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老公,我紧张/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城这边的季洁因为接到了季向鸿的电话,原有的生活节奏被打乱。她急急忙忙的从山间别墅赶往机场,直接飞往东城。

而东城这边的生活节奏依旧,尤其是天琴湾的这对小夫妻。初初和好之后,感情浓度升高了几分。

整个晚上,陶笛被各种榨汁,最后导致她累的窝在男人的怀中一点力气都没有。

原本还想着早点起床给两人做早餐,可是累的全身都软绵绵的不想起床,她小腿架在他的双腿上,小手抱着他的腰肢,懒懒的道,“老公,我好想当贤惠的小妻子……可我好困好累起不来。”

季尧的身体素质显然是比她好多了,看着她懒洋洋的小模样,冷峻的面容上浮现一丝柔和。手臂稍稍收紧,让她更加紧致的靠近在他怀中,深眸中闪过一丝宠溺的弧度,“睡。”

就这样,陶笛在他怀中又赖了一会,最后是掐着点起床的。

梳洗完毕,换好衣服,两人一起出门。

在电梯门口,陶笛扬起小脸侧眸身边的高大男人。楼道里面有金色的光线,穿梭在空气中。折射在他俊立的身影上,闪亮亮的光线如同细线一样倾泻下来。

他的周身都弥漫着舒畅,漫长,明朗的气息。不由的让她眼眸都跟着明亮了。

她弯弯唇角,笑容就宛如春日枝头绽放的桃花般绚丽明媚,粉唇嘟嘟的,嗓音也柔柔的,“老公,我可是为了你放弃我全部财产的,所以你要好好对我。”

季尧修长的手指按着电梯向下键,墨黑的眸光看向她,应道。“好。”

“要疼我,宠我,宝贝我。”陶笛笑盈盈的,对他眨了眨眼睛,“你OK?”

电梯来了,他将她拉进电梯,“OK。”

陶笛喜滋滋的攀着他的手臂,将身上的重量都交给他,“老公。这个周末你值班吗?你不值班我们去看看姑姑吧?我都想她了……”

季尧魏然不动的站在电梯内,任由她依靠着,“不值班。”

“那我们去看姑姑,我要给姑姑买点什么礼物呢?你努力想想姑姑喜欢什么??”一大早,陶笛心情很好,叽叽喳喳的在他耳畔说个不停。

他不太喜欢说,但是不讨厌听她说。她叽叽渣渣的声音,就像是百灵鸟一样悦耳。

他像以前送她去上班,到她公司门口的时候。她像以前一样凑过来,“老公,亲亲吻。”

季尧亲她一口后,她宛如露珠一样轻快的跳下车,“老公,再见。祝你今天一天都有好心情,要记得宠老婆哦。宠老婆的男人才伟大!”

因为两人和好了,陶笛的心情也明显的好了。

笑容灿烂的走到自己办公桌前,何欣妍凑上来,看着她眉眼之间的幸福和甜蜜,揶揄道,“心情不错啊?这小脸色粉红粉红的,一看就是被滋润的不要不要的。”

陶笛笑着捂着自己的脸颊,跟她嬉闹道,“是呢,找一个禁欲系的大叔,每一晚的体验都是不能说的秘密,简直是被滋润的不要不要的。”

何欣妍惊呆了,“小笛,你矜持点好吗?”

陶笛调皮的四下看了看,“矜持是什么鬼?我表示不认识。”

何欣妍被她闹习惯了,蹙眉故意一脸的嫌弃,“小笛,你节操呢?你三观呢?”

陶笛一脸的迷茫,“节操?三观?咱们公司新来的同事?”

何欣妍彻底被打败了,她手里抱着一堆文件,摇头,“不是一个频道的,我走人了。”

她走了两步又退回来,突然兴致勃勃的提议,“小笛,今天下班我们去游泳馆游泳吧?就是新开的那家零距离游泳馆,我有哥们在里面当教练。送了我两张月卡,我一个人没伴儿懒得去,你陪我去呗?”

陶笛眨了眨清澈的眸子,在脑海里自动脑补游泳画面。那是一堆美女帅哥的身材秀啊,她自认为自己身材还不错,去游泳也不丢人的那种。

何欣妍用胳膊顶了顶她,“行不行啊?你倒是说话啊。不会是被高冷大叔管的不要不要的,不敢去吧?”

陶笛摇头,“哪能啊?我家大叔哪有那么小气啊?游泳可是正经的好项目,锻炼体能呢。”

何欣妍点头,“所以啊,你去还是不去?游泳还可以减肥呢,我这段时间胖了三斤,我准备游一个星期瘦回来。”

陶笛想了想。“去啊,可是我没泳衣。”

何欣妍笑,“我有啊,我今天可是有备而来,帮你也准备了一套。”

陶笛点头,“那就没问题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一整天忙忙碌碌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陶笛想到要跟大叔报备一下行踪。就给他发微信,“老公,今晚我晚点回去。何欣妍约了我一起去游泳,去新开的那家零距离游泳馆,具体什么时候回家还没有确定。暂时先报备这些,稍后再精确报备。”

没一会,季尧那边回了两个字,“不准。”

陶笛看着手机屏幕,不解的回,“为什么啊?大叔,你对你小妻子也太严厉了吧?小妻子是去游泳,又不是去约会,为什么不准?游泳可以减肥,可以让人变得聪明,可以提高身体的柔韧性,还可以提高肺活量,反正好处大大的。不信你百度一下游泳的好处,我尽量早点回家。老公,我爱你,么么哒,咱们拉钩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她手机刚放下,何欣妍来喊她一起去游泳馆了。

她把手机放回包里,跟何欣妍手挽手离开公司。

她们是坐地铁去的,一路上何欣妍都超级兴奋的跟她聊天。而她包里的手机也没再响过,她想大叔肯定是默认了,所以心里就更加没负担了。

地跌站离游泳馆大概有五分钟的路程。

快走到游泳馆门口,陶笛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妍妍,你把泳装拿给我看看。不会是那种夸张的暴露款吧?”

何欣妍翻白眼,“瞧你那点出息,出来游泳还恨不得裹个床单?”

陶笛从她包包里抢出泳衣,打开看了看,满意的点头,“不错,这款式我喜欢。这水嫩水嫩的紫色适合我,我要是穿上肯定迷倒一大片。妍妍。你挺会办事的。不错,有我的范儿!”

何欣妍又翻白眼,“贫嘴。”

只是,走到游泳馆门口的时候陶笛惊呆了。

她呆在原地,就这么看着门口的那辆车。

何欣妍催她快点进去,可是她就像是呆住了一样,“小笛,你是不是中邪了?怎么定住了?”

陶笛一脸的懵逼,“那个……妍妍……我可能真的定住了。是被我家高冷大叔定住了,他好像追来了。那是他的车……”

何欣妍顿时两眼放光,“哪里哪里?在哪里?你家高冷大叔本尊来了?”

陶笛点头,然后就看见她家大叔一脸刚毅的从车里下来,走过来。

何欣妍瞬间被秒杀,她虽然看过大叔的照片,却没见到大叔真人。这会看见大叔都真容后,瞬间就被他身上那种君临天下的王者气场震慑住了。她轻轻的拉了拉陶笛的衣服,“喂,你家大叔真人比照片更高冷。更有魅力!!”

陶笛却在大叔眼底看见了一股强烈的霸道气息,他那紧绷的俊脸,让她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软软的叫了一声,“老公,你怎么来了?你太浪漫了,你是想跟我来场不期而遇的邂逅吗?”

其实,看着大叔那淡漠又霸道的眼神,她就有些心虚了,声音也越来越弱了。

季尧上前后,眸光扫了她一眼,最后落在她手上的那个泳衣的袋子上面。

他伸手将那个袋子拿过来,陶笛联想到上次施心雨婚礼上她穿的那件礼服他都觉得暴露,所以她小手微微用力不肯撒手。

季尧一个凉凉的眼神扫向她的小手,她就吓的缩回小手。

然后乖乖的站着,看着他,“老公……里面没什么东西的。真的没什么……”

季尧将里面的泳衣拿出来,当他看见那布料少的可怜的泳衣。眸底闪过一抹深谙。

陶笛连忙叫道,“那是何欣妍的,不是我的,跟我无关!!”

何欣妍再次惊呆了,怎么平时的小野猫瞬间开启了小白兔模式?

因为两件泳衣是放在一起的,所以季尧又从里面勾出了一件。底下那件才是何欣妍的,相比而言,底下那件比之前那件暴露那么一点点。

陶笛巨囧,雅蠛蝶,她这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一头栽下去之后,怎么爬上来呢?

她指着何欣妍,“这件也是她的,她一个人穿两套。”

何欣妍汗哒哒,这是专业说谎话不脸红吗?

季尧剑眉蹙的更紧,顺手就将两套泳衣都扔进了垃圾桶,低沉着嗓音,“回家。”

陶笛一脸的纠结,“老公。这不好吧?我都已经答应妍妍了,不然你也一起进去吧。”

“回家!”季尧沉声重复。

陶笛不停的向何欣妍使眼色,想要丫的帮她说上两句。

可是,何欣妍接受到眼神暗示后,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季尧那冷飕飕的眼神给秒杀了。她甚至被震慑的,后退了两步。

小笛家高冷大叔脸上明显写着生人勿近……

季尧转眸看着陶笛,伸手拉着她直接塞进车里。

陶笛小脸皱成小包子了,“老公……妍妍还在这里呢?咱们这样不太好吧?”

季尧发动引擎,压根就不理她。

而这时候,季尧的手机里面有一条短信跳进来,他随手打开眸底那一抹深谙更加明显。

陶笛凑上前,“谁的短信啊?”

季尧放下手机,继续高冷的不理她,也不像以前一样让她看他手机了。

陶笛苦瓜相很明显,“老公……不带这样的……你刚才那么对何欣妍也太失礼了。”

季尧一边开车,一边蹙眉,冷冷的来了一句,“穿那样就不失礼?”

陶笛眨巴着眼睛,过了几秒突然就笑了,“老公,你吃醋了?你真的吃醋了?你是怕我穿的那么暴露会迷倒一片帅哥是不是?”

季尧直接否决,“没有!”

陶笛情商可不低,大叔都别扭成这样了,她要是看不出来他吃醋,那她脑子就被门挤了。反正何欣妍已经被甩的远远的了,她再抱歉也没用。不如等到明天上班好好向她赔礼道歉。现在,她心里可有点小波纹在荡漾。

大叔吃醋了!

老公吃醋了!

“老公,听说游泳教练很帅。就跟雕塑巨匠米开朗基罗的代表作里面的大卫似得……那身材充满了张力,完美的不要不要的。”她一边说,一边看着男人。

显然,她是故意的。

果然,季尧的脸色又阴冷了几分,“闭嘴!”

陶笛突然就笑了,笑着往他身边的位置靠近了点,“老公,你知道吃醋就对了。毕竟我这么可爱的小妻子可是很有魅力的,看在你还懂珍惜我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你扔我泳衣的事了……”

季尧凉飕飕的眼神扫过来,她又自动转话题,“当然啦,你也别跟我计较。我只是单纯的想游泳,我可不是想去勾引帅哥或者是企图被帅哥勾引的。这点你放心,你小妻子对你坚贞不渝。”

“老公,我亲你一下呗。讨好你一下呗?”

见季尧还是不理她。她亲了他一口,他还是不理她。

然后她又贱兮兮的给季尧讲笑话,基本上都是把她自己逗笑了,季尧还没笑。

虽然大叔今晚太霸道了,还有些失礼。不过,看在他是紧张她的份上,她也不想计较。夫妻之间,总要相互体量心情,相互顾及情绪的。

再说了。大叔今晚上对她的严厉管束,竟让她没出息的觉得心里甜甜的。

于是,她逗他逗的更认真了。

不过,最后还是黔驴技穷了。

季尧车速开的挺快,路过一家主题酒店的时候。

陶笛突然心血来潮,“老公,为了哄你开心。你的小妻子决定今晚住这类型的主题酒店了。听说里面很浪漫,很甜蜜,很刺激的。你看怎么样?我看可以有!”

季尧终于有了反应。侧眸看了一眼,深眸里亮起一束光,脸色总算是缓和了点。

不过,他并没有停车。

而现在所行驶的这条路,也并不是回家的路。

她有些疑惑了,“老公,我们不是回家吗?”

季尧冷道,“不是。”

“你刚才说回家的,怎么又不回家了?我们现在去哪里?”她问。

“到了就知道了。”季尧语气还是淡淡的。

陶笛问也问不出来,只好乖乖坐着。

不过,她也没闲着。她从包里拿出一本小笔记本,还有一支笔。然后认真的写起来……

等到了目的地,陶笛也写好了。她讲那张纸撕下来,笔也收进包里。然后塞到大叔手里,“老公,给你的!!”

季尧蹙眉,“什么?”

“情书。”陶笛眸底满是清澈的无辜,精致的小脸有淡淡的红晕。很可爱。

季尧有些反应不过来,她又重复,“你没听错,这是我给你的情书。你看一下吧,我可是写软文的高手。这情书写的可用心了。”

她说完抬眸看向车窗外,这一看又有些蒙圈了,“老公,我们怎么来这家酒店了?我想住刚才那家酒店。很有特色的哦!!”

季尧将她塞给他的情书放西装口袋里,“下车。”

陶笛蒙圈状态下。下车。

下车之后,季尧就牵着她往里面走。

陶笛茫然,“老公,你怎么不先登记开房?”

“老公,你直闯啊?”

“老公,我们干嘛来了?”

“见姑姑。”

“姑姑来了?那怎么不直接到我们家啊?”

“我父亲也在。”季尧淡淡的一句话,让陶笛紧张的脸色都变了。

“什么?你父亲也在?还有谁啊?”

“他的现任妻子,儿子,姑姑。”

“这什么情况啊?”

“家庭会议。”季尧始终一脸淡漠。

陶笛当即就吓的腿软,“老公,你怎么能这样?你都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没补妆,也没有心理准备。我不能去……你父亲又那么讨厌我。我怎么能就这么冒失的来参加你们的家庭会议呢?老公……”

可是不管她怎么挣脱,怎么拒绝,都没用。

季尧一直拉着她往前走,她嘟着小嘴,“老公,我真的很紧张……”

走到房间门口,两人才停下脚步。

陶笛一脸的可怜兮兮,“真的要紧张,不然你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半个小时也行,我做一点心理准备……”

季尧只是淡淡的两个字,“不需要!”

然后,双臂放缓了一点力道,改成牵着她的手,是那种十指紧扣的牵着,推门而入。

房间内,季洁,季向鸿,苏红,季诚都在。

大家看见季尧跟陶笛出现的时候,眸光纷纷复杂的看过来。

陶笛被盯着看,看的脸都红了,也越发的紧张。

季尧牵着她的手指,微微收紧一点力道。

陶笛感受着他掌心传递出来的热度,深呼吸,逼着自己镇定。

他们四人的眸光纷纷聚焦在两人交织在一起的十指上,季向鸿手中正端着一杯水。

这会看着陶笛那楚楚可怜的眼神,突然就暴怒着将水杯砸了过来,“滚!谁让你来的?我们这是召开家庭会议,你有什么资格来参加???”

陶笛心想完蛋了,这下子要毁容了。

季向鸿砸出去的时候,手又微微一抖,方向偏了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