珍珍则是开心的合不拢嘴,这一个月来家里阴霾实在是太重了。而施心雨怀孕这个好消息,就像是雾蒙蒙的天气突然惊现了彩虹。心里,顿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畅快感。

施心雨反应过来后,开心的红了眼,哽咽道,“妈,我没听错吧?我怀孕了?医生是说我怀孕了吗??”

袁珍珍因为心情好了,对她的态度也变了,点头欣喜道,“没错,妈也听见了,医生说你是怀孕了。化验单都在妈妈手上了,哪里能错的了??”

施心雨激动的扑在袁珍珍的怀里,“妈,太好了。我又怀孕了,这一次我一定要为绍庭,为纪家生下一个可爱的宝宝。”

袁珍珍点头,“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女医生职业化的提醒她们一些孕妇的注意事项后,两人从妇产科离开。

路过外科的时候,恰巧季尧办公室的门开着。

今天刚好是周末,所以陶笛在医院做义工。

现在的她每个周末只要有空。都会在医院当义工。她说,她要爱屋及乌。显然,她现在再去学医已经晚了,她只好迂回一点在医院当义工。虽然跟医生这种高大上的职业不搭边,但好歹能跟乐于助人这四个字搭边,而且还能跟季医生一起上下班,她真的很满足,很开心了。

现在是刚上班的时候,陶笛跟季尧刚到办公室,两个人在吃早餐。

因为现在天气冷了,有时候陶笛会赖床,所以起来的晚了,没时间做早餐。今天两人就在外面买的早餐,带到办公室一起吃的。

陶笛买了两个茶叶蛋。买了两杯豆浆。还有一份手抓饼,都是很平民化的早餐。

季尧的人生中很少出现这种平民化的东西,最开始吃的时候,他是拒绝的。后来,陶笛软磨硬泡的哄他,他驾驭不住,就吃了。次数多了,他也习惯了。

这会,陶笛看着穿白大褂的季尧,扬起红唇,水波流转间眸底折射出的都是满满的崇拜。

她真的很欣赏穿白大褂的季医生,总觉得他身上夹着一丝职业化的高尚情操,再配上他天生淡漠强大的王者气场,那简直是迷死人不偿命的那种。

她剥着茶叶蛋。把蛋白吃了之后,留下蛋黄调皮的跑到季尧身边塞到他嘴里,“老公,你吃。”

季尧张嘴吃,她将自己吸了一小半的豆浆塞到他嘴里,他也吸了一口。

他自己吃自己那一份茶叶蛋的时候,也将蛋白剥下喂她吃。他几乎是习惯性的动作,因为她每次都是嚷嚷着她喜欢吃蛋白,不爱吃蛋黄。时间长了,他就习惯成自然了。

而陶笛自然是乖巧的张着小嘴,满足的吃着。

一边吃着,一边跟他闹着。

当然,其实是她闹着,他纵容着。

陶笛吸了一口豆浆后,视线一抬居然看见袁珍珍跟施心雨站在办公室门口。她们也刚好看过来,脚步顿住。

季尧也看见门口的人了,不过他的世界一直都是闲人免靠近的准则。所以,他习惯性的无视她们。

陶笛经过上次去纪家出气的事情后,就一直没见到过施心雨跟袁珍珍。

这会,她想了想,还是主动对袁珍珍点头示意,“袁阿姨早上好。”

因为两家是有合作关系的,对方又是自己长辈,该有的礼貌她还是要有的。至于施心雨,她现在只当是陌生人。

袁珍珍经过上次的事情后,虽然对陶笛还是喜欢不起来。不过,也多少懂一些分寸的。只端着架子,对她点头算是回应了。

季尧眼里就完全没她们的存在。看陶笛发愣,磁性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饱了?”

陶笛点头,“饱了。”

“工作去。”他说。

陶笛轻笑,“好。”

她走了两步后,他叫住她。

她停下脚步看他,只见他拿着她的义工工作服过来,帮她穿好,,“有事给我打电话。”

陶笛点头,她完全是习惯性的撒娇,歪着小脑袋,“老公,工作吻。”

季尧深眸中一抹宠溺闪过。低头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然后顺手揉了揉她的发顶。

陶笛这才开心的去工作,经过她们身边的时候,对袁珍珍微微点头。

袁珍珍看着陶笛的背影,催促身边的人,轻语道,“心雨,我们也回家吧。”现在陶笛也没找事,生活也挺平静的。她自然也不想打破这份平静,以后见面就点头浅浅示意也挺好。

施心雨点头,声音却有些僵,“好。”

同样,看着陶笛的背影,她心底是五味陈杂。

陶笛跟季尧的那份甜蜜互动。她一一的看在眼里,落在心里。那些甜蜜的小细节,就像是一根根细针一样扎在她的心口。她心底嫉妒的要死,也憎恨的要死。她不明白为什么陶笛跟绍庭在一起的时候能幸福,跟季尧在一起的时候还能这么甜蜜的秀恩爱?

她费尽心机的把绍庭抢过来,可她跟绍庭之间却一直甜蜜不起来。连最基本的温馨互动都没有,都快成陌生人了。

陶笛却能在这里秀恩爱,真是可恶!!!

她看的真是恼火死了,袁珍珍注意到她情绪的不对劲,问了一句,“心雨,你怎么了?”

施心雨挤出一丝微笑,“妈,我没事。我只是突然有些羡慕小笛。之前是我误会她了,她现在好像真的挺幸福的。而我跟绍庭之间,好像没这么甜蜜……”

因为她怀孕了,袁珍珍对她的态度有所变化,为了照顾她的情绪,安抚道,“别乱想,你现在都有了我们纪家的孩子了,绍庭会对你好的。绍庭现在在美国出差呢,我等会回家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我催他早点回来陪你。”

施心雨这才真的开心了一点,“好,那就谢谢妈妈了。”

她跟袁珍珍还没走出医院,她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是个陌生号码发来的。她突然有种预感,这短信很重要,于是支开袁珍珍跑去洗手间看短信。

短信的内容只有五个字——季尧的挚爱,然后附带了一张两人合照。照片上的季尧还比较年轻,五官虽然深邃,却透着一丝青涩。他身边的女孩看上去很温婉可人,站在季尧身边颇有小鸟依人的感觉。

施心雨看着照片上的年轻女孩,眼眸亮了亮,这女孩怎么跟陶笛有点相似。

真不知道陶笛看见这样的照片会有什么样的感想啊?

她的眸底闪过一丝阴郁,嘴角勾起一丝报复的阴冷弧度,走出洗手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