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季尧的负情商/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衣人将陶笛架上车里,然后开始打电话请示,“人已经在车里了。”

那边应了一声,“好。”

黑衣人毕恭毕敬的问,“那么现在是将人带到哪里?公司还是家里?”

那边愣了一下,然后回答,“带去你家里。”

黑衣人闻言也愣了一下,有些迟疑。

那边霸道的声调传过来,“有问题?”

黑衣人立马神经一紧绷,恭敬道,“没问题,我这就将人带到我家里。”

————

陶笛醒来的时候,四周都是乌漆墨黑的一片。她不舒服的蹙眉,全身冰凉陷入一片未知的恐慌当中。慢慢的,昏迷之前的记忆片段回到脑海中。她惊恐的缩了缩身子,努力睁开眸子。眼前的景物有些模糊,她微微的摇晃一下脑袋,闭了闭眸子再次睁开,眼前模糊的景物才渐渐的清晰起来。

黑暗中,她依稀能分辨出这是一间面积不太大的卧室。而她现在正躺在床上,身下有软软的床垫。

床上?

她的神经像是被切断了一下,她连忙弹起身来,等她确定身上的衣服还在,身上也没有特别的不适感后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可那松懈掉的一口气还没放松一半神经又猛然紧绷起来,她现在到底在哪里?到底是谁绑架了她?

她下床,试着去床头摸灯开关。颤抖着手指一按,灯还真的亮了起来。

灯光让她有些不舒服的蹙眉,这才看清了,这果然是一间卧室。

这是一间比较普通的卧室,装修显得有些陈旧感。面积也不大,床单被罩洗的有些发白了。卧室里面除了一张床之外,还有一张书桌再无其他。

这是到底是哪里?

她小心翼翼的挪动步子靠近门口,依稀听见客厅里面有脚步声。她想找自己的包包,找手机求救。可是包包手机都不在身边,她轻轻的转动门锁。

尽管她的动作很轻,可是客厅的人很快就注意到了。立刻提步过来。

卧室的门被推开,她看见了之前用帕子捂她的黑衣人,她蹙眉,“你们是谁?这里是哪里?你们知不知道这样是犯法的?”慌乱之下,她的语速也很快,甚至有些颤抖的。

黑衣人微微蹙眉,只沉声说了两个字,“别吵。”

陶笛紧张啊,完全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可她现在没受伤,而且对方也没伤害她的意思。她深呼吸,稳了稳心神,换了一种柔弱的口气,“那个……大哥,黑衣大哥……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把我绑来?”

黑衣人看着她,半响才道,“无可奉告!”

陶笛叹息,“……”

“能告诉我为什么绑架我吗?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我想回家。”她可怜兮兮的。

黑衣人只有两个字,“等着。”

陶笛一直在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想要弄清楚眼下的情况。可是一直弄不明白,小心肝都紧张的拧到了一起。

正在这时,黑衣人电话响了,他接到电话应道,“好,季先生,我知道了。”

接完电话,黑衣人对她的态度明显的客气了点,“喝水吗?”

陶笛有些懵了,这绑匪还挺客气?她下意识的摇头,这种时候她哪有心情喝水?来一瓶八二年的爽歪歪压压惊差不多。不过,紧张之余她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季先生?

季尧?

应该不是大叔,大叔想见她没必要绑架她。

那季先生是?季尧的爸爸?她的公公?

想到这个可能性,她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请问,你口中的季先生是季尧的父亲吗?是我公公?”

黑衣人看了她一眼点头,“是。”

陶笛那紧张到肝颤的心情瞬间就松懈了,她伸手拍着自己的心口,喃喃道,“还好是爸爸……”

黑衣人低头看了看手表,礼貌的问,“季先生打电话还有半小时才能来,如果你饿了,我可以帮你叫外卖。”

陶笛心情放松了,语气也轻快了,“不用,我还不饿。你还挺客气的。”

黑衣人应答,“应该的。”

陶笛也不是个愚蠢的人,她明显的感觉到黑衣人的态度随着公公打来的那个电话而变化。她心里判断,一定是公公打电话关照了黑衣人,他才会这么客气。这个判断,让她很愉悦。因为通过这个判断,她发现公公其实也没那么讨厌她。

“你休息会,有事叫我们。”黑衣人关照道。

陶笛连连点头,“嗯,好的。”

卧室的门关上,她深呼吸,再深呼吸。这会她的心情就像是坐过山车一样,一会云里雾里的起伏,一会又山谷峡谷的低落,这会又开始冲上云霄的紧张。

是啊,她紧张。

想到一会要见自己的公公,季尧的父亲,她还一点准备都没有。怎么能不紧张?

卧室里面有镜子,她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仪容,对着镜子反复的练习着面部微笑。心里幻想着各种见面版本,然后逼着自己在心里练习各种应对版本。

半小时后,大厅外面传来脚步声,然后脚步声越来越近。

大厅的门被打开,脚步声停住。然后是两名黑衣人小声说话的声音,很快黑衣人退了出去。

陶笛最后一次深呼吸,打开卧室的门,对着门口正在换鞋的那抹背影微笑如花,“爸,我是陶笛。陶笛的陶,陶笛的笛,很高兴能见到您。”虽然之前有答应过姑姑不去见公公,她也逃避了差不多一个月了,不过这会已经是骑虎难下了。所以,她得好好表现,争取给自己涨分。而自从公公进门后,她敏感的嗅觉嗅出这空气中并没有火药味。

所以,她的紧张得到一丝安慰。

季向鸿换鞋的动作一窒,听着这清甜的嗓音,原本有些浮躁的心情奇迹般的平静了些。就连紧绷着的面孔,也下意识的松懈了几分。

陶笛见季向鸿不说话,主动走上前,笑容盈盈的,嗓音也甜甜的,“爸,这是咱家吗?家里打扫的真干净,我帮您把衣服挂好吧?”

她看见他臂弯里面挂着的西装外套,主动帮他挂好。

季向鸿没正面看她,臂弯中的衣服没了,深眸中闪过一抹柔光。倒是挺会讨人喜欢的,只是她居然不知道季家的实力?以为这里就是季家?

突然,他对这个女孩的兴趣更浓了几分。他很好奇这个女孩是不是像季洁说的那样,是个特别的女孩子?

他换好鞋后,径自走到沙发边上。看见微微弄乱的沙发垫,微微蹙眉坐下。

陶笛乖巧的跟在他后面,看着他的背影,还真是跟她家大叔很像。一样的霸气,一样的高冷。

她走近后,又脆声叫道,“爸,你吃饭了吗?家里有食材吗?要不要我帮你做点饭?没食材面条也行。”她这是专业讨好一千年,笑容甜甜的。近看了之后,才发现大叔跟爸爸五官长的并不相似。但是身上的气场倒是如出一撤的霸道和冷冽……

季向鸿轻咳了一声,沉声道,“我不饿,你坐。”

陶笛马上乖乖的坐下,那坐姿端正的就像是小学生一样,“爸,您有什么指示请说。”

她始终笑盈盈的,即使季向鸿从进门后就没正眼看过她一眼,她仍然保持着爸爸虐我千百遍,我待爸爸如初恋的那种乐观精神。

季向鸿差点就被她快乐的声音给感染了,他再次轻咳一声,掩去一瞬间的情绪失控。终于,他转眸看向陶笛。

陶笛一直微笑着,恨不得把这24年来的好运气都用在这次微笑上。清澈眸子虔诚的看着公公,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她都笑这么真诚了。就不信公公还能像电话里那么吼她!

季向鸿这一看,整个人的脊背都绷直了。就这么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的那双眼眸,她的笑容让他怔住了。

陶笛也不介意被这么盯着看,俗话说的好,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她又不丑,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她笑嘻嘻的问,“爸,你真有才华。居然想到用这么特别的方式让我们见面,我觉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画面我是一辈子都不会忘的。”

季向鸿还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对于她口中的话毫无反应。只盯着她的面容……

陶笛又打量了一下四周,小声问,“爸,咱家其他人呢?”她之前可是听左轮说季尧有小妈和同父异母的弟弟的,怎么这会都不在啊?

季向鸿还是没反应,眸光一片荒芜,像是定格住了一样。

陶笛微微诧异,小手轻轻的在他眼前挥了挥,“爸,您在听吗?”

季向鸿回神后,原本有一丝柔光的眸底突然就凝聚了一层寒霜,那深色的瞳仁里流动着暗光,声音也倏然冷沉起来,“陶笛是吧?我再一次警告你,不准叫我爸爸。我季家没你这样的儿媳妇!!”

陶笛有些茫然的看着他,清澈的眼眸里有一丝受伤,明明刚才画风还有些和谐的,怎么突然间就寒气肆意了?

她有些委屈的皱着小脸,“爸,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让您不开心了?我要是说错了,您别介意,我以后会改正的好不好?”

季向鸿突然就暴躁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指着她怒斥道,“陶笛,究竟要我说几次你才能听进去?不要叫我爸爸,我季家不可能接受你这样的儿媳妇的。”

陶笛像是被惊雷劈过一样,坐着的她,连脊背都无力挺直了,只感觉好难过,她有些委屈又有些着急的解释,“您别激动。您听我解释。我知道您误会我是因为那天婚礼上的事情,那视频是别人设计我的,跟我没关系。我是清白的,我是清清白白跟您儿子在一起的。我也很珍惜我们的缘分,求您别那么严厉的否决我好吗?”

她颤抖的眸光里面流淌着的是一片炙热的赤诚,精致的小脸因为紧张面色有些苍白。

季向鸿紧绷的面孔线条微微的抖了下,粗暴的脾气下隐藏着一丝不忍,眸光也下意识的看向别处,“我说了不可能就是不可能,清白的又能怎样?不管你是不是被设计?我都不可能接受你的!!”

陶笛小手揪着沙发垫,可怜兮兮的,声音也弱了很多,“为什么啊?我看上去真的这么讨厌吗?”

季向鸿心口有点堵,语调更高了,“对!所以你说什么都改变不了我讨厌你的事实,我今天把你绑过来就是想跟你谈谈你要怎样才愿意离开我儿子?”

陶笛胸口闷的很,闻到了空气中的粗暴气息,她吸了吸鼻子。忍着流泪的冲动,认真的道,“您别这样。就算被判了死刑也有申诉的机会,您不了解我,您了解我之后说不定会改观的。我们彼此之间都不了解,求您别这么决绝好不好?我真的很珍惜跟季尧的婚姻……”

“够了!”季向鸿粗暴的打断,“我没时间听你废话!现在,就请你谈谈你的条件。说吧,你要怎么样才愿意离开我儿子?要怎么样才肯离婚?”

陶笛手指用力,指尖都紧张的发白,微微咬着下唇。恳切的看着季向鸿,而季向鸿根本就不看她。

那模样,就像是连看她一眼都不屑。

“您不觉得您这样的反对,像是单纯的只为反对而反对吗?是不是有些苛刻了?”

“苛刻又怎样?我不喜欢你,很讨厌!!”

陶笛越发的难过,心里像是有细针在扎一样,密密麻麻的难受。她深吸了一口气,收紧手指微微的握成小拳头。她的小拳头埋在沙发垫下面,暗暗的给自己打气。她抬眸看着他,认真的道,“好,既然您一定要这样。那么我就提条件了。”

季向鸿听到她的话,躲闪的眸子里又闪过一丝失望,随即隐藏起来。他冷冷的勾唇,“提。”

陶笛挺直脊背,“好,我提。如果想要我主动离开季尧,请给我您的全部财产。”

季向鸿蹙眉,像是听到笑话一样讥讽的勾唇,“全部财产?你确定?”他季家的全部财产?这个女孩果然是个特别的女孩子,特别的贪婪!!

而陶笛根本就不知道季家的实力,她再次点头,“对,就是您的全部财产!!”

季向鸿下一秒就粗暴的吼道,“那不可能!!”

陶笛笑了,然后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包包,将自己钱包里面的两张银行卡都拿了出来,“我知道您会说不可能,所以我也没抱希望。为了跟您儿子在一起,我愿意把我的全部财产都给您。只希望您能同意,让我继续留在他身边。”

季向鸿深眸中闪过一丝诧异,视线不由的移到那两张银行卡上。

陶笛将两张银行卡一一的在茶几上摆好,郑重的道,“第一张是我的工资卡,里面有五万块。第二张是我的积蓄,里面有我大学兼职时候存的钱,还有平时父母给的,加起来里面大概有二十万。我都给你。另外,我还有一处房产一辆宝马三系。房产就是天琴湾我们现在住的房子,是挂在我名下的。车子季尧在开,但是也是挂在我名下的。只要你同意让我留在他身边,我把所有的财产都给你。我只想安安稳稳的经营我们的婚姻,哪怕是我们出去租房住也无所谓。”  季向鸿有一瞬间的怔忪,那张染上岁月风霜的面孔上也笼罩了一层复杂之色。

陶笛将银行卡往他面前推了推。“您同意吗?”

季向鸿回神怒道,“不同意!!!我坚决不会同意你跟季尧在一起的!!”

陶笛难过的叹息,“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请你尽快回去办理离婚手续!”季向鸿唯我独尊的吼着。

陶笛还想再为自己申辩几句,可大厅的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

这动静震耳欲聋,让大厅里面的两人都转眸看过来。

陶笛看见季尧出现的那一瞬间,灰暗的眸底亮起一束光芒。这个时候,她心里是渴望他出现的。不管两个人怎么吵,她对他还是有依赖的。她希望他能站出来,跟她一起表明不愿意离婚的态度。

季尧冷峻的五官面容仿佛要结冰一样,大步走过来。那双鹰眸里面迸发出凌厉的寒气,直直的射向季向鸿。

季向鸿纵横商场多年,在东城可谓是天不怕地不怕。可他心里就是有一处柔软的空隙,那空隙只为季尧保留。儿子愤怒的眸光,让他脊背绷紧了几分,原本眸中的戻气也瞬间被逼退了几分。

季尧走到陶笛身边,扫了一眼茶几上她的银行卡。弯腰,将她的银行卡装到她的钱包里,帮她拿起包包。牵着她的手,“回家!”

陶笛有些懵,“就这样回家了?”

季尧挑眉,嗓音低沉压抑,“不然?听他胡说八道?”

陶笛的小手被他攥在掌心,“…………”

季向鸿脸色顿时尴尬起来,蹙眉,低喝,“小尧!!”

季尧阴冷的眸子扫向他,言语间满是不容置疑,“以后,离她远点!!”

季向鸿的威严收到挑衅,沉目,暴躁的吼,“季尧!我这是为你好,她不适合你!你们尽快办理离婚手续!!!”

“少管我们!”季尧只有简单的四个字,可字字坚定。

这让陶笛那原本兵荒马乱的心有了一丝安慰,看着他的眸光也多了一丝温暖。

“季尧!!必须离婚!”季向鸿吼。

“不可能!”季尧声音低沉坚定。

“季尧!!别逼我!”

“你再动她一个试试?”

瞬间,空气中就弥漫着硝烟味。

空气变得紧绷,仿佛一触即发。

陶笛有些紧张的用手指轻轻的扣了扣他的掌心,他低头看她,“回家。”

“我不会接受她做季家的儿媳妇!”季向鸿握紧拳头,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威严被严重的挑衅,气到身子都在颤抖。

“不需要你接受!”季尧拉着陶笛就走。

“季尧!!你别忘了你有……”季向鸿对着他的背影暴吼,他每一次都会被季尧气到情绪失控。偏偏每一次,都是他这个当父亲的在退让,在纵容。这一次,他不会退让!

可是,他的话还没有吼完,季尧猛然止步转身眸光犀利的扫向他。

季向鸿所有的话语都被儿子那充满了威慑力的眼神给镇的卡在喉咙口……

季尧垂下眸子,眸底的深谙隐去。随后一手牵着陶笛,一手拿着她的包包大步离开。

————

楼下,陶笛还有些懵懵的没反应过来。只是被动的被男人牵着离开,出门,关门,下楼,出楼道。一系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这是一片老旧的小区,一幢幢房子只有六层,小区也没有什么绿化。她更加坚定的以为大叔就是一个普通人,他的家庭也很普通。她就这么被他牵着走,走到车边上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弱弱的问了一句,“就这样走了……会不会不太好?你父亲好像很生气……”

季尧只两个字,“不理!”

“所以,我们不离婚?”陶笛扬起精致的小脸,小声的问。

“不离!”他答。

陶笛突然就哭了,眼眶中的泪水怎么也隐藏不住了。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顺着脸颊落到他的手背上。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哭,就是控制不住的想哭。刚才跟公公对峙的时候,她很想哭,可是忍住了。可这一刻,听着他坚定的两个字。她觉得自己刚才的坚持都变得很有意义。所以,她感动的情绪有些泛滥。

她没有哭出声音,只是那么抽噎着,任由眼泪流出来。

季尧手背上温热的触感,使得他侧眸看着她。

当看见她哭的泪花带雨的小模样,当即心口一软,张开双臂将她紧紧的抱进怀里。

陶笛也是下意识的张开双臂,环着他的腰肢。趴在他的怀中,尽情的发泄着情绪。

她哭的很难过,他那张冷峻的俊脸也一点一点的柔和下来,伸手去帮她擦拭泪水,“他们绑疼你了?”

陶笛摇头,“没……基本上没什么感觉。”

“哭什么?”他深眸中明显的彰显着一丝心疼,眸底还有丝丝的红血丝。

陶笛抱着他哽咽,“老公,我不想离婚。”

“不离!”他坚定的道。

她又哽咽,“既然你也不想离婚,我也不想离婚。我们以后能不能不吵架了?不冷战了?我不喜欢冷战……好不好?”

她扬起小脸,澄清的眸底一片颤抖的诚挚,就这么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他心弦一荡漾,点头,“好。”

“老公,你以后可不可以跟我好好沟通?可不可以不对我吼?”她揪着他的西装,眼泪都蹭在了他的衣服上。

季尧点头,“可以。”

“这几天你有没有想我?”陶笛轻轻的咬唇粉嫩的唇,那小模样很是可人。

季尧突然就把持不住了,体内的细胞瞬间活跃起来,嗓音沙哑,“想了。”

陶笛眼泪流的更汹涌了,“我也想你了……一个人在家好孤单,一个人睡觉好冷。老公……”

季尧低头再也控制不住的吻住她的红唇,一切尽在不言中……

而楼上的阳台上,季向鸿的身躯僵在那里。目光如炬的盯着楼下拥抱接吻的两个人,深眸中满是隐忍的各种情绪。原本他已经想着尧试着接受陶笛了,可现在见到她之后,他已经不愿意试着去接纳她了。

他不愿意……

他很讨厌陶笛。可是讨厌的却有些不忍心。

这种复杂的情绪让他烦躁的蹙眉。

————

回去的车里,他问,“银行卡为什么拿出来?”

陶笛把她对季向鸿说的那番话如实告诉他。

季尧眸底腾起一丝暖意,顺手揉着她的发顶,“是不是傻?”她两张银行卡里面那点小钱,父亲根本就不屑一顾。

陶笛不以为然的偏头看他,眸底一片坚定,“才不傻。我是想感动你父亲,想他不那么讨厌我。”

季尧有些心疼的感觉,哑声道,“不需要理他。”

“可他很不喜欢我,很讨厌我!”

“他的想法,不必在意!”

“可他总归是你的父亲啊……”

“是我们结婚。”他霸气的回答。

这五个字,让陶笛有些心花怒放起来。之前阴郁了一个星期的坏心情都一扫而空了,他说是他们在结婚。父亲的意思不必在意,虽然这不是儿子应该对父亲的淡漠态度。可她能听出来他对自己的维护,他应该也是在乎自己的。

她想到之前那通被挂掉的电话,又柔声问。“我向你求救的电话你接到了?所以赶来的?”

他答,“是。”

“那你怎么一言不发?”她不解。

“接受到你的危险信号,按照那个时间段和你的言语可以判断出你在小区楼下出事。我必须第一时间赶回小区调取监控视频,才能尽快查找线索救你。”季尧语气还是那种淡淡的,只是眼眸中那一抹睿智的精光很明显。

陶笛再一次验证了左轮说的那句话,季尧这个人智商很高,但是情商很低。通过她被绑架这件事,完美的验证了。对于情商低的男人,她想她可以慢慢培养。于是,她宛如夏日荷叶上的一抹露珠,清纯明媚的伸手去搂着他的胳膊,语气娇柔无边,“老公,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你可以先安抚一下我的情绪。其实,你只要说一句别怕,就可以缓解我很多恐慌的。好吗?”

她跟他说话,从来不会用命令的口吻,一直都是用撒娇商量的口吻。

而他也最受用,他看着她,思考了两秒,“以后我会注意。”

她又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老公,知道我有危险,你紧张吗?”

季尧扫了她一眼,那肯定的意思很明显。

“你回答,我要你说出来。”她执着。

“紧张。”他纵容她。

陶笛笑容妍妍的看着他,“老公,你真好。”

季尧一边开车,一边低头看她。看着她的笑脸,他的唇角也忍不住上扬。车窗外,不断有风景闪过。马路两边,霓虹灯闪烁。这个点是晚饭点,他有些饿了,他突然开口,“我饿了。”

陶笛一愣。伸手去摸他的下巴,小手指调皮的摩挲着他的胡渣,“想我给你做饭了?”

季尧点头,“想了。”

“你哄我。”她撒娇。

“萌宝宝。”他声音柔和几分。

“继续哄。”她笑。

“晚上哄。”她一直在他臂弯处无意识的蹭着,蹭的他体内的细胞更加活跃。刚才在车边上那一个吻,就搅乱了他体内的细胞,这会只要一点点小动作就能让他乱了分寸。

陶笛脸颊腾起一片酡红,捂着小脸,萌萌哒,“老公,你色。”

“我想了。”他看着她的眸光突然就炙热了起来。

“回家,回家!!”她叫。

他加速……

回到家里。

陶笛刚转身关上门,季尧就已经急切的将她抵在门上。

她吓的缩着小身子,惊慌羞涩的看着他,“老公……你说饿了,我先去做饭。”

季尧却将她重新拉到怀中,看着她露出的白皙水嫩的肩头,忍不住低头在上面咬了一口。

陶笛更慌了。“老公,我先做饭。先做饭……”

“先做运动。”他霸道的将她圈在怀中。

陶笛感觉到了他的急切,还有他的眼神,炙热的仿佛能点火。

而她的眸光清澈的如同潺潺流水,潋滟着秋波微微的荡漾,荡漾的他心口都软了。

一个星期了,他真的想她了……

他的动作霸气而又透着一些温柔,“运动……”

陶笛人都快瘫软了,几乎是半挂在他脖颈处的,她喃喃的道,“去床上……”

“就在这里。”

天知道他有多么的迫不及待!

陶笛简直要捂脸了,想到那些运动的羞羞的姿势,就恨不得躲在他的胸膛中不要出来了……

而他自然是不给她任何躲藏的机会,他迫切的一路扫荡下去。

陶笛忍不住的打颤,腿软……

一朵朵艳丽的花瓣绽放开来,映忖着客厅里的水晶灯光芒,越发的灵动诱人。

气喘吁吁的时候,她软绵绵的撒娇。要他保证,“老公……你以后跟我吵架的时候不准摔门而去……”

他亦是气息不稳,“你赶我了。”

她娇滴滴,“赶你也不准走!我脾气坏,你要包容我……好不好?”被丢下的滋味,真心不好受。

“好。”他呼吸更紊乱。

“这次我也有错……我不该没事找事问那些无聊问题。我……以后不会再问了,我也不该骂你怪物……我的错,我接受惩罚。”她近乎快有气无力了。

那人却是霸气的道,“正在惩罚……”

“你也有错……你不该吼我……不该丢下我一个人。”

“下次我会注意。”

“还有,我们明明约定好的。不管怎么吵架都不可以不接电话,可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怎么不接?”

季尧申辩,“接了。”

“可你明明是……接了……又挂。”

“那也是接了。”

陶笛一个恍神,再一次体会到某个人的负数情商了。因为答应过她吵架也要接电话,所以她打过去的电话,每一通他都接了,只是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这男人啊……

“专心点!!”感觉到她的恍惚,男人一个用力将她拉回现实,继续新一轮的惩罚。

惩罚结束,两个人为期八天的冷战拉上帷幕,在这一次冷战中,陶笛又提出了新的要求,努力培养季先生的情商。

当然,她也明白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所以,她会循循善诱……

————

同样的夜晚,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心情。

施心雨查出来怀孕已经是第八天了,绍庭还在美国出差。她至今都没有机会亲自在绍庭面前给自己涨分,当然她每天都有给绍庭打电话,只可惜他的工作还是那么忙,一直都是秘书接她的电话。

虽然秘书语气恭敬,可话里话外都是敷衍的意思。当然,她更加清楚这都是绍庭授意的。

她急啊,烦啊,每一天都在等着绍庭回来。

袁珍珍因为她的怀孕,对她态度好多了。也帮她打了好几通电话催绍庭早点结束美国那边的工作,早点回家多陪陪心雨。她一再的提醒绍庭。孕妇的心情很重要。

纪绍庭敷衍了几次后,终于答应今天要回家了。

施心雨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了希望。已经是深夜了,她还坐在沙发上等着他。她面前的茶几上放着的是她怀孕检查单,还有B超单。她通通放着,等着他回来。

凌晨一点,纪绍庭才回来。

虽然很晚了,可她一点困意都没有。听到门锁的声音,连忙去开门。

见到纪绍庭的瞬间,她幸福的笑了,“绍庭,你回来了?”

纪绍庭应了一句,“嗯。”

换做以前纪绍庭是不会搭理她的,所以今晚上的转变,让施心雨信心大增,也更加开心了。她帮绍庭把西装外套挂起来,拉着他到沙发前坐下,指着B超单上面的那个小点点。幸福洋溢的告诉他,“绍庭,你看这就是我们的宝宝。医生说我们这次的宝宝会很健康的………你看。”

纪绍庭眸光落在那张薄薄的纸张上,眸光顿时变的沉甸甸的。

“绍庭,我明天要做产检。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施心雨的声音温柔如水。

纪绍庭沉默了几秒,终是点头,“好。”

施心雨挽着他的胳膊,仰头想要亲吻他的侧脸,被他不着痕迹的躲开了。她微微有些失望,“绍庭,你是不是累了?”

纪绍庭点头,“嗯,有点。很晚了,你先去休息。我明天陪你去做产检。”

施心雨看着他,“你不去休息吗?很晚了,我想你陪我一起休息。”

纪绍庭轻轻拍了拍她肩膀,“你先去休息,我到书房收发几封邮件。”

施心雨一听,顿时笑了,反手抓住他的大手浅浅的亲了一口,“好,那我先回卧室等你。”虽然绍庭对她态度改变了点,可她终究不敢放肆。

纪绍庭看着她的背影,眸光更加幽深。

半响,他摸出香烟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白色的烟雾。烟雾缭绕间,将他那张俊脸忖的有些深沉,眸底那丝丝缕缕的忧伤有些明显。

袁珍珍睡眠比较浅,听见儿子的汽车引擎声就醒了,这会披着睡衣下楼来。

大厅里,落地窗边上有凉凉的秋风吹进来。

她下楼,看着儿子幽沉的模样叹息,“儿子,开心点。心雨虽然有错,可她对你的爱是真的。要是不爱你。也不会整出这么多事情来了。现在她又怀孕了,你应该调整好心态跟她好好生活。孩子是无辜的,妈妈是过来人,妈妈知道孩子出生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情。妈妈身体不好,妈妈现在只希望一家子过的和和美美的。别让妈妈担心好吗?”

纪绍庭嘴角勾起一丝苦笑,点头,“妈,我知道该怎么做。你回去休息吧,我也回房睡了,明天我陪她去产检。”

袁珍珍总算是欣慰了点,她就知道儿子是最听她劝的,点头,“好,那你们好好休息。妈妈也去休息了。”

第二天,纪绍庭果然是陪施心雨去产检的。

产检正常后,纪绍庭回公司上班,一个人无聊的施心雨打电话给张玲慧,约她出来陪她给孩子买小衣服小玩具。虽然现在为时过早,可她就是按耐不住。

张玲慧自然是很乐意陪着她的,可是她却没那么兴奋,反而是很担忧的询问她,“心雨,你身体真的没什么不适吗?”

她重复问了几遍后,施心雨有些不耐烦了,“没事啦。我都跟你说了几次了,真没事。你就知道瞎担心。”

张玲慧心底叹息,压低声音,“你上次流产还没半年,这次又怀孕,对你身体肯定有伤害的,我怎么能不担心?”

“没事,我恢复的快。”施心雨眉眼间都是幸福,因为绍庭现在开始搭理她了,她很开心。

张玲慧声音更低了,“还是要谨慎点,我上次就劝你了,身体要修养半年再怀孕,你却心急。”

施心雨不以为然,“啊呀,你别唠叨了,我身体素质很棒的。医生也说了这个宝宝很健康,你就放心吧。我要不是心急,绍庭能搭理我吗?”

张玲慧不再说什么了,只能小心翼翼的护着她,避免她被拥挤的人群碰到磕到。

她们正在逛商场内的儿童乐园,而左轮正在巡视他家的商场。

当他看见张玲慧小心翼翼的扶着施心雨的那神情,隐隐的觉得不对劲,他的眸底突然闪过一丝精光。

找了一个角落,打电话,“我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你尽快帮我验证。你帮我验证一下,张玲慧跟施心雨有没有血缘关系?”

挂了电话,左轮看着她们的背影,越看越觉得自己这次绝顶聪明了。

————

周二早晨,远在南城的季洁一大早就接到了季向鸿紧急召回开家庭会议的电话。她本想找个理由婉拒,她不喜欢回东城,一点都不喜欢。

可是,季向鸿抛出的会议主题让她脸色变了变。

这次的会议主题是变更遗嘱——

她马上就联系到了小尧跟陶笛的婚姻,她叹息,揉着眉心对着电话问,“大哥,你是想用这一招来逼小尧离婚吗?你还是不能接受他们吗?陶笛是个好女孩,你别对她那么苛刻好不好?”

“如果不想季尧一无所有,你立刻回来劝他们离婚,他最听你的话了!”季向鸿说完根本不给她说话的计划就挂断了电话。

季洁拿着手机,眸光复杂无比……

就这样呆呆的坐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她还是起身简单的收拾一下行李,回东城。

她不能坐视不理,不能看着小尧一无所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