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情书/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笛原本就紧张,这会更是紧张的手足无措,压根就忘记了躲闪。

季尧反应速度很快,是下意识的侧身,将她护在怀中。

而他自己的额头就不幸的被水杯砸中了,水光咣当一声摔在地上,化成碎片。

他饱满冷峻的额头有鲜血滑落下来……

季洁原本是坐在沙发上的,有些忧郁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心疼,人也紧张的站了起来。

陶笛看着地上的碎片,再抓住男人的手臂,侧眸一看就看见他额头上触目惊心的血迹。她当即心疼的撅着小嘴,都快哭了,手忙脚乱的从自己包包里面找出纸巾帮他按住伤口。

她今天穿的鞋跟并不太高,季尧很高,所以她是惦着脚尖帮他按伤口的。

那心疼的小脸皱成一团,小手紧紧的按住他的伤口,还旁若无人的帮他吹了吹,“老公。是不是很疼?你忍着点,要不我陪你去医院?”

关心则乱,所以此刻她很慌乱。慌乱之下的她,竟冲着季向鸿嚷嚷道,“您不喜欢的是我,你砸的时候应该瞄准点,别伤及无辜了!!”

其实,这么一点磕伤对季尧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在被砸的瞬间,他只是轻轻的蹙了蹙眉头,俊脸上并没有吃痛的表情。

季洁也紧张的上前,关切的问,“小尧,怎么样了?疼不疼?要不然现在就去医院处理一下?”

季向鸿失手砸伤了儿子后,沉甸甸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压抑的心疼,那只砸水杯的手指垂下的时候微微的颤抖了下。

苏红跟季诚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纷纷露出幸灾乐祸的眼色。

尤其是苏红,如果不是努力的隐忍着,她真的很想扬唇笑笑。这个该死的季尧,平时冷的就跟冰窖似得,连话都不愿意跟他们说一句。偏偏季向鸿最宠的就是这个冰窖,这下子砸的好,砸傻了才好呢!

季尧是外科医生,冷静的确定了止血时间后,就将陶笛的手拿下来,看了姑姑一眼,淡漠道,“不用。”

陶笛撅着小嘴。不放心的看着他,“老公,真没事吧?还疼不疼?”

季尧心口蓦然又是一软,“不疼。”

陶笛将沾了血的纸巾扔进了垃圾桶,挽着他的胳膊,站在一边。

小手主动塞进他宽大的掌心里,深呼吸,逼着自己冷静下来面对。

看着季向鸿更加难看的表情,她又主动道歉,“对不起,刚才我有点激动了。”

季洁看见季尧受伤,心情很不好,难得的露出一丝火气,“大哥,你怎么能这么没轻没重的?这要是砸到眼球怎么办?”

季向鸿眉头紧蹙,瞪了她一眼,但是没说话。

倒是苏红唯恐天下不乱的道,“小洁。你今天怎么像是吃了火药了一样?我们全家除了你跟小尧,谁敢这么跟你大哥说话?这么多年了,你也该懂点事了。别整天没大没小的。”

季洁转眸冷扫了她一眼,“我有分寸。”

苏红冷笑道,“还跟我杠上了?我可没招你惹你,你这大小姐的脾气真是一辈子都改不了。都是你大哥纵容的你!”

季向鸿有些烦躁的冲着苏红吼了一句,“够了!你给我闭嘴!!”

苏红瞬间不敢造次了,不过还是用她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嘀咕道,“就知道吼我……”

季洁定的是套房,面积并不小。环境其实也挺清幽整洁的,只是因为每个人都心怀心思,忖的这空气中都多了几分兵荒马乱的气息。

陶笛原本是很紧张的,可是感受到男人掌心传递出的热量,熨烫着她的心灵,慢慢的她就不紧张了。她想反正已经来了,反正是要面对的,反正她是不会同意离婚的。

坚定了信念之后,她就没什么好慌乱的了。

半响,季向鸿叹息了一声,眸底碾压过一抹复杂的情绪后,尽量压抑着胸口那膨胀的怒火,“小尧,你坐下,我有话要说。”

季尧淡淡的抬眸看向他,淡漠的道,“你说。”

季向鸿扫了一眼陶笛,陶笛就乖巧的站在季尧身边不说话。

最终,他沉声道,“行,那我就开门见山。我这次把你姑姑紧急召回召开家庭会议的主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变更遗嘱。”

季洁听到这话,眉头蹙起,脸色有些微微的苍白。

苏红跟季诚听到这话,面面相窥后,眉眼间有一抹隐藏不住的喜色闪过。

在季家,季向鸿对季尧的偏心是大家心知肚明的。季向鸿早早就立好遗嘱,受益方当然是季尧。而季诚就只获得一小部分的遗产。这也是苏红心里最大的梗。

今天被紧急召集到这里,听说要更该遗嘱。她不由的想入非非起来,季尧这次偷偷瞒着家里结婚,已经惹怒了季向鸿。所以,这个时候变更遗嘱,肯定对季诚有利。

她光是想想都觉得兴奋。

季向鸿说完了这句后,一直在观察着季尧的反应,奈何他还是一贯的面无表情。

陶笛小鸟依人的站在他身边,小手轻轻的勾了勾他的掌心。清澈的水眸中那一抹担忧和愧疚很是明显。她不傻能听出公公言语间的意思。怕是要用家产来威胁大叔跟她离婚了……

季尧看了她一眼,突然就有些心疼的改成搂着她的肩膀。

这一举动,更加激怒了季向鸿。冲着陶笛怒吼,“你出去!我们家的家庭会议你没资格参加!!”

陶笛难堪的红了脸,看着季尧。

谁知道季尧淡淡的道,“一起回家!!!”

陶笛更尴尬了,“…………”

季向鸿一直往下压的怒气再也压不住了,猛然一怕茶几,震的那上面一个米黄色的文件袋都掉到了地上,“混账!季尧,你一定要跟我作对吗?这个陶笛不适合你,你为什么就听不进去?再说了,我也调查过了,你们根本就是闪婚。闪婚能有什么感情?赶紧离婚!!”

陶笛一直没有说话,这会忍不住插话,“我们不离婚!!”就不离婚!!

季尧也是淡漠不容置疑的道,“不离!!”

“闭嘴!!”季向鸿又粗暴的吼起来,“你们都给我闭嘴!季尧,我今天找你过来是给你下最后通牒,而不是跟你商量的。你自己考虑好,我已经把遗嘱带来了。如果硬是跟我作对,那我什么都不会留给你!”

季洁看着陶笛那张苍白的面孔,心口也微微的涩然。她明白大哥这样子的反对实在是太苛刻了,可是大哥就是大哥,他的行事作风一向是没人能干涉的了。她叹息,“大哥,你何必这样逼他们?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为什么就不能给他们一个机会??”

“季洁,你也给我闭嘴!平时是我太纵容你了是不是?你居然跟这个混账统一战线?”季向鸿气的身子都在颤抖着。

苏红暗自握紧了拳头,眼神一直盯着季向鸿手中的那个文件袋。恨不得他立刻就更改遗嘱。

季诚还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虽然有些激动,可还是掩盖不住他顽劣的本性。

气氛在这一瞬间尴尬的一触即发……

苏红精致的妆容却遮不住她眼底那一闪而过的贪婪和阴狠,她扬唇笑着,温和的道,“小尧,你就跟你爸爸认个错。并且尽快跟这个……这个……谁离婚算了。天底下好女孩多的是。你何必呢?”

季尧从来都不屑搭理苏红,这会也是的,根本就将她忽视为空气。

苏红似乎也习惯了,也不觉得尴尬,又继续挑唆道,“哦,对了,我想起来了。小尧你很久很久之前就不听爸爸的话,你不但不听,还很叛逆。你爸爸越是反对的,你越是要去做。就像是当初你去国外学医的时候,你爸爸坚决反对,可你偏要去做。你爸爸不让你做医生,你回国就去医院上班了。你爸爸让你回家跟我们住在一起,你差不多快忘记咱家长什么样子了?想必这次结婚也是吧,你爸爸越是反对,你越是坚定。”

季洁狠狠的瞪她,也没能阻止她的那张嘴。

这些事被提及的时候。季向鸿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苏红暗自对季诚使眼色,季诚讪讪的勾唇,也跟着附和道,“是啊,大哥从来就跟正常人不一样,他就是个怪物。”

他这话一出,除了季尧以外的人都变了脸色。

季洁难得呵斥道,“小诚,你怎么说话的?他是你大哥。你怎么说话的?”

季向鸿眉峰拧的更紧,瞪过来的眼神都透着威严和肃沉。

苏红连忙打圆场,一边狠狠的刮了一眼儿子后,一边道歉,“老公,你别生气。季诚一时口误,大概也是被这里的气氛影响的。你别生气,小尧,你也别生气。你弟弟他是无心的。”

陶笛明亮的眸子里也闪过一丝不悦,“你别胡说。”

季诚看向陶笛,被她那直爽的样子给逗笑了,不怕死的道,“假嫂子说的是,我不胡说了,我现在少说话。”

陶笛更加不悦,然后很郑重的道,“什么假嫂子?我是你真嫂子,千真万确的真嫂子!我们是领了证了。受法律保护的。”

季诚摸了摸鼻梁,“好吧,真嫂子!!”

季向鸿已经被吵的脑袋都快炸了,严厉的眸光扫向大家,“都给我闭嘴!听我说!!!”

沉静……

大家都没再吭声,季向鸿这才看向季尧,“季尧,我这是顾及到我们之间的父子之情,才会给你一次又一次的机会。这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了,我现在问你,你到底离不离婚?”

季尧不屑的勾唇,“不离!!!”

“你当真?”季向鸿的吼声如同海啸一般,震得人耳膜都疼。

“我不会离婚!”季尧始终淡漠。

季向鸿气的脸部肌肉都在抖动,胸口不断的起伏,“好,好,我马上就联系律师修改遗嘱。我要跟你断绝父子关系。”

陶笛有些慌了,看向身边的男人,这断绝父子关系可不是闹着玩的。这就有点太严重了……

季尧面部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就连幽深的眼眸中都没有一丝波动,他只淡淡的道,“我带她来,是告诉你我不会离婚。不在乎你那些给我的那些,至于断绝父子关系,你随便!!”

季洁听到这话,也更加慌了,“小尧,别乱说……”

苏红暗自白了季洁一眼,就知道她一直偏心季尧这个侄儿。恨不得当成亲生儿子一样养……

季向鸿手捂着胸口的位置,气的心绞痛,“季尧,你反了是不是?”

季尧不愿意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拉着陶笛转身就离去。

陶笛不敢迈步,“老公……”

季尧加大力道,几乎是拖着她迈步的。

季洁站起身,追了两步,“小尧,你别冲动。”

季尧的脚步顿了顿,语气里除了淡漠之外多了一丝不屑,“姑姑,你知道的,我不在乎的!!”

季洁默然……

苏红心里急的跟什么似得,她可是盼着他们吵翻了。季向鸿在气头上就把遗嘱改了呢。

她暗着点火,“小尧,你这是什么态度啊?你平时对我目中无人也就罢了,你怎么敢对你爸爸也这样?我们家季诚可从来都不敢这样……”

季洁转身又对她低喝,“大嫂,你够了!你还嫌不够乱吗?小诚每次犯的错还少吗?”

季尧说完那句话就跟陶笛大步离开了。

苏红看着他们的背影,冷笑着,“小洁,既然你叫我一声嫂子。可你也得注意自己的态度,哪有小姑子对嫂子这么横的?”

季洁深呼吸,“……”

季向鸿愤怒的情绪已经到达了巅峰,他使出了最后一招。没想到季尧居然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很生气,可又无可奈何。对于季尧的态度,他也很痛心。他充斥着猩红血色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复杂的愧疚,最终将怒气撒到苏红身上,猛然一拍茶几,“你给我少说几句!!季诚季尧没一个让我省心的!!”

苏红委屈,被他瞪的身子都在颤抖,可是眼神还盯着茶几上那份文件袋,最后还是不怕死的问了一句,“那今天的家庭会议还开吗?遗嘱…………”

“滚!!”

“你先走!!”

季向鸿跟季洁同时开口,苏红脸红到脖子,最后一咬牙拉着季诚,“小诚,我们先回家!!!”

————

陶笛是被一路拉着出来的,她眸光有些复杂的看着大叔。

季尧将她塞进车里,然后自己倚在车尾点燃了一根香烟。

陶笛没忍心去打扰男人,她想他表面上那么淡漠。其实心里还是挺难受的,虽然她根本就不在乎公公口中所谓的遗产,可她还是很心疼他。她知道他也应该不会在乎那份遗产,他难受的应该是父亲的不认同,还有小妈和弟弟的排挤吧?

这样子的季尧,让她更心疼了。

虽说她的亲生妈妈对她也并不好,她至少还有一个很在乎她很关心她的父亲。

大叔就不同了……

她扭头看着他的背影,心口一波一波的揪着疼。

今天他的坚定,让她也很感动,并且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用心经营婚姻的想法。

他在车尾抽烟,她就乖乖的坐在副驾驶上等他。

可他大概抽了有半小时,她有些不淡定了。她心疼他,怕他独自躲起来舔伤口。于是,她滑下车窗,扭头看向车尾处,扬起唇角,笑意翩然的喊道,“老公,我饿了。”

季尧这才将烟蒂扔到垃圾桶内,转身上车。

车内,陶笛挽着他的胳膊,柔声问,“老公,你刚才在干嘛呢?抽烟排解忧伤吗?我告诉你哈,你的小妻子可是个开心果,三言两语就能把你哄开心了。”

岂料,季尧看着她的眸光里多了一丝深邃,嗓音磁性魅惑,“我在看情书。”

陶笛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她还在心里设想了无数哄他开心的语言,没想到他居然在看她写的情书?

想到情书,那是自己刚才信手涂鸦的杰作,她羞答答的看着他,“老公,你真在看情书?”

季尧看着她,然后念出情书里面的第一句,“亲爱的老公大人,此刻你的老婆大大人正在含情脉脉的看着你。你的老婆大大人今晚想去游泳。可是在游泳馆门口被你打劫回来了。对此,你的老婆大人是有些微微不满,不过想到你是因为吃醋才做出此举动。你老婆大大人心底的不满又变成了小甜蜜……”

陶笛惊悚的看着他,“老公,你记性这么好?你这是过目不忘?”

季尧傲气凌然的点头,“对。”

陶笛咬着粉嘟嘟的唇,“果然是高智商。”

她还对他竖起了大拇指,他发动车子,问。“吃什么?”

陶笛看着男人淡然的表情,心情也没那么压抑了,撒娇,“老公,我想吃你啊。”

“晚上。”季尧哑声道。

陶笛羞羞的捂着自己的脸,“开玩笑的哦。老公,为了我跟你父亲闹的那么僵真的好吗?我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内疚的。”

季尧一只手将方向盘上移开,攥紧她的小手,“我不在乎那些!”

陶笛又笑,“老公,你真的超级好。以后我也会好好心疼你的,我们去吃烤鱼吧。”

季尧眸底闪过一丝宠溺,“好。”

吃完烤鱼,季尧将车停在来之前的那家主题酒店门前的车位上。

陶笛微微张大嘴巴,“老公,真要浪漫一宿?”

“必须!”季尧下车,继续霸气无比的将她从车上拎下来,然后搂着她,去开房。

这个夜晚像是开挂了一样,大写的浪漫,大写的甜蜜,大写的激情……

半夜,陶笛累的趴在他胸口睡着了。

季尧一只手顺着她的发丝,一只手拨号给左轮打电话。

左轮现在半夜接到季尧的电话,都会下意识的紧张。因为这家伙平时没紧急的事情是不会打电话的,就像前两天小嫂子被绑走,他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那声音差点吓死他。这会,接到电话他整个人脊背都紧绷起来了,“大哥,怎么了?你说。”

等到季尧说完他这通电话的主题后,左轮差点摔电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