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矫情不是病,害起来要人命/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矫情!”

陶笛嘴巴里的奶茶差点委屈的吐出来,她的小眉头皱了又皱,最后摇头,“犀利姐,咱能开启一下温和姐的模式吗?这时候,我真的很需要安慰,你能不能收回刚才的那两个字,重新说一遍啊?”

冯宇婷轻轻喝了一口柠檬水,淡然拒绝,“不能。”

陶笛耷拉着脑袋,“唉……人家真的很委屈很难受。怎么到你这里就变成矫情了?哪里矫情了啊?你跟我说说。”

冯宇婷看着她,始终是一脸的淡然,超级冷静的道,“好端端的提什么前女友?刨根问底有什么意思??这不是矫情是什么?”

陶笛弱弱的道,“可是我想知道啊,我总忍不住好奇。“

“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冯宇婷一阵见血,“如果你知道了他们的过去,知道了他们感情的深厚。你的好奇心是满足了,可你听着自己的老公说他跟另一个女人的曾经,你心里不会不舒服吗?”

陶笛想了想点头,“好像是这样,我如果知道了,心里是会不舒服。”

“那你大晚上问他前女友的问题,然后又跟人大吵了一架,不是矫情是什么?”冯宇婷又问。

陶笛轻轻咬着自己的红唇,“可……他因为这件事对我发火了啊。你都不知道发了好大的脾气,前所未有的吼我。差点把我们家房顶都掀了,他的态度实在是太恶劣了。我能不生气?”

“好端端的提人家的前女友,你家大叔能不生气?他生气了肯定要发脾气,发脾气起来不都那样?全世界都碍眼!你自己不也说了,你生气了还把他赶出去了。”冯宇婷冷艳的面孔没多余的表情。她只是冷静的就事论事。

“可……可……”陶笛被她这么一说,居然不知道怎么说了。

“可什么?你就是吃饱了撑的,好端端挑起不必要的事由吵架。吵完了把人赶出来,然后自己一个人难受委屈。套用一句话,矫情不是病,害起来要人命。”冯宇婷看着她,很明显的嫌弃的蹙眉。

陶笛再一次感受到了犀利姐的犀利,不过,她说的话好像也没什么毛病,“……”

冯宇婷看着她脸上的黑眼圈再次蹙眉,“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前女友这种生物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吗?前女友是吃你家饭还是喝你家汤了?或者说前女友找上门了?显然,你就是无中生有,矫情的整出这么个毫无意义的问题。这个问题惹怒了你家医生,又让你自己倍感委屈。这不都是自找的吗?”

陶笛再一次默然,犀利姐这话还是没毛病。

“别说我不会安慰人,就你这种矫情的事儿,我不愿意搭理你。”冯宇婷高冷范儿,说话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

陶笛潜移默化的在用她的话,给自己洗脑,差不多一分钟后她小声问。“犀利姐,你要是我,你会在意前女友这个问题吗?”

冯宇婷不屑的勾唇,“当然不会,浪费时间。回忆再美好,也只是曾经。前女友这种压在回忆中的生物,我巴不得越埋越深,我是抽风了才会把她挖出来?他们曾经感情深又能怎样,最终不是没能走到一起吗?她长的美能怎样?能影响你的美?”

陶笛摇头,“不能。”

冯宇婷看了看时间,“你就是闲的,我下午还有一个会要参加,要走了。”

陶笛连忙拉住她的手臂,“等一下等一下,犀利姐,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的想法。”

冯宇婷看着手表上时针,冷淡道,“快,我最多只能给你五分钟。”

陶笛弱弱的问,“只有五分钟吗?”

冯宇婷一脸的淡然。“你还有四分三十秒。”

陶笛吓的连忙提高语速,“如果是你,你现在会怎么办?就是说,你站在我的角度,你会怎么办?怎么面对这件事?”

冯宇婷蹙眉,理所当然的道,“道歉。”

“啊,我去道歉?”陶笛有些不赞同。

“当然,谁错了谁道歉。”

“可他是男人,我是女人,是小女人。不是应该他来哄我吗?”

冯宇婷摇头,“NO!在我看来男女平等,谁做错事情谁道歉,这很正常。”

陶笛愣了一下,更加小声的问,“犀利姐,你是不是没谈过恋爱啊?”

冯宇婷点头,“当然,我不需要男人!!”

陶笛,“…………”

五分钟一到,冯宇婷利落的走人,“我赶着开会!”

陶笛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伸手跟她再见。

犀利姐走后,她开始托着下巴反省自己。她脾气上来的时候是很倔强,但这不代表她不讲道理。首先她通情达理,其次她不固执。所以,她在听了犀利姐的话后,开始好好认真的反省。

犀利姐说的话虽然犀利,可她是旁观者,又是这样冷淡的性格,所以她的话很理智。

矫情?

她真的有些矫情了吗?

如果她没有提出前女友的问题,没有受施心雨那些话的影响,那么这场争吵的确是可以避免了。

好像她真的有些矫情了……

可问题已经提出来了,他的态度也很有问题啊。

那么究竟她要不要主动道歉是个难题……

犀利姐说她应该主动道歉,可犀利姐根本没谈过恋爱,不懂男女间相处的微妙。

她就这样一个人纠结了两个小时,最后还是一脸纠结的走出咖啡厅,回家。

在天琴湾外面,她看见一辆骚包的跑车停在楼下。

看见她走过来之后,车内的左轮直接从车内跳了出来。出现在她面前。

陶笛吓了一跳,不过还是强起精神跟她他招呼,“嗨!”

左轮打量她五秒钟,恍然大悟道,“果然是又吵架了。”

陶笛心里一喜,“你大哥告诉你了?”难道大叔让他来当和事佬的?

左轮答,“当然……不是。是我自己判断出来的。”

陶笛立马又偃旗息鼓,无奈的道,“左边的轮子,你对你大哥还挺上心的。”

左轮点头。“当然。不过,我也很关心小嫂子的。我一看小嫂子这脸色,肯定就是被我大哥气的不行不行了。所以,我这个情感专家自动送上门来问诊下药来了。”

陶笛看着他的眸光亮了亮,“你行不行?”

左轮点头,“行!我肯定行,我必须行。怎么样?请我上去谈谈人生?”

家里。

左轮打量着屋子,摇头,“据我判断,我大哥这两天肯定没回家。家里少了男人润色还真不行,清清冷冷的。”

陶笛给他倒了一杯水,“行了,你就别说风凉话了。我们两这次吵的很凶……”

左轮喝了一口水,交叠起双腿,“来,跟本年度最专业情感咨询师交流交流。保证帮你对阵下药,缓解夫妻矛盾。”

陶笛想起他对大叔的了解,便详细的将二人争吵的过程说了出来。

左轮听了,那张邪魅的俊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握着水杯的手指也微微收紧。

陶笛见他没反应,轻轻的碰了碰他的胳膊,“怎么了?你怎么好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是我没表达清楚?还是你没听清楚?”

“嘿嘿……”左轮飞快的碾压过桃花眸中那一闪而过的复杂,随即揶揄道,“小嫂子,我就喜欢你这随时随地都能搞笑的性格。可爱呢。”

陶笛托着自己的下巴,叹息,“可爱?可怜没人爱差不多。”

左轮又扬唇,“怎么会呢?夫妻间有点矛盾都是正常的,谁家夫妻不吵架?千万别太消极了。不过,小嫂子我真要好好跟你洗洗脑了……”

陶笛打断他,小眼神有些委屈。“不用洗了,我已经意识到了。这事情的由头是我的错,是我太矫情了。今天白天犀利姐已经给我洗过脑了,我也基本上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左轮一怔,眸底闪过一抹诧异,“气质姑娘早晨也给你洗脑了?她也认为你矫情?”

陶笛点头,“嗯,她是一阵见血的指出的我的错误所在。”

左轮呵呵的笑了,“不错啊,看来气质姑娘跟我是一个频道的。能跟我产生共鸣……”

陶笛瞪着他,他适时的自我终结有关于气质姑娘的话题,然后一本正经的道,“小嫂子,可能气质姑娘那种性格不会更深入的跟你分析一下这件事的严重性。为了你跟大哥的婚姻能够永创辉煌,我现在给你深入的分析一下你的错误。”

陶笛是个能够虚心受教的人,“我认真听着,你说。”

“第一,前女友她不必要的禁忌话题。你提了有什么意思?大哥回答你了,你心里不爽。大哥不回答你,你心里还是不爽。第二,我们每个人的性格都不相同,都是独立的个体。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把自己的所有事情都对别人畅所欲言的,大哥就是这样的人。我之前就跟你说过,大哥没情商,很没情商。所以,你第二个错误就是误解他了。他不回答你,跟前女友在他心里的重要程度无关,而是他的性格使然,他就是单纯的不想说而已。第三,你不能把他赶出家门,男人是有尊严的,你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第四,你不能说他性格有缺陷。我大哥在他母亲去世之后的那段时间,被小妈排挤说他性格有缺陷,被同父异母的弟弟骂过怪物。你这是揭他伤疤。”左轮说完之后,看向陶笛。

陶笛想了想,他说的也没毛病。

她有些懊恼的叹息,“我……当时不是生气嘛。我这火爆脾气一上来,自然就口不择言了。再说了。我当时心里也委屈啊,难受啊,反正各种不舒服。”

“不舒服也正常,说明你在意我大哥。这一点,我代替我大哥表示欣慰。”左轮老神在在的分析着。

陶笛愣住了,她很在意大叔?好像不知不觉中,她真的变得很在乎他了。他是她的老公,她就努力让自己在意他,现在她不用努力也很在意他了。

左轮又道,“看来小嫂子对我大哥已经慢慢的爱起来了,好现象。”

陶笛突然间就脸红了,她爱上大叔了吗?她之前就是抱着经营好婚姻的态度去跟他过日子的,至于爱不爱这个问题,她没有去深想。她真的开始爱上大叔了吗?

“小嫂子,以后不要再没事找事提前女友了。你不是也跟那个纪家少爷有过一段四年的恋爱吗?在那段感情,你肯定也付出了,也投入了。如果大哥逼问你跟纪家少爷的过往,你愿意提吗?”左轮循循善诱。

陶笛将心比心的想着,突然就有点茅塞顿开了。她不再纠结前女友这个问题了,谁都有段过去。过去的就再也回不来了,提了也没意义。就像她跟纪绍庭之间那四年的爱情,她也不想提,因为没意义。

而她那么明智的一个人,突然就糊涂了,被施心雨影响了。

以后……她不会再这样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道,“你洗脑成功,我决定主动给大叔打电话了。”

左轮俊脸上的笑容有些不自然,“你打吧。”心底汗哒哒,这次小嫂子戳了大哥的底线,主动打电话这种求和方式估计不太有用。

陶笛拿着手机,有些不好意思,“我回房间去打,你在这等我一会。我等会亲自下厨请你尝尝我的手艺。”

左轮做出一个OK的手势。

陶笛回房间去打电话,大约十分钟后她耷拉着脑袋走出房间。

左轮一点也不意外,叹息,“不接?”

陶笛摇头,“接,只是不给我说话机会。他接通后,只要我一说话他就挂。”

左轮手捂心脏位置,“果然是没情商人才能做出来的奇葩事。”

陶笛将手机放在一旁,“算了,我去做饭。等一会你陪我一起吃饭吧,我都好久没好好吃一顿饭了。”

左轮看着她小包子一样的小脸,有些不忍,“小嫂子,我代表我大哥向你道歉。”

“切。安心等着,我去做饭。”

很快,她就做好了四道平常的家常菜。

左轮吃饭之前很有心计的拍了一张家常菜的照片,发给了季尧。

当然。季尧是无反应的。

吃完后之后,陶笛又给他打了几个电话。每一次都是接通了,就挂断。

她很丧气,也很颓废……

左轮安慰她,帮她出谋划策,“小嫂子,咱现在开始不给他打电话了。我再教你一招有用的,来……”

说完,在陶笛身边压低声音说道。

陶笛看着他,“能管用?”

“你试试。”

她点头。“好。”

————

第二天,陶笛不再给他打电话,她特地打扮了一番去医院做义工。

她在去医院之前把头发吹成了齐肩的内扣造型,下面穿着秋款白粉拼接连衣裙,将小腰收的窄窄的。因为是休闲款的连衣裙,她在下面配了一双内增高款的白色休闲鞋。

当她走进住院部的时候,熟悉的小护士看见她都惊艳了,“小笛,你今天真漂亮。青春又活力,可爱还透着一点俏皮。”

陶笛笑了笑,跟平常一样跟大家开玩笑打趣。

中午她约画画一起吃饭,她特地请画画去外面的餐厅吃的。

吃饭的时候,她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礼物,“画画美女,我有事找你帮忙。这是我的小诚意。”

画画打开一看是一套她上次无意中跟她提到的某个品牌的连衣裙,她有些紧张,“小笛,我能帮你什么忙?”

“有关于季医生的。”陶笛直接把他们吵架的事情说了出来。

画画也感觉到这几天季医生情绪不对,她还挺热心的,将礼物推给陶笛。“这点小忙我帮你就帮你,你干嘛对我这么客气。”

陶笛坚持,“你必须收下,你不收我跟你急。”

画画只好收下,“那好吧,不过我很笨的,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帮你。”

陶笛对她勾了勾手指头,“我教你……”

下午回到科室,画画工作空闲之余,看见季医生路过护士站的时候,忍不住跟其他同事夸道,“你们今天看见后小笛没有?她今天身上那条休闲风的连衣裙真的很漂亮,我也想买一条那样的裙子穿。不过我皮肤没她白,人也没她可爱,穿的可能没她那样青春洋溢。”

护士甲好奇,“什么样子的连衣裙,淘宝上有同款吗?搜给我看看……”

画画碰了碰她胳膊,“等下班的。”

护士乙,“小笛皮肤真的很水嫩,上次她送我的那两片面膜还挺好用。”

画画偷偷的看着季尧走来的方向。故意附和道,“小笛今天跟我出去吃饭的时候,居然有男生跑过来搭讪,问她读大几了?有没有男朋友?我真是羡慕的不要不要的,我也好想长的跟她一样漂亮可爱哦!而且她的性格也好,不熟悉的人还真看不出来她结婚了呢……”

护士丁打趣,“你啊,还是幻想幻想就好。这辈子跟小笛还是有一定区别的……”

“切!!!”

“开会,三分钟会议室!”季尧路过的时候,冷冷的抛下这一句,脸色冷峻的能掉冰渣子了。

小护士们吓的连忙跑会议室……

周一。

陶笛上班时候在楼下遇到晨练的王奶奶,王奶奶算是对他们夫妻两比较熟悉的了。

王奶奶热心的问,“小笛,你老公今天有紧急手术吗?”

陶笛眨巴着眼睛不明所以,“王奶奶你什么意思啊?”

王奶奶笑道,“我看见你老公今天五点钟就开车走了,所以问问他是不是有紧急手术的?我知道医生工作时间都不太固定……”

陶笛诧异,他回小区了?同时心底也有些小窃喜,他回来了。只是傲娇如他,并没有上楼。这个没情商的男人,也不知道在楼下待了多久?

窃喜之余,又有些小心疼。

上班的路上,她给左轮发信息,“此招有效。”

左轮很快就回,“继续!!”

这一天,她还是没跟季尧联系,没再主动给他打电话。

只是一直在微信朋友圈分享自己的美美哒的心情,比如上传一张刚做好指甲的图片,晒一下中午的美食,泡一杯黑枸杞花茶配上一段惬意的软文,生活的有滋有味。

她加了季尧的朋友圈,他这种没情商的生物是不发朋友圈的。但是她有教他看朋友圈,所以她知道他能看见。

而左轮这个热心的好哥们深怕大哥看不见陶笛的朋友圈,时不时给他发个微信,“小嫂子这指甲做的好漂亮,精致……”

“小嫂子中午伙食这么好?怎么吃不胖啊?很好奇她的身材怎么保持的?”

“没发现小嫂子文采还挺好的……”

放下手机的时候,左轮一脸的坏笑。心底腹议,‘叫你那么傲娇,偶尔虐一虐也很有必要。让你不懂顺杆下呢?这事虽然有错,可你那态度也是大大的×。要不是我嘴巴能左右逢源小嫂子能主动给你打电话吗?还不知道珍惜,情商简直是负数!!真心为你着急!’

陶笛下班的时候,顺便去了超市买食材回家做饭,晚上她还有家常美食秀要在微信上展示呢。

只是,在逛超市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后面有人跟着她。她一回头,又没发现有人跟踪她。

但是,她一转身就感觉背后有人。这种感觉很不正常,她匆匆买了几样食材后就结账回家。

出了地铁站,走到自己家小区楼下时候,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松了一口气之余。她有些绷不住的拿起手机打算给季尧打电话。

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她总是忍不住向他寻求庇护。

电话刚拨通,她就感觉到肩头一沉,回头一看吓坏了,只见两名黑衣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站在自己身后。

她吓的腿软,电话也通了。

她紧张的大叫,希望电话那边的他能听出她的危险,“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你们离我远点,我要叫保安了!!”

其中一名黑衣男人什么话也不说,只是伸手去捂陶笛的嘴巴。

他手中的帕子上有迷药的成分,陶笛当即就感觉到眼前一阵阵的昏花,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不过,在她彻底晕倒之前,她清楚的看见自己的手机屏幕上面打通的电话挂断了。

是季尧那边挂断的!

她闭上眼睛的时候,心也跟着沉了沉。他听见她发出的危险信号了,还主动挂断电话???

她的大叔怎么会这样??

两秒后,她彻底失去意识,晕倒在黑衣人怀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