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每个女人都有的功能/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做义工的区域是在住院部,服务的对象是在住院部。

上个星期,她答应了住院部一名生了癌症的小朋友要教她画画。这个周末,她早早就准备好素描纸,颜料棒之类的。

一上午,她很用心的教小朋友画画。

因为还有几天就是国庆节了,所以小朋友画画的主题是祖国妈妈的生日,

这个叫茹茹的小朋友画的很认真,也很棒,画的是一男一女两个小朋友手里拿着一枚小国旗,站在幼儿园门口簇拥在彩色的气球下面。小朋友的后面背景是幼儿园的楼房,幼儿园的大门上也插着好几面国旗。

茹茹小朋友很喜欢画画,画的很认真,涂色也很均匀。她现在正在进行第三个疗程的化疗,所以身体很虚弱。但是,她很热爱画画,所以真的很用心。

等她画完了这幅画后,累的额头上都冒汗了。

陶笛捧着她完成的画作,很开心的夸赞她,“茹茹,你真的好棒。陶笛姐姐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小时候是最聪明好学的。没想到现在败给你了。陶笛姐姐今天才发现你才是最聪明好学的,你这要是参加幼儿绘画比赛,你肯定是第一名。”

茹茹小朋友好开心的笑,“陶笛姐姐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啦。”陶笛肯定的点头,“陶笛姐姐从来不说谎话,说谎话鼻子会变长的。你看陶笛姐姐鼻子这么小巧,所以说的肯定都是实话啦。”

茹茹被她逗的捂着小嘴。咯咯的笑着,“陶笛姐姐,你真漂亮。”

陶笛很认真的点头,“那是当然啦,不过比起我们茹茹还差那么一点点。我们茹茹病好了之后,长大了一定是超级大美女。”

茹茹纯真的点头,“嗯。陶笛姐姐。茹茹都美美哒。”

陶笛看着她手上还埋着的滞留针,心里忍着酸涩,笑着亲了亲她的脸颊,“你乖乖在这里待着,陶笛姐姐帮你去变个魔术。等一下陶笛姐姐回来的时候,你的这幅画就可以被裱在相框里然后挂在你的床头了。”

茹茹一脸天真,“真的吗?”

陶笛点头。笑嘻嘻的退出病房。

在洗手间里,陶笛小心翼翼的将那幅画放在洗手台上面,长长的叹气。对着镜子,调整情绪,然后给季尧发短信,“老公,越发的崇拜你的职业了。因为你可以让很多人摆脱病痛的折磨。健健康康的真好。”

她等了一会,没等到季尧的回复,她想他可能正在忙,刚准备收起手机去医院门口的十字绣店里裱框的时候,季尧的短信回过来了。

很简单的几个字,一如他的性格霸气利落,“不难受,下班买甜点!”

虽然只有简单的八个字,可是陶笛瞬间就秒懂了他的意思。他是知道她在病房看着病人受到病痛的折磨,心情感伤了。所以,他在安慰她。而他还知道她说过,心情不好的时候只要吃甜点就会好点。所以现在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他就会记得带她去买甜点。

她嘴角忍不住微微的上扬,她想她跟老公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了。他这个没情商的冷漠知道安慰她了,还知道安慰她的时候给她买甜点。

这样……她挺满足的。

她回,“老公,真希望就这样一直平淡到老。你当一辈子的外科医生,我陪着你在医院做一辈子的义工。”

季尧回,“嗯。”

她不介意他的惜字如金,因为她渐渐的了解他的性格了,也渐渐的适应他的性格了。收起手机,想要拿起洗手台上的画作时,却有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指先一步将画作拿起来。

陶笛一怔,抬眸看见的便是施心雨那张明媚的面孔。看的出来,她心情很好,眼角眉梢都沐浴着隐藏不住的兴奋。

此刻,施心雨低头看着手上的画作,点头。“哪位小朋友画的?画的真棒。”

陶笛看见她,压根就没有理她的想法。只是伸手,想要把画作从她手心里抽过来。

施心雨却是收紧力道,挑眉看着她。

陶笛蹙眉,不悦,很不客气的问道,“请问。我们认识吗?你拿着我的画作是不是很不礼貌?”

施心雨也不生气,反而是微微扬唇轻笑道,“小笛,我们没必要弄的真的跟陌生人似得吧?好歹我们闺蜜了那么多年,你觉得呢?”

陶笛很不客气的扬眉,“我觉得我们之间最好的模式就是陌生人模式,请问你是年轻痴呆吗?这话我都说了多少遍了,你咋就记不住?”

施心雨眸底闪过一抹怒色,不过很快就隐藏了起来,她继续微笑,“小笛,你怎么还这么毒舌呢?人啊嘴上还是要积德的,要为下一代着想啊。哦……对了,你压根连怀都没怀上,肯定想不到这么周全的。不像我,现在怀孕了,连只蚂蚁都不舍得踩呢。”

说完,刻意看着自己的小腹,那炫耀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陶笛秒懂了,原来这是又怀孕了,又跑来炫耀来了。她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还真是没见过这么幼稚的。她眨着眼睛,认真的问,“你是什么学历来着?”

施心雨蹙眉,“跟你一样本科。”

陶笛摇头,“太惊悚了,你居然是本科生?我还以为你幼稚园没毕业呢。”

施心雨脸色一白,语气有些重。“陶笛!”

陶笛冷笑,“怎么?我说错了吗?你要不是幼稚园没毕业怎么会那么幼稚?不过是怀孕了,还特地跑我面前炫耀一番,有意思吗?只要是个女人就自带的功能,有什么好炫耀的?你怀的又不是熊猫,你至于吗?”

施心雨怒了,“陶笛,你嘴巴别那么损!!”

陶笛又冷哧,“嫌我嘴巴损了?那拜托阁下离我远点啊,别有事没事的找我被我损啊!你以为我乐意损你吗?要不是你整天贴着我,我都不稀罕跟你搭话。”

施心雨深呼吸,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她不断的提醒自己,今天她是来报仇的,不是来被虐的。所以,一定要稳住。

她努力的深呼吸了两次,才调整好情绪,然后又笑,“没错,你说的一点都没错,怀孕生孩子是每个女人都有的功能。可那也需要男人配合啊,绍庭倒是很愿意配合我。你结婚也这么久了,我怎么没见你肚子有动静啊?你家穷医生不愿意配合你吗?”

陶笛挑眉,笑了笑,“你想多了,不是我老公不愿意配合我,而是我们有详细的家庭计划。我们觉得先建立深厚的夫妻感情比较重要,只有夫妻感情深厚,才可以给宝宝创造一个非常有爱的家庭环境。赶鸭子上架那种事有什么意思啊?别到时候过不好离婚,反倒是害的孩子没了完整家庭。你说对吧?纪大少奶奶,不知道你肚子这个宝宝到底能不能收回纪大少爷的心?”

她含沙射影的话语,听的施心雨心里一阵阵的发毛,觉得很是刺耳,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忍,挑眉回击,“那个你就不用担心了。绍庭现在对我很好,很期待我肚子里宝宝的出生。你还是多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陶笛一点也弱,直接从她手中猛然一抽,将画作抽回来,“我的事情也不用你操心,你一个孕妇,之前又有流过产的先例。操心太多。小心动胎气!”

施心雨还想说什么,“你…………”

陶笛提高声音打断她,“够了,打住!施心雨,我其实真心不想搭理你,跟你说话就跟上演甄嬛传似得,真是大写的没劲!以后。请你别贴上来找我搭话,我看见你也会绕道走的!再见!!!”

正说话间,季尧的短信发了过来,“红烧带鱼。”

简单的四个字,让她不由的扬唇笑出了声。他最近经常这样,他很喜欢吃鱼,所以经常突然发一个信息给她。上面只有一道菜的名字。她看了就知道他今晚想吃了,下班的时候就会去买食材。

她回,“老公,小妻子收到。”

施心雨看着她那些面部小表情,不屑的勾唇,在她后面提高声音,“陶笛,你这么演不累吗?天天在我面前秀恩爱,今天早晨也是的,秀恩爱秀的那叫一个逼真。要不是我知道你那个穷医生之前有一个挚爱的话,我差点就信了。还好我知道了实情,有些人不过是别人空虚时候的一个替补。却还整天傻乐傻乐的,都不知道最后自己怎么死的。”

陶笛的脚步顿住,季尧之前有一个挚爱?她从来没问过。他也从来没提过。这句话,让她心口堵塞了一下子。可她也知道这肯定是施心雨故意说出来刺激她的,所以她深吸了一口气,冷道,“挑拨离间!此计无效!!!”

施心雨声音又提高了几分,“我看你是自欺欺人差不多,对于穷医生的过去你了解多少?你骗绍庭说是你先劈腿甩了绍庭的。可我是你的闺蜜我知道你根本跟穷医生就是赌气闪婚。闪婚闪婚,多么可怕的字眼啊?你知道他过去经历过什么吗?你知道他有个挚爱的女人吗?要不要给你看看他们的合照??”

陶笛拿着画作的手指不由的握紧,却是倔强的回道,“你走开!我不认识你!”

说完,大步离去。

挑拨离间,她坚决不会上当的!

施心雨看着她的背影,打开手机。翻出早晨收到的那张合照看了看,嘴角不由的勾起阴冷的弧度。没关系,她不看不要紧,本来今天她也没真的打算给她看,她只是先来刺激刺激她而已。至于合照嘛,她还要再找个时机给陶笛看。

现在时机还不是太合适……

什么是合适的时机呢?

比如说陶笛情绪崩溃的时候……

又比如说陶笛跟季尧吵架的时候……

再比如陶笛太开心的时候……

总之,她就是要陶笛不舒服,就是不能让她好过。

————

天琴湾。

生活的节奏还是跟平常一样,两个人一起下班,回到家里之后。

陶笛去厨房做饭,季尧在书房工作。

书房里有电脑键盘的嗒嗒声,厨房里有锅碗瓢盆的节奏感,两种声音不相容,却又不突兀。组成了生活的节奏。

只是,陶笛不小心将一个碗碟打碎在地上,看着地上的碎片,她叹息了一声,默默的将碎片收拾好了之后,在心底也狠狠的将自己数落个遍。

明知道那番话是施心雨故意说出来刺激自己的,可她总是忍不住在心底想象。

想象季尧以前的恋情……

想象季尧以前的女朋友长什么样子……

反正。心底就是各种乱七八糟的想象,快要把她折磨的有些心神不宁了。

好不容易强打着精神做好了晚餐,季尧吃红烧带鱼的时候微微蹙眉。

陶笛看着他问,“不好吃吗?”

季尧答,“太咸!”

陶笛连忙自己去尝了尝,她脸色大变,连忙吐了出来。她心神不宁的居然放了两次盐巴。咸的简直不能吃。

她抱歉的看着他,“对不起,我放了两次盐巴。”

季尧淡淡道,“可以吃别的。”

这一顿饭,陶笛其实都是没什么胃口的。就连下班路上大叔给买的甜点,她也没胃口吃了。

晚上,她躺在床上。季尧还在书房工作。她忍不住光着脚去书房,敲了敲门。

“进!”

她进去后,她忍不住问,“老公,可不可以打扰你几分钟?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这个问题折磨了我一晚上了。”

季尧的视线从电脑移到她的脸上,淡道,“说。”

陶笛也不知道这个问题应不应该问他,反正她这一刻就是特别忍不住的想问他。大概,天底下很多女人都会有这样的通病。明知道前女友,前段感情经历会对自己有所伤害,可是却忍不住想问问。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小肚鸡肠的女人,她还特地走到他身后,卖萌的帮他按摩着肩膀,“老公,我问你这个问题纯属个人好奇心。所以,你不能因为这个问题而怀疑我的心胸。”

季尧侧眸看了她一眼,“问。”

陶笛两只小手帮他按摩着,然后试探性的问,“老公,你以前是不是有一个很爱很爱的女朋友啊?她是你的初恋吗?你跟我说说看呗。”

季尧的脊背猛然僵住,手指也停止了敲击键盘的动作。

陶笛又笑呵呵的趴在他的肩头,撒娇,“老公,你跟我说说呗。你看我跟纪绍庭的事情,你都知道。而我对你的过去简直是一片茫然的无知,说说呗。”

这个时候,季尧的周身已经笼罩了一层寒气,深眸中有东西一闪而过。

陶笛这个问题问出口了,就有些刹不住车了,“老公,你跟我说说你以前女朋友呗?她是什么类型的?我保证我就是问问,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没别的意思。好不好?老公……”

突然,季尧猛然站起来。

那动作震的陶笛后退了两步,只见他双眸冷沉的看着她,吼道,“闭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