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宝宝心里苦,宝宝想说/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的身体被吼的下意识的颤抖着,人也退到了后面的墙壁边上。他身上渗透出的寒气,已经从她的头顶蔓延到四肢百骸,她震惊的看着他。

她清楚的看见他的脸部线条紧绷着,就连薄唇都紧抿着,那双幽深的眸子里面折射出的肃杀气息,简直是震慑住她了。

她垂在身侧的小手,颤抖的握成拳头。精致的小脸已经苍白了一片,清澈的眸子里满是受伤。

她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大声质问,“季尧,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居然这么对我吼?我只不过是问问而已,你就这么对我吼?”

季尧剑眉拧成两条线,眸光凉飕飕的扫过来,那巨大的威慑力,震的她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陶笛稳了稳心神,对自己这种下意识的行为很是恼火。她是第一次感受到他强大的寒冰气场,而且被吓住了。以前她总习惯跟他笑着闹着。这会看见他俊脸上的寒霜。她的心像是被一只大手用力的搓揉着,力道很大,搓的她很疼。她恼火自己为什么要被震慑到?他是她的老公,他们是夫妻。她为什么要怕他这种阴冷的眼神?

可事实上,她真的很受伤,也真的怕他这样的眼神。

倔强的她。提高声调来掩饰自己的内心的受伤,“季尧,你干什么这么看着我?你凭什么对我这么吼?我说错什么了?我只不过想要了解一点你的过去而已,你为什么这么大反应?如果你反感我问这样子的问题,你可以好好跟我说,我们好好沟通。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吼???”

季尧的全身每一个细胞里面都流淌着肃沉。他沉沉的盯着陶笛,那声音低沉的像是砂纸打磨过一般,“闭嘴!!!”

他重复这两个字。

这两个字让陶笛更加火大,她摇头,“不,我偏不闭嘴!我说错什么了?你要我闭嘴?我们是两个独立的个体。请你尊重我的感受。我现在很受伤,你的态度让我很受伤。你的过去到底有什么不能提的?你是被你以前那个女朋友伤的太重?还是你很爱很爱你以前那个女朋友。所以,我连提都提不得了??”

季尧的眸底飞快的碾压过一抹滔天的怒火,再一次怒吼,“陶笛!我要你闭嘴!!!”

他的吼声很暴躁的那种,像是要把房顶都掀翻一样。在这个夜晚格外的突兀。

就是因为他的吼声,将原本家里的温馨都吼没了。

陶笛心口堵塞的更加严重,她的性子很倔强,她也跟着吼起来,“我就不闭嘴,就要说!季尧,你太让我受伤了。到底是你以前爱的太深还是被伤的太深所以不能提?你不觉得你现在的态度对我很不公平吗?我在你面前透明的像一张白纸,而你呢?对我没有半点的坦诚,我对你的过去一无所知,连你的父母也没见过。平时,你更是冰冰凉凉的不会跟我聊过去的事情。我今天只是好奇,我是个女人,是你的小妻子,我好奇也很正常。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吼??你从来没对我这么吼过!!!”

季尧一步一步上前,俊挺的身影站到她面前,从喉咙口蹦出几个音节,深眸中的怒火滔天,他在极力的隐忍着,压抑着,“太纵容你了?”

陶笛冷笑,狠狠的将他推出去一点,“你纵容我?简直就是个怪物!是个性格有缺陷的怪物!!任何事情你都不会好好沟通,你连说话蹦出来的字数都少。你不会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甚至说你根本就没有喜怒哀乐。我跟你结婚。跟你过日子,我要处处包容你的性格,努力让自己适应你的性格。你在我们的婚姻里面,你做了什么努力?”

很受伤的她,吼出来的话亦是有些口不择言。可是,人在生气的情况下基本上没什么理智。

季尧双眸中连墨色的瞳仁都有些猩红了。胸膛剧烈的起伏着。记忆的闸门像是被猛然打开,然后有一段黑色的记忆涌出来,他手臂上的青筋都暴突了起来,再看向陶笛时,那眸底竟充斥着一丝的血色。

陶笛已经无路可退,身子已经贴着冰凉的墙壁了。只觉得这样子的季尧实在是太可怕了,这是结婚以来他们爆发的最严厉的争吵。她的心在颤抖,身子也在颤抖。她吸了吸鼻子,看着男人阴黑的面孔,倔强的扬着小脸。努力与他对视,她在用眼神传达着她很委屈,她很受伤……

可她在男人的眸底找不到一点点心疼,有的只是一片血色。他额际暴突出来的青筋彰显着他的愤怒,她毫不怀疑他下一秒会掐死她。

她情绪受伤又崩溃,所以想的也多了。她想到白天施心雨说的那些话,虽然她也明白她那是挑拨离间。可她也控制不住的往深处想,施心雨怀孕了。可她跟季尧之前,从来都没有将怀孕生子这件事提到日程上。

甚至。他连提都没有提一句。

她倒是幻想过宝宝的出生,可她从来也没跟他提过。不是不想提,而是不敢提。虽然平时爱闹,可心理也是成熟的。她明白他们的婚姻是闪婚,闪婚没感情基础。宝宝的出生将会延伸一系列的问题,这一系列的问题都需要感情基础的。

所以。她不敢提。

但是,她自从结婚后,一直努力的经营着他们的婚姻。

而他呢?

他努力了吗?

她感觉不到……

今晚,她只是好奇问了一下,他居然发了这么大的脾气。其实,她自己也明白这个问题问的有些不应该。可有时候情绪总是难以控制的,她问了,他即使不想回答,也可以换个方式迂回一下阻止住她的胡思乱想。

他现在的态度呢?真的让她好心寒……

她突然问,“季尧,我们的婚姻。是不是对你来说只是一个意外,而我却不小心当真了?所以我在努力经营,你只是随心所欲而已?你今晚的态度让我很寒心,我现在更加好奇了。我好奇你以前女朋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怎么会看上你这样性格有缺陷的男人?”

“出去!!!”季尧低沉的嗓音里面充斥着火药味,打断她,重复,“出去!!!”

陶笛愣了一下,回击道,“你让我出去?这里是我的家,我凭什么出去?要出去也是你出去!你现在,立刻,马上出去!回你的医院,做你的傲娇医生去!!!你不适合结婚,你只适合一个人过!!!”

她狠狠的将他推出书房,而季尧出了书房,就转身换鞋。

看他真的准备离开,她心里突然又更加难受,她对着他的背影吼,“你走了就不要回来了。我讨厌你!!!很讨厌你!!”

季尧的脊背更僵,动作却是不带一丝停顿的,转身离去。

嘭的一声,客厅的门被关上。

陶笛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喷涌而出,她的脚步不受控制的跑到阳台上。看着夜幕下他决绝离去的身影,忍不住掩唇大哭……

————

距离上次争吵已经过去五天了。期间两个人没有任何联系。

陶笛又像是恢复了单身生活一样,每天一个人上班,一个人下班。回到家里的时候,连做菜的心情都没有了。很多时候要么吃泡面,要么叫外卖。

其实,她心底很期待季尧能主动打个电话或是发条信息给她。

可他并没有……

他那天晚上离去后。就再也没有跟她联系过。

又像上一次吵架那样,他杳无音信。

陶笛不喜欢冷战,可也有自己要坚持的原则。她觉得自己没有错,明明可以好好沟通的事情,他却要用吼的让她心寒。

她是真的心寒了……

心寒之余,肯定会胡思乱想。会想他是不是对之前的女朋友还有感情?或者会乱想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肯定不一般。再或者她还会幻想他决口不让提的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反正,这五天她过的很不开心。很委屈,很难受……

周末,她也没再去医院做义工。

一个人的周末,有些孤单,孤单的有些寂寞。尤其是看着空荡荡的房子,更显的冷清。突然就不想待在家里,她想找个人逛街。给何欣妍打电话,她在陪男朋友。给冯宇婷打电话,她没接。

除了这两个人,她也找不到可以陪她逛街说话的人了。

自从上次她去了纪家之后,她的亲生妈妈除了当天打电话来她没接之外。就再也没主动跟她联系过。期间她倒是主动打过几个电话给妈妈,可是妈妈每次都不接她电话。

所以,想回娘家找个人倾诉都不行了。

至于爸爸,工作很忙。她也不想用这些琐事去让爸爸多操一份心,最后她只能自己出门逛街。

在商场内,她俨然成了霜打的茄子。干什么都提不上劲。

就连跟冯宇婷面对面遇到,她都浑然不知的走过去了。

冯宇婷见到陶笛的时候,以为她会像以前一样乐呵呵的上来打招呼。没想到,她居然没注意到自己的存在。她有些诧异的侧眸,看着已经走过去的陶笛。

她有些不习惯这样子的陶笛,她转身看着她。清冷的嗓音道,“前面的,钱包掉了。”

陶笛下意识的就弯腰捡钱包,只是弯腰之后才发现地上没钱包。她有些诧异的回眸一看,这才注意到冯宇婷,她弱弱的道,“犀利姐,是你啊?好巧。”

冯宇婷走过来,看着她,打量了几眼后,淡道,“怎么?掉魂了?还是傻了?”

陶笛看着冯宇婷像是看见了亲人一般。张开双臂抱着她,“犀利姐,给我一个怀抱,我需要安慰。”

冯宇婷嫌弃的推了她一把,也推不开她,只好让她抱着。不过却是如实的道,“我从来不会安慰人。”

陶笛有气无力的道,“没关系,你不会安慰人也没关系。你就听我倾诉倾诉吧,宝宝心里苦,宝宝想说。”

冯宇婷眉头蹙的更深。在她这种高冷范的人眼里,撒娇卖萌的女人都很幼稚。她真是受不了她的这种幼稚,不过看她这可怜兮兮的小脸皱成小包子的样子,她居然有些不忍心,“我想拒绝你,可以吗?”

陶笛连连摇头。“当然不可以!!!”

就这样,冯宇婷被她拉到了附近的咖啡厅里面。

冯宇婷一脸的不情愿,看着对面的她,“说吧,想倾诉什么。”

陶笛看着面前的柠檬水,弱弱的问,“能请我喝杯红豆奶茶吗?我不爱喝这柠檬水,喝上奶茶,我就有力气倾诉了。”

冯宇婷扶额,只觉得今天自己又抽风了,不然怎么会甘愿来陪这个幼稚的陶笛?好像她每一次遇到陶笛都会抽风……

无奈,她只好帮她要了一杯红豆奶茶。

陶笛喝上奶茶后,就开始娓娓道来。

等她说完了之后,用非常委屈的眼神看着冯宇婷,眼眶还红了,明显的想要寻求安慰和温暖,“犀利姐,你说我是不是很可怜?是不是很委屈?你要不要学着安慰我一下?我都快哭了……”

谁知道冯宇婷看着她,只淡淡的给出两个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