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史上无耻张金莲/面朝季尧,春暖花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尧等了几秒,没等到左轮的回答。挑眉,不耐烦的催促,“明天搞定,最迟下午!”

左轮心里很想说一句,你大爷的。可是,他已经被他气的暂时说不出来话。

平静了五秒以后,他才咬牙,“大哥,你能不能体谅一下人间疾苦?现在几点?拜托,现在是凌晨二点,你知不知道接到你的电话我都会紧张的肝颤?以后这种小事能不能别凌晨二点给我打电话?”

季尧眉峰一拧,霸道非常,“执行!”

左轮眉头拧到一起,正想发作的时候。那边已经挂了电话,最后他只能对着手机屏幕咬牙切齿,“你大爷的!你大大爷的!!!”

发泄了两句后,原本的困意被这个电话都击垮了。

他那双桃花眼里面亮起一束光,哎哟哟,大哥小嫂子这是什么节奏?

恩爱啊……

————

第二天,陶笛上班之前给何欣妍买了一堆她爱吃的零食,这才获得她的原谅。

午餐的时候。何欣妍一边吃着陶笛请客的美味大餐,一边赞叹,“小笛,你家大叔真是太man了!你怎么那么好运啊?闪婚都能闪到个男神,我怎么没这么好运呢?”

陶笛嘻嘻哈哈的乐着,“不急,不急,你慢慢等着。”

晚上下班,陶笛挽着何欣妍一起打算去地铁站坐车回家。

今天大叔下午休班,她要早点回家去给大叔做饭。

刚走出公司门口,她还拿着手机给大叔发信息问他晚上想吃什么菜呢?

何欣妍却定在原地,惊叹道,“男神!男神!!”

陶笛对男神没什么感觉,只低头看手机。

何欣妍扯了她一把,“小笛,你家男神来接你了!今天这身西装比昨天更酷了!!”

陶笛不可思议的抬眸,看见大叔果然站在车边上等她。她立刻喜上眉梢,匆匆的跟何欣妍挥手再见,“妍妍,我先回家了,明天见哈!!”

一路小跑着到车边上,水眸亮晶晶的看着大叔,“老公,不是让你在家好好休息吗?你上午才做完一个大手术要好好休息,养精蓄锐。不过,你能来接我,我非常高兴。好想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

季尧原本冷硬的五官线条有一丝柔和,张开双臂。

陶笛甜滋滋的扑进他的怀中,呼吸着他身上特有的阳刚气息,感叹道,“老公,你的怀抱真舒服。”

上车之后,陶笛发现他们并不是在回家的道路上。她有些疑惑,“老公,我们去哪里?”

季尧还是那句话,“到了就知道。”

陶笛已经习惯了他这种模式,索性也不问了。经历过昨天的事情后,他带她去哪里她都不用紧张了。这世界上也没什么比他父亲跟他断绝关系更严重了。

她的小宝马在零距离游泳馆门口停下,她惊诧,“老公,怎么来这里了?”

季尧不说话,下车绕过车头,去帮她开车门,然后拉她一起下车。

陶笛就这样蒙圈的跟着他进去,等到了泳池之后,她发现了不正常,“老公,这游泳馆生意这么差?怎么一个客人都没有?”

季尧淡淡两个字,“清场。”

陶笛惊的下巴快掉下来了,“老公,你……居然清场了?你这样是不是太奢侈了?这要花多少钱?太夸张了吧?”

季尧还是一脸的淡然,眸光闪了下,“左轮请客。”

陶笛再次蒙圈,“老公。你不会又去坑左边那个轮子了吧?左边那个轮子这次钱包可得出血了,下次可不能这样了。虽然是别人请客,可也这也太浪费了。”

“你想游泳,经常来。”季尧看着她的眸子里,不由自主的浮现一丝的深邃和宠溺。

陶笛小心肝被感动的快化了,在季尧怀里蹭了蹭,“老公,你最近好像情商变高了。”

之前早已准备好的两套泳衣被教练亲自送过来,然后再恭敬的退下,封锁场地。

陶笛打开那两套睡衣,看女款的那套款式还挺好看的。又看男士那款,她吃惊的问,“老公,你也要游泳吗?”

“嗯。”季尧已经拉着他去更衣室换泳衣了。

等他们都各自换好了泳衣后,陶笛无意识的问了一句,“老公,你很喜欢游泳吗?”

季尧如实道,“一般。保护你。”

陶笛秒懂,然后感动的眼眶都快湿润了。虽然他的情商不太高,可他偶尔还是会细心的注意到她的情绪。他总是霸道的刚刚好……

真好!!!

两个人在水里酣畅淋漓的游了几圈后,陶笛就累的不行了。

最后是季尧逼着她游泳,她揶揄,“老公,你要是当教练,我会累死的。你真的好严格哦!!”

季尧深眸中有炙热的光芒亮起,看着她裸露在外的白皙肌肤,他坦白,“增强体质,提高体能。你在床上太弱了。”

陶笛差点被泳池的水呛到,“老公,你猥琐。大写的猥琐……”

————

施心雨这几天跟纪绍庭关系没那么僵硬了,绍庭开始在她的要求下回卧室睡了。

每天晚上她都会软磨硬泡的让绍庭抱着她睡觉,绍庭虽然话不多,可多半时候会满足她。

只是,每次她醒来后,绍庭留给她的都是一个冷漠的后背。

她会颓然,会着急,会伤神,但是只要绍庭一个小小的关心的动作,她都会再次重整旗鼓希冀着用肚子里的宝宝将绍庭的心重新拉回来。

这一天晚上,她半夜惊醒,听见纪绍庭在说梦话。

梦里喊着的是小笛两个字……

她顿时心如刀割,再无睡意。

这是怀孕以来,她第一次如此的心痛。

夜深人静的时候。面对着绍庭冰冷的后背,听着他口中叫着小笛两个字。她尝到了心痛的滋味,窗外有夜风轻轻摇曳着枝叶的声音响起,她咬唇冷笑。

半响,她主动靠近绍庭,伸手从后面抱住他。

紧紧的抱住……

纪绍庭被她的动作惊醒,黑暗中,他的眸子睁开又重新阖上,假装熟睡。

心里却是五味陈杂,他明白他跟小笛之间再也回不去了。他也答应了小笛再也不纠缠,洒脱的放手。他也答应了妈妈要好好的生活。期待着心雨肚子里的宝宝出世。

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可是,想要内心平静的跟心雨重新开始新生活。真的好难……

他总是下意识的逃避,下意识的疏离她。

之前她那些丑陋的嘴脸总是在眼前闪过……

真的好难……

这一夜,施心雨无眠。

张玲慧现在是恨不得将成吨的补品炖给施心雨吃,当然,她给她炖的补品都是经过营养师和医生许可的。

因为施心雨不愿意去陶家,说那里有太多陶笛的影子,她看着心里不舒服。

是以,张玲慧就隔三差五的送补品去纪家。

但是,在纪家有袁珍珍在,她们谈话聊天难免会有所顾忌。

所以,她偶尔还会将补品送到施家,趁着施心雨回娘家的时候跟她聊聊天。

施家别墅后院哀嚎声不断,听的施心雨很烦。

她让秦妈快点去堵上那个疯子的嘴巴,秦妈只能低头匆匆去后院。

昨夜一夜未眠,今天气色难免很差。她有些恼火的冲着张玲慧吼,“到底什么时候把这个疯女人送走啊?再不把她送走,我都快被她吵的疯掉了。赶紧把她送走,真是烦死了!我受够了!!!”

张玲慧连忙安抚道,“再忍忍,心雨,冷静点,再忍忍。”

施心雨将她的手挥开,“烦死了,我怀孕了本身就敏感。怎么受得了她这么吵?”

张玲慧收回手,试探性的问,“心雨,你是不是很久没去看她了?要不,你去看看她?这样也能平和一下她的情绪?”

施心雨心里正好憋着一团火,这会刚好拿张玲慧撒气,直接将她带来的补品都打翻了,“你说什么呢?我干嘛要去看那个疯子?我看见她就烦。我现在怀着孕,怎么能去看那个疯子?我看你也是疯了,才会胡言乱语!!”

张玲慧吓的身子往后缩了缩,看着一地的狼狈,有些受伤,“心雨……”

这时候刚好施淮安从公司回来,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的吼声,他蹙眉。

走进来后,看见满地的狼狈,还有张玲慧受伤的表情,顿时就有些来火。自从上次录音曝光后。他心里一直憋着一团火,进来后,怒斥道,“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吵什么吵?”

张玲慧见到他后,眸底闪过一抹柔弱,随即就讨好的笑道,“没事,没事,是我不小心打翻了补品。跟心雨没关系,不怪她。”

施心雨蹙眉,冷哼了一声,转身不看她。

施淮安生气的瞪她,“你那是什么态度?那是你对她该有的态度吗?”

施心雨咬唇,不说话。

张玲慧连忙打圆场,“没关系,没关系。”

施淮安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张玲慧一眼,“你就宠吧,看看你宠成什么样子了!简直是放肆!!!”

张玲慧跟施心雨都不敢说话了,施淮安又狠狠的扫了她们一眼转身生气的上楼去。

楼下,半响。

张玲慧才敢跟施心雨说话,“心雨,你心情不好?”

施心雨生气的把昨晚上绍庭说梦话喊小笛的事情说了出来。她愤愤不平,也惶惶不安,情绪波动很大。

张玲慧只能心疼的安慰着她。

从施家出来后,她就直接打车去了天琴湾。

在楼下,等电梯的时候,她遇到了同样在等电梯的季洁。

张玲慧手中有陶笛房子的备用钥匙,还有电梯卡,所以她可以畅行无阻。

而季洁就不可以了,她正准备打电话给陶笛,让她下来接她上楼。

她看见张玲慧刷了20楼楼层后,季洁露出淡雅的笑容。“很巧,我们同一楼层,刚好我可以顺便跟你一起上楼。”

张玲慧今天安抚了施心雨一整天,有些疲惫,正在揉着自己的眉心。听到声音后,便抬眸看向身边的女人。这一看,她愣住了。

脑海中像是有什么东西跳跃过一样,觉得这女人真的很眼熟,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了?

季洁看见张玲慧的瞬间,脸上的笑容也瞬间僵硬住了。

张玲慧蹙眉,在努力回想着,试探性的问,“我们是不是认识?”

本来电梯门都要关上了,季洁反射性的用手掌挡住电梯门,摇头,“不,我们不认识。”

张玲慧眉头蹙的更紧,“我怎么感觉你很面熟?你来这里是?”

说话间,季洁已经出了电梯,只匆匆丢下一句话就离开了,“我们不认识,我走错单元了。”

张玲慧隐约间觉得她有点不正常。又想不起来哪里不正常。就在她重新按电梯关门键的时候,脑海中突然有火光闪过,她连忙挡住电梯门,出了电梯追上去。

“喂,你等一下。我想起来你是谁了……”

等她追出楼道门口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季洁了。她蹙眉,怎么走这么快?

她一直追到小区门口,都没有再发现季洁的身影,她只好放弃。

重新回到电梯内,她的眸光越发的复杂。想想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装着不认识也好……

她上楼后,直接用钥匙开门。

而陶笛跟季尧两人这会都在家里,陶笛因为晚餐不小心吃多了。

正在家里自己练瑜伽,她爱闹的不得了。做瑜伽的时候,还不忘撒撒娇。有些高难度的动作,她都闹着要季尧帮她完成。

有时候季尧不小心碰到她的痒痒区域,会逗的她咯咯笑起来。

家里的气氛,因此而融洽欢快。

张玲慧推开门的时候,陶笛被吓了一跳,人也直接倒在了季尧身上。

季尧俊挺的身躯,结实的支撑着她,将她环抱在怀里。

张玲慧这个时候的打扰,显得很突兀。

她一直都很瞧不起季尧,看见他也在家,脸色就更难看了。

陶笛很意外,“妈,你怎么来了?”

她从季尧怀里钻出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连忙准备给张玲慧倒水,“妈,给你倒杯蜂蜜水吧?”

张玲慧沉着脸,冷道,“不用了,我就是来跟你说几句话马上就离开。”

陶笛微微点头,“哦,那你说。”

张玲慧冷扫了季尧一眼,很不留情面的道,“既然你们两个都在家,那我就直接说了。我不管之前怎么样,现在你们给我听清楚了。心雨怀孕了,她能再次怀孕很不容易。纪家也非常开心她能够怀孕,她跟绍庭的关系也好转了。所以,请你们不要去打扰别人的幸福。即使你们过的不幸福,也请善良点,别去打扰别人。”

季尧的眉头微微蹙起。

陶笛纳闷了,“妈,我们哪里不幸福了?我跟季尧挺幸福的,你为什么就那么偏心施心雨啊?我真是搞不懂了。”

本来妈妈突然来了,她还以为妈妈是想她了,心里还有些高兴呢。没想到妈妈是被施心雨传染了,尽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张玲慧对于她的顶撞很是恼火,不屑的勾唇讥讽道,“贫贱夫妻百事哀,幸福谈何容易?”

陶笛不高兴了,“哪有那么绝对的?我觉得我们这样就挺好的。”

张玲慧又冷笑,“那是你没出息……”

陶笛刚要说话,季尧已经先一步上前了。

他面无表情,周身又笼罩了一层冷冽的气场。这股冷冽的气场,很有威慑力。

张玲慧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冷气笼罩在她的头顶,心口也咯噔了一下,然后人也下意识的后退。

“你……季尧……你想干嘛?”

季尧低沉的嗓音如同寒冰一样冷冽,“出去!”

张玲慧脸色拉的很长,“季尧,你这是什么……”

莫名的,她又打了一个寒颤。在他这样的眼神之下,她好像连呼吸都是一种奢侈。更别说说话了。那些要说的话,就这样生生的卡在喉咙口。说不出来,也吞不下去,难受的紧。

季尧逼近一步,她就不得已的后退一步。

直到完全将她逼退出家,季尧淡漠的关上门。

张玲慧反应过来后,面对着暗红的大门,气的只眨眼,“你……你们……你们太过分了……简直是放肆……”

陶笛懵懵的,看着大叔向她走回来,她小声的问,“这样会不会不好?”

“不会。”季尧淡淡的说完,拉着她继续练瑜伽。

陶笛原本还有些不忍,可是后面一想也就装聋作哑了。反正妈妈每次来都没好事,每一次都偏心的彻底。她也不能总这么被欺负,她被欺负不要紧。人家大叔为了她都不惜跟家里断绝关系了,她怎么能再纵容妈妈这么看不起大叔呢?

张玲慧在门口发飙,可是压根就没人理,不一会还惊动了邻居,叫来了保安。她只好脸色铁青的离开……

————

左轮上次在商场的猜测果然是证实了,当手下向他汇报一系列的调查结果后,他微微的蹙眉。

大概酝酿了半个小时左右,他拨通了季尧的电话,“大哥,上次你让我查的有关于小嫂子身世的事情已经基本上查出来了。”

季尧正在办公室,听到这里放下手中的笔,淡淡的道,“说。”

左轮有些犹豫,“大哥……这事真是有些复杂。我的人也是费尽力气才挖出这些真相,但是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我只能说很复杂……而且牵扯的人……”

季尧闻言,深眸中闪过一抹精光,“直说。”

左轮叹息,压低声音,“大哥,这事跟你姑姑有关……”

季尧墨色的瞳仁微微一收缩,随即抬起手腕看了看腕表,“十分钟后,医院停车场见。”

十分钟后,医院停车场。

左轮拿着查到的那些资料拉开季尧的车门,他很难得的表情有一丝凝重。原本每次坐上小嫂子的小宝马车,他都要调侃上几句了。唯独这一次,连调侃的心情都没有了。

季尧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眸光也变得凝重了几分。“说。”

左轮再次叹息,“是这样的,上次我听了录音之后就隐约的觉得张玲慧跟施心雨之间的关系好的有些不正常。而且这段时间张玲慧对施心雨的偏心也是太过分了,这才让我怀疑她们本身就是亲生母女关系。没想到我找人去想办法一验证,我这个猜测居然是真的。DNA鉴定报告显示,她们是亲生母女关系。而顺着这条有价值的线索,我查出一些很深的内幕。小嫂子其实也蛮可怜的……”

说到这里,他抬眸看向季尧。

季尧剑眉微微的蹙紧,催促,“继续!!”

左轮吸了一口气,继续道,“我查到小嫂子其实是张玲慧姐姐的孩子,施心雨是张玲慧跟施淮安的孩子。当年,她嫁给陶德宽之前就一直跟施淮安保持着情人关系。可能就是在那段时间怀上孩子的,怀上孩子后,她不得已又嫁给了对她一往情深的陶德宽。而施淮安的原配妻子在婚后莫名其妙的就疯了,陶德宽那段时间工作很忙。为了给张玲慧营造幸福的生活,他很努力的工作。经常出差,这就给了张玲慧机会。张玲慧谎称摔跤早产,其实她是自然生产,并不是所谓的早产。她生下施心雨交给施淮安带回施家抚养,而陶家这边,她又提前把姐姐的孩子带回来冒充自己的孩子。这就正好解释了她为什么那么不待见小嫂子,而偏爱施心雨的原因了。”

季尧一针见血的问。“陶德宽不知情?”

左轮点头,俊脸上有一丝同情,“说起来这个陶德宽真的蛮可怜的,他从头到尾都不知道小嫂子不是她的亲生女儿。所以,这些年他很疼爱小嫂子。他也很爱张玲慧,从来没有怀疑过她一丝一毫。当年他娶张玲慧的时候,也是那么的义无反顾。这些年,他一直对张玲慧宠爱有加。很多时候明知道她偏心施心雨,他都还以为那是因为她生小嫂子时候难产落下的心理后遗症。他不曾想过,这些年张玲慧对他从未用心过。当我查到这些的时候,我也是惊呆了。”

他深深的叹息。继续道,“都说最毒妇人心,这最有心计的也是妇人。张玲慧这名女将,堪称史上最无耻张金莲了。”

他连连摇头……

季尧关注的重点已经跳跃到后面了,他眸底精光不减,“陶笛的亲生母亲去世了??”

闻言,左轮的眸光又复杂了几分,点头,“对。”

“跟姑姑有关?”季尧声音低沉了几分。

左轮再次确定,“是这样的,所以这事有些复杂。”

“继续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